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离别曲(4)

一曲终了之后,慕剑云仍然无法从离别的愁思中解脱,直到罗飞轻轻地碰了碰她,她才回过神来。

    “呵,这音乐……”慕剑云自我感怀道,“真是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罗飞没有说话,他的左手从桌子底下伸出来,宽大的手掌撑得鼓鼓的,竟是握着一只红彤彤的苹果。他把苹果轻轻放在慕剑云面前,微笑说:“这是送给你的。”

    慕剑云意外地“啊”了一声,有些摸不着头脑:“你……”

    “今天是平安夜。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罗飞的嘴角微微向上挑着,竟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淘气笑容。

    “你骗我……”慕剑云嗔怒地瞪了罗飞一眼,同时又迫不及待地将那只苹果捧在了手中。苹果鲜亮红润,散发出淡淡的香甜气息。

    罗飞专注地看着慕剑云,直到对方抬起眼帘与自己相视之后,他才郑重送出了自己的祝福:“祝你圣诞快乐,祝你一生平安。”

    “谢谢你。”慕剑云紧紧地握着那只苹果,心中暖意阵阵。但在这最甜蜜的时刻,却又有两颗泪珠轻挂在她的眼角,摇摇欲坠。

    十二月二十五日上午。

    省城公安局。

    虽然已经接到了调令,但罗飞还是如往常一样,早早便来到了刑警大队。他一个人待在办公室里,整理着需要交接的档案文件,也整理着自己一年多来的心绪。

    大约在八点半的时候,有人在屋外敲门。罗飞道了声:“请进。”那人推门而入,却是他的助手尹剑。

    “你来得正好。”罗飞招招手,“这些档案我都整理过了,你清点一下,找个地方保管起来。”

    尹剑“嗯”了一声,神情却不太好受。继韩灏之后,他又一次要和自己的领导分别。对这个颇重情义的小伙子来说,每一次分别都是一副沉重的负担。不过伤感归伤感,他可没忘记此行的任务。

    “罗队,宋局长让您上去一趟。”小伙子走到罗飞桌前,一边接过那些资料一边说道。

    “哦。”罗飞闻言便站起身,心中猜测了一下:是不是新的刑警队长有人选了,叫我上去好交接一下工作?

    等来到宋局长的办公室之后,罗飞的猜测似乎得到了进一步的印证。因为屋里除了宋局长本人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人物——钱要彬。

    自从罗飞的调令下达之后,省城警界都在传言,“卧底神探”钱要彬已经被内定为下一任的刑警队长。罗飞也相信这样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你来了。”宋局长看到罗飞进来,只简单地打了个招呼。钱要彬则特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抢上前与罗飞热情握手。

    罗飞用常规的礼节应付着,态度不冷不热,然后和钱要彬分坐在沙发两边。

    宋局长看看罗飞,又看看钱要彬,却许久不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他不说话,那两人便也不好开口。屋内的气氛一时间有些肃穆。

    片刻后,罗飞感觉有些不对劲,便转头看看身旁的钱要彬,没想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神情既郑重又复杂。

    这不像是正常的交接工作啊?罗飞正诧异间,宋局长终于开口了。

    “罗飞啊,你最近两天在忙什么?”从他低沉的语调来看,这句话显然只是切入正题前的无谓寒暄。

    罗飞便随意答了句:“没忙什么……就是在准备交接。”

    “交接的事情先停一停吧。”宋局长摆了摆手,他把身体往罗飞的方向探了探,又解释说,“还有一些工作,需要你继续做完。”

    罗飞没有说话,显示出一切服从组织安排的态度。

    宋局长这时冲钱要彬略一点头:“要彬,你把那东西给罗队长看看吧。”

    钱要彬从沙发的扶手上拿起一个信封递给罗飞,道:“这是今天一早在我的信箱里发现的。”

    信封上空无一字——这信显然不是从正常的邮递渠道而来。罗飞心中一动,迅速将那信封打开,取出了里面的一张便笺。

    无论从字迹、格式还是内容来说,那张便笺都是罗飞再熟悉不过的东西——那既是罗飞来到省城的原因,也是罗飞继续留在省城的意义。

    白纸黑字,标准的仿宋体:

    死亡通知单

    受刑人:钱要彬

    罪行:故意杀人

    执行日期:二〇〇四年一月三日

    执行人:Eumenides

    罗飞轻轻地“嘿”了一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既在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片刻之后,他的目光从便笺上挪开,意味深长地看了钱要彬一眼。后者咧了咧嘴,尴尬地挤出一丝笑容。

    “罗飞啊。”宋局长招呼了一声,等后者转过头之后,他话中有话地说道,“别的事情我不管,但这最后一班岗,你无论如何都要站好!”

