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绑架(3)

罗飞略有些失望,随后他又自我解释说:“当然了,所谓身边人的说法也只是一种猜测。或许绑匪原本对你并不熟悉,只是他作案的准备比较充分呢?但无论如何,现在就把钻石交给绑匪还是非常危险的。要想保证李俊松的安全,最有效的手段就是一个字——拖。在我的刑警生涯中,还从来没有绑匪会在交易拖延的过程中撕票的。因为人质就是绑匪手中交易的筹码,当交易还没有完成的时候,他怎么舍得把这个筹码杀掉呢?”

    话说到这里,庄小溪算是完全理解了罗飞的思路。她问道:“可是要怎么拖?我根本都无法联系那个绑匪。”

    “你试着联系过?”

    庄小溪说:“我打过快递单上的那个电话,但是关机了。”

    “还有一个号码你打过吗?就是发短信通知你取快递的那个号码。”

    “对啊,那个号码应该也是绑匪的。”庄小溪拿出手机把那条短信调了出来,然后征询罗飞的意思,“现在打吗?”

    罗飞摆摆手:“别着急,你把号码报给我,我先让技术人员查一查。”

    庄小溪报出了十一位的数字,罗飞听完却皱起了眉头:“这不就是快递单上留下的号码吗?”

    庄小溪“哦”的一声:“这我倒没有在意。”

    “不是在没在意的事……”罗飞露出奇怪的眼神,“这个电话号码不是李俊松的吗?”

    庄小溪一愣:“李俊松的?你怎么知道?”

    “我们查过机主信息。”罗飞看着庄小溪,“难道这个号码不在你的通讯录里?”

    庄小溪的脸色一沉,说:“不在。”

    罗飞眯起眼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旁的尹剑却按捺不住地追问:“你怎么会没有存他的电话号码呢?”

    庄小溪漠然地看了尹剑一眼,说:“我根本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一个号码。”

    罗飞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暗示尹剑不要多嘴。然后他又对庄小溪说道:“有些事或许牵涉你的个人隐私,但是为了案情的需要,我们还是得了解一下。”

    庄小溪摊摊手,示意罗飞继续。

    “你丈夫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我不知道。”庄小溪有些生硬地回答了一句,片刻后她又用手指在自己的手机上敲了敲,冷笑道,“你们去查一查这个号码的通讯记录,不就清楚了吗?”

    听到这话,尹剑终于回过味了:一个男人背着自己的老婆开了一个隐秘的手机号,这个号码多半就是用来和其他女人联系的吧?难怪庄小溪的脸色忽然间变得那么难看。

    罗飞吩咐尹剑:“现在就去查。”然后他继续问庄小溪,“一周前李俊松离家就是去找别的女人了吧?你心里对这事很清楚,对不对?所以你没有去找他,更没有报案。”

    庄小溪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你们正在闹离婚,是李俊松提出的吗?”

    “不,是我提出的。”说到离婚的事,庄小溪反倒变得平静了,“我要和他离婚,这事和感情无关。其实是他太软弱了,我想离婚能让他变得坚强起来。”

    坐在一旁的柯守勤扭了一下身体,似乎想说什么,但他又顾忌庄小溪先前的嘱咐,于是忍住没说。

    罗飞的目光瞥了瞥柯守勤,随后又转回到庄小溪身上。离婚?坚强?这个逻辑也挺难理解的。不过罗飞对此无暇深究,只继续问道:“那你们的感情到底怎么样呢?”

    没想到庄小溪却反问:“罗警官,你结婚了吗?”

    罗飞一怔,如实说:“没有。”

    “所以你才会这么提问吧?”庄小溪有些不客气地说道,“一对夫妻的感情怎么样,怎么可能用两三句话向别人说清楚?”

    罗飞悻悻地笑了笑,自知讨了个没趣。他只是有些奇怪:李俊松在外面有别的女人,这夫妻俩又在闹离婚,可庄小溪怎么还积极筹措百万巨款去救自己的丈夫?或许就像对方说的吧,这夫妻间的感情外人真是难以揣摩。

    既然对方不愿提,那就不问了。罗飞把话题重新拉回到案件本身:“绑匪特意把这个号码留在快递单上,说明他正控制着李俊松的那部手机。他如果要和你联系的话,应该也会继续使用这个号码。”

    庄小溪耸了耸肩膀:“可是这个号码一直关机啊,怎么联系呢?”

    罗飞胸有成竹地说道:“等过了约定的交易时间,他肯定会开机和你联系的。”

    “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要去球场交易,等绑匪和我再次联系?”

    “是的。等他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就说时间太匆忙,还在继续筹款。然后你要坚持和李俊松通话。这样既让绑匪保留期待,同时也要让他知道,李俊松还活着是你们继续交易的前提。”

    “然后你们就可以找机会查出绑匪的身份和下落,对吗?”

