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曲终·人散(5)

投影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个魁梧男子的身影。他戴着帽子和口罩,看不清具体面容。不过他的体型和走路姿态还是能显现出某些特征。

    录像有好几段,等全部放完之后,罗飞突然看着阿华问道:“饶东华,你觉得你认识这个人吗?”

    阿华想也不想,大声说:“认识。”

    罗飞又问:“他是谁?”

    阿华回答:“豹头!”

    罗飞点点头,又去问在场的另外一个受审案犯:“葛新新,你认识录像上的这个人吗?”

    通过先前的公判可知,这个叫作葛新新的案犯曾是高德森集团的首席打手,面对罗飞的提问,他也说:“应该就是豹头。”

    罗飞继续问道:“葛新新,去年的四月二十一日,高德森有没有交代你去完成什么任务?”

    葛新新说:“有。”

    “什么任务?”

    “他要我去杀了阿华。”因为已经被判决死刑,而且这些问题都是以前交代过的东西,所以葛新新回答起来并没有什么顾忌。

    “为什么要杀他?”

    “高总当时征了块地,被阿华手下的人霸着,没法拆迁。耗不起,所以想杀了阿华。”

    “那你有没有去杀他?”

    “没有。”

    “为什么?”

    “因为豹头提出来,他要去杀。高总就让他去了。”

    “他是主动要去的吗?”

    “是的。”

    “你觉得他为什么要去?”

    “我觉得他就是想表功。因为他刚刚从阿华那边过来,高总还不信任他。”

    “他任务完成得怎么样?”

    “失败了。他没能伤得了阿华,反而误伤了一个女人。”

    罗飞“嗯”了一声,好像是问完了。然后他又抬头面向观众和媒体,解释说:“豹头原来是饶东华的手下,后来又投靠高德森集团。当然了,豹头只是他在江湖上的诨名,而他的大号对在座的所有人来说,都早已如雷贯耳——”

    众人屏息凝神,虽然他们都已猜到了七八分,但还是急切等待着罗飞将那个名字确确实实地说出来。

    罗飞回过头,目光往主席台上扫了一圈,同时他将嘴凑在话筒边,终于吐出了那三个字:“钱——要——彬!”

    台下观众的情绪像是在顶点时被突然放了闸,一下子全然宣泄出来。现场哗声四起,几乎所有的人都陷入了热火朝天的议论和分析之中。而无论从常理还是逻辑来看,这起爆炸案真凶的指向都已是如此明显!

    主席台上,宋局长眉关紧锁。至此他已完全明白了罗飞的用意:那家伙身为大会安保负责人,控制着整个会场的秩序,他充分利用了这个条件,将一场计划中的表彰大会变成了冤案的新闻发布会。而自己作为大会的策划和主持人,现在只能品尝“为他人作嫁衣”的苦涩滋味了。

    独自斟酌了片刻后,宋局长侧过头去,附耳对肖华不知说了些什么。肖华面无表情地听着,末了微微点了点头。

    罗飞这时又将那个装有头发的证物袋举了起来,大声道:“这根头发和钱要彬的发质特征非常吻合,如果有必要的话,还可以做一个DNA鉴定。综合以上的证据和证人证言,我认为钱要彬涉嫌故意伤害罪和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应批准逮捕,立案侦查。”

    台下有人附和赞同,也有人摇头表示反对。而罗飞则看着宋局长,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宋局长迎着罗飞的目光,他再次站起身,手里拿着自己的话筒。

    场内慢慢地安静下来,摄像镜头也对在了宋局长的身上。

    宋局长先是轻轻咳嗽了一声,片刻后,他终于开口道:“鉴于此案出现的新情况,我和肖华厅长商量了一下,同意由罗飞同志负责,对钱要彬展开刑事侦查。不管最终查出来的结果如何,都会给大家一个交代。原定在今天举行的表彰大会,暂时取消;以后是否表彰……看侦查的结果再定吧。”

    罗飞点点头,接受了这意料中的胜果。他知道,只要将案情通过媒体公布于众,宋局长再想护短的成本就太大了。这起案子现在有了公众的监督,应该能得到一个公正的裁决。

    台下众人再次议论纷纷。大家的立场和情感都不尽相同,有人欣喜,有人悲伤,有人鄙视,有人惋惜……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唯有突变之后的诧异可算是所有人共通的情绪。

    “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儿。”宋局长看着罗飞,冷冷问道,“现在可以散场了吧?”

