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活死人(2)

不过随即又有好消息传来,这次是尹剑的调查取得了一些关键性的进展。

    那个想要变卖首饰的神秘男子留下了用王献身份实名登记的手机号。对这个手机号深入调查后发现:男子平时的通话记录很少,主要联系人只有一个。这个联系人的手机号码也是实名登记的,机主正是王献的妹妹王蕾。

    略加斟酌之后,罗飞决定先找到王蕾再说。于是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尹剑查询到的那个号码。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沉稳而有力,听起来不像是个年轻的病人。

    “你好。”罗飞试探着问道,“你是王蕾吗?”

    接电话的女人回答:“不是。”

    “这个是王蕾的电话吧?”

    “是啊。”女人解释说,“王蕾正在休息呢,我在照顾她,所以帮她接了电话。”

    “哦。”罗飞悬起的心放了下来,“那你们在哪里呢?”

    “怎么了?”

    “我想过来看看她,”罗飞撒了个小谎,“我是她的大学同学。”

    “我们在人民医院的肾脏科病房,住院部七楼702房间。”女人痛快地把地址说了出来,然后又问道,“你们大概什么时候到?”

    “我们这就出发。”罗飞抬腕看了一下手表,“大约半个小时吧。”

    (2)

    在前往人民医院的路上,罗飞给肖嘉麟打了个电话。对方是医务科的主任,如果他能出面陪同的话,医院里很多事情都容易应付。肖嘉麟答应了罗飞的请求,他在住院部七楼和罗尹二人会合,同时他身边还带了一名个子高高的男医生。

    “这位是我们肾脏科的郭嘉郭大夫,也是王蕾的主治医生。”肖嘉麟首先给双方做了个介绍,“这两位都是刑警队的,这位是罗飞罗队长,这位是尹剑尹警官。”

    罗飞和郭嘉握了手,随后便问道:“王蕾具体得的是什么病?”

    郭嘉吐出了一串专业名词:“系统性红斑狼疮性肾炎。”

    罗飞对这种病知之甚少,他只能笼统地问道:“嗯……这个病严重吗?”

    “属于比较严重的肾病了,得长期住院治疗。如果预后不好的话,有可能转化为尿毒症。”郭嘉简单介绍几句,最后总结说,“总之是个既费时间又花钱的麻烦病。”

    在说话之间,一行人走到702病房前。房门开着,可以看到房间内只有一张病床,床上半躺着一个女孩,在窗口位置则摆着一张长条沙发,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女子。

    郭嘉带着众人走进了病房。罗飞四下里一打量,发现这病房里居然还配有专用的卫生间,他惊讶道:“这里条件不错啊。”

    肖嘉麟道:“这基本上是我们医院条件最好的病房了。”

    “这个房间的住院费可不便宜吧?”罗飞看看肖嘉麟,然后目光又转向了病床上的女孩。那个女孩应该就是王蕾了,按说她的经济能力绝对支撑不起这样的住院条件,而且这种档次的病房肯定是超出医保覆盖范围的。

    “当然不便宜,不过最重要的是人要住得舒服,对吗?”沙发上的那名女子接过了罗飞的话茬,她一边说一边站起身,向前迎了两步,又道,“住院费由我来负担,所以不用为此担心。”

    罗飞听出了对方的声音,正是先前接电话的那个女人。他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女人大约四十岁,颇有几分姿色,穿着打扮也很讲究。

    罗飞带着试探的语气问道:“你是王蕾的亲戚吗?”

    “不,我是她哥哥的朋友。”女人也回敬了罗飞几眼,然后调侃般笑道,“你是王蕾的大学同学?那你长得可有点太着急了。”

    “这是刑警队的罗队长。”肖嘉麟上前介绍了一句,看他说话的神态,好像跟那女人之前就熟悉似的。

    罗飞此行是为了病床上的女孩而来,所以他没有和那陌生女人过多纠缠,只自嘲般笑了笑,然后便径直向着女孩走去。走到床头之后,他向着女孩问道:“你就是王蕾吧?”

    女孩点点头。她的脸上带着病色,表情则是怯生生的,显得不谙世事。

    “我是警察。”罗飞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我想了解一下关于你哥哥的事情。”

    “我哥哥……”王蕾低声道,“他已经死了。”

    罗飞皱起了眉头:“你知道我想问什么吗?”

    王蕾瞥了罗飞一眼:“不,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要着急告诉我,说他已经死了呢?”

    王蕾低着头不说话了。

    罗飞又继续问道:“既然他死了,那他的墓地在哪里?”

    王蕾道:“他没有墓地。”

    “没有墓地?”

    “我没有钱,买不起墓地。”王蕾解释说,“所以火化之后,我把他的骨灰撒在了长江里。”

    罗飞“嘿”的一声,显然不相信对方的说法。随后他拖着长音,郑重地问道:“你哥哥真的死了吗?”

