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女人(4)

哦……”姚帆迟疑了一会儿,解释说,“那是我男朋友的。”

    “可你说房间里没有人。”

    “对。他今天没有过来,那双鞋是他换下来的。”

    罗飞继续追问:“那为什么没有拖鞋呢?”

    “什么?”姚帆似乎没听懂。

    “如果你男朋友经常过来,甚至把换下来的皮鞋也放在你这里。那你应该会单独为他准备一双拖鞋吧?”罗飞不紧不慢地问道,“为什么鞋架上看不到男人的拖鞋呢?”

    “这个……本来是有的,但那双拖鞋……嗯,太破了。所以我刚刚把它扔掉,准备换一双新的。”姚帆支支吾吾地解释着,为了掩饰心虚,她下意识地抬起右手捋了捋垂下来的长发。

    罗飞的目光在姚帆的手腕上停留了一会儿,随即又转向了对面的墙壁。墙壁上挂着一个相框,嵌着大幅的半身照片。照片上的姚帆眼含桃花,酥胸半露,透出十足的风情。

    罗飞不再纠缠鞋子的事情,转而问道:“昨天晚上八点到十点,这段时间你在干什么?”

    “我在外面。”

    “具体去了什么地方?”

    “没有去哪儿,就是在外面开着车兜风,散散心。”

    “一个人吗?”

    “是的。”

    “说几条开车途中经过的路吧,我们可以查监控进行核实。”

    “哦……我不是在城里开的,我去了郊外。”

    “郊外哪里?”

    “楚岗风景区那边。我在郊外转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就回家了。”

    罗飞“嗯”了一声,又继续问道:“你认识李俊松吗?”

    姚帆迟疑了一会儿,含糊答道:“嗯……我们是网友,现实中没有见过面。”

    “网友会知道对方的名字吗?”罗飞淡淡一笑,又说,“而且你和他之间有很多手机通话的记录。”

    “是的,他经常给我打电话……嗯,他总想约我见面,但我一直没答应。”

    “真的没见过面吗?”罗飞的目光再次投向对面的墙壁,“那张照片是谁给你拍的呢?”

    “是我男朋友。”

    “呵,那还真是巧了。”罗飞道,“李俊松家里也挂着很多照片,相框上有图像店的名号,和你找的好像是同一家呢。”

    “是吗?”姚帆局促地扭了一下身体,强挤出笑容道,“那真挺巧的。”

    就在姚帆说这句话的时候,卧室里忽然发出一声挺大的响动,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撞翻了似的。姚帆立刻敏感地循声转头,脸上再也掩盖不住惊慌的神色。

    罗飞冲尹剑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迈步向着卧室方向走去。姚帆向前跨了一步,阻止说:“那是我的卧室,你不能进去!”不过当罗飞转过头来看着她的时候,她便泄气地缩了回去。

    尹剑打开卧室门走进房间内,里面果然没有其他人,只是朝向楼外的窗户打开着,原本放在窗台上的一只花盆打碎在地上。

    尹剑走到窗前,把身体探出去查看。却见一名男子站在窗外的飘台上,后背紧贴着楼外墙,神色紧张不已。

    尹剑用手电在男子脸上照了一下,发现这人并不是失踪的李俊松,于是他便叱问了一句:“你干什么呢?快下来!”

    男子瑟瑟缩缩地从飘台爬回屋内,脸色苍白。

    罗飞和姚帆这时也来到了卧室里。尹剑汇报说:“这家伙躲在窗户外面,鬼鬼祟祟的。”

    罗飞转过头问姚帆:“他是谁?”

    姚帆的脸色也非常难看:“他……他是我男朋友。”

    “你刚才还说男朋友不在家的。”罗飞冲尹剑努努嘴,“查下他的证件。”

    尹剑把手一摊:“拿出来。”

    那男人却说:“我没带。”

    “少来这套。”尹剑抬手在男人上衣口袋里一摸,掏出只钱包,打开钱包仔细翻了翻,还真是找不到证件。

    尹剑看着罗飞:“他是没带证件啊。”

    罗飞微微一笑:“不是没带,是藏起来了。你在屋里找找,肯定有。”

    尹剑略略一找,果然在床单下面找到了一张身份证。证件显示那男子叫作张凯枫,三十六岁,本市户籍。

    尹剑拿着证件正要送给罗飞查看时,那男子却突然跪了下来,他抱住了尹剑的大腿,哀求道:“警察大哥,你放过我这一次吧!”

