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活死人(3)

“卫生间里放着王蕾住院所需的日用品。只要观察这些日用品,就可以判断王蕾是一直住在这里呢还是临时换过来的。”

    “怎么判断?”

    “简单说吧。如果是住了很长时间,那所有的日用品都会放在最方便取用的位置;如果是临时搬进来的,那所有的日用品都会放在最方便摆放的位置。”

    尹剑会意地笑了起来:“没错。”这就好比一个人刚刚搬了家,最初摆放日用品的时候会很随意,怎么摆起来方便就怎么来;但经过一段时期的使用之后,很多日用品就会改变位置,渐渐来到最方便取用的地点。这里面的差别,只要细心观察便不难分辨。

    “所以你特意去了卫生间,就是要看看王蕾是真住在这里还是假住在这里——结果显然是假的了。那他们临时换病房是为了……”

    “为了掩盖真相。”罗飞接过对方的话头说道,“王蕾一开始肯定是住在普通的多人病房里。同病房的人会知道很多和她相关的事情。肖嘉麟能够管住医护人员的嘴,但是管不住其他的病人。所以必须把王蕾转移到单人套间,这样才能彻底切断这条线索。”

    “原来如此!那个郭嘉果然也不干净!”尹剑想了想,又提议道,“要不要在七楼的病人中间走访一下?”

    罗飞道:“没有那么大的范围,到709房间问一下就行了。”

    “是吗?”尹剑有些不放心的样子。

    “走的时候我观察了,只有709房间空着一张床位。所以那里就是王蕾原本的病房。”罗飞解释了两句,然后又吩咐道,“我们俩就不要去了,那边的医护人员肯定会防着我们的。你叫沈源过来吧,假扮病人家属去了解一下情况。”

    尹剑立刻拿出手机,通知了前方的侦查队员沈源。等他安排妥当之后,罗飞又招呼道:“走吧,我们再去拜访一个人。”

    “谁?”

    罗飞不答反问:“在这家医院里,最有理由帮助我们的那个人是谁?”

    尹剑目光一亮,答案脱口而出:“庄小溪!”

    (3)

    罗飞和尹剑在骨科主任办公室找到了庄小溪。他们把王献的户籍照片提供给对方,庄小溪盯着照片端详良久,最后摇头说道:“我不认识他。”

    罗飞觉得有必要给对方一些提示,便指着照片说道:“这人叫王献,我们怀疑你家里失窃的那些首饰就是被他偷走的。另外他还有个妹妹叫王蕾,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你们医院的肾脏科住院治疗。”

    “王献?”庄小溪咀嚼着这个名字,往照片上又多看了几眼。

    罗飞期待地追问:“想起来了?”

    “名字好像有点熟。”庄小溪皱着眉头,“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但是具体又说不出来。”

    罗飞鼓励道:“你再好好想想。”

    庄小溪努力地想了一会儿,最终却还是摇了摇头:“确实想不起来……也许是我记错了吧。”

    既然这样,罗飞也觉得无能为力了,只好说:“那你什么时候想起来了,一定要立刻通知我。”

    “那是当然。”庄小溪把照片还给罗飞的同时,口中又轻轻地念叨了一遍,“王献……”

    “还有一件事情。”罗飞把照片收好之后,又对庄小溪说道,“我想让你帮忙查一下王蕾的病历记录。她不是在肾脏科住院吗?我想知道她的治疗过程是不是和李俊松有过交集。”

    庄小溪随口反问了一句:“这事你让肖嘉麟帮着查一下不是更方便吗?”

    罗飞苦笑着说:“关于王蕾兄妹好像有很多秘密,肖嘉麟也在有意瞒着我们。”

    庄小溪“哦”了一声,表示理解。

    罗飞觉得对方的态度过于淡然,便又问道:“你不觉得这事有些奇怪?”

    “没什么好奇怪的。”庄小溪耸了耸肩膀,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肖嘉麟的秘密太多了。他是个混仕途的人,撒谎是他必备的职业技能。”

    罗飞会心一笑。心想这评价虽然刻薄,倒也不失准确。话说到这里,他又想起另外一件事,便问道:“肖嘉麟和柯守勤是不是很不对付?”

    “那能对付得了吗?柯守勤是一点人情都不讲的,坐在病理科主任的位置上,三天两头地就给肖嘉麟惹麻烦。”

    罗飞理解“惹麻烦”的意思,肯定就是病理检验啦、死亡分析啦之类的事情,柯守勤只认真实的结果,从来不会考虑院方的利益。而肖嘉麟是要出面处理医患纠纷的,自然会把柯守勤看成眼中钉。

    “前些天柯守勤把死者的心脏弄丢了吧?后来那事怎么办了?”

    “赔钱呗。”

    “那柯守勤呢?没被肖嘉麟扔出去背黑锅吗?”

