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活死人(1)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我曾经以为这样的话语只存在于诗歌中,现在却发现生活远比文学更有意思。

    (1)

    大规模的排查已经进行了一周,警方仍未获得实质性的突破。案件的艰难程度超出了罗飞的预想。

    这并不是一起无头案,凶犯已经锁定为李俊松的矛盾关系人,而且案发的时间段也非常清晰。罗飞曾以为:只要将李俊松身边的人物关系理清楚,对作案的时间和动机展开深入调查,凶嫌应该很快就能浮出水面。然而事实却证明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美好憧憬。

    从庄小溪、姚帆、王景硕,再到许明普、柯守勤,李俊松身边的可疑人物陆续登场。谜团一个一个地出现,又一个一个地被解开,李俊松生前的命运轨迹越来越清晰,可是他究竟因何而死却始终难觅答案。

    公众对案件的进展极为关注。在闹市区惊现人头这种事对普通市民产生的冲击力是巨大的,这起案子不破,人们便无法找回失去的安全感。在给警方施加压力的同时,民众也积极提供各种援助。一周的时间内,警方共获得市民提供的线索三百多条,可惜的是这些线索没有一条能经得起后续的深入调查。

    罗飞觉得一定有哪里出了问题:是警方最初的判断出现了偏差呢,还是凶嫌以一种极为巧妙的方式隐匿了自己的形迹呢,又或者说是警方的排查还不够细致,仍然存在着遗漏之处?

    伴随着罗飞的困惑,案件也陷入了困顿。接连数天,警方能做的就是不断扩大调查范围,从李俊松的矛盾点往外辐射,渐渐覆盖到所有和他有过社交接触的人群。这种调查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令整个省城的公安系统都疲惫不堪。

    直到十一月十日中午,终于又有一条关键的线索被反馈上来。

    线索缘自庄小溪家中发生的那起盗窃案。

    在李俊松失踪的第二天,庄小溪发现家中的首饰少了好几件。共计是金项链两条、耳环一对、金戒指一个、金手镯一个。一开始庄小溪以为是李俊松偷偷取走卖钱去了,后来经罗飞提醒,她才意识到可能是绑匪拿着自家的钥匙上门窃财。于是她将那几件首饰的品牌款式向警方作了详细的描述,警方则把相关信息转达到市内的各个当铺和黄金收购点。

    在随后的日子里,警方一度收到过六条举报信息,也就是说曾有六个人拿着与失窃同款的首饰前来变卖。警方对这六人展开了调查,其中五人能出具合法的购买凭证,嫌疑立刻排除。另有一名男子最初无法说明首饰来源,一度被警方列为重点怀疑对象。但后续的调查发现此人是个惯偷,他出售的金项链是从另外一户居民家窃得,与本案并无关联。

    李俊松的头颅出现之后,罗飞一度对首饰这条线索失去了信心。因为他相信凶犯作案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求财。一个并不缺钱同时又心思缜密的家伙,他怎么可能贸然将窃得的首饰拿出来变卖呢?

    可是案情的进展总是这样出人意料。

    最新出现的举报者是市区一家金店的老板娘。她声称下午有一名男子到店里,想要出售五件金首饰,而这些首饰的特征与警方在通报中提到的完全吻合。

    五件金器的特征全部吻合?这其中的意义不言而喻!罗飞立刻带着尹剑赶到了这家金店,老板娘乔静向他们讲述了事发的经过。

    “那个人是十二点左右到店里来的。来了就说有几件金首饰想卖,让我看看能给多少钱。我让他把首饰拿出来,他就从包里掏出五件首饰,两条项链,一对耳环,一个戒指,一个手镯。我一下子就想起警察说的事了,再看那些首饰,越看越像。我想报警来着,可惜当时是中午啊,店里就我一个人,不好脱身。后来我就琢磨,得想办法稳住他,让他把个人信息留下来。于是我就说,这些首饰做工都很漂亮的,光按金价回收不合适,肯定得高一点的。具体能高多少呢,我也说不准,得等我老公回来做主。那人听了挺高兴,但又说他下午赶着有事,等不了太长时间。我就说要不你把姓名和电话留下来吧,等我老公回来了,再给你打电话。那人就用手机给我拨了号,他还说了他的名字叫王献,三横一竖那个王,奉献的献。”乔静一边说一边掏出自己的手机,调出拨号记录给罗飞查看,对方留下的是一个以187开头的手机号。

    罗飞吩咐尹剑:“查一下这个号码。”后者立刻便开始着手此事。

    乔静又道:“我还给那些首饰拍了照片呢,说是要给我老公看的。”她摆弄着手机把照片调了出来,罗飞认真端详了一会儿,果然与庄小溪失窃的首饰极为吻合。他把手机还给乔静,同时夸赞了对方一句:“你做得很好。”

