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医院(2)

会不会是精神上受到的压力太大,恍惚之间才造成了如此严重的误诊?因为李俊松已经遇害,这些猜测恐怕也难以核实了。不过罗飞此刻更关心的倒是病人的反应。

    “那个病人,叫许明普是吧?他有没有到你们这边闹过事呢?”

    “当然闹过。他的情绪很激动的,不过也能理解,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那他提出了什么要求?”

    “肯定是要求赔偿啊,而且开口就是一百万。”

    一百万?绑匪要求的钻石不也是价值一百万吗?罗飞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你怎么能说这事跟案子肯定没关系?”他费解地看着肖嘉麟,“照我看这个许明普的疑点很大啊!”

    “可是许明普根本没有作案时间。”肖嘉麟解释说,“这些天他一直住在我们医院肾脏科的病房里,怎么可能去绑架杀人呢?”

    “哦?他在你们这里住院了?”

    “是啊,为了息事宁人嘛。我们开出的条件是立刻安排他入院治疗,费用全免。这才把他安抚住的。”

    “那他具体是哪天入的院?”

    “应该是上上个礼拜五吧?”肖嘉麟拿出手机翻查了一会儿,确定道:“没错,就是上上个礼拜五,十月二十三号。”

    罗飞的眉头皱了起来——十月二十三号,那不正是李俊松离家失踪的当天吗?他觉得这事越来越值得深究一番了,便追问道:“他是怎么来闹的,怎么住的院,整个过程你给我详细说说。”

    肖嘉麟回忆着说道:“许明普是那天下午到医院来闹的,先去了肾脏科的门诊。门诊医生通知了我们医务科,于是我们就把他请到办公室解决问题。他讲述了被误诊的事,我们查了当时的就诊记录,包括X光片什么的都调出来了。结果证实的确是李俊松的诊疗出现了重大失误。这样的话我们就只能接受事实,跟对方谈谈条件了。许明普提出两个条件,第一是赔偿一百万,第二是把李俊松叫出来。而这两个条件对我们来说都是无法完成的。当时他的情绪很激动,我也不敢再刺激他,只能一边把他稳住,一边设法和他的家属取得联系。到了五点来钟的时候他儿子许强赶过来了。许强一开始的态度还不错,配合我们对许明普进行劝解。好说歹说之后,许明普终于同意先跟儿子回家吃饭。这父子俩走了之后,我也下班回家,心想总算把今天对付过去了。没承想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父子俩又来到医院大闹。我连忙也赶回来处理。这次连许强的态度也变得强硬起来。许明普再次提出他的要求,还逼着我给李俊松打电话。我当着他的面拨了电话,李俊松没接,他这才作罢。后来我作出承诺,可以免费对许明普展开后续治疗。于是当场就办了入院手续,此后许明普就一直住在肾脏科的病房里。”

    “你刚才翻看手机就是在查那天给李俊松的呼叫记录吧?”

    “是啊。”肖嘉麟把手机展示给罗飞,“具体的呼叫时间是十月二十三日的二十二点四十七分,大概半小时之后我就给许明普办了住院。”

    罗飞也记得:李俊松那部常用的手机上的确留有这么一条未曾接听的记录——二十二点四十七分,当时李俊松应该已经遭遇了绑架。如果说许明普先绑架了李俊松,然后再赶到医院来闹事,从时间上来说也是有可能的。虽然说许明普后来一直住院,但不能排除外面还有同伙,而后续勒索赎金和杀人的过程就是由同伙完成的。如果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许明普的儿子许强显然值得重点关注。或许他只是假意把父亲劝走,然后父子二人共同实施了对李俊松的绑架。再回到医院时,许强逼着院方交出李俊松,其实正是一种刻意而为的障眼法。

    因为李俊松的严重误诊危及到了许明普的生命,这父子俩作案的动机是存在的。可是作案过程中的诸多细节还是很难解释。

    首先,李俊松失踪的地点是楚岗风景区,许明普父子是如何找到对方,又如何实施绑架的呢?最合理的解释是他们一路跟踪李俊松而来,在偏僻的楚岗找到了下手机会,可是道路监控中并未发现有可疑车辆跟踪凯美瑞啊。

    又或者是许明普父子把李俊松约到了楚岗?那意味着他们早就跟李俊松联系上了?当天两次到医院闹事都是为了给绑架案做掩护?可是在和医院接触之前先找到李俊松,这不仅不合逻辑,从操作上来说也有很大的难度。因为要找出一个半年前给自己诊疗过的医生,没有医院方面的配合怎能做到?

    另外许氏父子是否有能力策划并实施这样一起精妙的绑架案呢?一个重要的细节是:绑架者用王景硕作为幌子来干扰警方的视线,这说明他不仅知道王景硕和李俊松之间的过节,而且对王景硕好赌的秉性也非常了解。许氏父子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情呢?难道是绑架得手之后对李俊松进行拷问而知?

