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医院(6)

“所以即便监控查不到,我也还是不能洗脱嫌疑?”

    罗飞摊摊手:“谁叫这事巧了呢?正好在李俊松遇害的时间点上,你把焚烧标本的活接了回来。”

    “那我可真是个傻瓜!”柯守勤有些愠怒地咧开了嘴,“难道我不能提前几天吗?李俊松在遇害前一周就失踪了,我的行动却一点计划性都没有?再说了,就算我想要避开苗师傅,我也不用这么折腾吧?我完全可以等苗师傅烧完标本之后再进去嘛!何必给自己惹上这么大一个嫌疑?”

    “这么说也有道理哦。”罗飞捏着自己的下巴,“不过我还是想听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为什么要自己来烧这些标本。”

    柯守勤再次控制了一下情绪,然后他严肃地看着罗飞,问道:“你知道病理科是什么地方吗?”

    “是做病理分析和死亡鉴定的地方。”

    “没错。送到这里来的,或者是病理标本——我们要根据这些标本做出准确的诊断;或者是尸体——我们要针对尸体做出死因分析。所以这座两层小楼,虽然从来没有病人活着进来,但这里却是决定病人生死的地点。你觉得那些标本很脏吗?可是每一个标本都对应着一条鲜活的生命;你觉得尸体可怕?可是我们每个人终有一天都要来到这里,接受人生中最后一次诊断。这就是病理科存在的意义。我为什么不能容忍余婧的做法?因为她侮辱了这个神圣的地方——她用五块钱把这些标本给卖了,这是对生命的践踏!”

    罗飞沉默着,似乎被对方的这番言辞打动了。片刻后他挥了挥手:“好吧。我尊重你的这种情感,我们换个话题。”

    柯守勤抱着胳膊,摆出一副“悉听尊便”的态度。

    “说说半年前你给王钰做的那次死亡鉴定吧。”罗飞问道,“你为什么要给出一个对医院、对同事都非常不利的结果?”

    柯守勤的回答非常简单:“因为这个结果就是事实。”

    “嗯——”罗飞沉吟了一会儿,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切入这个话题,“你知道吗?王景硕曾经出现在金山体育场的赎金交易现场,不过后续的调查发现,他只是被绑匪利用了,成为干扰警方视线的幌子。这一招固然阴险,但也暴露出了绑匪的一些马脚。”

    柯守勤的脑子转得很快:“绑匪肯定是了解半年前那场医疗纠纷的人。”

    “那场纠纷就是你制造出来的,对吧?我这话是有点过分,但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然后李俊松丢了工作,进而导致庄小溪要和他离婚。而王景硕也被绑匪利用。这些事情放在一起的话,总是叫人忍不住去设想它们之间的关联……”

    “没错,这些事很像是我一个人做的呢。”柯守勤“哼”了一声,又说,“不过我明确告诉你,哪怕我能预料到后来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我也仍然会给出一个真实的结果!”

    “这是你的职业态度,是你的原则,从不动摇?”

    柯守勤坚定地点了点头。

    罗飞凝视着对方,眼睛慢慢地眯了起来:“既然这样,那前两天鉴定的那颗心脏呢?为什么要调包?”

    柯守勤的目光一跳,似乎没料到对方会提出这个问题。他和罗飞对视了一会儿,反问道:“这事是肖嘉麟告诉你的吧?”

    罗飞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我就知道是他。”柯守勤的嘴角一挑,露出蔑笑,“这个小人!他早就看我不顺眼了,上个月往病理科安插了一个技术员,特意来盯着我的。心脏这事终于让他抓住了把柄。”

    “你不要解释一下吗?”罗飞觉得有些奇怪。面对自己的询问,柯守勤一直都在针锋相对。这会儿怎么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了?

    “有什么好解释的?”柯守勤竟然硬邦邦地把罗飞顶了回去,“这事跟你又没关系!”