    罗飞却摇头道:“我还想耽误大家几分钟,我有些话必须要说。”

    宋局长坐回到椅子上,神色有些无奈。

    罗飞伸手扶住话筒,他用目光缓缓扫过人群,同时开口说道:“宋局长刚刚批准了我的申请,但我心中并没有什么喜悦。因为我很清楚这件事情的代价。我抓了自己的同事,得罪的不仅仅是台上这几位领导,恐怕整个省城警界都会视我为叛徒。即便是协助我的那帮特警和刑警弟兄们,今后的仕途也难免受到影响。我感到很内疚,我对不起你们。”

    台下有人喊道:“罗队,你不用这么说,今天来的弟兄都是理解你的。”

    罗飞循声看去,说话的人正是尹剑。罗飞心头一热,自己跟这小伙子共事一年多,此前再怎么亲密,也不过是上下级之间的工作关系。但是此时此刻,对方敢在这样的场合喊出这样的话,的确是喊出了属于“兄弟”之间的热血情感。

    罗飞冲尹剑微微一笑,无声地表达了谢意。然后他又继续说道:“可今天的事情,我不得不做。先前宋局长说,我的任务是保卫会场安全,言下之意,我是不该插手这起案子的。是啊,在座的同僚们都知道,我罗飞是从龙州来的,组织上把我调任省城,是为了抓捕那个自称Eumenides的杀手。包括我今天的任务也是如此,那个杀手给钱要彬下了死亡通知单,我和我的团队必须挫败对方的计划。或许在宋局长看来,我只要保护好钱要彬的安全就可以了,我为什么非要去揭自己人的伤疤,去做这么一件吃力不讨好的傻事?”

    罗飞一边说一边转过头,和宋局长对了一个眼神。后者也表现出了听对方讲述的兴趣。

    罗飞又扶了一下话筒,说道:“一周前我和专案组的同事们开会时,我们内部也有过一场激烈的争论。有好几个同志都认为,保护好钱要彬就是我们的首要任务,可我认为不对。我们的任务应该是击败Eumenides,而保护钱要彬却恰恰与这个目的背道而驰。”

    大部分人听到这话都糊涂了。Eumenides要杀钱要彬,专案组如果保护好钱要彬,难道不是击败了Eumenides?怎么说是背道而驰?

    罗飞正要解释这一点:“那个Eumenides素来以正义的执行者自居,他为什么要杀钱要彬?因为钱要彬违反了法律,但却没有受到制裁。如果我们继续袒护钱要彬,那就是在进一步扭曲正义。或许我们可以挫败杀手的行凶计划,可那又怎么样呢?哪怕那杀手被抓住了,我这个专案组也远远配不上‘胜利’这个词语。因为只要法律的尊严仍被践踏,Eumenides就仍会孳生,那绝不仅仅是一个杀手的问题,那是躲藏在我们每个人心中的阴影。而摆脱阴影的唯一方法,就是让阳光照耀进来。”

    台下有人开始点头,应是领悟到了罗飞话中的深意。台上的宋局长也愣了一下,眯着眼睛若有所思。

    “现在我们逮捕了钱要彬,重新侦查那起爆炸案件。这才是真正击败了Eumenides;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给予钱要彬公正的法律裁决,这也是保护他的最恰当的方式。”罗飞顿了顿,又转头道,“宋局长,韩灏的堕落您肯定非常痛心吧?如果他最初犯错时能勇于接受惩处,又何至于越陷越深,直至不可收拾?”

    宋局长这次没有和罗飞对视,只低着头沉默不语。

    罗飞再次面向观众席,他扶了扶话筒,道:“或许有人会说,钱要彬的错误是情有可原的。他卧底那么多年,面对的都是穷凶极恶的黑势力分子,行事难免要采用一些非常手段。他那天针对的目标更是身负死罪的黑势力首恶,至于伤及无辜,那纯粹是个意外嘛。既然是为了打黑除恶的大目标而行事,对于这样的小错误,何必要抓住不放呢?”

    听罗飞这么一说,台上台下均有骚动,看来持这种意见的人还不在少数。

    罗飞“嘿”了一声,反问:“如果通过动机来判断一个人行为的正误,那我们又该如何看待Eumenides的杀戮?他发出死亡通知单的时候,哪一次不是以正义自居?既然维护正义的大目标不错,我们又何必要阻止那个杀手?”

    众人讨论得愈发热烈。事实上,Eumenides的行为早就在市民中引起过极大的争议,有人厌恶,有人恐惧,但也有一帮人热情追随。这些追随者会为Eumenides的每一次行动喝彩叫好,并且在网络上发帖转帖,鼓吹所谓“残酷的正义”。今天的会议现场中便不乏这样的人。

    罗飞等大家讨论了一会儿之后,又道:“今天在座的很多都是警察,惩治罪恶是我们的天职。不过Eumenides认为自己的使命也是惩治罪恶。还有钱要彬,当他准备谋杀饶东华的时候,肯定也把自己当成正义的一方吧?那到底什么才是正义?我们和他们的行为最根本的区别到底在哪里?”

