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凶手(4)

“听起来有些夸张,其实也不是很玄妙的事情。这在医学上属于异种移植的领域。其实早在一九〇五年,法国就进行了世界上第一例异种移植手术。当时是将兔子的肾脏植入了肾衰竭的儿童体内。手术很成功,儿童存活了十六天,最后死于排斥反应引发的肺部感染。此后世界各地都展开了相关研究。最著名的是一个俄国医生,他通过手术把黑猩猩的睾丸切片植入老年男子的阴囊内,据说植入人体的性腺组织可以持续作用一两年,这个人一生中一共完成了约两千例这样的手术。一九九五年,美国的一个帕金森症患者接受了猪神经细胞移植手术。医生将八只猪胚胎从母猪体内取出,并从每个胚胎中提取少量脑组织,放入患者脑中的受损部位,出院后病人的行动能力大大提高。”罗飞一口气举了三个例子,然后转头看着庄小溪说道,“庄老师,我说的没错吧?”

    “没错。”庄小溪顿了顿,又道,“其实还不止这些。近些年来,以动物作为供体的移植手术屡有报道,不光有你所说的肾移植,还有心脏、肝脏移植等。只不过手术后病人的存活时间都不长,所以目前仅限于研究,还远远达不到应用的范畴。”

    “主要的难题还是无法克服排斥反应吧?”

    庄小溪点点头,然后用夸赞的口吻说道:“没想到罗队长对医疗知识也这么了解,而且还是这么冷门的领域。”

    “因为上次听余婧说起人耳鼠的事情,觉得挺有意思的。后来就特别查阅了有关异种移植的资料。我们做刑警的嘛,杂七杂八的知识都得了解一些。”罗飞感慨道,“如果不是有这方面的知识作基础,谁能把李俊松的手指和丢失的无毛鼠联系在一起呢?”

    “可是……”尹剑在一旁仍有质疑,“即便异种移植是可能的,但是怎么把人的手指移植到老鼠身上呢?人的手指和老鼠的指头也相差太大了吧?”

    “不一定要对位移植啊。刚才的手术不就是把脚趾移植到拇指根部吗?老鼠的后腿和人的手指大小差不多吧?而且关节处的组织构造也相似,所以要做移植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人的手指和老鼠的腿关节缝合在一起。”罗飞猜测一番之后,再次征询庄小溪的意见,“庄老师,你觉得呢?”

    庄小溪笑了笑,给出四个字的评价:“很有创意。”

    “以庄老师的技术水平,独自完成这样的手术不算难事。”罗飞继续说道,“而且你们那个实验室就是做相关研究的,各种器材、药品应该是一应俱全。”

    庄小溪不置可否地“哦”了一声。

    尹剑看看罗飞,又看看庄小溪。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但细细一想时,却又觉得混沌一片。

    听罗飞的意思,正是庄小溪把李俊松的拇指移植到无毛鼠的身上,达到一种“人死了,手指还活着”的效果。难道杀害李俊松的人就是庄小溪?那后来发生的“绑架案”岂不成了庄小溪自导自演的闹剧?

    而罗飞接下来正要说到绑架案的事情。

    “其实并没有人绑架李俊松,炮制所谓‘绑架案’的目的就是为了展示那根一直‘活着’的手指,从而混淆李俊松真实的死亡时间。”他首先抛出了这个论断,然后用探讨的口吻对尹剑进行讲解,“其实对于那起绑架案,有几个细节我始终觉得有问题。比如说绑匪发短信让庄老师去取快递,这个时间的选择便令人不解。绑匪在信件里说了不准报警,但他却偏偏要在众师生开会的过程中发来短信,这不是增大了案情外泄的概率吗?而我们早就得出结论:绑匪事先就知道庄老师在当天下午的行程安排,所以才会把包裹放在医学院的收发室。既然如此,他为何不把行动提前呢?如果庄老师在到达医学院之前就收到短信,那她来学校之后就会自行去取包裹吧?这样才能达到保密的效果啊。而绑匪的做法,倒像特意要让这个包裹被更多的人看见。”

    “另外再说说赎金交易时的问题。绑匪的设计环环相扣,看起来精妙无比。可是有一件事情他是万万控制不了的,那就是现场比赛的比分。如果当时主队获胜了,客队的球迷就不会那么激动,那绑匪又该怎样才能取走那些钻石呢?”

