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医院(1)

杀人很容易,麻烦的是如何处理尸体。

    (1)

    十一月二日。

    荷花池是省城境内的一座小湖泊,每年夏季,湖内便开满荷花,因而得名。在荷花池南侧有一片草地,早已成为附近市民休闲散步的绝佳场所。

    近几个月来,草地东侧相对平整的那块区域被一帮爱跳健身舞的大妈所占领。她们每天早晨八点钟准时在此集合,一番欢跳总要到十点左右才会结束。

    今天也不例外,一帮老姐妹们都到齐之后,组织人陆大姐便拿出一个便携式的播放器,准备开始播放配乐。可是她还没来得及按下按钮,却有另一段音乐提前响了起来。

    那是一首很恶俗的歌,在空旷处播放的时候,其最大的优势在于能制造出足够的分贝。

    “是谁的手机呀?赶快接了。”陆大姐嚷嚷了一声。然而那帮姐妹们全都挂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无辜表情。片刻后陆大姐意识到这声音并不在自己前面而是在身后,于是她又转过身来。

    身后有一张公用长椅,音乐声正是从椅面下方传出来的。

    “谁丢手机了?”陆大姐嘀咕着走过去,她用右手撑着椅面,慢慢蹲下身。却见椅面下藏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面鼓囊囊地塞着不少东西。陆大姐伸出左手把塑料袋往外拉,感觉还挺沉。

    几个爱凑热闹的老姐妹这时也围拢过来。

    “这是谁的东西呀?”

    “里面好像有个手机。”

    “正响着呢,没准就是失主打来的,一接就知道了。”

    “合适接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这么多人看着呢,谁也不是小偷。”

    ……

    在这片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中,陆大姐解开了塑料袋顶部的结扣,她把袋子口拉开,向里面看了一眼。第一下似乎没看明白,于是把袋子继续往下扒拉,里面的东西便更加清晰地呈现出来。

    陆大姐像是过了电似的,整个人往后弹开半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同时她号哭般的大喊了一声:“我的个妈呀!”

    三分钟后,附近派出所的民警赶到现场拉起了警戒线。但警戒线并不能阻断人们的好奇心。荷花池畔所有的闲人都在向这边聚拢,他们围在圈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又过了十来分钟,罗飞带着技术人员来到现场。他们分开人群,进入了警戒圈内,一眼便看见黑色的塑料袋散落在长椅边,袋口露出一团黑乎乎的毛发。

    罗飞神色凝重,他蹲到近前,伸手将袋口彻底拉开,袋子里包裹着的一颗人头露出了真容。

    那是一颗男子的头颅,双眼半睁,死不瞑目。他的面庞上冻结着临死前的表情,悲伤、惊诧、恐惧、愤怒,多种激烈的情绪交杂在一起,令人过目难忘。

    罗飞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转头对身旁的尹剑说道:“打电话叫庄小溪过来吧。”

    抵达现场后的庄小溪确认了头颅的主人——正是失踪多日的李俊松。女人站在丈夫的头颅前沉默良久,她的脸上似乎看不出什么表情。但罗飞知道,她只是习惯了将那些柔软的东西隐藏在坚硬的外壳下。

    虽然早已预料到李俊松的不测,但头颅的出现还是让案件性质发生了重大改变。绑架案变成了恶性杀人分尸案。由于现场一度聚集了太多的围观者,荷花池畔惊现人头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成了全城热议的恐怖话题。

    专案组旋即扩编,由市公安局宋局长亲自挂帅。当天下午,扩编后的专案组在公安局会议室召开了第一次案情分析会。除了宋局长之外,出席会议的还有一位重量级的人物。那是一个身形瘦小但仪表威严的半百男子。罗飞认得此人正是身居市委常委高位的省城政法委书记唐兆阳。

    公安刑侦工作也算是政法委主管的一个分支,但政法委书记亲自出席刑侦会议还真是罕见。罗飞不知道这是出于对本案的重视呢,还是另有其他原因,他无暇辨别这些官场之事,当务之急是首先把案情向领导做个清晰的汇报。

    “死者李俊松,男,今年四十六岁。原为人民医院肾脏科主任医生,半年前因一起医疗事故被解聘,此后一直无业。十月二十三日晚间,李俊松独自驾驶一辆凯美瑞轿车至本市郊区的楚岗风景区,随后失踪。十月三十日下午,李俊松的妻子庄小溪收到一个包裹,包裹内有一枚人体断指。经指纹比对,这枚断指属于李俊松的右手拇指。断指截面可见活体反应,证明该手指被截断时李俊松仍然存活。寄件人以此威胁庄小溪,要求对方准备价值一百万的钻石,于当天晚上在金山体育场进行交易。绑匪对这次交易进行了严密的设计,警方的现场布控完全失败,作为赎金的钻石被绑匪取走。”

