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医院(5)

“差一点!”余婧吐了吐舌头,“那天我最后一个走的,忘了关培养箱的盖子,里面的老鼠当然全都跑了出来,在实验室里乱窜。直到第二天才发现,我赶紧叫了所有的同学来帮着抓。结果真是运气好,那只长耳朵的老鼠居然在桌子下面的废液桶里待着呢。大概是它乱跑乱撞的,正好掉进去就出不来了。所以最后虽然丢了好几只老鼠,但最重要的那只还在。要不然真的惨了——这可是整个实验室半年来的研究成果啊!”

    “还好还好。”尹剑松了口气,“你闯的祸还不算太大。”

    “那也不小啦。”余婧苦着脸,“正好那两天庄老师心情不好,她一生气,这不就把我发配到病理科来了嘛。”

    尹剑报以同情的目光:“你被发配多久了?”

    余婧略微一算:“有十天了吧?”

    十天?尹剑心念一动,嘿嘿一笑说道:“那也算你点儿背。那两天正是李俊松失踪的当儿,庄小溪的心情好得了吗?你闹这一出,正好撞上了她的霉头呢!”

    “谁说不是呢?”余婧自怨自艾地叹了一声。忽然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连忙正襟坐好,不敢再多说一句。

    一串脚步声正从走廊那头传来,由远及近。当脚步声停下的时候,柯守勤出现在门口。他板着个脸,心情看起来不太好。

    “柯主任,你好。”罗飞站起身打了招呼,“我们来找你了解一些事情,主要还是针对李俊松那起案子的。”

    柯守勤闷闷地“嗯”了一声,目光在屋子里打量着,最后他的视线停留在余婧身上,没好气地说了句:“你回去吧,这儿没你的事了。”

    余婧乖乖地站起身。别看她刚才活灵活现的,到了柯守勤面前,便老实得像只兔子。在她走出屋门的同时,柯守勤又看着她的背影嘟囔道:“笨蛋,什么事都做不好!”

    余婧显然是听到了老师的责备。她低下头,尴尬地伸手拢了一下耳畔的头发。

    当着外人的面,对一个年轻女孩抛出如此带有侮辱性的言辞,这似乎有点过分了吧?尹剑忍不住要打抱不平,但旁边罗飞用目光制止了他的冲动。

    柯守勤走到窗边,一边拉着椅子坐下来,一边抱怨道:“你们这些警察也真是的,我想说话的时候不让我说。我现在没心情了,你们又来找我的麻烦!”

    虽然看不惯对方的做派,但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也只好客气一点。罗飞尽量用委婉的语气说道:“现在情况又有变化了嘛。你肯定也知道,李俊松已经遇害了。凶手不光是图财,更有报复杀人的动机。所以我们必须把李俊松的社会关系彻底清查一遍。”

    “我早就说过了,要从身边的熟人开始查,你们查了吗?”柯守勤扬着下巴问罗飞,那架势倒好像他成了这次对话的主导。

    真是个得寸进尺的家伙。罗飞觉得再这么惯着对方只会越来越被动,他决定转换策略了,于是便笑着说道:“庄小溪列出来的那份名单,我们全都查过了,没有发现可疑的对象。不过那名单上似乎还少了一个人,也不知庄小溪是疏忽了呢,还是故意没有写?”

    “哦?”柯守勤翻了翻眼皮,“谁啊?”

    罗飞兜着圈子反问道:“余婧要回医学院开会,你作为她的实习老师,对这事一定会提前知道吧?那你等于也知道了庄小溪那天下午的行程安排啰?”

    “你的意思是怀疑我?!”柯守勤怒气冲冲地瞪圆了眼睛,“我那天八点钟上班,一直在病理科做分析,直到庄小溪打来电话,我才请假陪她出去筹钱。你可以问问科里的人,是不是这么回事!”

    “所以要调查嘛。”罗飞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们有疑点就提出来,你可以解释。我们并不是特别针对你。办案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柯守勤的怒火仿佛砸在了一堆棉花上,无从宣泄,只能赌气般说道:“那我现在解释完了,你们可以走了吧?”顿了片刻,又说,“再说那天绑匪取走钻石的时候,我一直在场馆里待着呢,这事能赖到我身上吗!”