    尹剑被吓了一跳。要说他的年龄比这男子小多了,对方这声“大哥”实在叫得不伦不类。尹剑深深地皱起眉头,向罗飞请示说:“罗队,带回队里处理吧?”

    罗飞却撇撇嘴:“带回队里干什么?不够浪费时间的。”

    浪费时间?尹剑深感诧异。这可是在处理一起人命关天的绑架案。这一男一女很可能就是案件的同谋,何来浪费时间一说?

    罗飞这时又冲着那个叫张凯枫的男人瞪了一眼,说:“行了行了,赶紧起来。你那点破事我们懒得管。”

    张凯枫像是得到了特赦似的,忙不迭站起身,退在一旁忐忑不安。

    罗飞吩咐了一句:“你就待在这里。”然后又招呼尹剑和姚帆:“我们出来谈。”

    三人出了卧室,只把张凯枫关在屋内。罗飞指指客厅里的沙发,反客为主般对姚帆说道:“我们坐下聊吧。”

    姚帆乖乖地坐到沙发上,罗飞和尹剑也跟着入座。在坐下的同时罗飞又往紧闭的卧室房门瞥了一眼,问道:“那人到底是谁啊?”

    姚帆知道是瞒不过去了,只好老老实实地答道:“是我的客人。”

    “就是说你们在从事性交易,对吗?”

    姚帆不说话,算是默认了。一旁的尹剑眨着眼睛,这会儿才品味出眼前这事的真正关节。

    却听罗飞又继续问道:“李俊松也是你的客人吧?”

    姚帆点点头,同时又忍不住问道:“你们总问他干什么?”她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仿佛在说:你们整出这么大的动静,不会真的是来扫黄的吧?

    罗飞抛出正题道:“李俊松失踪了。”

    姚帆“啊”的一声,脸上现出的却是如释重负的表情:“这事跟我没关系。”

    “李俊松是十月二十三日晚上失踪的,在失踪前的最后两个电话都是打给了你。一次是当天下午四点多,一次是深夜十一点多,”罗飞看着姚帆的眼睛,“你能解释一下这两个电话吗?”

    姚帆道:“那天下午他确实给我打过电话想约我,但是被我拒绝了。”

    “哦?为什么拒绝?”

    “因为他没钱了。”姚帆直言不讳地说道,“事实上他已经欠了我一次服务费。那天又来约我,我问他钱够不够,他说能不能先欠着。那我当然不答应了,他再跟我磨叽也没用的。”

    罗飞暗暗点头。那天李俊松想约姚帆,因为没钱被对方拒绝。于是晚上李俊松便向庄小溪要钱,两人发生争吵,进而庄小溪把李俊松赶出了家门——这一溜子事儿的逻辑倒是挺清晰的。

    “所以说,你那天并没有和他见面?”

    “没有。”

    “那你去了哪里?”

    “哪儿也没去,那天晚上我一直在家里待着。”

    罗飞“嗯”了一声,又继续问道:“那天深夜李俊松还打过一次电话,那个电话又是怎么回事?”

    “那个电话挺奇怪的。”姚帆微微皱起秀眉,“我接通了之后他却不说话。所以没过几秒钟我就给挂了。”

    “哦?”罗飞凝眉思索了一会儿,又问,“当时在电话里能听见什么声音吗?”

    “没声音,特别安静。”姚帆顿了顿,又补充说,“但我可以确定电话是通着的。”

    莫非那时李俊松已经遭到了绑架,他是在被控制的情况下拨打了最后一个电话,所以他没办法说话?又或者是绑匪故意按了这个电话号码,想要误导警方的视线?罗飞在心中做了几种猜测,随后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李俊松那晚到楚岗风景区干什么?而姚帆昨天晚上也去了楚岗风景区,这里面又有什么关联吗?

