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离别曲(2)

郑佳停下脚步,茫然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追赶。片刻后她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匆匆地按动掌心中的手机。

    可是听筒里却传来毫无情感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郑佳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炫目的阳光照射在她那双美丽的眼睛上,刺激起了一层透明的泪水。

    慕剑云这时也追到了郑佳身旁,她用手轻扶着女孩的肩头,再次追问道:“你怎么了?”

    郑佳黯然答道:“是我的一个朋友……他不愿意再见我了。”

    慕剑云隐隐猜到些什么,她转而拉住女孩的手,柔声劝道:“先上楼去吧,外面的光线这么强,到家里把你朋友的故事讲给我听,好不好?”

    郑佳无声地点点头。她心里确有好多话想找人倾诉,而慕剑云看起来正是最合适的对象。

    大约二十分钟后,罗飞赶到了慕剑云的公寓。他看到公寓的门敞开着,而慕剑云正站在门口等他。

    “什么情况?”罗飞一边问一边往屋内张望着,不过他并没有看到那个女孩。

    “郑佳在卧室里呢。”慕剑云冲罗飞做了个回避的手势,低声说,“我们出来谈。”

    罗飞会意,和慕剑云一同来到了楼道的拐角处。站定之后,慕剑云神色郑重地说道:“我刚刚和郑佳聊了一会儿,情况和你当初的猜想恐怕不太一样。”

    “哦?”罗飞的心一沉,对方的表情让他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Eumenides已经来过了,他和郑佳见了一面。”慕剑云略作停顿后,又格外强调般地说道,“而这次见面在我看来,应该是两人之间的诀别。”

    “他们见面了?”罗飞有些不相信似的。难道那人不怕被郑佳识破他的真实身份?

    “是见面,但不是正常的见面。”慕剑云抱着胳膊解释说,“那个包裹里面有一只手机。Eumenides先是在电话里和郑佳道别,然后又把郑佳引到窗口处——而他就站在楼下的绿化带里。不过郑佳看到的是一个相貌极丑的年轻男子,并且他就是以自己相貌丑陋为借口,拒绝再与郑佳相处。郑佳后来追到楼下的时候,他已经消失不见了,电话从此也无法接通。”

    罗飞深知Eumenides的真实相貌绝对和“丑陋”两个字不沾边,立刻又问:“他做了易容伪装?”

    “应该是的。”慕剑云点着头分析道,“所以他只敢让郑佳远远地看到自己。”

    罗飞认同这个逻辑。要知道,再精妙的易容,近距离相处的时候也难免露出破绽。那人把郑佳引到窗口,又在对方下楼之前离开,其目的明显就是在掩饰自己的真容。可他为什么要突然前来?将这样一种经不起检验的虚假面容展示在女孩面前,他的用意何在?

    在罗飞思索的同时,慕剑云却反过来问他:“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嗯?”罗飞挑了挑眉头,不明对方所指。

    “你不是说Eumenides会清除掉和杜明强有关的图像资料吗?他有没有开始行动?”

    “应该是开始了。”罗飞斟酌着说道,“前两天省城电视台遭窃,丢失了一些原始素材,其中就包括杜明强接受庭审时的现场录像。窃贼手法高明,很像是那家伙的所为。我估计他下一步的目标应该就是警方系统内的图像资料了。我也做了一些特别的安排,包括让曾日华设置了一个网络陷阱,如果他试图从远程攻击警方的资料管理系统,立刻就会暴露出他的行迹。”

    慕剑云却摇摇头说:“这都没用的。”

    罗飞皱起眉头,不知对方为何如此肯定。慕剑云则很快用事实加以解释,她将手中的一页文件纸递给罗飞,接着说道:“这是那个人寄给郑佳的资料,你自己看看吧。”

    罗飞接过那页纸,展开一看,却见占据了绝大部分版面的竟是一张杜明强的近身照片。而照片下还有一段小字,阐明了照中人的身份:

    杜明强,男,25岁。二〇〇二年被刑警队罗飞逮捕,被指控为系列凶杀案的主角Eumenides。但因证据不足,仅被判处五年徒刑。二〇〇三年十月十一日从省城监狱越狱,越狱过程中以Eumenides之名继续行凶,致二人死亡、一人重伤。

    罗飞愣住了:“怎么会这样?”他以为Eumenides会全力销毁自己在杜明强一案中留下的图像资料,以便在郑佳面前隐藏住自己的身份。可没想人家居然主动把自己的照片寄给了郑佳,这到底是什么路数?

