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离别曲(3)

 罗飞也看见了,一个穿着水绿色长裙的女孩正从后台款步走出。那女孩手里提着个小提琴,相貌清秀脱俗,确是郑佳无疑。

    “她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慕剑云轻声赞道。郑佳的双目恢复正常之后就搬离了警校的公寓,算起来两人分别已有一个多月。此刻虽然分处舞台上下,慕剑云心中还是泛起一番疼爱怜惜的温柔感觉。

    郑佳往外走出两步之后,又停步转身,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原来另有一名女子在身后跟随着她的脚步,那女子身形纤细苗条,着一身长袖汉服,颇有古典美女的风范。只可惜她头上戴了一顶蒙纱斗笠,白色的面纱垂盖下来,遮住了她的容颜。

    郑佳牵着那女子的衣袖,两人款款而行,一同来到了表演台中央。郑佳坐在左前方的演奏椅上,而穿汉服的女子则来到侧后方的矮凳上坐好,矮凳前早已备好了一把古筝。

    慕剑云抽空瞥了罗飞一眼,问:“那个人是郑佳的搭档?”

    罗飞点点头说:“她们两人的合奏这一个月来极受欢迎,已经成为这家餐厅的台柱子了。”

    慕剑云“呵”了一声:“看来你还是这里的常客呢?”

    罗飞倒不否认:“这两个月,我几乎每天晚上都来。”不过他说话时神色严肃,似乎与美食和音乐的气氛并不相符。

    慕剑云心中一动,猜测道:“你是在等那个人?”

    罗飞不出声,算是默认了。

    慕剑云淡淡一笑:“我告诉过你,他不会再来了——他已经做了决断。”

    罗飞轻轻地叹了口气。确实,他这两个月的等待没有任何结果。也许他早该相信慕剑云的判断:那家伙走了,他既已给女孩留下了近乎完美的回忆,又何必再回来呢?重逢的唯一意义,除了破坏回忆,还有什么?

    “噔……”轻灵而又古朴的乐曲声打断了罗慕二人的交谈,他们双双循声看去,却见那穿汉服的女子手抚着琴弦,已经撩开了演奏的序曲。这一声悠悠转转,绕梁不绝,便在将歇未歇之际,女子水袖轻拂,第二声又翩翩而至。

    如此声声相连,初时间歇冗长,随后则渐归紧密,像是将听客们引入了一条辗转悠长的古巷,越往里走,前方越是狭窄紧促。

    耳听古筝的节奏一阵急似一阵,三五个转折之后几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但恰在此刻,古筝的弦音却戛然而止,悠扬的小提琴曲则衔接而上。

    小提琴美妙悠长的旋律立刻释放了人们紧绷的神经,就像在转过古巷最狭窄的弯口时,眼前竟忽地呈现出了一片开阔的园林,那林中鸟语花香,林木葱郁,直叫人心旷神怡。

    倏忽之后,本已终止的古筝弦音又隐隐若现。“叮咚”“叮咚”,像是水滴轻落,温柔地打在红花绿叶之上,令闻者如沐江南春雨。那雨声忽大忽小,忽徐忽急,就像是雨点润进了众人的心头。

    慕剑云完全被迷住了,她不仅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连眼睛也闭了起来,全心全意地沉浸在这迷人的琴筝合奏中。直到一曲终了之后,她才把眼睛睁开,由衷赞叹道:“真是太美了,难怪连那家伙都会被打动。”

    可自己的赞叹并未得到同伴的附和,慕剑云略略转过头,却见罗飞手里端着一满杯的啤酒,眼睛却怔怔地看着那穿汉服的女子,神色肃穆。

    “你想什么呢?”慕剑云伸手在罗飞面前晃了两下,打断了对方的思绪。罗飞将啤酒送到口边,但只抿了一小口便又放下,似乎那甘美的酒水已变得苦涩难咽。

    “那个女人是谁?”慕剑云敏感地问道。

    罗飞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反问:“你觉得她会是个漂亮的女人吗?”

    慕剑云又仔仔细细地打量了那女子几眼,斟酌着说道:“从身材来看,应该是个美人坯子……可惜看不到她的脸,皮肤也不知道好不好。”

    确实,那女子不仅脸被白纱蒙住,一双手也始终掩藏在水袖中,即便在抚琴的时候也不例外。似乎她的每一寸肌肤都如此矜贵,绝不能让外人看见似的。

    “你说的不错,她以前的确是个美女。”罗飞叹了口气,语调黯然,“只是现在……”

    “现在怎么了?”慕剑云的目光停留在女子的面纱上,她隐隐有种非常可怕的预感。而罗飞接下来的话则印证了她的感觉。

    “你还记得袁志邦被炸伤后的样子吧?那女人现在便和他差不多!”

    慕剑云“啊”的一声惊呼,那个“怪物”令人不忍卒睹的面容侵略着她的回忆,她实在无法将这样的可怕面容和一个如此窈窕娇美的女子联系在一起。愕然半晌之后,她才喃喃自语般问道:“怎么会这样?”

