第279章 尾声

“收手吧。”

    宋局长曾对唐兆阳说过的那三个字,现在以同样的口吻从罗飞口中说了出来。然而庄小溪的反应却和唐兆阳截然不同。她非但没有慌乱,反而冲着罗飞微笑起来,然后她反问了一句:“凭什么?”

    “你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罗飞用告诫的口吻说道,“首先你帮助许明普逃脱法律制裁,这已经构成了包庇罪;另外你谎报绑架案的行为也要接受相应的治安处罚。”

    “哦。”庄小溪盯着罗飞看了一会儿,然后问道,“你有证据吗?”

    “现在还没有,但是要找的话也不难。”罗飞开始列举,“只要对你的住所做一次血迹检测,肯定能发现命案残存的痕迹;排查十月二十三日的监控,可以发现许明普进入小区的录像;另外许明普作案时用的凶器应该是在路上临时买的吧?这个也能排查到。所有这些加起来,还不够让许明普开口的吗?”

    “让许明普开口当然不难。”庄小溪淡定地说道,“可是许明普目前的身体状况这么糟糕,如果家属和医生都反对的话,你们警方也不能采取强制措施吧?”

    罗飞沉默了片刻,回答说:“确实不能。”

    许明普目前只是犯罪嫌疑人,不管警方掌握了多少证据,也需要经检察院起诉、法院审判之后才能给对方定罪。所以在查案阶段,许明普作为一名公民的基本人权仍然受到法律的保护。

    “作为许明普的主管医生,我现在正式告知你们,我的病人不可以受到任何打搅。”庄小溪顿了顿,又认真地说道,“我想许强肯定也会支持我的决定。”

    罗飞叹了口气,他知道庄小溪所言不虚。如果许明普罪名确定,接下来就牵涉民事赔偿的问题。这是许强绝对不愿看到的,所以他宁可让父亲承受生不如死的煎熬,也不能让警方揭开案件的真相。

    “如果你们无法给许明普定罪,那我的包庇罪也就无从谈起了吧?”庄小溪继续说着,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态,“还有所谓的报假案,也全都成了不足为凭的猜想。”

    是的。许明普的案子定不下来,对庄小溪的所有指控也就无从谈起。所以即便罗飞已经看破了对方计划中的全部玄机,那个女人却仍能露出淡定的笑容。

    一切仍在庄小溪的掌控之中。

    要想挽回局面,或许只能用另外的方法试一试了。

    “你觉得自己有资格对他们实施惩罚吗?”罗飞忽然用严肃的口吻问道。

    庄小溪愣了一下,反问:“我没有吗?”

    “你觉得他们伤害了李俊松,可是你呢?这么多年来,你不也是一直凌驾在李俊松的头上吗?你能把他治得服服帖帖的,还不是利用了他的懦弱性格?”罗飞步步紧逼般问道,“再说得具体一点,你真的认为李俊松的死亡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庄小溪不说话了,她脸上的表情变得沉重起来。

    “所以你有什么资格对别人实施惩罚呢?”罗飞继续发问,“你自己其实也是有罪者之一啊!”

    “是的,我也是有罪者……”庄小溪嗫嚅着,片刻后,有两颗泪水在她的眼角打起了转儿,她悲伤地说道,“可是我已经永远失去了爱人,这样的惩罚难道还不够吗?”

    这是罗飞第一次在这个女人的眼中看到泪水,他知道只要这泪水滚落下来,再坚强的女人也会回归柔弱的本性。

    可是那泪水仅仅是在打转,一直到最后也没有滚落。当泪水终于风干,女人重新披挂起坚硬的外壳,她看着罗飞,用异常决断的口吻,一字一句地宣告道——

    “我决不会收手的,因为一切有罪之人都要受到惩罚!”

    二〇一四年四月四日,初稿于扬州

    二〇一四年五月六日,修润于扬州

    (完)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