    就在罗飞凝眉思索的时候,科员谭静已经把涉及李俊松的纠纷和投诉资料整理好了。罗飞接过资料略略浏览了一遍,发现王景硕和许明普的事情在上面都有记载。他拿起一支笔把王景硕那条给画掉了,然后把资料转交给尹剑,吩咐说:“把这里面涉及的人排查一遍,看看有没有可疑对象。尤其对这个许明普,还有他的儿子,要作为重点排查对象。我要知道他们的职业、性格、口碑,以及在案发时间段的活动证明。”

    尹剑点点头,拿着资料安排人手去了。这边罗飞又继续向肖嘉麟展开询问:“医患方面的事先这样吧。再说说同事关系,李俊松有没有和哪个同事产生过激烈的矛盾?”

    “同事之间的矛盾?”肖嘉麟自嘲地笑了起来,“那就得说我了吧?是我把李俊松的饭碗给砸了,他肯定挺恨我的。”

    “可你没有理由去报复他。我说的矛盾,指的是有没有谁对李俊松心怀怨恨?”

    “你要是这么问的话……”肖嘉麟沉吟道,“我还真想起一个人来,但我不知道说出来合不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的,现在是警方在探案,想到什么说什么。”

    肖嘉麟便吐出了一个人的名字:“病理科主任,柯守勤。”

    “柯守勤?他和李俊松有过节吗?”

    罗飞对这个人物印象颇深,尹剑更是对其产生过怀疑。现在连肖嘉麟也提到了这个人,这显然值得关注。

    肖嘉麟回答说:“他和李俊松是情敌。”

    “哦?”

    “柯守勤、李俊松还有庄小溪,他们三个都是医学院毕业的。”肖嘉麟进一步解释道,“李俊松和庄小溪是一届的同学,柯守勤则是他们的师兄。柯守勤一直爱慕着庄小溪,可是庄小溪却喜欢李俊松,这两人毕业之后就结了婚。但是柯守勤并不死心,他非常看不起李俊松,觉得庄小溪终究会离开对方的。所以他一直单身,期待有一天能取而代之。”

    柯守勤对庄小溪的确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关怀,这一点很容易看出来,不过——罗飞说出自己的判断:“好像庄小溪始终没有变心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肖嘉麟停顿了一会儿,又说,“我只听说庄小溪前一阵在和李俊松闹离婚,但李俊松死活不同意。”

    罗飞目光一凛,他明白对方的潜台词。

    “不管怎么样吧,柯守勤对李俊松的敌意还是很深的。上次王钰死亡那件事,如果不是柯守勤捅出来,也不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肖嘉麟越说越来劲了,看来他之前所谓的“不合适说”纯粹就是摆个态度。

    罗飞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那事还和柯守勤有关系?”

    “就是柯守勤做的死亡分析报告。”肖嘉麟开始详解此事,“他是病理科的主任,如果病人死亡,对死亡原因又存疑的,就会把尸体送到他那里解剖,找出原因。按理说像王钰这样的病人,早就只剩下半条命,死了也就死了。可是王景硕却不肯善罢甘休,一定要我们解释清楚人是怎么死的。那就只能送到病理科做解剖了。本来都以为是走个过场,随便找个合理的死因对付过去就行了嘛。王钰本身是肾病手术入院的,就说肾衰竭,或者其他什么并发症导致死亡,家属也不能说什么。可是柯守勤在报告里给出的死因却是呼吸系统衰竭,这不就麻烦了吗?”

    “为什么麻烦?”罗飞对医学知识不太了解,所以要问得详细一些。

    “王钰上着呼吸机呢,一天两千多块,就是用来防止呼吸衰竭的。结果人恰恰就是因为呼吸衰竭死了,这里面当然就有问题了。”

    “哦,所以王景硕就借机闹起来了?”

    “对啊。”肖嘉麟道,“他这一闹,我们就必须展开深入调查了。像王钰这样的重症病人,整套护理系统都配备了电脑记录仪。于是首先就查询出事那天晚上的监护记录,结果发现呼吸机有将近半个小时没有工作,正是这半个小时导致了王钰的死亡。这下这件事的性质就彻底变了,成了因呼吸机故障而导致的医疗事故。”

    罗飞“嗯”了一声,这里面的逻辑他算是听明白了,不过他还有一个疑问:“既然是呼吸机的故障,为什么要李俊松负责呢?”

    “因为李俊松就是那天晚上的值班医生。”肖嘉麟说道,“像呼吸机这种仪器,没日没夜地开着,偶尔出个故障也是难免的事情。只要值班医生及时处置,就不会发生病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可是那天呼吸机一停就是半个小时,李俊松不仅没有及时处置,甚至还刻意隐瞒了这个事实。他的责任能不大吗?”

