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凶手(2)

 光头男把王景硕父女又送回到文化馆门前。在骑电动车回窦庄新村的路上,王姗祎一路哭泣,王景硕则一路无言。直到两人在楼道口分别之际,王景硕才哽咽着说了句:“孩子,爸对不起你……”

    王姗祎没有回答,只擦着眼泪转身离去。

    一个小时之后,王景硕独自回到了那座小楼。他走进于翔的办公室,主动说道:“翔哥,我想明白了。我愿意用那些钻石来抵债。”

    于翔好整以暇地喝完一杯茶,这才说道:“早干什么去了?拿出来吧。”

    王景硕恭恭敬敬地走到桌前,他的右手伸进怀里摸索着。于翔放下茶杯,向前方探着身体,他很想看看价值一百万的钻石是个什么模样。

    可是王景硕掏出来的并不是钻石,而是一柄锋利的双刃尖刀。他抓住对方的衣领,手里的尖刀直往其胸腹处扎去。一刀、两刀、三刀……于翔的鲜血喷涌在王景硕的脸上,令后者容貌狰狞,犹如魔鬼。

    (2)

    一月一日。

    罗飞和尹剑来到了窦庄新村六号楼107室,这里是王景硕前妻徐小缘以及女儿王姗祎的住所。

    虽然是新年,但这个家庭里并无喜庆的气氛。

    徐小缘招呼两位警官坐下,然后又转头对自己的女儿说道:“姗姗,你回屋里去吧。”

    “我不。”女孩赖在沙发的角落里不动身。

    “我和两位叔叔要说事情。”徐小缘再次催促说,“快回屋去。乖。”

    “我要看电视。”女孩用遥控器打开了客厅里的那台老式电视机,她的态度极其执拗。

    徐小缘无奈地摇着头,有点拿对方没办法的意思。

    “就让她在这儿吧。”罗飞在一旁劝道,“孩子也不小了,有些事情不用再瞒着她。”

    徐小缘叹了口气,自己在缝纫机旁的椅子上坐下来。然后她开口向罗飞问道:“会枪毙吗?”在她问话的同时,王姗祎拿着遥控器对准电视机按了几下,把声音给调小了。很显然她的注意力并不在电视节目上。

    “应该不会,”罗飞回答说,“他的认罪态度很好,而且死者也有严重的过错。这些事法庭在量刑的时候都会考虑到的。”

    徐小缘松了口气,说了句:“那就行了。”

    罗飞又补充说:“如果能赔偿受害人的损失,那刑罚还可以更轻一些。”

    “他要是有钱赔偿的话,至于去杀人吗?”徐小缘“嘿”的冷笑了一声,“多判他几年也好,在监狱里头待着,也强过整天在外面惹是生非。”

    王姗祎把手里的遥控器往沙发上一摔,借以表达对母亲的不满。徐小缘却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也难怪,这么多年来,这个女人早已被王景硕折腾得筋疲力尽了。她对前夫仅存着一点情感,只满足于不让对方被枪毙就好。

    罗飞沉默了一会儿,话锋一转道:“我们今天过来呢,其实是想向你了解另外一些事情。”

    徐小缘“嗯”的一声,以待下文。

    “是这样的,据受害人一方反映,你们最近有一些大额支出,这种支出明显超出了你们的收入水平。受害人因此才加紧对王景硕逼债,最终酿成了悲剧……”

    “怎么了?”徐小缘不等对方说完便插话道,“那些是我的钱,跟王景硕根本没关系。”

    “你误会了。”罗飞把手抬在胸前,做了一个安抚对方情绪的手势,“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了解一下,你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徐小缘非常生硬地拒绝道:“我没必要告诉你。”

    对方的态度令罗飞有些意外,斟酌片刻之后,他再次劝说道:“我们只是了解一下……如果有些事情涉及隐私的话,我们一定会帮你保密的。”

    “我不会说的。”徐小缘的语气极为坚定。看来她那副执拗的性格比起女儿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罗飞也没什么好办法。对方既不是犯罪嫌疑人,这事和案件也没有直接的联系,所以警方没有任何理由对徐小缘采取强制手段,说不说的全凭对方自愿。

    罗飞转头看看身旁的尹剑,想从助手那里寻求一些帮助。可是尹剑的目光却盯着对面的电视机,似乎那里有些事情更值得关注。他感觉到罗飞看向自己了,便拱了拱对方的胳膊,说道:“罗队,你看电视上的那个女人,是不是……”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档婚恋交友性质的综艺节目。这是本地卫视主打的一个品牌栏目,在国内都有着很高的收视率。栏目组每期都会请来二十四位风姿各异的女嘉宾,这些女嘉宾正是该档节目的最大看点。

    现在屏幕上出现的是八号女嘉宾的特写,此人长着一张标准的瓜子脸,长发披肩,是个十足的美女。

    罗飞一眼就认了出来,脱口而出:“姚帆?”

