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绑架(4)

 到了十九点四十五分左右,观众们基本都已入场。每一个看台都是人头攒动,座无虚席。

    罗飞和不远处的“保安”交换了一下眼色,后者便退到了下方的通道入口处。他的“引导”工作既已完成,就不能在附近继续转悠,以免引起绑匪的警觉。

    整个金山体育场的看台一共分为二十个区,以英文字母A-T命名,D区位于球场的东南角上,相对来说是个比较偏僻的位置。区和区之间有一米多高的栏杆作为间隔,看台上的观众要想跨区流动的话(比如说从D区到A区),先得经由D区的通道口进入场馆内部,然后顺着馆内的回廊找到A区的通道口,再由这个通道口进入A区看台。

    每个区域分为上下两层,每层的两侧都设有通往馆内的出入口,也就是说每个区域共有四个通道口。所有的通道口都有保安进行值守。

    在D区值守的四名保安已经全都换成了警方人员,他们可通过无线耳麦随时接收到罗飞的指令。只要有可疑人员和庄小溪进行接触,他立刻就会沦为警方的瓮中之鳖。

    然而罗飞的心情却难以乐观,他担心幕后黑手并不会亲自现身。那人很可能会派出一个小喽啰抑或是不知情的第三者和庄小溪进行接触,而他自己则躲在暗处观察。这样的话,贸然抓人反而会打草惊蛇,而绑匪一旦知道警方插手、交易破灭,撕票的可能性就会大大上升。

    更好的方式或许不是在现场动手,而是悄悄盯住和庄小溪接触的交易者,然后放长线钓大鱼,争取将幕后潜在的操控者也一并抓获。只是体育场内外人员众多,到时候能不能盯得紧也是个问题。万一让对方脱了钩,情势也会同样凶险。

    总之匆匆赴约绝不是一步好棋,但受害人家属坚持,警方也只好配合。因为无论什么计划都无法保证人质的绝对安全,如果警方无视受害人家属的意愿,最终人质却还是遇害,这个责任是谁也承担不了的。

    接下来到底该如何行事?现场抓人还是引蛇出洞?此刻在罗飞心中也未有定数。一切还得随着形势的发展,见机而为。

    当现场观众全都坐定之后,罗飞开始观察庄小溪身边的那几个人——绑匪那边的交易者很可能就隐藏在这几个人之中。

    坐在庄小溪左边的是一个胖胖的男子,罗飞觉得他不太可能是交易者,因为那人随身带着一个双肩背包,里面鼓鼓囊囊塞满了东西。没几分钟的工夫,罗飞已经看到他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汉堡和一袋薯片,另外还有水果、衣服之类的东西被翻出来又塞回去。这应该是个来自周边城市的球迷,是个大大咧咧的吃货——罗飞暗暗判断——他不符合交易者的潜在特征。

    庄小溪身后一排坐着几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他们是一个小集体,有男有女,很快也被罗飞排除在嫌疑之外。

    双方球员进场了,在中线附近列队向观众致意。很多热情的球迷都站起身来,向着主队队员们挥手欢呼。坐在庄小溪正前方的那个男子端着一个相机想给主队拍张全家福的照片,但他的镜头却被更前方起身的球迷挡住了。男子不满地推了前面那人,双方由此产生一场小小的争执。

    通过这个细节罗飞也排除了拍照男子的嫌疑——不仅因为那人表现得像是一个真正的球迷,更重要的是交易者不可能在这样的小事上和无关人员节外生枝。

    比来比去,最可疑的对象就属坐在庄小溪右手边的那个家伙了。

    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一直左顾右盼的,贼头贼脑不知想找些什么。有几秒钟他在偷偷地观察庄小溪,当后者转过脸的时候,他却赶紧避开了目光。罗飞盯着此人看了一会儿,终于发现了规律,当这家伙的脑袋转来转去的时候,视线最终总是停留在附近的某个女人身上。

    原来那是一个寂寞的单身汉,借着打量女人来消磨球赛开始前的无聊时光。

    坐在庄小溪周围的人都被排除了嫌疑。难道交易者并不在她身边?这样的话,这片看台也许并不是真正的交易地点。

    在绑架案实施交易的时候,绑匪临时更换交易地点的情况并不罕见,有时候甚至会连续换好几次。作为警方来说,能做的就是盯紧己方的交易人和交易物,毕竟绑匪再怎么变换地点,最终他还是要现身来拿赎金的。

    罗飞对这种变化也做了有针对性的预案。首先,绑匪如果要变换地点,他一定以某种方式通知庄小溪。从现场情形来看,这种方式只能是手机通信。而手机通信又有两种可能,电话或者短信。警方只要及时获悉通信的相关内容,就能提前在下一个地点布置设伏。

    庄小溪此刻正戴着一副耳环,右侧的耳环其实是一个窃听器,信号与罗飞佩戴的耳麦相连。如果有电话进来,庄小溪会把手机放在右侧耳边接听,窃听器正好能贴上手机的听筒。哪怕球场上的噪声再嘈杂,罗飞也能听见来电者讲述的内容。

    短信的话就更好办了。庄小溪已经提前把罗飞的手机号码设在通讯录默认的第一位,如果收到绑匪的短信,她只要在的过程中按几个快捷键,信息内容就会立刻转发到罗飞的手机上。

    所以罗飞对变更地点这事并不担心。一切还是那句话:静观其变,见机而为。

    晚八点整,随着一声哨响,球赛正式开始。场内的气氛也愈发热烈。这种气氛在主队率先攻入一球时达到了高潮。球迷们欢声雷动,雀跃不止。罗飞和尹剑也跟着蹦了几下——既然他们伪装成球迷潜伏于看台,那也得有点球迷的样子才行。

