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女人(2)

罗飞摇摇头:“这样还是有泄露消息的风险。现在李俊松生死未卜,我们行事要格外谨慎。外围的各种侦查都在以隐秘的方式进行。如果没有把握,宁可等待,也不能冒进。”

    “等待?”柯守勤咧着嘴,显得不太满意似的,“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罗飞回答说:“等到明天早上十点二十分。到时候如果还没有李俊松的消息,警方将展开全方位的、大张旗鼓的侦查。”

    庄小溪一怔,下意识般问道:“为什么等到明天十点二十分?”

    “因为绑匪在信中提到,他是今天早上十点二十分割下了李俊松的手指,而断指再植的时限是二十四小时。他也正是利用这个时限来逼迫你缴纳赎金。现在绑匪已经拿到赎金了,人质对他来说已经没用。他将面临两个选择,一种是放人——这意味着绑匪将遵守约定,李俊松应该在明天十点二十分之前被放回。”罗飞略作沉默之后,又继续说道,“当然了,还有一种可能是绑匪毁约撕票——如果绑匪做出这个选择的话,恐怕一拿到赎金就下手了。”

    庄小溪艰难地挤出两个字来:“是吗?”

    “是的。绑匪既然抱定了杀人灭口的念头,那当然是越早下手越安全。”

    庄小溪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抬腕看了看手表,离球赛散场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她自言自语般呢喃道:“现在还是没有李俊松的消息……”

    “你也不用太焦虑。”罗飞又开始劝解对方,“绑匪要放人的话,可能不会那么快。因为他们还需要一个处理善后的时间。而且绑匪一般会在很偏僻的地方释放人质,李俊松获释后想要和外界取得联系也是需要时间的。但绑匪一定会在明早的十点二十分之前把人质送回,因为这个时间是双方约好的,如果超过时限,人质家属报警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绑匪并不愿看到这种局面。”

    “所以说我们要等到明天早上,那时才能知道最终的结果……”

    罗飞点头:“是这个意思。在这段时间里,警方并不会停止对案件的追查,不过在策略上会采取‘外松内紧’的方案:就是对外低调,不给绑匪造成多余的压力;但是对内要加大工作强度,把握住破案的黄金时段,同时更不会放弃任何解救人质的机会。”

    “好吧。”庄小溪认可了对方的思路,“那现在还需要做些什么呢?”

    罗飞看着对方的眼睛:“我想对你进行一次深入的询问。”

    “对我进行询问?”庄小溪的身体往回缩了一下,眉头微皱,显出几分防御的姿态。

    “不是要针对你。”罗飞解释说,“只是想深入了解一些东西,包括李俊松的生活状态和人际圈子等。因为现在熟人作案的可能性非常大,从李俊松身上着手倒查绑匪,也是一种外松内紧的好手法。既然要了解李俊松嘛,当然找你聊是最合适的。”

    “我明白了……”庄小溪又问,“就在这儿聊吗?”

    罗飞反问:“你想在哪儿聊?”

    庄小溪略一沉吟,说道:“去我家里吧。”

    “好的。”罗飞理解对方的顾虑。接下来的询问或许会涉及一些隐私性的情节,在这样的公众场合确实不易进行。如果能回到家中,在一个最熟悉的具有安全感的环境里,显然会有利于更深入的询问。

    罗飞还主动提议:“这次询问除了我,还有我的助手尹剑参加,别人都不需要在场。”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庄小溪率先起身,她抬手捋了捋鬓角的头发,仪态万千。然后她又说道,“说实话,我本来也想回家了——我应该在家里等着李俊松。”

    柯守勤紧跟着站了起来:“那我怎么办?你们难道连我也要排除在外?”

    罗飞没有说话,他看着庄小溪,意思是这个人由你决定。

    庄小溪转过头来冲柯守勤淡淡一笑:“你今天也很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这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拒绝对方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柯守勤很不甘心地梗着脖子:“我一点都不累!现在正到关键时刻,我怎么能回去?回去也睡不着啊!”

    “睡不着就找个地方喝一杯吧。反正我要回去了。”

    “我跟你一起去!”

    “柯主任,你是不是有点失礼了?”庄小溪的脸色板了起来,“我要带一个丈夫之外的男人回家吗?”

    柯守勤愤愤不平地指着罗飞:“难道他不是男人吗?”

    庄小溪想也没想便顶了回去:“他是警察。”

    柯守勤“哼”了一声,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我很感谢你的帮助。”庄小溪用亦柔亦刚的口气继续说道,“但是如果你觉得这样就能干涉我的生活了,那我明天就卖掉房子把你的钱还上。”

    柯守勤连忙摇手:“别别别,这跟钱的事没关系!”