    “那后来他自己怎么解释这事?”

    “就是不负责任呗,没有紧盯监控记录,中途开小差去了。然后出了事还想蒙混过关。”肖嘉麟轻轻地一咂嘴,“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不是柯守勤较真不放的话,这事本来也就这么过去了。”

    “等于是柯守勤一手把李俊松推到了泥坑里?”

    “不光是李俊松啊,整个医院都很被动的。不瞒你说,那份报告出来之后,我还专门去找过柯守勤,希望他能做一点调整。但是柯守勤坚决得很,一个字也不肯改。”

    所谓“调整”就是出具假报告了。这事虽然不太地道,但在当时的境况下,对肖嘉麟也无须苛责。而柯守勤宁可得罪医院里的实力派同事也不肯修改报告,这事倒真有些不近人情了,说得严重点,甚至有点“吃里爬外”的意思。

    “他为什么不肯改呢?”罗飞眯起眼睛问道,“就是要针对李俊松吗?”

    “他当然有一套冠冕堂皇的说法——什么要遵守职业道德、要实事求是之类的。实际上还不是看人下菜碟?”肖嘉麟的嘴角微微一撇,露出不易察觉的冷笑,“他如果真的那么有职业道德,又怎么会和别人联手骗保?”

    “骗保?那可是刑事案件啊……”职业的敏感性让罗飞一下子警觉起来,“什么时候的事?没有报案吗?”

    “就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保险公司的调查员昨天刚刚来过,现在估计在做内部调查吧。如果确认骗保的话,肯定会向你们警方报案的。”

    既然提到了这个话茬,罗飞便索性问个仔细:“详细说下吧,关于骗保这事的具体情况。”

    肖嘉麟讲述道:“这事是这样:前几天有个建筑工人在作业的时候从高空坠落,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了。这个工人生前购买了一份危险工种的人身意外保险,保额大概有三十多万。他的家属据此向保险公司提出了索赔。保险公司在调查中发现,死者在事发前有过心口疼痛的症状,并且他的家族有过心脏病史。于是保险公司就怀疑这次事故其实是死者心脏病发作造成的。按照保险合约,这种情况应属于免赔范畴。但是死者家属否认了保险公司的猜测,他们说死者从来没患过心脏病,所谓心口疼痛只是过度劳累引发的症状。双方争执不下,只好让医院来做鉴定。这个任务当然就交到了柯守勤手里。柯守勤对尸体进行了解剖,单独取出心脏进行病理分析。最后他得出结论,死者的心脏完全正常,未发现任何病变症状。根据他的报告,死者家属终于得到了保险公司的赔偿。”

    罗飞听完之后反问:“难道柯守勤给出的报告是假的?”

    肖嘉麟像是要故意卖个关子,嘿嘿一笑说:“报告是真是假,保险公司很快就会有结论的。”

    罗飞皱了皱眉头,似乎对他这种故弄玄虚的态度有些不满。肖嘉麟看出了对方的情绪,便又主动做了补充说明:“现在也不能说报告肯定就是假的,不过有件事极为可疑。做完报告之后,需要把死者的心脏放回胸腔内,以保持遗体的完整。而我有可靠的消息证实,柯守勤放回胸腔里的心脏并不是前两天取出来的那一颗。也就是说,他已经在中途调过包了!”

    “你的意思是,死者的心脏是有问题的,但是柯守勤做了一份假报告,然后又另找了一颗正常的心脏来替代死者病变的心脏?”

    肖嘉麟反问:“如果不是这个原因,还有什么理由要将心脏调包呢?”

    如果真有心脏调包这个情节,那还真是想不出其他的解释。不过,罗飞决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你的‘可靠消息’是从哪里得来的?”

    肖嘉麟闭口不言,只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

    见对方不愿回答,罗飞便抛出另一个问题:“用于调包的心脏是哪儿来的?”

    “病理科专门有个标本室的,各种人体组织都有,有健康的,也有各种病例标本。要找一颗心脏并不是什么难事。”

    罗飞斟酌了一会儿,又问:“柯守勤这个人,平时的口碑怎么样?”

    肖嘉麟没有直接回答,他反问道:“你知不知道他有一个外号,叫作‘柯镇恶’。”

    “柯镇恶?是那个武侠里的人物吧?”罗飞所说的是金庸的《射雕英雄传》,这部作品曾经在华人圈里风靡一时,几乎无人不知。柯镇恶的角色在其中是个脾气古怪的老头,又臭又硬的,性格很不招人喜欢。

    “没错,就是那个柯镇恶。”肖嘉麟笑着说道,“这外号是医学院的学生给他起的,已经传了好多届了。”

    “柯守勤也在医学院里带学生吗?”罗飞想起柯守勤第一次出现就是在医学院的会议室外,当时听见有学生曾叫他“柯老师”。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