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凶手(1)

无论用什么方式都别想逃脱惩罚。哪怕是死亡也不可以。

    (1)

    十二月三十一日。

    王景硕一觉醒来,也不知到了几点,只觉得头痛欲裂、干渴难忍。他摇摇晃晃地走下床,拿起桌上的一只水壶,可是那壶轻飘飘的,里面一点水都没有。于是他又出了屋,跑到隔壁的公用水房,把嘴凑到自来水龙头上,“咕嘟咕嘟”地猛灌了一气。

    凉水从喉口流过,在缓解干渴的同时,也带来一阵冰冷的刺痛。但王景硕并不在意,他又把整个脑袋伸到龙头下方,用冷水去唤醒自己早已麻木的思维。

    五块钱一斤的劣质白酒,每次喝完都会在第二天带来巨大的不良反应,但是又忍不住不喝。

    思维稍微清醒一些之后,王景硕回到了自己屋里。他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中午十一点四十分。

    王景硕走到衣柜前,想挑一套得体的衣服,可所有的衣服都皱巴巴的毫无光彩,最后他只能选出一套稍微干净点的穿在身上。整理妥当之后,他带着手机出了门。先在阴暗的走廊里穿行了一阵,接着往上爬一层楼梯,终于来到了地面。户外阳光灿烂,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还没来得及呼吸几口新鲜空气,手机便接连响了好几声。王景硕不用看就知道那是前妻发来的短信,于是他直接回拨了对方的号码。

    片刻后,听筒里传来徐小缘质问的声音:“你干什么呢?!电话打不通,短信也不回!”

    王景硕懒洋洋地回复了一句:“地下室没信号。”

    徐小缘重重地“哼”了一声,又问:“女儿的演出你到底去不去?”

    “肯定去啊……”王景硕嘟囔着说道,“这不还没到时间吗?”

    听到这个回答之后,徐小缘的情绪稍稍好转了一些,她再次督促道:“一点半来接孩子,别迟到了!”

    “知道了。啰唆死了!”王景硕不耐烦地挂掉了电话。

    一点半,时间还早。他先溜达到附近的面馆,要了一大碗汤面。急急忙忙地吃完,感觉身体舒坦了许多,这便骑上那辆破旧的电动车,向着窦庄新村而去。

    到了前妻的住所,徐小缘正在客厅里忙着裁补衣物。卧室的门虚掩着,屋内传来悠扬的钢琴声。王景硕和前妻对了一个眼神,两人都懒得说话,徐小缘继续忙着手上的活,王景硕则自顾自地坐到沙发上等待。

    直到钢琴曲终了之后,徐小缘才又抬头,她冲卧室方向喊了一声:“姗姗,你爸来了。”

    “哎!”屋内响起欢快的回应,片刻之后,王姗祎出现在客厅里。

    王景硕起身迎过去:“走吧。”

    女孩盯着王景硕瞅了一会儿,嗔怪地说道:“爸!你怎么没刮胡子!”

    “剃须刀没电了。”王景硕伸手在下巴上摸了一把,“哎呀,无所谓啦,是你演出,又不是我演出。”

    徐小缘在一旁发出“切”的一声,表达出对前夫的蔑视和不满。王景硕对此毫不在意,只催促着女儿:“走吧。”

    “妈,我们走了啊。”王姗祎和母亲打了个招呼,然后便跟着王景硕走出了住所。两人共乘一辆电动车,向着省城文化馆而去。

    今天是省城少年艺术中心汇报演出的日子,王姗祎将会上演一曲钢琴独奏。女孩已经为此准备了很长时间。到了目的地之后,王姗祎去后台准备,王景硕则坐在观众席上等待。

    演出以集体舞蹈开场,然后是几曲独唱。到了三点半左右,终于轮到王姗祎上场了。女孩在后台脱掉了外套,露出里面所穿的一件大红色的毛衣。那毛衣颜色鲜丽,映衬着女孩的青春面庞,格外娇艳动人。

    王景硕认出那正是自己买给女儿的生日礼物。他伸手在发根里挠了挠,抠下一片脱落的皮屑,然后用指尖自豪地弹了出去。

    钢琴声响了起来,优美宁静,如泉水般慢慢沁入王景硕的心田。不知道为什么,那音乐让他忍不住开始回顾自己的人生。

    他曾经是人人艳羡的官宦子弟,但他并不快乐,因为他觉得自己活得就像是一只木偶。他的人生是被设计好的,从小到大,一步一步,从学习到工作,所有的事情都出自于父亲的安排,他从来没机会做出自己的选择。他讨厌这种生活,他想要反抗,但父亲的力量是如此强大,压得他根本喘不过气。

    这种矛盾在他二十二岁的时候终于到达了顶峰,因为那年他爱上了一个女孩。

    女孩来自于南方,热情,漂亮,充满了活力。她在省城经营着一家小小的服装档口,凭自己的能力收获财富,创造未来。

    王景硕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生活,他被这种生活所吸引,进而为那个女孩而迷醉。他想要和女孩在一起,他希望对方能带着自己挣脱牢笼。