    “那你就别再跟着我了。”庄小溪顿了顿,又放柔语气说道,“我知道你是不放心,但是你跟着也没什么意义啊。再说了,万一有了什么状况,我还是会及时向你求助的。”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柯守勤也无法坚持了。“那好吧……有事一定给我打电话啊!”他把手插进头发里胡乱抓了两下,懊恼却又无可奈何。

    (2)

    位于市中心的百合家园是五年前开发的一处商品房,在省城算是口碑不错的小区:繁华地段,配套成熟,房屋的品质也很好。

    百合家园8幢303室便是庄小溪的住所。一套大三居的房子,足够给她这般年龄和身份的人提供体面的居住环境。

    屋子的装修风格简洁明了,但选料用材都很考究。家具家电也都是颇具档次的名牌货。庄小溪招呼罗飞和尹剑在客厅沙发坐了,转身在饮水机里倒出两杯白开水,略带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家里平时不来客人,所以也没准备茶叶什么的。”

    “没关系,就喝点水。”罗飞接过水杯,目光往四下里略略打量了一圈。

    屋子收拾得很干净。但或许就是太干净了,反而没了生活的气息。一眼看过去,总觉得冷冷清清的,没个家的样子。

    “想问什么?”庄小溪坐在两人对面,直入正题。

    罗飞首先便问:“在你眼里,李俊松是个什么样的人?”

    庄小溪沉默了一会儿,片刻后她起身说道:“请跟我来。”说完便向着客厅右首的一间小屋走去。罗飞和尹剑也起身跟了过去。

    进到小屋里一看,原来是一间书房。南面窗下摆着张书桌,北面贴墙是一排书柜,西面和东面的墙上则挂满了相框。

    “你们先看看这些照片吧,对李俊松可以有个直观的了解。”庄小溪指着西面墙上的那些相框说道。

    墙上的相框有大有小,错落有致地排列着。相框里嵌着放大的数码照片,首先吸引罗飞关注的是中间那张最大的三人合影。

    一女两男,以一家三口的姿态并排站在一起。中间的女人正是庄小溪,站在她左边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右边则是一个青春男孩。

    那名中年男子显然就是失踪的李俊松了。

    之前罗飞已经看过李俊松的户籍照片,不过那种照片都是千篇一律的姿态和表情,很难看出一个人的内在气质。相比之下,墙上的这种生活照片显然更具价值。

    照片上那个中年男子身高大约在一米七,身材较瘦,长条脸,脑袋顶上头发稀疏。不知是不是迎着阳光的关系,他细眯着眼睛,眉头也纠结在一处,给人一种苦兮兮的感觉。

    不过照片上的庄小溪也同样沐浴在阳光里,她却眉眼舒展,神采奕奕。

    这两人虽为夫妻,但骨子里的气质差异却在这张照片中一览无余。

    庄小溪右边的男孩看起来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个头比夫妇俩都高。当罗飞的视线移到这男孩身上时,他便很自然地问了句:“这是你们的儿子吧?”

    “是的。”

    “儿子不在家住?”如果有孩子在家,屋子里不该呈现出这样冷清的氛围吧。

    “高中毕业之后就去美国念大学了。”——果然。

    “有没有叫他回来?”

    “叫他回来?”庄小溪反问罗飞,“为什么?”

    “家里出了这样的事,作为儿子不需要回来吗?”

    庄小溪摇摇头:“我没有告诉他,因为他回来也没有用。他的任务是好好求学。”

    庄小溪说话时经常会采用这样决断的语气,很少同别人商议。她的这种作风从那张家庭合影上似乎也能看出来。

    一家三口,庄小溪是最矮的,但她却当仁不让地站在中间。旁边的两个男人都在向她靠拢,三个人体侧相贴却未相拥,可见这种靠拢并不是亲密的体现,而是一种对权威的遵从。

    罗飞已完全了解这个女人在家庭中的地位。这也并不奇怪:如果没有这种强势的性格,一个女人又怎能高居省城医学院副院长之职?

    那么作为男人的李俊松,在这样一个家庭中又是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罗飞的目光暂时离开那张合影,转向了西面墙上的其他照片。这些照片多是一些风景照,有山水、树木、夕阳等。罗飞虽然对艺术不在行,但是也能看出这些照片拍得颇具水准。他一边看一边问道:“这些都是李俊松拍的吗?”

    庄小溪点点头:“摄影是他唯一的爱好,他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这上面了。”

    罗飞“嗯”了一声,继续向着那些照片端详,忽然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便侧过头来问道:“你们家是不是有辆车?”

    庄小溪看着罗飞:“是啊。”

    “那李俊松一周前离家的时候有没有开车?”