    “对。”罗飞感觉这场交谈正渐渐走上自己预设的轨道,“比如说通过技术手段对绑匪的电话进行定位。”

    庄小溪又问:“那你们多长时间能破案?”

    “这个不好说。但只要你一直拖着不和绑匪交易,我们就能占据主动。时间拖得越久,破案的概率就越大。”

    庄小溪沉默着,陷入凝思。当她最终做出决定的时候,那个决定却出乎罗飞的意料。

    “不行。”她摇着头说道,“我等不了。”

    “为什么?”罗飞非常不解,他感觉自己已经把事情说得很清楚了。

    庄小溪回答说:“因为那根手指。我必须在明天上午之前完成断指再植的手术,如果错过时间,李俊松就会失去他的右手拇指了。”

    罗飞轻叹了一声。这的确是个矛盾:警方的战术是拖延,可是李俊松的那根手指是拖不起的。哪怕警方的计划再顺利,也不敢保证能在明天上午之前解救李俊松。绑匪也正是在利用这个矛盾,逼迫庄小溪在限定的时间内完成交易。作为案件的指挥官,罗飞必须把其中的利害关系向当事人讲清楚。

    “拖延交易,很大可能会让李俊松失去他的拇指;但是如果按绑匪的要求实施交易,那李俊松很可能会失去他的生命。拇指还是生命?我想你应该能做出合理的选择。”

    再次出乎意料,庄小溪说:“我选择拇指。”在一片诧异的目光中,她给出了解释,“李俊松是个外科医生,如果失去了右手拇指,他的职业生涯就结束了。”

    罗飞“嘿”了一声:“难道职业生涯比命还重要吗?”

    “对李俊松来说,是的。”庄小溪极为严肃地说道,“因为他已经一无所有了。他仅存的价值,就是他的职业天赋。如果失去了那根拇指,他还不如去死。”

    罗飞看着庄小溪,他觉得这不是一个妻子在评价自己的丈夫,倒像是一个严厉的母亲在苛责自己不成器的儿子。

    对方既然抱定了这样一种另类的想法,罗飞一时也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会场上出现了令人尴尬的宁静。

    片刻后倒是庄小溪主动打破了沉默,她反问道:“交易的过程对警方来说不也是一个抓捕绑匪的好机会吗?”

    罗飞耸着肩膀:“确实有机会,不过这种一锤子的买卖风险太大。万一抓捕失败就没有退路了。所以警方的计划还是要拖……”

    “不要说你们的计划了,”庄小溪打断了罗飞的话语,“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方案。”

    “你的方案?”

    “我按约定去球场交易,你们暗中埋伏。如果有机会抓住绑匪那最好了,没机会的话,那就让交易完成。毕竟绑匪还是有可能放过李俊松的吧?”

    “的确有可能,偶尔也会有遵守约定的绑匪,或者说没胆量杀人的绑匪。”罗飞无奈地咧咧嘴,“不过那种可能性真的非常低。所以最好……”

    “别说了。”庄小溪再次打断罗飞,“我已经决定了,我必须去交易。我想你们警方也没有权力阻止我吧?”

    罗飞摊摊手,做了个无能为力的表情。他真正感受到这个女人的犟脾气了。

    “那你们就赶快设计出一个现场抓捕的方案吧,时间已经不多了。”庄小溪用决断般的口吻说道,仿佛她才是这场警匪之战的指挥官。

    (3)

    本赛季的全国足球职业联赛已经进入尾声,来自于省城的球队以三分之差位居积分榜第二名。今晚球队将坐镇主场与联赛领头羊展开榜首大战,这场交锋的结果很可能将决定本赛季的冠军归属。

    如此重要的比赛必然球市火爆,在开赛前三天,所有的球票已销售一空。

    开球时间是晚上八点整,检票入场的工作则提前一个小时开始进行。

    庄小溪排在长长的队伍中,随着人流缓慢前行。她手中捏着那张绑匪寄来的球票,票面上的座位号是D区20排14座,入口处位于金山体育场的东南角。

    庄小溪身边的人都套着深蓝色的主场球衣,而她却穿了一身正装,与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于是便常有好奇的目光聚焦在她的身上。

    大约十九点二十分,庄小溪来到了检票口。负责验票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他对每一张票都看得很细,不但查看分区,更要关注票面上的座号,有时还特意抬头对着持票人打量几眼。

    通过检票口之后,庄小溪跟随人流走向相应的看台。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中年人在看台过道上指挥观众就座。当庄小溪经过的时候,两人的目光有过一次短暂的交流,但随即又分开。

    庄小溪找到自己的位置坐好,此时入场的观众还不算太多,周围不少座位都空着。中年保安站在不远的地方继续引导人流,目光则时不时地往庄小溪这边扫一两下。

    与此同时,在D区的检票口,观众仍在不停涌入。有一对情侣来到了检票员身边,他们不但穿着蓝色的球衣,脖子上还搭着蓝色的围巾,看起来必是主队坚定的支持者。

    检票员接过球票查验,只见两张票的座位号分别是28排13座和28排14座。检票员便抬头看了看那两个持票人,在他眼前出现的是一对青春洋溢的面庞。

    检票员笑了,他赞了句:“真不错。”

    “啊?”情侣中的小伙子略带茫然地问道,“有什么不错的?”