    罗飞手攥着酒杯,低声说道:“她叫明明,就是那个和阿华在一起,后来被大火烧成重伤的女人。”

    “是她!?”慕剑云再次被惊讶的情绪包围,同时她将目光从那女子身上挪开。因为她觉得看着这样的女子,脑子里却要想起一个怪物般的容貌,这实在是一件过于残忍的事情。

    在慕剑云转头唏嘘之间,美妙的古筝弦音又再次响起。只是这一次听来却多了几分凄凉。

    “她怎么会和郑佳在一起了?”慕剑云看着罗飞问道,她脑子里有太多的困惑,亟待对方解答。

    罗飞道:“郑佳视力恢复之后去看守所探望阿华,阿华便托付她照料这个女人。郑佳原本就心地善良,又想着要对阿华报恩,所以她对待明明非常尽心。她们俩现在已经成了相依为命的伙伴。”

    “是这样……”慕剑云露出恍然的表情,沉吟片刻后她又说道,“她们俩有这样的情谊倒不奇怪,因为郑佳也曾有过残疾,很容易和明明产生同病相怜的感情。”

    罗飞点点头,并补充说:“而且她们还有相同的爱好和特长——音乐。”

    “那女孩不是在酒店里做按摩的吗?”慕剑云难免诧异,“怎么古筝弹得这么好?”

    “她以前是音乐学院的,专业学过古筝。只是后来经不起诱惑……你知道,漂亮的女孩很容易受到诱惑,毕竟做什么都不如那一行来钱快。”

    慕剑云摇了摇头,她不想就此评判什么,因为这并不是女孩自身的问题,更多是属于这个社会的问题。不过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她似乎又有所感悟,轻叹道:“一场大火烧去了她美丽的躯壳,也改变了她的生存方式——从这一点来看,倒有点塞翁失马的意思。”

    罗飞“嘿”了一声:“这也算一种安慰吧……但无论如何,这样的代价对一个青春女孩来说,太残酷了!”

    “确实残酷……”慕剑云感觉到罗飞低沉的情绪,便探身握住对方的手劝解道,“可这样的事情你也无力阻止。能让作恶的人受到惩罚,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慕剑云不会想到,她的这番话恰恰刺痛了罗飞。后者挣脱了对方温暖的手掌,愤懑地说道:“不,我什么也没有做……残害明明的真凶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慕剑云只好尴尬地把手收了回来,同时反问:“你怎么了?高德森不是已经死了吗?这难道不是你的功劳?”

    罗飞苦笑道:“高德森是死了。可是他的同谋,真正到现场制造爆炸的那个人——不仅毫发无损,甚至还成了媒体热捧的英雄。”

    慕剑云愣了一下,很快她想到了一个人,讶然问道:“你说的是……钱要彬?”

    这两个月来,关于钱要彬的事迹已经被省城媒体热炒了好几轮。在省市公安系统宣传部门引导的舆论包装下,钱要彬被塑造成一个忍辱负重十一年,历尽重重艰难,最终成功捣毁了当市两大黑恶集团的英雄人物。整个省城,上至市井公婆,下至蹒跚幼童,人人都对“卧底神探”的名头耳熟能详。所以罗飞一说那话,慕剑云马上就联想到了钱要彬。

    见罗飞很郁闷地沉默着,慕剑云便知道自己猜得不错。其实对于阿华和高德森集团的覆灭,罗飞功不可没。可是在媒体的诸多宣传中,钱要彬却将所有的功劳揽于一身,对罗飞则只字不提。慕剑云此前就为此帮罗飞深感不平。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身为警方卧底的钱要彬,竟然还是亲手导演了公寓爆炸案的罪魁元凶!

    “他怎么能这么做?”慕剑云用手重重地敲了一下桌子,自问自否,“无论如何也不能这么做的!”

    罗飞叹了口气,默默喝光了杯中的啤酒。

    “宋局长不了解这事?”慕剑云知道钱要彬现在正是宋局长极力扶植的爱将,故有此问。

    “他知道,其实钱要彬的很多行动都是他默许的。”罗飞又倒上一杯啤酒,然后一边独饮一边将事情的前后经过向慕剑云讲述了一遍,包括“收割行动”的来龙去脉,以及宋局长如何修改行动原旨,钱要彬如何在高德森手下助纣为虐……详详细细,巨微无漏。

    慕剑云听完之后沉默了良久,最终她只能苦笑着劝道:“我也不知说什么好了……只是这件事,你真的不用自责。这不是你能控制得了的。”

    “是,我知道这事我管不了,”罗飞也回以苦笑,“可我又不能不管。”

    “嗯?”慕剑云听出罗飞话里有话。

    罗飞转头看向表演台,郑佳和明明仍然全神贯注于合奏中,她们的一举一动都是如此曼妙,在音乐的映衬下,更是美不胜收。

    罗飞便这样静静地看着,直到又一曲终了。然后他才把头转回来对慕剑云道:“从上个月开始,郑佳便准备了检举材料,屡屡到刑警队要求立案。下面的同志不敢受理,她后来就直接找到了我。”

    慕剑云也往表演台上的两个女孩瞥了一眼,问道:“郑佳也知道这案子的内情?”不过她随即便觉得此问多余。郑佳与阿华有过会面,现在又和明明形影不离,她能不知道吗?而以这女孩是非分明的性格,既然知道明明有冤屈,那是一定要讨出个公道来的。

    于是慕剑云不待罗飞回答,直接又进入了下一个问题:“你一定无法拒绝她,你帮她了?”