    庄小溪点着头说:“那车一直都是他开,我没有驾照的。”

    罗飞露出喜色,紧接着提出一连串的问题:“是什么车型?什么颜色?车牌号多少?”

    “是一辆白色的凯美瑞,车牌号是XAEK282。”

    庄小溪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罗飞一直用眼神盯着身旁的尹剑。尹剑会意,先凝神听完,随即一点头说:“记下了。”

    “赶快安排人去查吧。”罗飞挥挥手说道,“我要知道这辆车最后到达的地点。”

    尹剑拿着手机到屋外通话去了。百合家园的小区门口肯定是有监控的,而这一片地处闹市,周围各个交通路口的监控也很多,如果不出意外,应该能顺藤摸瓜般查出李俊松离家当晚的行车路线。

    “你怎么知道我家有车呢?”书房内的庄小溪忍不住问了罗飞一句。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会买车,但是像自己这样年近半百的人多半还是不会开车的吧。

    罗飞伸手指着墙上的那些风景照:“这里有很多照片都是在市郊拍摄的,那都是些很偏僻的、未经开发的风景区,人烟稀少,也不通公车。李俊松经常到这种地方去摄影,我想他应该是自驾出游的。”

    “你的分析很准。”庄小溪赞许地看着罗飞,“其实李俊松学车买车,就是为了满足这个摄影的爱好。”

    罗飞做了个无所谓的表情。对于他来说,这样的观察和分析根本不值一提。随后他转了个身,走向了对面的东侧墙壁,那面墙上也挂着好多相框,相框里嵌着的照片却不同寻常。

    “这些是什么?”罗飞略带诧异地问道。他还从没见过有人会把这样的照片张贴在自家书房。

    “这些都是换肾者的X光片。”

    “X光片?”罗飞还是不明白这种东西被挂在书房的用意。

    庄小溪详细解释道:“李俊松以前是人民医院肾脏移植中心的专家,他主刀做过三十二例肾脏移植手术,每一例都很成功。他把这些病人换肾后的X光片都保存下来,挂在书房里留作纪念。”

    “三十二例成功的手术。”罗飞赞叹道,“确实是个值得自豪的成绩。”

    庄小溪抬起手,在那些灰黑色的胶片上轻轻抚摩了一会儿,然后她回过头来说道:“现在你该明白了吧?为什么我一定要保住李俊松的手指。”

    确实,右手拇指对李俊松来说具有格外重要的意义,但这份意义真的值得冒生命风险来争取吗?罗飞还是持保留态度。但他已经了解到庄小溪的行事风格,也了解了这个女人在家庭中的地位,所以他也没有多说什么,自顾自又溜达到小屋北面,往书柜里张望了几眼,却见那里面码放的全都是专业类的资料书籍。

    尹剑这时回到了书房内。他向罗飞汇报说:“排查监控的人手已经安排好了。另外技术科那边刚传来消息:指纹比对结果已经出来了,那根断指确实就是李俊松的右手拇指。”

    罗飞看了庄小溪一眼。后者并未显示出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把手一抬说:“我们回客厅坐吧。”

    三人又在客厅坐下。这次庄小溪先问罗飞:“现在你觉得李俊松是个什么样的人?”

    “内向、专注、敏感。”罗飞根据刚才的感觉给出评价,“他乐于享受属于自己的小世界,不喜欢受到外人的打扰。”

    “没错,他是一个孤独的人。”庄小溪首先赞同了对方的评判,然后又加上自己的注解,“孤独,而且软弱。”

    “软弱?”罗飞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庄小溪这么说了。

    “他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本质的原因就是害怕。他不懂得拒绝,更不懂得反抗。在当今社会,这种性格肯定是要吃大亏的。别人都在欺负他。可是他宁愿把自己封闭起来,也没有勇气做出改变。”

    庄小溪说话的语速很快,透出一种烦躁的情绪。罗飞禁不住要问:“所以你很讨厌你的丈夫?”

    可是庄小溪在轻叹一声之后,却又给出完全相反的回答:“不,我很爱他。”

    “是吗?”

    庄小溪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我和李俊松是大学同学,他从来都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当年我就被他那种忧郁的文艺气息所吸引。这样的男人在医学院里是不多见的。是我主动追的他,结婚后我们的感情也很好。”

    “可是听你刚才的意思,你是希望他做出改变的。”

    “这并不矛盾,因为爱情和生活本来就是两回事。”庄小溪的嘴角轻轻一挑,又特意看着罗飞补充道,“……等你结婚之后就会明白的。”

    罗飞确实没有婚姻的经验。他只能尴尬地耸耸肩膀,用试探的口气继续询问:“你是说李俊松的性格仍然让你着迷,可是这种性格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你们的生活?”

    庄小溪纠正道:“不是我的生活,是他自己的生活。”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