    乔静笑呵呵地,主动请缨道:“要不我现在就打个电话,看那人什么时候再过来?”身为金店的老板娘,她不仅人长得漂亮,待人处事也机灵得很。

    罗飞做了个“OK”的手势。乔静便拿起手机开始拨号,不一会儿,电话那头似乎有了应答。

    “喂,王先生吧?”乔静热情地打着招呼,“对,是我。我跟你说,我老公看过照片了,他也觉得这些首饰很好的,可以在回购金价的基础上,每克另加十块钱的工费。嗯……你觉得可以啊?那你什么时候过来……对,现在过来就能付钱……好的,那我们就在店里等你。”

    乔静挂了电话,告诉罗飞说:“那人说一个小时左右过来。”

    罗飞点点头。这时尹剑那边也查出了一些结果,赶过来汇报说:“罗队,电话号码查过了,是实名登记的,机主就叫王献,身份证号码也有了,看起来应该是本市户籍。”

    罗飞“嗯”了一声,又吩咐道:“再查一下他的户籍资料。”

    尹剑又拨了个电话,把王献的身份证号码报给了户籍管理人员,片刻后对方给出了查询结果,而这个结果让尹剑非常意外。他立刻表达了质疑:“什么?你没搞错吧?”

    对方回答说:“没错啊。系统里就是这么显示的。要不我给你转到漕河派出所,王献的户籍所在地?”

    尹剑说了声:“好吧。”对方便开始转接,尹剑又和漕河派出所通话一番,末了他挂了手机,眉头紧锁。

    罗飞询问道:“怎么了?”

    “查是查到了,确实有王献这个人。但是……”尹剑摇摇头,“户籍资料显示,这个人已经死了。”

    “哦?”罗飞立刻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难道那家伙是冒用别人身份开的手机号?”

    “我已经让派出所那边把王献的户籍照片发到我邮箱里,这事得请老板娘核实一下。”尹剑一边说一边扭过头来问乔静,“你这边有电脑好上网的吧?”

    “有的。”乔静把尹剑引到店里的电脑前,在尹剑的指点下,她打开了对方的邮箱,下载了派出所那边刚刚发来的照片。

    罗飞也凑到两人身后查看,照片被点开之后,屏幕上出现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又黑又瘦的,但两只眼睛炯炯有神。

    “是他吗?”尹剑看着乔静问道。

    乔静非常确定地回答说:“就是他!”

    “啊?”尹剑眨了眨眼睛,“你没看错?”

    “我每天看的人多了,怎么会看错呢?就是这个人,你看,眉眼这里有颗黑痣的,对不对?我记得清楚呢!”

    照片上的男子右眉间果然有颗黑痣。乔静连这个细节都能说出来,应该不会认错人的。

    尹剑转过身来看着罗飞,一脸的茫然,前来变卖首饰的那个家伙,竟然是一个死人?

    罗飞也皱着眉头,一时间猜不透其中的玄机。末了只好说了句:“先等他来再说吧。”

    没错,那家伙说了马上要过来。只要能把他控制住,一切困惑都可以迎刃而解吧。所以现在实在没必要胡乱猜测,耐心等待就好。

    一小时过去了,已经到了约好的时间,可是那家伙并没有出现。

    在罗飞的安排下,乔静又拨了那人的电话,准备催问一下。令人意外的是,电话竟然没拨通。

    “怎么关机了?”乔静茫然聆听着手机里传来的系统提示语音。

    “关机了?”尹剑用不妙的口吻猜测道,“他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

    “不会啊,之前还说得好好的……怎么回事呢?”乔静把手机拿在眼前,盯着屏幕发呆,恨不能把对方从电话那头揪出来问个明白。

    罗飞也觉得乔静之前的表现并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可是那家伙为什么会爽约呢?是那边临时发生了什么意外,还是自己这边的行动出了什么问题?

    无论是哪种情况,继续等待已显被动,必须要主动出击了!罗飞斟酌了一会儿,扭头对尹剑说道:“我们得到漕河派出所那边走一趟。你从附近调两个人过来,继续在这里守着。另外,查一下手机的通话记录,把那家伙的主要关系人找出来。”

    尹剑按照罗飞的吩咐布置妥当,随后两人便驱车往漕河派出所而去。这里是王献的户籍管理单位,要解开此人的生死之谜,必须到此处来寻找答案。

    漕河派出所位于省城远郊,主要管理着漕河村的公安事务。这里的所长于连海亲自接待了罗尹二人。当罗飞说明来意之后,他立刻说道:“没错,王献已经死了。”

    “你记得这么清楚?”对方这么快给出答案,罗飞觉得有些奇怪。

    “我们这边是农村嘛,户籍数本来就少。而且这王献一家子从来都是社区的重点帮扶对象,我印象自然比较深。”

    “哦?王献家里是什么情况?”