    罗飞点点头:“我当然无法拒绝。所以我找了一些渠道,试图去解决这件事情。”

    “你怎么不告诉我呢?或许我可以帮你。”慕剑云自告奋勇。她在警校任教,平时会有机会接触到一些警界的高层领导。

    罗飞摇头道:“这事没那么简单,我不想把你拖下水。”停顿片刻后,他又自嘲似的笑道,“事实也证明,我没有把你拖进来是明智的。”

    慕剑云听出有些不对劲,忙问:“怎么了?”

    罗飞盯着慕剑云看了一会儿,神色复杂。而他再次开口的时候,似乎却又换了个话题。

    “你不是问我,今天为什么要请你吃饭吗?呵呵,现在我该回答你了。”

    “为什么?”慕剑云忐忑地问道,她忽然间有种感觉,那绝不是一个能让自己高兴的答案。

    “我是来向你告别的。”罗飞哑着嗓子说道,“我要走了。”

    虽然有了不好的心理准备,但突如其来冒出“告别”这两个字,还是让慕剑云有些猝不及防。她茫然张了张嘴,半晌之后才发出声音:“你要去哪里?”

    “回龙州。”罗飞从口袋里摸出一份文件,展开后推到慕剑云面前,“这是我刚刚接到的调令。”

    慕剑云垂下眼帘,快速扫过文件上的内容:

    罗飞同志自二〇〇二年十月起担任省城刑警队代理队长,专职主持“四一八”专案组的全部工作。该同志工作态度积极,较出色地完成了组织上分配的各项任务。鉴于目前“四一八”专案组的工作已告一段落,经省城公安局领导建议,省公安厅组织部审核批准,现决定将罗飞同志调回龙州,出任龙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省城刑警队队长一职,另有人选安排。

    慕剑云深知这份调令的意义。她为罗飞感到深深的不平,同时也无法抑制住离别的伤感。她抽了一下鼻子,眼圈竟红了起来。

    这次是罗飞反过来握住了慕剑云的手,他用尽量欢快的语气说道:“龙州离省城也不远,你没课的时候,可以多过来走走。”

    慕剑云抬起头来,她勉力挤出一丝笑容:“是啊,你升官了,我们得庆祝一下呢。”

    罗飞很配合地端起啤酒杯:“来,碰一下吧。”

    慕剑云也端起自己面前的杯子,不过她把杯子里的果汁都倒掉了,转手也斟满了啤酒,说:“这么高兴的事,我应该陪你喝一杯。”说完也不等罗飞回应,伸过杯子和罗飞一敲,然后便大口地喝起来。

    罗飞知道慕剑云不会喝酒,劝道:“你慢点儿。”

    慕剑云不搭理对方,用另一只手指着罗飞的杯子,以示催促。罗飞无奈,只好仰着脖子,将自己杯子里的酒也统统干了。

    一大杯啤酒下肚,慕剑云的脸上飞起了红霞。她略歇过一口气后又问罗飞:“你什么时候动身?”

    罗飞道:“元旦之前吧。”

    “这么急?”慕剑云失望地摇着头,表示难以理解。

    “有人不想让我多待。”罗飞无奈地说道,“元月三号市里要召开这次扫黑除恶的公判和表彰大会。”

    慕剑云轻轻“哦”了一声,明白其中的逻辑。元月三号的大会是省城警界的一次盛事,届时阿华等黑恶分子将在大会上接受宣判,而钱要彬则会获得省市领导的表彰。这么重要的场合,有关方面当然不希望出现任何干扰因素。对于罗飞这样的持异见者,最好的方式就是立刻打发走人。

    事已至此,不仅酸楚的结局难以逆转,而且离别竟是迫在眼前。慕剑云感觉有太多话语涌在心中,但又舍不得浪费时间去述说。她只是默默地看着罗飞,所有的情绪都藏在那波光流动的眼神中。

    须臾间,耳听琴筝的合奏声又起,而这次的乐曲不仅美妙,那旋律更是撩拨着慕剑云的心弦,将她拖入一种难以抑制的伤感情绪中。慕剑云的神色渐渐恍惚,眼前已看不到罗飞的身影,只浮现起这一年多来与对方相处时的点点滴滴,那些回忆随着音乐缓缓流转,直叫人痴惘不已。

    慕剑云并不知道,她此刻对音乐的强烈感受正来自于她和演奏者之间的精神共鸣,因为正在合奏的这首曲目正是肖邦的名作《离别曲》。

    舞台上下,三个女人。她们的身份、背景迥然不同,但每人守着一份离愁,音乐在这一刻则成为了联系她们精神世界的纽带。演奏者身心投入,听者如醉如痴。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