    于是罗飞便问姚帆:“你经常去楚岗那边吗?”

    姚帆的神情略有些尴尬,她解释说:“李俊松喜欢把我带到楚岗,然后和我在车里做。”

    原来如此。那天李俊松没能约到姚帆,但他还是去了楚岗,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又约了别的女人?但是他的手机里面并没有其他的通话记录啊。难道他还有第三部手机?可这完全没必要吧,另办手机只是为了瞒过庄小溪,这种手机有一部就够用了啊。

    这个疑问先放在一边,罗飞又冲卧室门那边努努嘴:“那家伙呢?也有这个爱好?”

    姚帆道:“今天是我把他带过去的。我觉得那个地方环境不错,做好了能留个回头客。”

    “那李俊松呢?也是你的回头客吧?”

    姚帆笑了笑,不言而喻。

    “你做生意怎么收费?”罗飞一边问一边打量着姚帆,他知道这个女人的价格不会低。

    姚帆迟疑了一会儿,说:“一次两千。”

    “李俊松一共约了你多少次?”

    “挺多的……这几个月下来,得有好几十次吧?”

    “他有那么多钱吗?”罗飞提出质疑,“据我所知,他的经济是完全被他老婆控制的。”

    姚帆点头道:“没错,他老婆很厉害——不过他也藏着一笔私房钱呢。”

    “哦?”罗飞有些意外。按庄小溪的描述来看,李俊松不是个擅长钻营取巧的人,没想到他也会藏着一笔“灰色收入”。这样看来李俊松在姚帆身上花的钱可真不少,直到把自己私藏的小金库花完了,这才开始编理由找庄小溪要钱的。

    却听姚帆又说:“李俊松在银行单开了一个账户,然后把存折扔了,每次要取钱的时候再去柜台上补办,取完钱再把存折扔掉。所以他老婆一直没发现。”她一边说一边笑,感觉这事挺有趣。

    罗飞“嘿”的一声:“你对他的事了解得还真不少。”

    “他愿意跟我说呀。其实这人挺有意思的,还给我拍照片,带我去郊游什么的。我想他可能真的喜欢我。”姚帆的语气轻快,带着一点点炫耀的意思。

    罗飞眯起眼睛看着对方:“他是很喜欢你提供的那种特殊服务吧?”

    “是男人都喜欢。”说这话的时候姚帆的脸色微微一红,居然带出点羞涩娇柔的感觉来。罗飞完全理解李俊松为什么会对这个女人深深痴迷了。

    既然李俊松和姚帆的关系如此密切,对警方来说倒又多了一条获取信息的渠道。罗飞便问姚帆:“除了你之外,李俊松还有没有约过其他女人?”

    “应该没有吧?”姚帆想了想,又摇头说,“不过我也不敢确定,男人嘛,谁说得好。”

    罗飞继续询问:“李俊松有没有和什么人产生过矛盾?”

    “要说矛盾的话——”姚帆狡黠地挑起嘴角,“我想和他矛盾最深的就是他老婆吧。”

    “嗯。”罗飞鼓励道,“具体说说。”

    “他老婆对他很苛刻啊,而且还嫌弃他,逼着要和他离婚呢。但是李俊松又不想离,两个人好像闹得挺厉害的。”

    罗飞点点头,又问:“除了他老婆呢?”

    姚帆摊摊手:“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他总在抱怨老婆,别的事没对我说过。”

    “好吧。”罗飞沉吟了一会儿,觉得暂时没别的问题,便冲尹剑使了个眼色,说:“差不多了。”

    尹剑跟着罗飞站起身来,他挥了挥手中的那张身份证:“罗队,这事怎么办?”

    罗飞一撇嘴:“得了吧!”第一他不想在嫖娼的案子上耗费时间,第二没准哪天还得对姚帆进行回访,没必要把关系搞僵了。

    尹剑把身份证扔在了茶几上,姚帆脆生生地喊了句:“谢谢警察大哥。”

    “大什么哥呀?”尹剑白了对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今年才二十五,你都二十六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