    王蕾点着头,目光却不敢和罗飞相对。

    “王献确实死了,这有什么好怀疑的吗?”那个陌生的女人又过来插话了,她用责怪的语气对罗飞说道,“你不该这样对她说话,你会把她吓到的。她是个病人。”

    肖嘉麟和郭嘉也在一旁点着头,对女人的言辞表示赞同。罗飞也觉得自己有点太着急了,于是便放缓了语气:“我只是在向你了解情况,并不是在怀疑你……或者责怪你什么的。你不用太紧张,好吗?”

    王蕾抬起头看着罗飞,说了声:“好。”

    “187********。”罗飞报出了一串数字,“这个是你哥哥的手机号码吧?”

    “好像……好像是的。”

    “那135********呢?”罗飞继续问道,“这是你自己的手机号吗?”

    “是的。”

    “我们刚刚查了你哥哥的手机通话记录。他的这个手机号一直处于使用状态,而且通话最多的那个人就是你啊。”罗飞耸着肩膀说道,“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王蕾的目光看向了站在床边的那个中年女子,像是在寻求对方的帮助。

    “187这个确实是王献的手机号,不过自从王献死了以后,这个手机就一直在我手里。”女子对罗飞说道,“所以和王蕾频繁通话的那个人并不是王献,而是我啊。”

    “这事不对吧?”罗飞凝起目光,“就在今天中午,使用这个手机号的人曾在市区一家金店里出现过,那个人是个年轻的男子,而且长相和王献非常相似。”

    “你可以拨一下那个号码试试。”女子建议说,“看看那个手机到底在哪里。”

    罗飞怔了一会儿,然后他拿出手机开始拨打那串号码。按下呼叫键之后,很快就有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而那声音正是来自于女子肩头背着的一只小挎包。

    女子从包中掏出一只手机,当着罗飞的面接通,然后放到耳边说了句:“现在你相信了吧?”这句话随即传到了罗飞手机的听筒里,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共鸣效果。

    罗飞的脸色僵住了。这部手机明明是那个变卖首饰的男子所有,当乔静和那男子通话的时候,罗飞在一旁甚至都听见了男子的声音。一小时之后这个电话就拨不通了,而现在却又突然出现在面前这个女人手中。罗飞开始意识到:这个女人绝不是偶然出现在这里的,这分明是对手专门针对自己设下的好局!

    “你到底是谁?”罗飞眯起眼睛,目光中愈发透出审视的意味。

    “我说过了呀,我是王献生前的好朋友。”

    “什么朋友?”

    “这属于私人话题吧?我可以不回答。”女子不慌不忙地应对着,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态。

    对方既然是这样的态度,罗飞也不想再兜圈子了。他正色说道:“这部手机和一起盗窃案件有关。既然你说手机一直是你在使用,我想请你跟我到刑警队走一趟。”

    “走一趟?”女人镇静地反问,“这是什么概念?”

    “法律来讲,这叫作传唤。如果你拒不执行,我们可以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依法的话,你没有权力对我采取强制措施。”女人一边说,一边从包中掏出个小本本来。她把小本本递到罗飞面前,“看看吧,我是省人大代表。”

    罗飞愣住了。呈在他眼前的果然是一本省人大代表证。这意味着要想对这个女人采取强制措施,必须上报省人大常委会批准才行。可是仅凭罗飞手里的那点证据,显然闹不出这么大的动静来。难怪对方有恃无恐,摆明了当面撒谎却又叫你无可奈何。

    眼看局面僵持,肖嘉麟开始跳出来打圆场:“哎呀,误会,都是误会。这位是兴隆集团的老总,赵霖赵女士。她怎么可能是盗窃案的嫌疑人呢?肯定是弄错了嘛!”

    罗飞对兴隆集团也曾有所耳闻,知道这是省城一家很有名望的私营企业。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是兴隆集团的老总?她怎么会掺和到这件事情中来?

    “罗队长真正关注的可不是什么盗窃案,他关注的是王献的生死问题。”赵霖冲肖嘉麟微微一笑,“可是王献确实是死了啊。死亡证明就是在人民医院开的——肖主任,这事你也可以作证吧?”

    “没错。”肖嘉麟侧着脑袋,好像在回忆着什么,“那是三月份的事吧?那天晚上就是你和王蕾两人送的急诊,王献喝多了,呕吐物呛在了气管里。我们虽然全力抢救,但是窒息时间过长,人还是走了。唉,年纪轻轻的,可惜啊。其实我们也希望他没死,但是人死不能复生,是事实终究还得接受……”

    罗飞耳朵在听肖嘉麟,目光却一直盯在王蕾身上。女孩只是低着头,似乎这一切事情都和自己无关。等肖嘉麟说完之后,罗飞转过头来对尹剑使了个眼色,道:“看来确实是我们弄错了。”

    尹剑不明白罗飞的用意,便模棱两可地“哦”了一声。

    罗飞的目光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忽然问道:“我可以用一下卫生间吗?”

