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绑架(5)

然而通道口值守的保安却把罗、尹二人拦了下来:“哎,你们不是这个区的吧,不能进去。”这个保安是场馆内的工作人员,并不了解刑警队的行动。

    “我们是警察。”罗飞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警察?”保安看着面前这两人,犹豫地说道,“警察最好也别进去。”

    “为什么?”罗飞有些奇怪。保安有什么理由阻止警察的进入呢?

    保安道:“这里是客队球迷看台,你们俩穿这身衣服进去,不是找别扭吗?”

    “客队看台?”罗飞往通道外跨出两步,探头迅速瞥了一眼,入眼处竟是艳红一片。果然这片看台上的球迷全都身穿着红色的客队球衣。罗飞心中一沉,暗暗叫了声:“不好!”

    尹剑也明白了其中的关节,他忙问那保安:“你们这里有客场队衣吗?赶紧给我们换换。”

    保安无奈地把手一摊:“我们怎么会有客队的球衣?”

    “怎么办?”尹剑转过脸来请示罗飞,“要不把球衣脱掉,穿便服进去?”

    即便是穿便服,在那一片红色中还是太扎眼了!罗飞迅速做出决断,他指着那保安对尹剑说道:“你和他把衣服换一下,以保安的身份进去。”比赛临近结束,看台上多出几个疏导人群的保安并不会显得异常。

    那保安倒也识趣,一听罗飞这话,立刻就开始脱制服。罗飞自己则撒开丫子,开始往场馆的中心入口处狂奔。

    不一会儿,耳麦里传来尹剑的声音:“罗队,我已进入看台。庄小溪坐在第一排中间的位置,接下来要如何行动,请指示。”

    罗飞一边跑一边回答:“盯住庄小溪,但无论如何不要暴露身份。如果发现有人和庄小溪接触,立刻向我汇报。”

    “明白。”尹剑顿了顿,又问,“你去哪儿?”

    “我去找客队球衣!”罗飞撂下这句话后,顾不得再多说什么,只愈发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对于警方来说,这次行动面临着多种结局。

    最好的局面是让交易完成,通过对交易者的跟踪找到绑匪的巢穴,将嫌疑人一网打尽,同时解救出人质。

    次好的局面是在现场抓住交易者,这有可能使幕后的绑匪漏网,后续能不能顺利解救人质也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不好不坏的局面是交易没能完成,警方没能抓住交易者,但警方的行动也没有暴露,这相当于双方谁也没占到便宜。

    较差的局面是交易完成,警方没能抓住交易者,警方的行动也没有暴露。丢掉赎金的同时也就失去了谈判的筹码,人质的安危取决于绑匪的心态。

    最差的局面是不管交易是否完成,警方没能抓住交易者,却在现场暴露了行踪。绑匪得知警方介入,出于自保的心态,极有可能立刻撕票灭口。

    形势发展到现在,罗飞几乎可以断定,那个交易者正身穿红色的客队球衣,隐藏在K区的看台里。而他中途变换看台正是一种极其狡猾的试探手段。

    绑匪料定警方在仓促间难以找到客队的球衣,所以跟在庄小溪之后进入看台,同时又没有身穿红色球衣的人很可能就是警方的暗探。通过这样的辨别方式,绑匪会评估面临的风险,如果他觉得安全,他才会上前和庄小溪交易。交易一定会在比赛结束的时候进行,这样绑匪一拿到钻石就可以混在退场的人群中逃走。

    此刻尹剑和小孙正以保安的身份对庄小溪实施盯守。绑匪有可能会怀疑他们,但并不能确定。他到底会不会如约和庄小溪交易,或许就在一念之间而已。但对于警方来说,即便绑匪继续交易,最好的那个局面也很难达到了。

    因为尹剑和小孙无法身穿保安制服对绑匪进行跟踪。在退场时拥挤的人流中,要想跟住对方就必须紧随在绑匪身后,而这种举动无疑会使尹、孙二人的警察身份彻底暴露。

    所以最多也只能达到较好的局面——将交易者现场抓捕。

    可罗飞对此并不甘心,他还想创造奇迹,所以他急切地需要一件客队的球衣。如果能穿上那件红色的球衣,他就可以混入K区看台同时又不引起绑匪的怀疑。当绑匪完成交易逃跑的时候,他也能够紧跟着对方走出金山球场。只要出了球场,拥挤的人群一散开,局面就尽在警方掌控了。

    金山体育场的商铺里当然不会有客队球衣出售,K区看台上的球迷全都是自带球衣而来。

    罗飞曾想到要找个客队球迷换衣服,但这些球迷现在全都聚集在看台上,他们的观赛情绪正在最高昂的时候,根本不会走出绑匪所监控的范围。所以这个方案也行不通。

    要想身穿客队球衣进入K区看台,也许只有去那个地方了!

    罗飞飞奔至场馆底层的中心入口,里面就是球员的入场通道了。入口处有两个保安阻拦了一下,但他根本没理睬,直接冲了过去。

    “哎,干什么的!”保安追在他身后大喊,“拦住他!”前方把守入场通道的保安听见呼喊,便蓄势以待做出了要拦截罗飞的姿势。

    罗飞在球场入口处停了下来,他高高举起手里的证件,大喊道:“警察,我是警察!”

    保安查看了证件,刑警队长的名头让他们不敢小觑。

    “我要一件客队队员的球衣,快,赶紧帮我弄来!”罗飞不想让自己暴露在绑匪的目光中,他指着客队的替补席向保安发出命令。

    保安们愣住了,其中一个问道:“你想要谁的?”他们还从没见过打着刑警队长名头来要客队球衣的主队球迷。

    “谁的都行!”罗飞哭笑不得地解释说,“我是在执行任务!”