    “这两个细节也许并不起眼,但绑匪曾展现出极其缜密的心思和超强的控制力,相比起来,这两处不起眼的疏忽就令人困惑了。”

    抛出这两个问题之后,罗飞随即又开始自问自答:“如果说这起绑架案根本就是庄老师一手策划的,那这些困惑也就迎刃而解了。首先她就是要在一个众目睽睽的场合下收到短信,打开包裹,发现拇指。甚至包裹都不是她本人取来的,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洗清她的嫌疑。试想一下,如果没有这些见证,光是自己说收到了一个包裹,而这个包裹在快递公司还查不到,警方肯定会产生怀疑吧?”

    “对于球赛的比分,庄老师也并不在意。因为她设计绑架案的目的是为了送来李俊松的手指,后面的表演只是要把这场戏做足。如果K区看台没有出现混乱的场面,那就不让绑匪取走钻石。接下来的剧本可以解释为绑匪看破了警方的陷阱,进而杀害人质泄愤。总之不管出现什么结果,都不会影响到后续的计划。”

    罗飞娓娓道来,在提到“庄老师”这个称呼的时候,语气中仍然保持着应有的尊敬。庄小溪既没有去打断对方,更没有做任何辩驳,她只是稳稳地端坐一旁,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

    尹剑夹在这两人中间,就好像是平静水面上的一叶扁舟。他感受到两股暗流正在水面下方激烈地碰撞着,而他自己根本无法掌控那只小舟的去向。他只能尽量去吸收罗飞传递过来的信息,使出全部脑力去消化溶解,以期能跟上对方推演的步伐。

    当罗飞把这几段话说完之后,尹剑的思维也有所进展,便问了句:“那柯守勤呢?他和这事有关系吗?”

    之所以提到柯守勤,是因为尹剑觉得庄小溪不可能一个人完成这样的策划。至少她需要一个给自己发送短信的帮手。因为不管是在医学院会议室还是在金山体育场,庄小溪都是在见证之下接收到“绑匪”所发来的短信的。如果没有帮手的话,这事该如何完成?而最有可能成为庄小溪帮手的人就是柯守勤,首先柯守勤和庄小溪的关系不一般,另外在金山体育场的时候,警方已经定位到发送短信的手机就在场馆内,这正好和柯守勤当时的活动轨迹相吻合。

    可是罗飞却否定了助手的猜测:“柯守勤和这事应该没什么关系。而且我相信庄老师没有寻找任何帮手,因为她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人,做这样一个精密的策划,任何帮手在她眼中都是靠不住的。”

    没想到庄小溪却插话道:“罗队长,你说错了。我是有帮手的。”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发表自己的看法。

    “哦?”罗飞诧异道。

    庄小溪微笑道:“我的帮手就是你。”

    罗飞的表情由诧异变得恍然,他苦笑着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你的帮手……不过我事先并不知情,所以叫作‘棋子’或许更准确一点吧?”

    庄小溪摇头道:“哪有能跳出棋盘的棋子?”

    这两人一唱一和,仿佛在打哑谜似的,直叫旁边的尹剑满头雾水。罗飞见到他那副茫然的样子,便道:“我们说的帮手和你说的不是一个意思。你想的是有谁在现场帮庄老师发送短信,对吗?”

    尹剑点点头。

    罗飞道:“没有人帮她,所有的短信都是她自己发出去的。”

    “啊?”自己给自己发?在医学院开会的时候或许可以偷偷操作,但在金山体育场的时候,庄小溪的一举一动都处于摄像机的监控之下,她怎么给自己发?尹剑的脑子转动了一会儿,若有所悟地问道:“难道是用软件设置了自动发送的功能?”

    “应该就是这样吧。事先编辑好短信内容,用软件设置好发送的时间。然后只要把手机藏在包里,就可以自己给自己发送短信了。”罗飞看着庄小溪,说完之后还问了对方一声,“对吗?”

