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引子

十月三十日。

    “怎么不把窗帘拉开啊?黑乎乎的。”余婧一进屋就咋呼呼地嚷道。她径直跑到窗前,三两下把窗帘拉开,下午灿烂的阳光照进来,彻底改变了视觉上的阴沉气氛。

    原本就坐在屋子里的几个男生都没说话,看来他们已经习惯了余婧这种自作主张的行为。这个长得文文静静的南方女孩,性格却像北方人一般直爽。

    等那女孩在会议桌前坐好之后,她身旁的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才提醒道:“一会儿要放投影的,光线太亮了看不清。”

    “等放的时候再说吧。”余婧应付了一句,然后看着那男生问道,“师兄,你闻闻我身上有味道吗?”

    眼镜男把鼻子凑上前嗅了嗅,然后满脸陶醉地大声赞美:“香!”屋子里的其他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讨厌!”余婧握起粉拳捶了对方一下,再次追问,“说真的,我身上有没有死人的味道?”

    “什么死人的味道?那是福尔马林的味道。”眼镜男先纠正又反问,“这味道我们身上谁没有啊?”

    余婧皱起眉头强调说:“我跟你们不一样。”

    眼镜男明白什么了,他报以同情的目光:“你这几天被折磨惨了吧?”

    “那还用说?就泡在死人堆里了。”余婧无奈地咧着嘴,“一个女生被发配到病理科,你说算不算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呢?”

    “别抱怨啦,还不是你自己惹出来的祸?”对面另一个男生劝解道,“熬吧。一般也就两三个月,熬过来就好啦。”

    这男生话音刚落,走廊里“嗒嗒嗒”地响起一连串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屋子里的人就像是得到了某种信号,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不敢再有多言。片刻之后,一个人影走进屋内,男女学生全都站起身来,尊敬地喊道:“庄老师。”

    庄老师,一个气质不凡的女子,身材高挑,容貌端庄。她进屋后便坐在会议桌最前端的位置,同时扭头往窗口方向看了一眼,直射进来的阳光令她的眉头微微皱起。

    不远处的余婧识趣地抢到窗前,把那片窗帘重新拉好,然后才跟着其他同学入座。

    庄老师把一叠资料和一部手机放在会议桌上,然后简洁明了地说了声:“开始吧。”

    作报告的顺序早已定好。那个戴眼镜的男生一马当先,他操控投影播放提前准备好的PPT,首页上显出他的名字:杨哲。

    在杨哲讲述的过程中,会场气氛非常安静,只有庄老师的手机在中途响过一声。不过她并没有立刻查看。

    大约十分钟之后,杨哲的报告结束。庄老师随后做出点评,她的学生一边倾听一边认真做着记录。最终庄老师说了声:“行,就这样吧。”杨哲便长舒了口气,如释重负。

    庄老师想起手机似乎有信息,便打开来看了一眼,然后她吩咐杨哲:“我有一个快递在收发点,你去帮我取一下。”

    杨哲拿了庄老师的身份证,离开会议室去收发室取快递。等他回来的时候,发现第二个作报告的学生正低着头接受庄老师的批评。杨哲有些幸灾乐祸,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默默把取回的快递盒子连同身份证一同放在老师面前,随后便回到自己位置上坐好。

    庄老师拿起纸盒看了一眼。那盒子上缠满了胶带,一时无法打开。于是她拿着盒子离开了会议室,没过一会儿她就回来了,手里多了一把文具小刀。鉴于时间问题,她没有继续和先前的学生纠缠。

    “我们不要占用大家的时间,你的问题会后单独再谈。”庄老师严肃地告诫对方,然后她转过脸来看着会场上唯一的女孩:“余婧,你开始吧。”

    余婧紧张地咽了口唾沫,打开PPT。在她开口讲述的同时,庄老师开始用小刀去割纸盒上的胶条。

    余婧一边讲一边用余光去瞟庄老师,看起来对自己的报告欠缺信心。而事实似乎也在呼应她的忧虑——庄老师的面色正变得越来越阴沉。

    余婧愈发忐忑,连声音都有些颤抖。终于庄老师挥手阻止道:“你先别讲了!”

    余婧屏住气,手足无措。她低下头,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

    可是庄老师却没有再说什么。片刻后余婧抬头观察对方的反应,出乎意料,她看到庄老师脸庞苍白,毫无血色。

    在余婧的印象中,她还从没见过这个女人脸上出现这样的神情,她知道这样的表情绝不是因自己而起。

    此刻停留在庄老师视线焦点上的,却是那只刚刚被打开的快递盒子。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