    没错。虽然这女人的妆容打扮都已改变,但毫无疑问,她就是那个曾和李俊松有过亲密接触的风尘女子:姚帆。

    “你们认识她呀?”王姗祎转过头来,好奇地问道。

    “以前见过一面。”尹剑含糊地应付了一句,有些事情还真是不方便对这个小姑娘明言。

    “她现在可红了,有自己的经纪团队,听说马上还要拍电影出唱片呢。”王姗祎的语气中带着三分羡慕。

    “我看她不是什么好东西。”徐小缘给女儿泼上一桶冷水,“就知道卖弄风姿,根本不是真心来找对象的。”

    “到了舞台上就是要展现自己嘛。”王姗祎对母亲的态度颇为不屑,“要不然别人红不了,就她能红呢?”

    其实很多女嘉宾上节目本来就不是为了找对象,她们本来就是混演艺圈的,对这些人来说,这档节目就是一个自我宣传的平台。这些内幕罗飞也听说过,他更知道,要想在节目中得到更多的包装和推广,身后还得有推手助力才行。看姚帆这个样子,恐怕是傍上了强势的金主?这事细想倒也不奇怪,姚帆相貌风姿都是顶尖的,又豁得出去。在这个社会里,她所缺少的只是一个上位的机会。

    借着讨论电视节目的机会,之前僵持不下的尴尬局面算是自然化解了。既然徐小缘对那笔收入的来源绝口不提,罗飞知道再耗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如果说那批钻石确实为王景硕所得,那徐小缘母女恐怕也会涉案,王姗祎对于球票来源的证词就不太可信了。而王景硕宁可鱼死网破也不肯归还债务,难道是要牺牲自己来补贴妻女,以挽回从前的过失吗?

    无论如何,在李俊松一案悬而未决的情况下,必须把王景硕这条线索重新拎出来理一理了。既然徐小缘闭口不言,为今之计,首先是加强对王景硕的审讯力度,第二也要从外围对王家三人展开进一步的排查。

    打定主意之后,罗飞便叫上尹剑,两人向徐小缘母女道别。在走出楼洞口的时候,尹剑问了句:“殡葬馆那边还去吗?”

    今天是王献下葬的日子,媒体专门组织了悼念活动。作为捅破换肾案件的功臣,罗飞和尹剑也在组织者的邀请之列。

    罗飞看了看时间,还来得及,便道:“去吧。”对于那个舍身救妹的苦命人,罗飞也确实有意去送对方最后一程。

    于是两人驱车来到了殡葬馆。悼念仪式已经进行到了尾声,与会者正排着队向王献的遗体作最后的告别。

    罗飞和尹剑从组织者那里领了鲜花,走过去排在了告别队伍的最尾部。站在他们前面的是个身材不高的男子,那男子感觉到后面有人,便回头看了一眼。罗飞发现那人戴着帽子和口罩,像是刻意要遮挡住自己的容貌。

    悼念的人把鲜花放在王献的灵柩上,寄托哀思。王蕾则站在灵柩的正前方,神色悲伤而又肃穆。队伍便在这样的过程中缓缓前移,最后终于来到了尾部。尚未给死者献花的人,除了罗尹之外,就只有那个戴口罩的男子了。

    男子走到灵柩边,把献花郑重放好,然后他退后一步,给死者深深地鞠了三个躬。他的眼睛从口罩和帽子的夹缝中露出来,目光中饱含着极为复杂的情绪。

    鞠完躬之后,男子又向着王蕾走去。之前也有很多人会专门过来安慰一下死者的妹妹,所以男子的这个举动并未引起太多的关注。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旁观者颇感诧异。

    男子在王蕾面前停下脚步,然后他悄声说了句什么。这句话让王蕾的情绪出现了很大的波动,女孩抬手捂住了嘴,眼眶中则泪光盈盈。

    男子又对着王蕾鞠了个躬,当他身体挺直的时候,王蕾向前走上一步,抓住对方的胳膊轻轻一拉,那男子如同木偶般转了个身,把背部暴露在王蕾面前。

    女孩半跪下来,把脸贴在男子的后背腰间,她的泪水涔涔而下,打湿了男子的衣襟。

    旁观者议论纷纷,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王蕾的情绪如此投入,一时间却也无人敢上前打搅。

    足足过了一两分钟,王蕾才站起身来,拿出块手帕开始擦拭自己的眼泪。那男子则埋头向灵堂外走去。有几个记者想拦住他采访几句的,都被他伸手推开。他的脚步匆匆,很快就消失在众人之外。

    “排在我们前面的那家伙好奇怪啊。”从悼念现场离开之后,尹剑第一句话就说了这事。很明显他是想征询罗飞的看法。

    罗飞直接给出了答案:“那个人是唐楠。”

    “唐楠?”尹剑醍醐灌顶般拍了脑门一下,“啊,没错!他的身体里有王献的一只肾,难怪王蕾的情绪会那么激动。”随后他又感慨道,“没想到这种场合他也敢过来。”