    “你确实没有作案时间。不过——”罗飞话锋一转,“这事也不能排除有多人协同作案呢。”

    柯守勤没想到罗飞还有这么一茬,原以为固若金汤的防御一下子又显出漏洞来。他涨红了脸憋了一会儿,愤愤然道:“噢,我先绑架了李俊松,然后自己借钱给庄小溪买钻石,再费劲找人把这些钻石拿走?我这是有病了是吧!”

    “听说你一直对庄小溪情有独钟啊。如果说既能扫除情敌,又能在爱人面前表现自己,倒也不失为两全其美的妙招呢。”罗飞还是那副不紧不慢的语气,但每一句话都能打到对方的痛处,令其疲于应付。

    柯守勤意识到眼前这个家伙是个难缠的对手。他开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当再次开口的时候,他的嗓门没有那么大了,同时情绪也沉稳了很多。

    “我喜欢庄小溪。这事很多人都知道,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但是,”他认真地看着罗飞,“如果你们以为我想要除掉李俊松取而代之,那就大错特错了。”

    “哦?难道你不想和庄小溪在一起吗?你这么多年来一直单身,不就是为了她吗?而且庄小溪前一阵和李俊松闹离婚,对你来说正是一次好机会吧?”

    “喜欢一个人就一定要在一起吗?”柯守勤反问道,“庄小溪的性格谁没领教过?你们觉得我跟她能过到一块去?爱情和婚姻根本就是两回事,我们都是奔五十的人了,这个道理还不懂吗?我虽然看不起李俊松,但我很清楚,只有他这样的男人才能陪着庄小溪走完这辈子。至于我为什么单身,嘿,这根本就是另外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我没必要回答。”

    这番话说出来条理清晰,不卑不亢,和先前的柯守勤判若两人。罗飞赞许地点着头:“就是要这样才好嘛。只有在这种气氛下,我们才能把事情一件件地讲清楚。”

    柯守勤把两只胳膊交叉起来往怀里一抱:“还有什么事,继续讲吧。”

    “说说焚烧标本的事吧。”罗飞说道,“这活以前不是都交给余婧去干吗,这两天怎么要你亲自动手了?”

    “因为她根本没好好干。她让太平间的苗师傅帮自己干活,每天给对方五块钱,这事被我发现了。”

    “她只要能完成任务就行了嘛,你管她是自己干还是雇别人去干呢?”

    柯守勤沉住气反问:“那你说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也许你只是不想在半夜时分被苗师傅撞见吧?”

    柯守勤听出了对方的潜台词:“你觉得我会在半夜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就找了个理由,不叫余婧烧标本了,免得苗师傅半夜过来打搅到我?”

    罗飞点点头,然后又说:“这只是一种猜测。”

    “那就请你说得直接点吧,我半夜在干什么?”

    “烧一些东西。”

    “烧什么?”

    罗飞却又跳开思路问道:“你具体是什么时候把烧标本这活给收回来的?”

    柯守勤回答说:“三天前。”

    “三天前。”罗飞眯起眼睛,“那差不多就是李俊松遇害的时间啊。”

    柯守勤愣了一下,愕然道:“你认为我在烧李俊松的尸体?”

    “协查通告已经在全市范围内发布了好几遍。可是到目前为止还是没人发现李俊松的躯体,这说明凶手找到了隐匿尸体的好办法。”罗飞耸着肩膀说道,“正好你们这里有个焚烧间,我就随便联想了一下。”

    “你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柯守勤冷笑道,“不过这座小楼的入口处可是装着监控的。现在就请你们到保卫科查一下,看看这几天夜里我有没有过来烧过什么东西。”

    “我也注意到那个监控了。摄像头是正对这楼门口那条小路的。对于熟悉地形的人来说,只要从楼的侧面贴着墙根走,应该就可以避开监控了吧。”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