    罗飞神色平静,只简单地回答了三个字:“我明白。”但他语气中的态度却是如此坚定和沉稳,透出一股令人信赖的感觉。

    宋局长满意地点点头:“那你就尽快准备吧,时间应该还很充分。”略一停顿之后,他又建议道,“你们开专案会议的时候,要彬也可以列席。他不光是你们的保护对象,也能充当作战的主力。”

    “这个……”罗飞委婉地拒绝道,“我看没有太大的必要。”

    “既然是罗队的案子,就让罗队全权负责吧。”钱要彬看出罗飞的心态,便自觉找了个台阶走下来,“我一切听从安排就行。”

    宋局长斟酌了一会儿,低声说:“也好。”他知道罗飞和钱要彬之间芥蒂已存,真要在一起合作,反而双方都会束手束脚,还不如让罗飞独自去应付。

    “那我现在就召集人员开会去。”罗飞一边说一边站起身,同时将那张便笺收回信封中。

    宋局长挥挥手:“去吧。”

    罗飞又冲钱要彬点了点头,算是告辞。随后他便离开了局长办公室,下楼而去。等到了刑警队所在的楼层,却见尹剑正捧着个茶杯从开水房走出来,脚步匆匆。罗飞叫住他问道:“你瞎忙乎啥呢?”

    尹剑一回头:“你下来了啊?”一边说话一边把茶杯塞到了罗飞手里,杯中热腾腾的一杯绿茶,香味扑鼻,显然是刚刚沏好的。

    罗飞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不过没等他开口再问,尹剑又笑嘻嘻地解释道:“慕老师在你办公室坐着呢——你自己招呼她吧。”

    罗飞心道:这来得倒巧。他“哦”了一声,又正色吩咐尹剑:“你赶快去安排一下,通知各专案组成员,十点半来开紧急会议。”

    尹剑愣了一下,心中暗忖:您不是都办交接了吗?还张罗什么专案组?这话虽然没有说出来,罗飞却看得明白,便又加重语气道:“有新情况了,Eumenides下了新单子!”

    尹剑神色一凛,他当然明白“新单子”的意义,忙挺起腰板回复说:“我这就去准备!”

    这边尹剑自去安排会议。罗飞则端着茶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一推门果然看见了慕剑云,女讲师正坐在沙发上,手里翻着一叠稿纸——那是罗飞为离任而写的述职报告。

    “你怎么来了?”罗飞打了个招呼,走过去将那杯绿茶送到对方面前,又说,“我正要找你呢。”

    慕剑云将手里的稿纸放下,反问道:“怎么了?”

    罗飞道:“你先说吧。”他知道自己这边的话题一旦展开,恐怕就很难结束了。

    慕剑云也不磨叽,便道:“我来找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

    “我不想在学校里待着了,我想去地方上锻炼锻炼。”慕剑云一边说一边端起那杯绿茶,目光却一直盯在罗飞脸上,观察着对方的反应。

    罗飞显得有些意外,略略皱起眉问:“为什么?”在他看来,一个女同志在警校担任讲师多好啊,别人想进还进不去呢,干吗要到地方上受苦?

    “学校里那种清闲的生活,我有些待腻了。”慕剑云用轻描淡写的口吻说道,“我想到地方刑警队多接触一些现实的案子。”

    罗飞摇摇头:“我持保留意见……我劝你慎重决定。”略作停顿之后,他又问,“你还没跟学校领导说这事吧?”

    慕剑云耸了耸肩膀:“没呢,我还不知道有没有地方上的单位愿意接收我。”

    听对方这么说罗飞倒松了口气:原来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只算个初萌的想法。不过他有些奇怪,慕剑云怎么会突然冒出这样的念头,而且还特意赶过来和自己讨论。这实在不像是一个成熟女人的表现。

    慕剑云这会儿把茶杯送到唇边,但她却没有继续做出喝茶的动作,只是怔怔地看着那汪清澈的茶水,不知在想些什么。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