    保安们这才醒悟过来,领头的那个便快步往客队替补席走去。这时罗飞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又来了新的短信。罗飞连忙掏出查看,短信的内容是:“现在把装钻石的袋子放进可乐杯子里。当接到我下一条短信的时候,你就把可乐杯放在椅子上,然后立刻离开。”

    看来绑匪已经准备行动了!罗飞连忙通过无线电向前方警员发出指令:“盯住庄小溪手里的那个杯子,钻石在杯子里!”这时那个保安已经来到了客队替补席,正在和一个领队模样的人交涉。便在此刻,忽听得球场上传来两短一长的哨声,却是全场比赛结束了。

    场上的客队队员纷纷举臂庆祝,主队队员则沮丧地站在原地。而客队看台的数千名球迷则齐声发出欢呼。

    罗飞有种百爪挠心的感觉,暗暗呼喊:“快点,快点!”他的祈祷似乎真的有效:保安终于拿到了一件红色的客队球服,并开始向着球场入口处回返。罗飞按捺不住急迫的心情,他往外冲出了几步去迎对方,同时抬头远远地向着K区看台方向眺望。

    客队球迷尚沉浸在逼平强敌的喜悦中,一时还不想散去,而尹剑等人也没有给出发现绑匪的信息。罗飞心中暗喜:看来还有机会!

    然而就在转瞬之间,K区看台上忽然发生了异动:原本坐在看台中上部的球迷纷纷向着看台下方涌来。他们挤向了第一排座位和前方栏杆之间的那片区域,有很多人甚至来不及从两侧的过道下来,而是直接跨过了前方的座椅往下跳跃而行。

    耳麦中传来尹剑的声音:“场面失控。罗队,请指示!”罗飞知道来不及了,他恨恨地砸了一下拳头,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地命令道:“如确定绑匪踪迹,可立即逮捕!”在说话的过程中他的目光扫动,很快找到了客队球迷骚动的原因。

    客队的头号球星,那个热情洋溢的南美人正奔向K区看台的下方,他一边跑一边脱掉了上身的球衣,高高地举在头顶。客队球迷如同被磁石吸引的铁屑般向着看台最下方拥去,个个挥舞着双手,翘首以盼。

    球星一扬胳膊,把自己的球衣扔上看台,立刻引起了一轮疯狂的争抢。而球场边的罗飞则抓着一件来自于替补席的球衣,转身折进馆内,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跑回了K区看台的入口处,他停下来稍稍歇了一口气,匆匆忙忙把红色球衣套上,同时通过无线电询问道:“尹剑,现场情况如何?”

    “完全失控!完全失控!”尹剑接连说了两遍,语气极为沮丧。

    罗飞的心一沉,迈步走上了看台。他看到一片红色的人潮堆积在看台底部,人头攒动如麻。而在不远处的球场边,客队队员们正手拉手站成一排,向着球迷们鞠躬致意。

    尹剑和小孙分别站在两侧通道的较高处,茫然地看着脚下的人群。

    罗飞没有和尹剑直接碰头,他挤入了红色的人群,慢慢向着第一排座位的中部挪去。在顽强开路的过程中,他压低声音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快汇报具体情况!”

    尹剑也看到了罗飞的身影,他的情绪略略平定了一些,便把嘴凑到隐形麦克前讲述:“球赛结束没一会儿,庄小溪把可乐杯子放在最中央的座椅上,自己先行离开了看台。这时看台上的观众突然都向着前排涌过去,我们根本来不及反应,场面已经失控!现在杯子里的钻石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了!”

    罗飞不再说什么,只继续分开人群,努力往目的地移动。终于挤到了接近K区看台最中央的位置,罗飞看到了那只可乐杯。

    由于前几排的座椅上也都挤满了热情的球迷,那只杯子已不知遭受过多少只脚的踩踏。现在它正躺在两只椅面之间的凹槽里,身体痛苦地折扁起来,沦为了薄薄的一片。很显然,杯子里早已空空如也。

    罗飞愣了一两秒钟,然后对着麦克说了两个字:“没了。”

    “那怎么办?”尹剑沉默片刻后,提出一个建议:“要不要封住看台出口,展开搜查?”自从局面失控后他就一直关注着那四个出口,暂时还没有人从这片看台上离去,所以说那个取走钻石的绑匪一定还混迹在人群中。

    罗飞反问道:“你能锁定几个嫌疑目标?”他的意思是:有哪些人在混乱中可能接触到纸杯的?这些人的范围能不能锁定?

    “没法锁定。”尹剑无奈地说道,“因为所有的人都穿着同样的衣服,从后面看根本无法辨别。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所有的人都搜一遍。”

    罗飞立刻否定了这个提议:“那就别搜了。这样抓不到绑匪的,反而把警方暴露出来了。”

    尹剑默默叹了口气,心知罗飞说得没错。警方如果封锁出口展开搜查,绑匪肯定会丢弃钻石逃跑。这样虽然能保住赎金,但警方的介入也就暴露了,人质将危在旦夕。

    在抓不住绑匪的情况下,就得不惜一切代价隐藏住警方的行踪。

    大约两分钟之后,客队球员回到了场馆内的更衣室。K区看台上的球迷也随之散去。罗飞混迹在这红色的人群里,试图做最后的努力。

    他知道,这些人里面必定有一个是绑匪,那家伙身上正藏着价值百万元的钻石。他希望能通过某些不寻常的蛛丝马迹将其分辨出来。只可惜他注定无法成功。当数千名身着相同衣服的人在眼前穿梭的时候,不要说不知道任何特征的陌生人,就是要找到你的至亲好友也难比登天。

    哪怕是罗飞——一个拥有强大观察力的寻找者,也无法改变这个客观事实。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