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赌徒(3)

中年男子似乎不知道罗飞等人进来,只顾继续玩茶。他往一个小茶杯里斟入茶水,然后拿起来晃几圈又倒掉,如此反复几次之后,这才把最后那杯茶凑到嘴边,轻轻啜了一口。他闭上眼睛品味了良久,赞道:“好茶!”

    尹剑有些按捺不住了,很想发话询问,但是罗飞一直很沉稳地坐着,他也不好贸然开口。

    中年男子终于把茶水吞进了肚子里,这时他睁开眼睛,目光向着罗飞二人扫了过来。这人的身形原本就高大,再加上坐的那张老板椅又高,目光中便充满了居高临下的压迫气势。

    罗飞和那男子对视着,目光平淡如水。

    片刻之后,男子开口了:“我不管你们的老板是谁。我就告诉你们:王景硕欠了我三十多万,在他把我的钱还清之前,谁也别来插手。明白吗?”他说话慢条斯理,但每一个字的口形都咬得很足,似乎要刻意展示出自己体内蕴藏着的强大力量。

    见罗飞二人没有应声,门口的光头便呵斥道:“翔哥问你们话呢,听见没有?”

    罗飞还是不说话,只是继续盯着那个被唤作“翔哥”的男子细细端详。他并没有刻意凝聚目光,但那视线中却带着某种特殊的压力。在不知不觉中,翔哥的气势竟被他一点一点地压了下去。

    翔哥舔了舔嘴唇,他有点绷不住了,很想把视线从对面的男子身上挪开,但他又不甘心就这样输掉了阵势,只好硬着头皮顽强支撑。

    罗飞的嘴角忽然翘了起来,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然后他紧盯着翔哥问道:“所以说,帮着王景硕在人民医院闹事的那帮所谓的‘朋友’,就是你们。对吗?”

    翔哥的眼神不由自主地闪避了一下,片刻后他重整旗鼓,反问道:“你到底是谁?”

    “让我来帮你理一理吧。你是专业放贷的,借了不少钱给王景硕。利滚利算到现在,他还欠着你三十多万没有还清。这几天王景硕联系不上了,所以你就派人在他前妻家门口守着。今天看到我们两个去找王景硕,你觉得我们也是他的债主。所以你特意让手下把我们带到这里,想要威胁我们给你让路,对吗?可惜你完全判断错了,”一口气说完这些,罗飞终于亮明了自己的身份,“我们不是放贷的,我们是警察。”

    一旁的尹剑应声掏出了证件,然后指着罗飞特意补充了一句:“这位是省城刑警支队的罗飞,罗队长。”

    翔哥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连忙起身向着沙发处走过来,一边走一边打着招呼:“哎呀,误会误会,完全是误会!”走到近前又弯下腰来,伸手想要和罗飞相握。

    罗飞摆了摆手,说了句:“没关系,坐吧。”

    翔哥尴尬地笑了笑,为了挽回点面子,他转过来冲着门口的光头吼了句:“你们怎么办的事!不长眼睛啊?”

    “翔哥……”光头蔫乎乎地想要解释几句,但他的老板已经不耐烦地挥起了手:“出去出去!”

    光头黯然离去,翔哥这时又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罗飞:“罗队长,这是我的名片。既然到了我这里,也是缘分,咱们一定得交个朋友。”

    罗飞把名片接过来扫了一眼,却见正中间最显眼的地方印着几个大字:“鼎盛融资,于翔”。

    这种社会上的融资公司,说白了就是放高利贷的。这些人借出去的钱利息都非常高,借款人常常会负担不起。为了追债,他们手下都养着一帮混混,威胁恐吓之类的事情没少做。有时候追债追得狠了,甚至会诱发严重的刑事案件。罗飞对这些家伙一向是没有好感的,但是从法律的角度又拿他们没办法。因为这些人放贷的时候,都是直接把利息和本金合并起来写进借条。比如说借十万,一年期,利息也是十万,借条里直接就写借了二十万。这样放贷者拿着借条追债时,警方即便知晓是不合法的高利贷,却也无法插手。

    罗飞把名片放在了茶几上,用这样一种拒绝的方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于翔嘿嘿干笑了两声,拉过一把椅子坐在罗飞身旁,然后凑着脸问道:“罗队长,你们怎么也来找王景硕呢?”

    罗飞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他反过来问道:“你应该知道李俊松吧?”

    “李俊松?”于翔眨了两下眼睛,“罗队长,您提醒一下……”

    罗飞微微眯起眼睛:“半年前王景硕的父亲死在了人民医院,当时是你派人到医院去闹事的吧?”