    听到这里唐兆阳摇了摇头,似乎心中有些想法。

    宋局长察言观色,他对罗飞做了个暂停的手势,然后专门向唐兆阳解释说:“庄小溪希望能帮李俊松把断指接活,所以她拒绝了警方的拖延战术,执意要求当晚就和绑匪交易。罗飞他们只好仓促上阵……”

    唐兆阳“嗯”了一声,看看罗飞说:“继续吧。”

    罗飞便接着往下讲述:“警方随后展开排查,从多个角度寻找绑匪的踪迹,但一直没能取得有效的突破。今天上午七点五十八分,110话务员接到报警电话,说荷花池畔的草地上发现了一颗人头。我随即带人赶往现场勘查。经庄小溪辨认,这颗人头正是李俊松的。人头用一只黑色的垃圾袋包裹。袋子里除了人头之外,还有一只手机和一张纸条。手机是李俊松生前所用,绑匪在交易赎金的过程中也是用这只手机和庄小溪进行联络。当时塑料袋被藏在一张长椅下面,手机则提前设置好闹钟。闹铃响起之后被现场跳舞的大妈们发现。纸条上则写着一句话,应该是绑匪特意留下的……”

    在罗飞说话的过程中,尹剑一直配合操作着一台投影仪,不断向与会者展示着现场拍摄到的照片。最后说到纸条的时候,投影屏幕上也适时出现相应的特写,所以罗飞没有把纸条上的字句念出来,而是让大家自行。

    那张纸条上写的是——

    一切有罪之人都要得到惩罚。

    会场上出现了短暂的寂静。大家都在沉思着,试图揣摩出这句留言背后的意义。

    片刻后罗飞的声音再次响起:“纸条上的字是用打印机打上去的,无法鉴定笔迹;技术人员仔细检查了现场所有的遗留物,也没有发现诸如指纹之类的痕迹。另外现场位于荷花池畔,周围缺少道路监控设备,所以排查监控的侦破手法也行不通。”

    宋局长接过话头说:“这意味着我们的对手具有极强的反侦查意识。”

    罗飞点头道:“至少到目前为止,他的所有行动都没有留下可供警察追查的线索。”

    宋局长停顿了片刻,又问:“死亡时间呢?”

    “结合死者头颅的腐败情况以及近期的环境温度,法医给出的判断是三天左右。”

    “三天左右……”宋局长略略一算,“那就是在赎金交易前后。”

    罗飞点点头,进一步分析说:“绑匪很可能在获取赎金之后就把李俊松杀害了。在他的计划中,恐怕从来没有给李俊松留过活路。”

    “这并不是一起单纯的绑架案。”宋局长作出了某种论断,“这是一起兼具勒索性质的报复杀人案。我建议把排查重点瞄准和李俊松有过节,尤其是经济上有纠纷的人群。”

    罗飞认同对方的判断。如果仅仅是绑架然后撕票,绑匪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处理死者的人头。把人头留在人流频繁的市民公园,并且用手机来吸引关注,这明显带有强烈的复仇意味。而刻意留下的那张字条更是在向世人宣告些什么。

    其实罗飞之前已经把死者生前的矛盾点作为排查的重点,但那时思路大方向还是落在绑架案上,也就是说绑匪的主要目的是求财;而现在看来这个思路确实要改变了,绑匪的主要目的应该是寻仇,而谋财只是一个附带的衍生品。

    宋局长又盯着投影屏幕上的字条看了一会儿,他的眉头慢慢皱起来,呈现出某种忧虑。末了他把目光转回到罗飞身上:“你们在排查的时候要注意,不光是寻找凶犯,更要防止出现后续的受害者。”

    罗飞深吸了一口气,用低沉的声音说了句:“明白。”

    “一切有罪之人都要得到惩罚。”——这“一切”两个字,显然不是李俊松一个人能够代表的。

    那么要受到惩罚的有罪之人,除了李俊松之外,还有谁呢?这个问题必须引起警方足够的重视。

    宋局长又道:“既然消息已经散开,就没必要遮遮掩掩的了。我看可以向全市发布协查通报,适当的悬赏也可以。打一场人民战争,不管他藏多深,也得把他挖出来!另外在排查中需要用到的人力财力,你不用顾虑,我不给你设置任何上限。”

    罗飞应了声:“好!”领导说出这样的话,已经表明了不惜一切代价要破此案的态度。这对罗飞来说既是支持,也是压力。

    这一切布置妥当之后,宋局长把脸转向身旁的唐兆阳,用征询意见的口气说道:“唐书记,你看呢?”