    “肖嘉麟本来是想借机把柯守勤免职的。后来柯守勤找到医务科,他一只手拿了一大瓶医用酒精,另一只手拿了个打火机。见到肖嘉麟之后,什么话也不说,直接把酒精往对方身上一倒。肖嘉麟吓得腿都软了,当场就把处分报告撕得粉碎,扔进了垃圾桶。”庄小溪说起这事,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

    罗飞也笑了:“柯守勤这家伙还真是个混不吝,肖嘉麟可治不了他。”

    “好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庄小溪站起身来问道,“你要查的那个病人叫什么来着,王蕾?”

    “没错,花蕾的蕾。”

    庄小溪离开了办公室,大约一刻钟之后,她带回了查到的信息。

    “王蕾的病历是在今年三月十二号建的档,给他看病的门诊医生叫张瑞,当天便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性肾炎。五月十三号她开始入院治疗,主治大夫是郭嘉。”她把大概情况介绍了一下,然后总结道,“这么看来,这个病人跟李俊松好像没什么关系。”

    罗飞听完之后产生了另外一些疑惑:“这种肾炎不是挺严重的吗?怎么三月十二号确诊,到五月十三号才入院治疗呢?”

    “这就不好说了啊,有可能是手头紧,需要时间来筹钱。也有可能是……”庄小溪欲言又止,似乎有些事情不方便说似的。

    “是什么?”她越是这样,罗飞便越要问个明白。

    庄小溪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把吞进肚子里的那半句话又说了出来:“也有可能是医院不想收。”

    “医院不收,为什么?”

    “因为王蕾是有医疗保险的,她个人只会承担一小部分的治疗费用,大部分钱则要从医保基金上划账。”

    “那怎么了?”罗飞不懂对方的意思,“有医疗保险不是好事吗?”

    “这事是这样的,”庄小溪在罗飞对面坐下来,摆出一副要长篇大论的姿态,“现在不是医改了吗?医疗保险的费用不需要病人垫付了,直接从医保基金上划账。这就带来一个问题:每个医院每年会分配到一定数额的医保基金,可是这个数额肯定是不够用的。如果当年的医保基金用完了,再收治参加医保的病人时,治疗费用实际上就要由医院来垫付。这部分亏空得等第二年划拨基金的时候才能填上。然后第二年可用的基金就更少了,这样就陷入了恶性循环。到最后医院就不太愿意收治走医保的病人,因为你收得越多,自己要垫付的钱就越多,这样整个医院的流水,包括医护人员的工资福利什么的,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难道因为这个就能拒绝病人,有病也不给看吗?”罗飞理解了其中的逻辑,但不能理解这样的行医态度。

    “当然不能明着拒绝,至少门诊上来了是肯定给看的。但是牵扯住院的话,那就有一些处理手法了。”庄小溪继续向罗飞解释,“因为我们医院的病床肯定是供不应求的,这样在收治病人的时候就可以有选择,自费掏现金的病人肯定会优先考虑,有门路有背景的公费患者也不愁进不来。有的时候哪怕真的没有床位,也是可以加床的。但是像王蕾这种既没路子又要走医保的病人,情况就不一样了。也不说不收,就说没有床位,要排队等着,你能有什么办法?”

    罗飞听得直摇头。医保改革,治疗费不用参保人垫付,直接从基金划账,这本来是为了便民的,没想到执行起来却变了味。究其根本,还是因为基金总量不足,倒也不能片面地把责任全都推给医院一方。

    “所以王蕾虽然病情危急,还是拖延了整整两个月才让入院?”

    “很可能就是这个原因。”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庄小溪也不再避讳,她进一步点明道,“你看看她入院的日子,五月十三号。你还记得吧?就在前一天,肾脏科可是发生了一件大事。”

    对方这么一提,罗飞立刻想起来了:“五月十二号凌晨,王钰死了!”

    庄小溪点点头:“医院内部对医保基金也是有分配的,各个科室都有一定的配额。像王钰这种病人,一年的花费都要一两百万的,这得堵死了多少普通医保病人进肾脏科的门路?所以王钰一死,原本被他占据的配额一下子都释放出来了。王蕾这才得到了入院治疗的机会吧?”