    “您说这事啊……哎,我们也是没办法啊。”于翔诉苦道,“我敢把钱借给王景硕,就是看到他父亲的退休金高。结果出了个医疗事故。王老爷子一走,我这边的债权也悬了是不?总得从医院那里要出点赔偿来吧?王景硕自己没那个本事,我出面帮他搞一搞,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李俊松就是当时那个出事故的医生,被你们这么一闹,后来被医院给解聘了。”

    “哦,您说的就是那个李医生啊?他叫李俊松吗?我真是有点记不清了。”于翔煞有其事地摇摇头,也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

    罗飞把话题切入重点:“你们后来有没有再去找李俊松的麻烦?”

    “找他的麻烦干吗?”

    “医院赔了十七万,应该远远不够给王景硕还债的吧?你们没想着从李俊松身上再找点?”

    “从他身上找什么呀,人家都被解聘了……”于翔晃着脑袋先扯了两句,但是和罗飞的目光一接触,他又心虚地改了口,“嘿嘿,这个……其实找也找过的,但是根本没用,后来就不找了。”

    “哦,为什么没用?李俊松是个很软弱的人吧?你们还吓不住他?”

    “吓是能吓住,但是他没钱啊。他家的钱都被老婆管着——那个女人厉害得不得了,根本没法弄!”于翔咧着嘴连连摇头,看来是在庄小溪身上吃过苦头。

    罗飞观察着对方的言语神态,觉得不像是撒谎。再说于翔在庄小溪面前碰壁而归,也算是合情合理。

    “那就这么算了?”

    “不算怎么办呢?”于翔无奈地摊着手,“那个姓李的既没钱,又没工作的,他老婆又那么狠,再搞下去也没意义啊。我们也是有人力成本的,得讲究个投入产出比,对吧?”

    “王景硕呢?”罗飞继续问道,“他有没有去纠缠李俊松?”

    “我们都搞不了的事,他能搞得了?”于翔不屑地笑了笑,然后反问罗飞,“这小子犯什么事了?偷了还是骗了?”

    罗飞不动声色:“为什么这么问?”

    “这小子这两天不知从哪儿弄了笔钱,你们刑警队又在找他,那肯定是犯事了嘛。就凭他那点出息,也就偷啊骗的,抢是抢不了的。”

    不久之前徐小缘也对王景硕表达过类似的鄙视。看来王景硕在别人眼中不仅是个无赖,更是个无能的废物。

    另外一个共同点是:徐小缘和于翔都提到了王景硕手里有一笔钱!这无疑是个值得关注的细节。

    罗飞便针对这个细节继续询问:“你怎么知道他这两天有钱了?”

    “因为他开始玩消失了嘛。”

    “嗯?”罗飞没明白这里面的逻辑。

    于翔解释说:“我之前不是说了吗?王景硕还欠着我三十多万呢。这家伙的态度是破罐子破摔了,要钱没有,赖命有一条。我们抓住他也没用,最多就是揍一顿——还不敢打重了,打重了还得花钱给他看病。所以他一般也不避讳我们。不过一旦他手里有点钱的时候,就会躲起来。”

    罗飞“哦”了一声,又问:“那他有钱的时候会躲在哪儿呢?”

    “多半是找个地方吃喝玩乐,风流快活。但具体去哪儿可就说不准了。”于翔摊着手道,“要不然我们也不至于在他前妻家门口守着呀。”

    罗飞想起徐小缘刚见到自己的时候曾有过强烈的抵触情绪,那种情绪肯定就是来源于逼债者的骚扰。于是他警告于翔:“人家两口子已经离婚了,这债务上的事情和他老婆孩子可没关系。”

    “这是道上最基本的规矩,我当然懂。”于翔在胸口上拍了拍,像是做保证似的,“我们主要还是在等王景硕。明天他女儿不是过生日吗?他很可能会来的。”

    “他女儿过生日的事你也知道?”罗飞有些奇怪。这事他自己听徐小缘说过,但是徐小缘没理由会告诉于翔这样的逼债者。

    “我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于翔得意地笑着说,“干我们这行的,如果消息不灵通,那还混个什么?”

    “无论如何,”罗飞用严肃的口吻说道,“今晚请把你的人撤走。”

    于翔愣了一下,然后又赶紧赔着笑说道:“罗队长,我想欠债还钱应该是合理合法的事情吧?我们又不会乱来的,保证不给警方惹麻烦。”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的人不专业,很容易暴露行迹。而且王景硕对你们这帮人已经很熟悉了吧?所以赶快把你的人撤走,我会派警方的便衣在附近守候。”

    “我明白了,我让他们马上就撤!”表态之后,于翔又向罗飞身边凑了凑,试探般问道,“看来王景硕这次犯的事可不小啊?”

    “不该你问的事,就别操心太多。”罗飞一句话把对方顶了回去,然后他一边起身一边说道:“翔哥,是你把我们带过来的,怎么也得把我们送回去吧?”

    “哎哟,罗队长,您就别抽我的嘴巴子了。”于翔忙不迭地抢在前头引路。走到门外时,却见那个光头还守在楼梯口呢,他便撒气般骂道:“蠢货,还不赶紧给两位警官开车去!”