    “唉!”于连海先是叹了口气,然后开始讲述,“这事得从王献的父母一代说起了。王献的父亲是个烂酒鬼,在外面什么本事也没有,回来就知道打老婆、打孩子。后来他老婆实在受不了了,就趁着做饭的机会下了老鼠药,把丈夫给毒死了。案子破了之后,王献的母亲被判了无期,这个家就算是完了。那是六七年前的事吧?当时王献正在上大学,他还有个妹妹叫王蕾,更小了,还是个中学生。出了这事之后王献就辍了学,一直在城里打工,供着妹妹念书。他妹妹的成绩很好,后来考上了名牌大学。去年不是大学毕业了吗?按说这兄妹俩算是熬出来了,可没想到妹妹又得了肾病……”

    “肾病?”罗飞顿时敏感起来。李俊松正是人民医院肾脏科的主任医师,这两件事之间似乎已隐约透露出一丝联系。

    “是的,肾病。具体的病情我也不太懂啊,反正得住院治疗,要花很多钱。王蕾虽然参加了医保,但是个人承担的那部分费用也不小啊!于是王献又得忙着给妹妹筹措治病的钱。要说这兄妹俩也真是可怜……”于连海再次重重地叹息了一声,“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王献还死了。”

    “怎么死的?”

    “听说是喝酒喝多了,醉死的。”

    “醉死的?”罗飞觉得这死法听起来蹊跷。

    “是啊。他爸那么爱喝酒,恐怕他也少不了吧?遇到这么多不顺心的事,借酒浇愁呗。”于连海扯了一大堆,给人一种想着法儿圆话的感觉。

    “这事你是听谁说的?”

    “王蕾说的啊。王献死了以后,他妹妹来派出所办的手续嘛。”

    罗飞盯着于连海看了一会儿,问道:“王献真的死了?”

    于连海感觉到对方口吻中的质疑态度,他无辜地把手一摊:“这事我骗你干吗?”

    “可是就在今天中午,有人还亲眼看到过王献。”

    “这怎么可能呢?死人还能复活吗?”于连海咧开嘴,觉得这事很荒谬似的,片刻后他又猜测道,“或许只是某个和他长得很像的人吧?”

    罗飞沉吟了一会儿,又问:“你亲眼见过王献的尸体吗?”

    于连海摇摇头:“那倒没有。”

    “那你为什么确定他一定死了呢?”

    “有人民医院的死亡证明,还有殡葬场的火化证明啊。”于连海摊着手说道,“如果这还不确定,那还要怎么确定?”

    他这话也没错。派出所作为户籍管理单位,就是凭这两纸证明来判断一个人的生死的。也就是说,只要王蕾拿着这两张证明来到派出所,就可以在法律上将王献定义为一个死人。

    如果这两张证明是伪造的呢?那就是说王献并没有死,只是户籍系统觉得他死了。这似乎是针对眼前这场生死迷局的唯一的合理解释。

    可是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明明活着,却要伪造出自己死亡的假象。这实在有点匪夷所思。而且以王氏兄妹的背景,他们真的有能力伪造出这两份证明,并且能完美蒙骗过派出所这样的执法机关?

    这事真是没法细想,因为越想谜团就越多。想要破解的话,就必须要找到其中的核心当事人了。

    于是罗飞又问道:“王蕾现在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不太了解。”于连海猜测着说,“她不是生病了吗?应该在住院治疗吧?”

    罗飞想了想,又问:“他们的家离这儿远吗?”

    “远倒是不远……你想去看看?没什么必要的,那里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罗飞道:“我想去看看。你找个人带我们过去吧。”

    见对方说得很坚决,于连海也不再劝阻了,他主动说道:“那就我陪你们去吧,反正也没几步路的事。”

    大约十分钟之后,于连海把罗飞和尹剑带到了王氏旧宅门前。这是一幢平房,门户紧闭。罗飞在门把上摸了一下,顿时沾了满手的灰尘。看来这里的确是很久没人居住了。

    “王蕾在外面上大学,王献一直在城里打工。兄妹俩这几年都不回来住的。”于连海解释了两句之后,又唏嘘道,“这宅子也是个伤心地啊,换我也不愿意回来。只等着过几年拆迁吧。”

    罗飞却皱起眉头:“怎么没有办丧事的痕迹呢?”

    于连海不解地“嗯”了一声。

    “王献死了以后,一定要回祖宅里办丧事的吧?然后宅子又没人住,那么应该会保留当初办丧事的痕迹才对,可是现在一点都看不出来呢。”

    “哦,那可能就是没办丧事吧。”于连海顿了顿,又道,“你想啊,这兄妹俩相依为命,哥哥死了,妹妹又得了大病,还办丧事给谁看呢?多半从太平间直接拖到殡葬场完事。”

    这分析倒也有理。可是这样的话,王献到底是真死还是假死就更难判断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