    “也许很快就有关系了。”罗飞提醒对方,“保险公司已经在进行内部调查了吧?如果他们确信有骗保嫌疑,那就成了刑事案件,到时候还得交到我手上。”

    “那就等刑事案件的时候你再来吧。”

    “真要等到保险公司报案,那我们可就要对你采取强制措施了。”罗飞摇了摇头,不太理解对方的态度为何如此强硬。

    突然间有人说道:“不,罗警官,这事不是你想的那样!”说话的人不是柯守勤,而是一个女孩。屋内三人循声看去,出现在门口的正是余婧。

    柯守勤一怔,随即凶巴巴地喝问道:“你怎么还不走?”

    “我……我去收拾书包了。”余婧一边说一边展示着自己的背包,不过那个小包显然不用花这么长的时间来收拾。女孩多半还是有意要在门外偷听一会儿吧。

    “赶紧走!”柯守勤不耐烦地挥着手,“这里没你的事!”

    “怎么没我的事!”余婧鼓足勇气顶撞了对方一句,然后又转过头来对罗飞说道,“柯老师并不是有意要调包的。只是……只是原来那颗心脏被我给弄丢了。”

    “哎呀!你胡说什么呢?”柯守勤拍着桌子站起来。

    心脏怎么会弄丢?罗飞思念一转,瞬间已明白了七八分。他看着那女孩问道:“被苗师傅给烧了?”

    “是的。”余婧看看柯守勤,又看看罗飞,怯生生说道,“那天做完鉴定,我把心脏放在了分析室。后来忘了收好,结果和要清理的标本混在了一起。苗师傅也搞不清楚,晚上过来一起烧掉了。”

    柯守勤眼见着女孩把真相说了出来,他闷哼一声,重重地坐回到椅子上。一旁的罗飞则暗暗点头:原来如此!这一连串的事情都可以讲通了——先是余婧弄丢了心脏,这便暴露了雇用苗师傅的事情。然后柯守勤才不让女孩继续烧标本,同时另找了一颗心脏来顶替。

    却听余婧又继续说道:“我原来以为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刚刚才知道保险公司已经在查……但柯老师真的没有骗保,他出具的报告绝对是真实的。你们千万不要抓他!”说到最后,由于又急又怕,她的声音里已经带出了哭腔。

    “你怕什么?”柯守勤忍不住又站了起来,“我们每一步检测都是有记录的,经得起检查!只要我不做亏心事,谁能抓得了我?”

    “但是弄丢心脏的事情终究掩盖不住了吧?”罗飞看着柯守勤说道,“到时候家属闹起来,总得有人来承担责任。”

    “这是我的责任,我自己来承担!”余婧一边说一边勇敢地挺起了胸膛。

    “你承担个屁!”柯守勤一句话就把女孩骂了回去,“你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出了这种事情,至少是个记大过的处分。你还想不想毕业了?”

    女孩瘪了瘪嘴,她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泪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这事让我处理就好了嘛。肖嘉麟这个王八蛋,他也就欺负欺负李俊松,他敢把我怎么样?”柯守勤豪气万丈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然后又对着女孩凶道,“所以说你根本什么都不懂,就会在里面添乱!笨蛋,十足的笨蛋!我真是受不了你!”

    余婧再也忍不住了,眼泪扑簌簌地滚了下来。

    “别哭了!赶紧回去!”柯守勤用不容抗拒的口吻命令道。女孩乖乖地转了身,抹着眼泪离开了。

    柯守勤坐回到椅子上,他平息了一下激动的情绪,然后看着罗飞说道:“罗警官,现在所有的事情你全知道了。你想要让那个笨蛋没法毕业吗?”

    罗飞笑了:“我只是在调查李俊松的案件。所以和李俊松有关的一切细节,我都要知道真相。至于那颗心脏到底是谁弄丢的——这事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柯守勤也笑了。这是他面对罗飞以来,第一次露出如此友善的笑意。

    “学生给那家伙起了个外号,叫柯镇恶。”在离开病理科的路上,罗飞把这事告诉了尹剑。

    “嗯,怎么了?”

    “你不觉得很形象吗?”

    “对啊,那家伙对学生可真凶……”

    罗飞却摇了摇头:“不是凶的问题。你没看过吗?柯镇恶虽然令人讨厌,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坏人。”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