    肖嘉麟立刻回应:“可以啊。”赵霖和王蕾也没有提出异议。罗飞便走进了卫生间,反手把门带好。片刻后卫生间里传来冲水的声音,惹人遐想。

    尹剑感觉有些尴尬,他不明白罗飞为什么要急着在这里上厕所,这毕竟是女同志的病房嘛,终究有点不方便的。

    罗飞从卫生间里出来,他环视了众人一圈,赔着笑说:“哎呀,这次多有打搅,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回去再查一查,看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说完便招呼尹剑,“我们走吧。”

    尹剑跟着罗飞走出病房,肖嘉麟和郭嘉一路陪着,直把这二人送出住院部才止步。

    一走到楼外,尹剑便忍不住说道:“那个女人明显在撒谎嘛,王献的手机怎么可能是她在用?就算王献真的死了,这事也不合逻辑!罗队啊,你怎么轻易就向对方示弱了?”

    罗飞沉着脸色说道:“对方的力量很大。”

    “不就是花钱买来的人大代表吗?”尹剑不以为然地撇着嘴,“有什么了不起的?”

    罗飞缓缓地摇着头:“不是人大代表的事……”

    “那是什么事?”

    罗飞开始用提问的方式来引导助手的思路:“去金店卖首饰的那个家伙,他既然敢把电话号码留下来,说明他当时并没有什么警惕心,对吧?”

    “对啊。”

    “后来金店老板娘给他打电话,他正常接听了,而且答应一个小时之后过来交易。直到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发现异常,对不对?”

    尹剑“嗯”了一声,继续表示赞同。

    “但是一小时之后,那家伙却失约了,而且他的电话也关了机。随后这部电话到了赵霖的手里——赵霖出现在人民医院的病房,名义上是在照顾王蕾,实际上的目的则是要对王蕾的言行进行控制,这事你应该能看出来吧?”

    “没错。”

    “所以说就在那一小时之间,对方开始意识到警方已经针对他展开了调查。而且他们知道警方调查的突破点第一是那部手机,第二就是手机里的主要联系人王蕾。对方立刻展开应对,赵霖就是被派来处理此事的先锋干将。”

    “你的意思是,赵霖只是前台人物,背后还有更具实力的角色?”

    罗飞点点头,又道:“对手的实力并不仅仅在于能调动赵霖,事实上还有其他更可怕的地方。”

    还有更可怕的地方?尹剑凝眉想了一会儿,依然不明所以,只好问道:“什么?”

    “你想想看,对方的变化就是在那一小时之间产生的,”罗飞眯起了眼睛,“这期间我们做过什么?”

    尹剑眨着眼睛回忆了一会儿:“我们……我们就是查了一下王献的户籍资料啊。”忽然间他意识到什么,讶然道:“难道风声就是这时候走漏出去的?”

    “有点不可思议,是吗?”罗飞正色说道,“既然不存在其他的可能性,哪怕是再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们也得认真面对。”

    这就意味着在公安系统中竟然藏着对手的眼线!尹剑怔了片刻,然后给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会不会是于连海?”

    漕河派出所是王献的户籍管理单位,如果说王献之死存疑,那身为派出所所长的于连海就难逃干系。下午尹剑曾给漕河派出所打电话核实王献的生死,随后事态就急转直下。当罗飞和尹剑来到漕河派出所之后,所长于连海的表现似乎过于积极,他总是在主动解释很多事情,而且去王献家老宅勘查的时候,于连海也坚持要亲自陪同。这些事若不细想也就罢了,要是细想的话还真是充满玄机!

    罗飞没有正面回应助手的猜测,他只是沉吟道:“于连海一直在努力说服我们,想让我们相信王献确实已经死了。其实有问题的不光是他,还包括人民医院的这帮人。”

    “人民医院?”尹剑心念一动,“你是指肖嘉麟吗?”当罗飞和赵霖在病房中交锋的时候,肖嘉麟表面上在调解,但他说出来的话实际上是偏向于赵霖一边的。

    罗飞点头道:“不光是肖嘉麟,还有郭嘉。”

    “郭嘉?”尹剑不太明白,“那个人一直都没怎么说话啊。”

    罗飞“嘿”的一笑:“他是没怎么说话,但是换病房这事,怎么可能没有他的参与?”

    “换病房?”尹剑愈发糊涂了。

    “你真以为王蕾一直在高档套房里住着?”

    “哦。”尹剑品出些味儿了,“你觉得是临时调换了病房?”

    “不是觉得,是确定。”罗飞看了尹剑一眼,“你还记得我临走前去了一趟卫生间吗?”

    “是啊。我还奇怪呢——你是有目的的?”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