    有人陷入沉思,也有人跃跃欲试,似乎很想表达自己的看法。不过罗飞这时却转过头来,目光投向了隔离区里的阿华。

    “饶东华,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阿华略一点头,表示出配合的意愿。

    “对于那个杀手,自称为Eumenides的家伙,你恨不恨他?”

    “当然恨。”阿华眼中闪着冷光,“是他害死了邓总,我怎么能不恨?”

    “如果有机会的话,你会找他报仇吗?”

    阿华毫不犹豫地说道:“会!”

    罗飞又问:“那钱要彬呢,你恨不恨他?”

    “恨!”阿华说话的同时回过头,远远地看向观众席,愤然找到明明的身影。他用这样的方式告诉罗飞,那个女人的惨遇就是他仇恨的来源。

    “你会找他报仇吗?”罗飞重复着先前的问题。

    “当然了。”阿华耸了耸肩膀,似乎这根本就不值一问。

    这样的答案其实也在罗飞的意料之中。他问这些是为了给接下来的话题做好铺垫。罗飞用一种坦诚的目光看着阿华,片刻后他提出了第三组类似的问题:“那你恨我吗?”

    这次阿华一怔,对这个问题感觉有些突兀。

    罗飞提示对方:“是我抓住了你。为了抓你,我盯了你整整一年,我还设计了一些圈套让你钻。现在你被判处死刑,你恨不恨我?”

    阿华却笑了,然后他很认真地回答说:“不,我不恨你。我只是输给了你,有点不服气而已。”

    罗飞也微微一笑,又问:“那你的亲朋好友呢?他们不会来找我报仇吧?”

    阿华摇着头反问:“我自己犯了死罪,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只是一个执法者而已。”

    罗飞抬起头感慨道:“是啊。我当刑警也有十多年了,这些年抓住的罪犯数以百计。如果他们都来找我寻仇,我有几条命能活到今天?事实上,被我抓住的罪犯很少有人会恨我。他们中间甚至有人还希望和我交个朋友。”

    阿华道:“这话我信。如果我阿华有命,也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罗飞便又对阿华问道:“为什么呢?你既然认罪,为什么Eumenides,还有钱要彬,他们要对你动手,你就恨之入骨,而我把你送上了死刑台,你不但不恨我,还想和我交朋友?”

    “因为你是于公,而他们是于私!”阿华非常清晰地答道,“我阿华犯了罪,按法律来,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我毫无怨言。但任何人都没资格用私刑来治我!谁如果敢对我动私刑,那我就要以牙还牙、血债血偿!”

    “你说得不错。”罗飞高声道,“你不会恨我,正因为我从不凭私欲抓人。在我抓过的罪犯中,有些人的遭遇令我非常同情,但我仍要将他们绳之以法;而另有一些人,我虽然对其行径极为厌恶,但我却不会动他们分毫。我仅以法律作为执法行为的最高准则,在任何情况下,个人的好恶都不会影响到这个准则。只有这样,法律才能保持住她的尊严。法律有了尊严,人们才能安心地接受法律的保护,犯罪者也会心服口服地接受法律的制裁。当我以法律的名义去惩治罪恶的时候,罪犯们没有怨言,受害者一方也会感到由衷的欣慰。我不敢想象,如果我是Eumenides,我只凭自己的是非观就制裁了那么多的罪犯,那么今天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局面?”

    会场内一时间无人说话了,即便是最激进的私刑支持者,此刻也禁不住要郑重思考这个问题。

    在静默的气氛中,罗飞继续自问:“我还敢这样安然站在灯光下吗?我又该怎么去面对当事人的亲属?或许我仍然可以说,我是为了维护‘正义’,可这样的正义又有什么意义呢?鲜血只能引发更多的仇恨,人们的情绪将更加狂躁,社会矛盾也会更加尖锐,这就是我们想要的吗?”

    罗飞用目光扫视着全场,自问自答:“不,绝对不是!真正的正义应该能化解仇恨,抚平人们心头的创伤。我今天抓了钱要彬,那个受伤的女孩便可以得到宽慰,她会感谢法律,她会相信这个社会仍有公平存在;可如果让Eumenides制裁钱要彬,女孩又会怎么想?她感谢的是暴力,是私刑,而遭遇不公的仇恨感将长存在她内心深处,那仇恨在社会中侵蚀蔓延,最终将影响到你我的生活。”

    郑佳在人丛中远望着罗飞,她或许是最理解对方话语的人。那饱含毒液的发簪就藏在她的衣兜里,无声地印证着罗飞的判断。而明明颇为动容,她的目光在罗飞和郑佳身上来回转了两圈,悄声但却诚挚地说道:“我应该谢谢你们。”

    郑佳无声一笑,她握住明明的手,一颗悬着的心到此刻彻底放了下来。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