    “这说明他知道感恩,知道愧疚,多少还是有点担当的。”罗飞也点着头评价道。看王蕾的反应,女孩似乎也接受了对方的歉意。王氏兄妹和唐氏父子,不管之前的恩怨如何,作恶者已经得到了惩罚,而王献生命的一部分则会在唐楠体内继续存活下去,这对王蕾来说也算是一丝慰藉。

    在回刑警队的路上,罗飞没有再说一句话。他抱着胳膊,脑袋仰靠在副驾驶的头枕上,双目紧闭。

    尹剑一度以为对方是睡着了,直到停车之后,眼见罗飞还是不动弹,他便喊了声:“罗队。”

    罗飞“嗯”了一声,但他仍然闭着眼睛,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尹剑用提醒的口吻说道:“到队里啦!”

    罗飞却只是淡淡地吐出两个字来:“盲点。”

    “什么?”尹剑有些糊涂了。对方这副样子,他也不好自行下车,只能继续留在驾驶座上,满头的雾水。

    却听罗飞又道:“这么长时间的排查,投入了这么多人力、物力,李俊松身边所有的关系无一疏漏,甚至向全市民众公开征集线索,可是却得不到一条有价值的信息,这说明什么?”他略微停顿了一下,自问自答,“这说明我们的工作中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盲点。对手就躲藏在这个盲点中,不把这个盲点击破,再大的投入也毫无意义。”

    “是啊。”尹剑附和着对方的说辞。可是这个问题已经困扰警方整整两个月了,他不明白罗飞为何要在此刻突发感慨。

    就在尹剑彷徨之际,罗飞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的目光闪烁,炯炯逼人。然后他转过头来,用低沉的却又难以压抑的兴奋语气告知自己的助手:“我已经找到了那个盲点!”

    “盲点?”尹剑精神一振,“什么盲点?”

    罗飞没有急着向对方解释,他拿出手机给余婧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之后,罗飞问那女孩:“上次你说过你曾经把实验室的无毛鼠弄丢了,我想问问,那件事具体是在哪天发生的?”

    余婧查询了实验室的工作记录,然后告诉了罗飞一个准确的日期:“是十月二十四号,我一早来到实验室的时候,发现老鼠都跑出来了。”

    罗飞“嗯”了一声,又问:“你能确定这事是你的责任吗?”

    余婧道:“前一天晚上我是最后一个走的,第二天一早老鼠就丢了。肯定是我走的时候没把培养箱关好嘛。”

    罗飞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他继续问道:“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清晰地记得自己没有关那个箱子?”

    “肯定不记得啊。”余婧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我要是记得的话,那不就成故意的了?”

    “好的,我明白了。谢谢你。”

    这个电话让罗飞更确定了某些猜测,他转过头来对尹剑说道:“去人民医院,是时候揭开真相了!”

    (3)

    罗飞想找的人是庄小溪。不巧的是庄小溪正在进行一个手术,所以他和尹剑只好先在骨科主任的办公室里等待。

    办公桌上放着一叠资料,罗飞拿起来看了看,原来是关乎某个病人的整套诊疗记录,包括症状分析、会诊讨论记录以及手术方案等。闲着也没事,他便饶有兴趣地翻阅起来。

    病人是某工厂的一线员工,在工作时因操作不慎,右手拇指被重型器械砸中,导致整个拇指粉碎性损伤,再无接合可能。经会诊讨论之后,院方给出的手术方案是,从患者的脚上截取一根大脚趾,移植到受创的手部,用以替代拇指的功能。从手术的时间安排来看,这正是庄小溪此刻在做的事情。

    足足等了一个小时,庄小溪才从手术室里出来。她进屋之后首先表达了歉意:“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她的声音虽然有些疲惫,但嘴角却带着笑意。

    罗飞根据对方的表情猜测道:“手术很成功吧?”

    庄小溪点点头:“还算顺利。”

    “这就是说,病人以后会有一根用大脚趾做成的拇指?”

    庄小溪正在饮水机前接水,听到这话她回头瞥了罗飞一眼,问道:“你看过桌上的资料了?”

    “是的,挺有意思。”

    庄小溪继续转过身来接水,同时解释说:“那个病人如果失去了拇指,就没法继续工作了。他的工作以体力活为主,没那么精细的要求,所以接上一截大脚趾也够用。”

    “怎么没有捐献手指的呢?”尹剑在一旁插了句话。

    “捐献手指?”庄小溪拿着水杯,一边喝一边走向自己的座位,“你是说把别人的拇指移植到病人的手上?”

    “是啊,经常听说有捐献器官、捐献眼角膜什么的,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捐献手指呢?按说这种需求也不小啊。而且手指的移植手术应该比器官移植简单多了吧?”

    “因为排斥反应。”庄小溪坐下来解释说,“对于现代医学来说,移植手术在技术上并不困难,不管是移植器官还是移植手指。难的是如何克服移植之后的排斥反应——你知道排斥反应吧?”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