    毫无悬念地,他的想法遭到了父亲的无情压制。父亲早就给他安排好了职业,现在又要安排他的婚姻。

    徐小缘正是父亲给他选中的妻子,当时她是一个小学教师,是世人公认的好职业。

    王景硕不敢正面反抗,他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斗争。

    你给我安排了职业,那我就不好好工作,整天吊儿郎当,游手好闲;你给我安排了婚姻,那我就不好好生活,整天吃喝嫖赌,五毒俱全。

    父亲在位的时候,局面尚能维持。当父亲退休之后,一切都不同了。

    王景硕开始彻底放纵,他不但搞丢了自己的工作,还挪用妻子收到的学费去赌博,导致徐小缘也被开除了公职。随后便是无休止的家庭战争,直到双方离婚。

    王景硕的人生成了一片废墟,但他一点都不惋惜,因为这样的人生从来都不是他想要的。

    你不给我我想要的,我就毁掉你想要的——这就是王景硕对父亲的报复。

    不过即便是如此荒芜的人生,也仍然存在着一抹亮色。这抹亮色就是王姗祎。

    王景硕疼爱女儿,除了缘于本能般的父爱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女儿不是王钰安排好的。

    王钰想要个孙子,可徐小缘偏偏生出了一个女孩。王景硕觉得这个女孩就是老天赏赐给自己的亲密战友,值得他用整个生命去关怀和宠爱。

    所以王景硕虽然是个混蛋,但他和女儿之间的感情却一直都不错。即便是穷困潦倒之时,他也会惦记着女儿的生日礼物,而女儿进行汇报演出的时候,也会首先邀请父亲到场观看。

    一曲终了,王景硕站起身来,旁若无人地鼓掌叫好。台上的王姗祎向着父亲瞥了一眼,神色虽有些尴尬,但眉眼间却是洋溢着温暖的笑意。

    演出散场之后,父女俩又骑上了那辆电动车。王姗祎在后座上紧紧搂着爸爸的腰,天气已经冷了,前面的那个男人虽然不算伟岸,但终究也能挡住迎面吹来的寒风。

    电动车驶出了文化馆,刚刚要拐上大路的时候,突然间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王姗祎轻轻地“啊”了一声,抬起头查看情况。却见车头前拦着一个剃着光头的男子,那人身材健硕,表情狰狞。

    光头男抓住王景硕的衣领:“走吧,翔哥可找了你好几天了。”

    “我跟你们走。”王景硕回过头来看了女儿一眼,道,“不过先让我把孩子送回去。”

    光头男却道:“两个一块儿走!”在他说这话的同时,一辆面包车开过来停在了父女俩身边,面包车的后厢门从内拉开,里面的人首先把王姗祎拖到了车上。

    “你干什么呀?”女孩被吓得大哭起来,高喊道,“爸爸,爸爸!”

    光头男冷笑着问王景硕:“你走不走?”

    王景硕别无选择,他把电动车停好之后,主动钻进了面包车内。光头在后面重重地关上了车门,然后自己上了前面副驾驶的位置。

    王姗祎躲在父亲怀里,身体瑟瑟发抖。王景硕轻抚着女儿的肩膀,口中安慰着:“别怕,别怕。”可是他自己的脸色却已经变得苍白起来。

    面包车把父女二人带到了那幢两层小楼。在二楼的办公室里,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正在品茶。王景硕认得这个附庸风雅的家伙就是自己的债主于翔。

    于翔抬头瞥了众人一眼,然后冲光头挥了挥手,道:“把孩子先带出去。”

    光头把王姗祎强行拉出了小屋,另外两个打手则牢牢地控制住王景硕。

    于翔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香茶,同时他用眼神往办公桌对面的木椅子勾了勾。那两个打手会意,便把王景硕按在了那张椅子上。

    女孩的哭声从屋外传来,令王景硕心神难定。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看着于翔说道:“翔哥,您是条敞亮的汉子。可今天做的这事真有点不讲究啊。”

    于翔把手里的茶杯放了下来,慢条斯理地说道:“没错。冤有头,债有主。你的前妻跟你已经离了婚,按理说她们母女俩跟你的债务没关系。我们可以到她们那里找人,但绝不能向她们逼债。这是道上的规矩,谁也不能坏了规矩。”

    “就是这话嘛。”王景硕赔着笑说,“您先让我把孩子送回去,然后我再回来。咱们之间的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于翔阴着脸不说话。他新倒了一杯茶,慢慢品完之后才又开口:“可是首先坏了规矩的那个人,好像是你啊。”

    王景硕一愣:“翔哥,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我听不懂。”

    于翔冷冷说道:“你欠了我的债,有了钱却不还给我,倒用在了女儿身上。这不等于是拿着我的钱去补贴你的女儿吗?你说,我是不是应该从你女儿身上把这钱给找回来?”

    王景硕眨了眨眼睛:“我都穷得叮当响了,哪有什么钱用在女儿身上?”