    庄小溪静静地坐着,没有回答。不过看她之前的态度,不回答似乎就代表着默认。

    可是尹剑仍有疑虑:“不对啊。要说前几条短信可以事先设置好自动发送的时间,可是最后那条短信没法弄啊。因为那条短信必须在现场球迷发生混乱的同时发出,而这个时间点在事先是无法判断的。”

    尹剑说的是“绑匪”命令庄小溪离开看台的那条短信。具体内容是:“把可乐杯放下,马上离开。”而就在庄小溪离开的同时,客队球迷正蜂拥往看台下方而来,这才营造出一种局面失控、钻石丢失的效果。如果庄小溪是事先设置好自动发送短信,那她怎么可能在时间上设计得这么精准呢?

    罗飞看着尹剑,眉头微微一挑:“你忘了一个有趣的细节吗?在体育场的时候,前面几条短信庄小溪都及时转发给我,唯独这最后一条信息却没有。”

    是的。尹剑想起来了:为了及时掌握“绑匪”的动向,罗飞曾要求庄小溪收到对方的短信之后,立刻就转发给警方。前面几条短信庄小溪都如约照做了,可是最后一条短信却没有转发。她当时还给出解释说:“这条没必要转发了,你们应该都能猜到内容。”这个理由倒也成立,所以警方也没有深究。现在看来,这件事竟然别有玄机!

    尹剑细细回忆当时的录像画面,忽然间心念一动:“我想起来了!庄老师在收到最后一条短信之前,曾有一个把手机放回包里的动作。本来她是右手拿着手机,左手拿着可乐杯。后来她把手机放进包里,空出右手取出了装钻石的红色小布袋,接着把布袋放进可乐杯,再把右手伸进包里取出了手机。想必在这个过程中,手机已经被调包了吧?后来取出来的其实是用来发送短信的那部手机!因为两只手机的型号一模一样,所以我们在录像中无法分辨。她把后来的手机拿在手里等待机会。当看台上的球迷开始骚动的时候,她便用这部手机发送了最后一条短信,而这个动作在我们看来好像是在接收短信一样。而她自己的手机这个时候已经放回了包里,所以最后这一条信息就无法向警方转发啦。”

    “没错。”罗飞用赞许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助手,又道,“她当时就是使了一套魔术般的手法,放回包里的呢,其实不光有她自己的手机,还有另外一样更加重要的东西。”

    尹剑立刻明白了罗飞的意思,脱口而出:“钻石!”

    “她假做了一个放钻石的动作,左手把可乐杯的口部向身体内侧倾斜,这样她的右手凑近杯口的时候,那个布袋子正好能被可乐杯的杯体遮住。借着这个掩护,她把布袋藏在了手心里,随后她又把右手伸进包里,放回钻石,取出了第二部手机。”罗飞一边说一边用两只手交替比画着,末了又道,“你还记得装钻石的那个小袋子是什么颜色吗?红色的,和可乐杯的颜色完全一样,这也是为了防止穿帮而做好的准备。”

    是的。布袋特意选择了和可乐杯相同的颜色,这样在镜头中就难以辨别,万一在手法上没有形成完全的遮挡,此举便能大大降低穿帮的风险。

    事情似乎越来越清晰了,那些貌似微不足道的细节,经罗飞的指引之后,竟一一成为揭示真相的佐证。可是尹剑依旧不敢相信庄小溪就是案件的真凶,他看着坐在办公桌对面的那个女人,脑子里又浮现出一个场景。

    就在两个月之前,十月三十一日的早晨。当时庄小溪也是坐在这个位置,她的手中攥着属于李俊松的那根拇指。当“绑匪”约定的期限一到,庄小溪黯然说了声:“他死了。”她的表情是那么的悲伤,直叫人观之垂泪。

    尹剑忍不住想要提醒罗飞一下。于是他用胳膊肘拱了拱对方,压低声音说道:“你还记得庄小溪那天的表情吗?可不像是装的!”

    “当然不是装的。”罗飞用正常的声调说道,“那个表情不是正好能印证我们的推测吗?”

    尹剑“啊”了一声,他挠了挠头皮,看起来对这话无法理解。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