    (3)

    光头男把罗飞和尹剑送回到窦庄新村,然后又传了于翔的命令,将那些在门口蹲点的喽啰全都撤走。罗飞则叫来了便衣刑警在现场设伏,一番布置妥当,他和尹剑二人上了车,准备去明月楼大酒店先行打探王景硕的下落。

    “这个王景硕肯定就是绑匪了!”在开车行进的路上,尹剑论断般说道。他的语气中透着大战来临前的紧张和兴奋。

    的确,种种迹象都表明:王景硕就是这起绑架案的最大嫌疑人。

    ——他背负着巨额债务,对金钱有着迫切的需求;

    ——他曾出现在交易赎金的现场;

    ——他和李俊松有过尖锐的医患纠纷;

    ——赎金交易之后,他立刻打电话给前妻,自称“赚到了一笔钱”。

    综合以上这几点,谁还敢说王景硕不是绑匪?

    可是罗飞心中却仍有疑虑。在尹剑作出那个论断之后,他沉默了两三分钟,忽地问道:“他为什么要躲起来?”

    “他犯了这么大的案子,当然要躲起来啊。”听尹剑的口气,似乎这问题根本没有提出的必要。

    “我是说他为什么要躲着于翔?既然赎金到手了,不是应该积极把债务还清吗?何必还要让老婆孩子跟着受牵连?”罗飞沉吟道,“所以说,我们如果把欠债作为他绑架的动机,这里面的逻辑就理不通了。可是如果抛弃了这个动机,又很难解释王景硕为什么会在半年之后对李俊松做出这么大的动作来。”

    尹剑一边开车一边琢磨着,片刻后他又提出了一个新思路:“会不会是王景硕和于翔联手作案呢?因为王景硕没能力偿还巨额债务,于翔便逼着他对李俊松实施了绑架。得手之后王景硕想要独吞那批钻石,这才玩起了失踪?”

    罗飞摇头道:“不像。如果于翔和王景硕联手作案,当我们到徐小缘家里的时候,于翔马上就会想到这是警察找上门来了。他们避之唯恐不及,怎么会主动招惹我们呢?”

    尹剑回想和于翔等人接触时的情形,对方那些表现可不像是装的。这么看的话,于翔参与作案的可能性的确不大。因为找不到更好的解释,尹剑便含糊说了句:“可能另有隐藏的动机吧。”

    罗飞也不再多说什么。凭空猜测是无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查出王景硕的下落。

    晚上二十点三十六分,罗飞和尹剑抵达此行的目的地——明月楼大酒店。

    明月楼大酒店位于省城西部的开发区内,周围是一片新兴的商业和娱乐中心。王景硕来这里的目的多半就是为了享乐挥霍,而明月楼大酒店则是被他选中的落脚点。

    在公安内部网络上,警方并未查询到王景硕的开房信息。不过这种人很可能会使用伪造的身份进行登记,所以罗飞特意来到明月楼大酒店的保安部,请求协助调查。

    保安部长李旭查询了十月三十日晚间到十月三十一日早晨的开房记录,一共排查出二十七条单身男子的入住信息。随即罗飞便根据记录上的登记时间查看前台的监控录像,把这二十七名男子全都过了一遍,可惜未能发现王景硕的身影。看来此人并没有在酒店内住宿。

    尹剑猜测道:“也许他的目的地并不是明月楼,只是打车打到这里,然后就到别的地方玩去了?”

    打车的时候不说真正的目的地,而是报出附近另一个更加出名的建筑物,这种情况也是有可能发生的。不过大多数人的习惯还是先报出要去的地点吧,如果出租车司机不认识,这才会继续说出附近的标志性建筑。可是听徐小缘的描述,王景硕上车后就直接说了:“去明月楼大酒店。”所以罗飞还不想轻易放弃这个目标,在沉吟片刻之后,他向李旭问道:“你们酒店除了客房之外,还有哪些消费场所?”

    李旭回答:“三楼四楼有几家餐厅,七楼有桑拿浴城,十楼有健身房和足道馆,十一楼有酒吧和KTV,另外地下室还有一个游艺厅。”

    尹剑听完之后立刻提议道:“浴城、足道馆、酒吧、KTV,这些都是重点场所,值得好好查一查。”他说的这几个地方都是有可能提供色情服务的,很容易吸引到王景硕这类的人。

    可是罗飞却挥了挥手,作出决断说:“先去游艺厅看看吧。”

    于是由李旭带路,一行三人首先来到了地下室。游艺厅的大门口彩灯闪烁,营造出一派梦幻般的炫目效果。

    穿过大门,却见硕大的游艺厅内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各式各样的游艺机音效和喧闹的人声混杂在一起,此起彼伏。

    “这儿生意很好啊。”罗飞加大嗓门说了句。

    李旭回答说:“这里的游艺设备是全市最好的,有很多人专门跑过来玩。这个点又是高峰期,要是赶上周末的话,更不得了呢。”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