    只有庄小溪依旧默默地坐着,她对球赛毫不关心,也无须伪装什么。

    当上半场比赛临近尾声的时候,客队凭借外援球星的个人表演扳平了比分。主场的热烈气氛被浇上了一盆冷水,观众们的情绪也变得平稳下来。

    中场休息,部分观众离座来到场馆内——或去上厕所,或去购买饮料小吃之类的食品。人员流动起来之后,罗飞便格外紧张,因为绑匪很可能会趁这个机会接近庄小溪。他只能提起十二分的精神,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不远处的那个女人。

    忽然间,却听尹剑在他耳边说了声:“那家伙开机了!”

    所谓那家伙当然是指绑匪,开机则是指那个留在快递单上的李俊松的手机号。技术人员一直在对那个手机号实施追踪,现在终于有确切的消息传到了前方。

    罗飞精神一振,忙问道:“能锁定具体地点吗?”

    尹剑微微侧着脑袋,看来正在接收耳麦中传来的消息。片刻后他继续汇报说:“地点就在球场内,再具体就没法判断了,因为信号追踪只能锁定方圆一百米的范围。”

    方圆一百米,那几乎已涵盖了整个球场,所以想通过追踪信号的方法直接把绑匪揪出来是不现实的。不过绑匪既然开机,说明他就快和庄小溪进行联系了。这一点早在罗飞的意料之内,他便轻踢了尹剑一脚,提醒说:“留神,马上要有变化!”

    果然,也就是分把钟之后,庄小溪把手机从随身的那个坤包里拿了出来,她并没有接听电话,而是用双手举在眼前查看。罗飞立刻也掏出自己的手机,没一会儿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息。

    短信正是来自于庄小溪的转发,内容是:“到场馆内买一杯可乐,在九点半之前喝完,把空杯子留好。”

    罗飞立刻通过无线通信向外围的警员发出指令:“庄小溪马上要到场馆内买可乐,在饮料贩卖机附近设伏。”他刚说完,庄小溪已经起身向通道口走了。罗飞便敲了敲身旁的尹剑,大声问道:“上厕所吗?”

    尹剑心领神会,回了句:“走。”两人起身跟在了庄小溪身后。此刻场内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这样的跟踪并不会惹人关注。

    庄小溪从底层右侧的入口进入场馆,不远处就有一片商业区,她走过去买了一杯可乐,然后便开始回返。

    罗飞和尹剑没有跟太紧,他们停留在厕所附近观察。当庄小溪走出通道口的时候,两人继续跟了上去,同时罗飞再次下达无线指令:“外围人员归位。”

    当庄小溪和罗尹二人分别回到座位上坐好之后,下半场的比赛也开始了。按照短信上的指令,庄小溪开始喝那杯可乐。罗飞则揣摩着绑匪的用意:莫非那家伙会让庄小溪把钻石放在喝空的可乐杯中?

    大约十分钟之后,庄小溪已经把一杯可乐喝完,她把空杯子拿在手里,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球场上主客双方正杀得难解难分,两边都创造出了不错的机会,但谁也没有把握住。时间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逝。眼看着比赛已进入尾声,比分却依然维持着一比一的僵局。

    罗飞的情绪比球场上的队员们还要紧张,因为警方和绑匪的较量此刻同样陷于僵局。而不管球场上的比分会不会改变,球场外的这个僵局已然逼近了被打破的边缘!

    二十一点四十分,距离全场比赛结束还有五分钟的时间。庄小溪忽然又拿起了手机,仍然是用双手举在眼前查看。片刻后罗飞也收到了转发过来的第二条信息:“你现在的椅子下面还有一张球票。找到这张球票,带着空杯子,带着钻石,马上前往你的新座位。”

    庄小溪弯下腰摸索了一会儿,果然从座椅下摸出了一张球票,她看了眼票面上的座位号,然后便起身向通道口走去。这次罗飞没有立刻跟随,而是先吩咐外围假扮保安的警员:“庄小溪正前往别的看台。小孙,你先跟一下。随时汇报目标方位。”因为此刻正是比赛最紧张的关头,很少有观众会离开看台。如果罗飞紧跟着庄小溪离去,很可能会被暗藏的绑匪看出端倪,而保安在场馆内走动巡视则很正常。

    过了分把钟,估计庄小溪已走出一段距离,罗飞冲尹剑使了个眼色,两人离座,选了另一边的通道口进入场馆。守候在通道口的保安见到这两人出来,便冲西边的走廊努了努嘴。罗飞会意,带着尹剑往西边走去。

    片刻后,耳麦中传来前方警员的汇报:“庄小溪进入K区看台。”

    罗飞回复:“你先跟进去,不要太接近,在过道上盯着就行。”随后他又吩咐其他队员:“馆内人员向K区集结,守住看台出口。阿成,你调一下摄像机的方位,镜头要跟住庄小溪。”

    负责在球场内操控摄像机的阿成应了声:“明白。”大约半分钟之后,又主动汇报:“重新锁定目标。”

    罗飞二人这时已来到了K区看台的入口处,尹剑问了声:“罗队,进不进?”

    罗飞拿定主意,说:“进。”他们虽然没有K区的球票,但这时比赛已近尾声,两人就算站在观众堆里混一混也没太大问题。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