    于翔把那只空茶杯捏在手里,一边把玩着一边说道:“两个月前,人民医院的李俊松被人绑架,他老婆给绑匪送去了价值一百万的钻石。听说你当时也曾出现在赎金交易现场?”

    王景硕怔了怔:“这事您也知道了?”

    于翔瞪了对方一眼:“我的眼线多着呢!”

    “这纯属误会,是有人栽赃陷害。”王景硕为自己辩解道,“我去现场是为了看球,因为有人给我寄了一张球票,还有一张大面额的彩票。我这人就喜欢赌,您说我能不去吗?”

    于翔嘿嘿一笑,反问对方:“那这事还真是够离奇的啊?你说我是信,还是不信呢?”

    “您信不信都是这么回事啊。再说警察早就来找过我了,如果我真是绑匪,还不被逮进局子里?”

    “警察来找你的时候,”于翔把手里的空茶杯往桌面上一拍,“有些事情他们可不知道。”

    “什……什么事?”

    于翔眯起眼睛看着对方:“你女儿新买了一架钢琴,而且还报了一对一的艺术培训班。总计下来花了好几万块,这钱从哪里来?”

    “您说这事啊?”王景硕连忙解释说,“这都是她妈出的钱,跟我无关。”

    于翔继续逼问:“你的前妻开了家裁衣店,只不过勉强能维持生活,她哪来这么多钱?”

    王景硕把手一摊:“这我就不知道了。”

    于翔冷笑道:“她既没有兄弟姐妹,在外面也没有别的男人,这钱不是你给她的,还能从天上掉下来?”

    “您觉得是我拿了那些钻石,所以才有钱资助他们娘俩?”王景硕苦笑道,“可我真没有啊!您要是真不信,那我也没有办法。”

    “既然你没有办法,那我就帮你想想办法。”于翔“哼”了一声,对屋中那两个手下说道,“把他女儿带进来。”

    一个手下奉命走到屋外,不一会儿和光头一同把王姗祎带进了屋内。王姗祎叫了一声:“爸爸!”她的手腕被光头死死攥住。王景硕想要起身时,也被屋中另外一个打手按了回去。

    于翔一撇嘴道:“把她外套脱了。”光头便开始动手去扒女孩身上的外套。王姗祎尖叫着挣扎,旁边的打手也上前帮忙,很快女孩便被两个大汉制服,动弹不得。

    “你们干什么!”王景硕再也忍不住了,猛地起身向女儿那边冲去。但他随即便感到腰间一痛,却是被人从侧方狠狠地踢了一脚。正趔趄之间,膝盖又给人踹了一下,于是便失去重心摔倒在地。人倒地之后就再也没有爬起来的机会,因为一脚又一脚不停地踹过来,头、胸、腹,无一幸免。直到他因疼痛而蜷成了一只虾米时,暴行才告停止。

    王景硕痛苦地呻吟着,勉力睁开眼睛向墙角看去。只见女儿的外套已被脱去,露出了里面那件红色的毛衣。女孩被两个大汉牢牢地抓住,她已经完全被吓傻了,表情呆滞,甚至都忘记了哭泣。

    于翔站起身来,手里拿着一把剪刀。“你要是真没钱,我也不会逼你,但你如果有钱不还,那就是故意要砸我的场子。你不还,他也不还,我放在外面的两千多万还怎么讨要?所以我今天就要让你明白,为了这两千多万,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于翔一边说,一边向着女孩的方向走去。王景硕挣扎着想要去抱对方的腿,但他刚刚探出一只手臂就被踹到了一边。

    于翔走到了王姗祎的面前,他用欣赏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对方一圈,然后伸手揪住了那件红色毛衣,微笑道:“很漂亮啊。这么漂亮的毛衣,哪儿来的?”

    女孩没有说话,于翔忽地加重语气大吼了一声:“我问你呢?毛衣哪来的?!”

    女孩被吓得打了个哆嗦,战战兢兢地回答说:“是我爸……我爸买给我的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于翔狞笑起来,“那是用我的钱买的,你懂吗?”

    女孩摇了摇头,拼命咬着自己的嘴唇,试图克制住心头的恐惧。于翔这时将女孩的毛衣高高拉起,右手则持着剪刀在毛衣上乱铰一气。没过片刻,那毛衣便被铰得支离破碎,挂在女孩身上像是一块残破的抹布。

    于翔扔了剪刀,又来到王景硕面前,他蹲下身,用手掌侮辱般地拍着对方的脸颊,边拍边说:“我给你三天的时间,把你欠的钱全部还清。你不还也无所谓,我就把你送给你女儿的东西一件一件地夺走。今天是毛衣,明天是钢琴,后天是她的学业,再后天我就毁了她的人生。我的目的不是要你这几十万。实话告诉你,我不缺这点钱。我就是要让所有的人看看,有钱不还会是个什么样的下场!”说完这些话之后,他站起来一挥手道:“送他们回去!”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