    “这么说的话,李俊松酿成的那起医疗事故,事实上间接地帮了王蕾一个大忙?”罗飞的眉头皱了起来。他似乎找到了李俊松和王蕾兄妹的关联纽带了,不过这纽带和案件本身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一时间仍看不分明。

    “可以这么说吧。”庄小溪顿了顿,又道,“具体医保资源的调配,那是肖嘉麟管的事,你可以找他去核实核实。不过他多半不会说实话的,这是行业的潜规则,你要是问他,他肯定回答说:哪有这种事?我们从来不会因为钱的问题拒收任何病患。”

    罗飞也觉得没必要再找肖嘉麟核实,他觉得事实已经很清楚了。

    这时尹剑的手机响了起来。小伙子接听片刻,向罗飞汇报说:“沈源那边已经排查过了,果然有情况。”

    罗飞立刻起身:“让他在住院部门口等我们。”说完便带着尹剑向庄小溪告别,两人又赶回到住院部门口。沈源已等在那里,他手里提着一袋子水果,看起来就是个来探望病患的普通人,可实际上这人却是刑警队中一名得力的侦查员。

    罗飞迎上前问道:“什么情况?”

    沈源道:“王蕾的确在709病房住过。我当时假装是王蕾的同学,到病房里寻找王蕾。旁边病床的一个大妈说王蕾刚换了病房,下午搬走的。我就凑过去跟那个大妈搭讪了几句,大致了解到一些情况。据说王蕾在这边住院,经常照顾她的人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王蕾管他叫‘哥’。”

    “这就对了。”罗飞一拍手道,“王献果然没有死。”

    “这帮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尹剑苦苦琢磨,“人明明活着,户籍系统里却成了死亡状态。而且有那么多人都在帮着隐藏这个秘密!”

    “一定要把这家伙找出来!”罗飞斟酌了一会儿,开始部署接下来的方案,“现在我们兵分两路:沈源,你就在这里守着,把702病房盯紧,如果有什么人来和王蕾接触,立即向我汇报;尹剑,我们俩这就去排查监控,看看他离开金店之后又去了哪里。”

    于是沈源继续留在人民医院的住院楼,罗飞和尹剑则赶往乔静的金店,那里正是追踪王献行迹的起点。王献离开金店的时候并未刻意隐藏身形,所以排查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到了晚上七点钟左右,罗飞已经找出了王献最后消失的地方——距离人民医院不远的一片城中村。

    罗飞判断这里应该就是王献的租住地,他一边在城里打工,一边照顾着重病住院的妹妹。于是他们便带着王献的户籍照片在城中村内走访,并且很快就有所收获。

    “这人我知道。”一个老大爷看着照片说道,“就住在前面拐角那片,租的老李家一间平房。”说完老大爷还热心地把罗尹二人带到了那间平房门口。

    平房窗口透出灯光,罗飞上前敲了敲门。

    “来了。”屋内有人应了一声,片刻后房门打开,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站在门后。这男子又矮又胖,显然不是王献。

    “你好。”罗飞出示了证件,“我们是警察。”

    “哦。”男子无所谓地笑了笑,“有什么事?”

    罗飞把王献的照片递了过去:“你认识这个人吗?”

    男子瞥了一眼说:“不认识。”

    “他不是一直住在这里吗?”老大爷对男子的说法表示质疑,然后他又打量了对方两眼,嘀咕道,“你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你?”

    “大爷,您记错了。”男子笑呵呵地说道,“一直住在这里的人是我,照片上这人,我可从来不认识!”

    “你胡说!”老大爷有些生气了,“我年纪是大了点,但脑子还没糊涂!”

    “您要是不相信,可以问问房东嘛。”男子无奈地把手一摊,“李师傅就在隔壁住着呢。”

    老大爷也不含糊,真的来到隔壁开始叫门:“老李,老李。”

    隔壁门也开了,房东老李走了出来,他先是跟老街坊打了声招呼,然后又用审视的目光看着罗飞等人:“怎么了这是?”

    “李师傅——”矮胖男子抢先说道,“您帮我做个证:我是不是一直住在这里?”

    李师傅点头道:“是啊。”

    男子又问:“那我这屋子里还有别人住吗?”

    李师傅摇摇头:“这么小的屋子,哪住得下两个人?”

    男子便转过身来,看看罗飞,又看看那老大爷:“这下你们相信了吧?”

    老大爷愣了一会儿,晃晃脑袋道:“难道真的是我老糊涂了?”

    一旁的罗飞却露出苦笑。他知道老大爷一点都不糊涂,只是这男子早已和房东串通一气,故意在蒙骗他而已。

    和病房里的赵霖一样,那男子也是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态,恨不能要明说似的:我就是在骗你,你又能如何?

    毫无疑问,他的身后必然有一股足以支撑这副姿态的强大力量。

    罗飞感觉自己面前出现了一张大网,这网严严实实地挡住了他的去路。他能感受到执网者的力量,却无法窥看到对方的真容。

    “好吧……看来是我们搞错了。”罗飞再一次做出了让步。正当他准备招呼尹剑离去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而接下来的这个电话给眼下的尴尬局面带来了重大转机。

    打来电话的人是庄小溪,她告诉罗飞:“我知道王献是谁了——你最好赶快到我家里来看一看。”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