    唐兆阳没有直接回应对方,他的目光盯在了罗飞身上。在凝视良久之后,他开口道:“罗队长,我知道你是一个优秀的警察。你曾破获很多案子,更厉害的对手你也不惧。所以激励的话、鞭策的话,我觉得都不用说,我相信你的能力。我只想解释一下我今天为什么会在这里。”在停顿片刻之后,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因为李俊松,他曾经救过我的儿子。”

    宋局长补充说:“唐书记的儿子得过尿毒症,是李俊松做的换肾手术。手术很成功,恢复得也非常好。”

    罗飞挑了挑眉头,略有些意外。他想起了李俊松书房里的那些X光片,原来其中的某一张就是来自于唐兆阳的公子。

    这么算来,李俊松还是唐书记的恩人。罗飞暗地里苦笑了一下:这案子对他来说,又平添出三分无形的压力来!

    (2)

    协查通告

    近日本市发生一起恶性绑架杀人案。受害人为一中年男性,身高一米七二,体重六十三公斤。受害人于十月二十三日晚驾驶一辆白色凯美瑞牌轿车(车牌号为XAEK282),于二十点十五分左右抵达市郊楚岗风景区,随后便与外界失去联系,轿车则被弃置于楚岗风景区路边。十一月二日上午,市民在荷花池畔草地发现了受害人的头颅,而死者身体的其他部位目前下落不明。

    经警方推断,受害人在十月二十三日晚遭到绑架,约十月三十日晚至三十一日之间遇害。

    受害人失踪时上身穿棕黑色男式夹克,下身穿蓝黑色西裤,黑色皮鞋。另受害人遇害时右手拇指缺失。

    请市民协助提供线索。若所供线索直接帮助警方破案,将可获得三万元的奖励。

    协查通告下方还配有李俊松的个人照片以及他失踪时所穿的同款衣鞋的特写照片。该协查通告已通过各大媒体传达给省城市民。

    与此同时,警方的摸排走访也全面展开。案件已被定性为“带有报复性质的绑架杀人案”,所以排查重点进一步锁定为李俊松生前的矛盾关系。

    罗飞和尹剑来到了人民医院的医务科,他们要对李俊松从业期间的社交状况进行梳理,包括医患关系和职场关系。

    接待罗飞的仍然是医务科科长肖嘉麟。针对警方的询问,他感慨道:“现在的医患关系确实很紧张。病人和家属对医护人员不满已经成了一种常态。文明一点的投诉,不讲理的直接动手打人。我们医务科每天都要处理这样的事情,焦头烂额的。我这个科长更是不好当啊。具体李俊松这块呢,可以查一下医务科的工作记录,把和他相关的纠纷和投诉整理出来。”

    罗飞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们尽快查一下。”

    肖嘉麟安排了一名叫作谭静的科员着手此事,自己又接着说道:“一般产生纠纷之后,对方都会提出经济赔偿的要求,不过因此就绑架杀人也太夸张了吧。其实大部分的纠纷责任并不在我们医护方,很多病人的素质特别差,既不懂医疗方面的知识,又很不讲理。还有一些人甚至就是故意要找茬讹钱的。在我的印象中,真正因为李俊松的责任而产生的纠纷好像就是两起。一起就是王钰死亡的事,还有一起是个误诊。”

    罗飞敏感地问道:“误诊那事是什么情况?”

    肖嘉麟说了句:“那事肯定和案子没关系的……”

    “和案子有没有关系应该由警方来判断。”罗飞提醒对方,“你只要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们就行了。”

    “好吧。”肖嘉麟摊了摊手,然后开始讲述,“被误诊的那个人叫许明普,男的,五十来岁。半年前因为尿血到肾脏科做的检查,那天给他看病的门诊医生就是李俊松。当时李俊松给出的诊断结论是尿路感染,简单地开了点消炎药就打发病人回去了。后来许明普的症状持续恶化,不久前他又去红山医院做了一次检查,结果发现得了肾癌,而且已经是晚期了。”

    “也就是说,当初尿血的时候其实就是癌症,但李俊松却没有查出来。结果拖延了半年,病情已经恶化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是这个意思。”

    “那李俊松的责任很严重啊?”

    “确实严重,而且很难理解。肾癌的诊断主要依靠影像学的检查,符合率高达90%以上。当初检查的时候特意拍了X光,底片现在也能查到,肿瘤阴影非常明显。按理说只要医生看到了这张X光片,就不该出现误诊的情况,更何况是李俊松这样的肾脏专家。”说到这里肖嘉麟停顿了片刻,转了种语气又道,“我甚至怀疑,这次误诊是李俊松故意为之。”

    “故意误诊?为什么?”

    “那时候王景硕不是正跟医院闹吗?那会儿院方已经作出决定了,要李俊松出面承担责任,满足对方的赔偿要求,否则就将他解聘。没准李俊松就是因为这个心生怨恨,所以故意误诊,给院方制造麻烦。”

    通过误诊来报复院方?可是出了这种事情,病人最怨恨的对象还是做诊断的医生吧。以李俊松的懦弱性格,他有胆子使出这样的手段吗?罗飞对此深表怀疑。可是按照肖嘉麟的说法,如果不是故意的,那又太难理解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