    “你们是今天的幸运观众,可以免费获得球迷俱乐部的会员卡。”检票员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两张卡片,随递还的球票一同交给了那个小伙子,“不但以后买票可以打折,今天还可以有奖品领取。”

    “是吗?”小伙子欣喜地问道,“要在哪里领呢?”

    “球迷服务部。”检票员抬手比画着方向,“进去后第一个岔口往右拐,走廊右手边第三个房间。”

    “好嘞。”小伙子搂着身边的姑娘,高高兴兴地往场馆内走去。到了岔口处,其他人都继续往前走向露天的球场,这两人则往右拐弯进了一条走廊。

    右手第三个房间外挂着醒目的招牌:球迷服务部。房间门开到最大,似乎早就在等待幸运儿的到来。

    小情侣直接走进屋内。他们看到两个工作人员,一个四十岁左右,另外一个二十来岁,两个人看起来都很精干的样子。

    那个中年人迎上来问道:“是来领奖品的吗?”

    小伙子点点头,他出示了手里的会员卡,询问道:“有什么奖品?”

    “今天的奖品是球票升级,你们可以到贵宾包厢里观看比赛。”

    “是吗?”女孩一听就乐了,她跟着男朋友追了两个赛季的比赛了,还从来没进过贵宾包厢。

    中年人主动递上了两张球票,这两张球票被制成了请柬状,设计印刷都极其精美。在票的正面印着“贵宾席,非卖品”六个大字。女孩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夸张地大喊了一声:“啊,还是非卖品呢!”

    小伙子则要冷静一些,他不忘询问:“贵宾席要怎么走?”

    “在主席台的正上方。”中年人指引道,“你出去以后上二楼,沿着场馆回廊往南边走,到了A区附近就能看到了。”

    “A区?不需要出去重新检票吧?”

    “不需要出去,到贵宾席凭票进包厢就行。场馆内各区都是通的。”

    问清楚了去路,情侣俩便准备转身离去。中年人却把小伙子拉住,冲对方手里指了指,提醒说:“你们得把原来那两张票换给我。”

    小伙子“哦”了一声,把D区那两张票塞到了中年人手里。后者微微一笑,挥手做了个送客的姿势。

    情侣俩离开之后,屋中的那个年轻人凑到中年人身边,他看了一眼票面评价道:“28排,正合适呢。”

    中年人点头道:“快换衣服吧。”两人迅速脱了制服,各自套上一件蓝色的球衣,一下子从工作人员变成了热情的球迷。随后他们便离开了球迷服务部,出门左拐,在走廊岔口处混入了D区入场的人流。

    经通道进入球场内,28排的那两个座位在通道口的左上方。两人拾级而上,找到相应的位置坐好。中年人四下里扫视了一圈,目光最后往自己的正下方投去。因为球场就在下面,他的动作显得非常自然,别人不可能知道,他视线真正的聚焦点却是坐在20排的那个女人——庄小溪。

    中年人正是省城刑警队队长罗飞,坐在身边的同伴则是他的助手尹剑。

    D区门口的检票员和球场过道上的保安当然也是参战的刑警队员,除此之外,还有一名警员正以摄影记者的身份站在球场边,这名警员操控着一台长焦摄像机,镜头同样对准了D区20排庄小溪所在的方位。

    由于庄小溪执意要赴绑匪之约,警方只好临时布置了一个陷阱。尽管筹备时间极其匆忙,但罗飞还是竭力将陷阱设计得严密而又巧妙,既不能给绑匪留下漏洞,更要将警方暴露的风险降到最低。

    因为球市火爆,现场的球票已经全部售出,要想把警方的眼线安插在庄小溪身旁,首先得设计一个换票计划。于是便由一个灵巧的警员假扮成检票员,在D区入口处寻找合适的换票对象:首先换来的球票要符合警方的监控要求,其次换票者必须绝对可靠,万不可与绑匪产生瓜葛。

    最终那一对小情侣成了警方选定的目标,当他们拿着内部赠票喜滋滋地前往贵宾包厢的时候,罗飞和尹剑也就得到了两个能监控现场的绝佳座席。

    考虑到球场内的观众实在太多,光凭几个人的肉眼恐怕无法关注太多的信息。罗飞又在球场内正对D区的方位上设置了一台高倍摄像机。这台摄像机将对庄小溪实行全程跟拍,把发生在这个女人身边的每一个细节都原原本本地记录下来。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