    “那个人不会再和郑佳见面了。这张照片就是他写下的诀别书,包括今天他故意让郑佳看到那副丑陋的容貌,也是在配合这个目的——他要切断自己的退路。换句话说,在那两个分裂的角色中,他已经坚定地选择了Eumenides。”

    慕剑云的语调有着森然的感觉,像冰河一样慢慢没过了罗飞的心胸。他明白了,那个年轻人就是要把自己的容貌和Eumenides的身份牢牢地绑定在一起;同时,他的声音和另外一个灵魂则配合着丑陋的容貌,幻化成一个虚拟的形象,这个形象只能存在于女孩的心中,却永远无法触摸。

    的确,这张照片就像是一封诀别书,已彻底斩断了年轻人和女孩之间的联系,同时也斩断了罗飞期盼那孩子回头的最后一丝希望。

    罗飞心中有一种难以言明的苦涩感觉,同时他又有些不甘心似的,喃喃自问:“既然他已经决定了分别,他又何必越狱呢?”

    慕剑云已经提前想明了这层关系,苦笑着答道:“他确已铁了心要走Eumenides之路,但他仍然想保留自己在郑佳心中的另外一个形象。所以他越狱,并不是害怕郑佳看到他的容貌,他只是不想让对方认出自己的声音。”

    罗飞恍然大悟。是的,那个年轻人并没有试图将自己的两个身份融合为一,相反,他是要将那两个形象彻底分开!黑与白,残酷和温情,英俊和丑陋,通通分割,成为两个完全独立的角色:一个继续走向宿命般的道路,另一个则成为年轻人和那女孩心中共同的精神寄托。从此以后,女孩会牢牢记住杀父凶手的容貌,同时又苦苦挂念一个记忆中的声音。而他绝不能让对方将自己的容貌和声音联系起来——所以他要越狱,所以他要销毁电视台的录像素材!

    罗飞转身向楼道的气窗走了两步,他向窗外眺望着,神色黯然。虽然那年轻人早已没了踪迹,但他却分明看到了一个诀然远去的孤独背影。

    慕剑云也跟过来。她感受到罗飞的情绪,便轻贴在对方身旁,柔声道:“从案子本身来说,这或许是最糟糕的结局。但你要明白,对郑佳来说,这却是最好的结局了。”

    罗飞点点头。确实,留在郑佳心中的那个声音虽然虚幻而不可及,但却是可以永远存在的。若非如此,女孩或许享受到短暂的完美,但那完美终究会走向一个残酷的结局。

    年轻人做出这样的选择,其实也是为了更好地保护那个女孩吧。毕竟在所有的故事中,只有那女孩是最纯洁、最无辜的。没有人会忍心伤害到她,不管是罗飞、慕剑云,还是Eumenides、阿华。

    想到这里,罗飞的心情稍稍舒朗了一些。但有一点是他无论如何也回避不了的:自己和那年轻人之间已注定要战斗到最后一刻,再无任何回旋的理由!

    十一月二十三日,下午四点四十一分。

    省城爱宠驯犬中心。

    这是一家专业提供犬类驯化服务的机构,郑佳今天到这里来是要领回自己的爱犬牛牛。

    牛牛早已是一只合格的导盲犬,只是它的主人已经复明,它这次在此受驯显然是肩负着新的任务。

    当驯犬师把牛牛交还给郑佳的时候,女孩想要检测一下爱犬这个月以来的训练效果。驯犬师完全理解对方的心思,他把郑佳带到了训练房里。

    训练房是用仓库改造的,面积很大,进深足有数十米。在房屋的尽头摆着一排塑料模特,模特们穿着各种各样的衣服,远远看去像一群真人似的。

    驯犬师拿出一个专用的眼罩,套在了牛牛的眼睛上。牛牛失去了视力,只能用鼻子来探测周围的情形。忽然间,它似乎闻到了什么,精神陡然间兴奋起来。

    驯犬师松开狗链的同时,轻轻在牛牛脊背上一拍,说了声:“去吧!”

    牛牛低着头,一路边嗅边走,顺着某种气味直向训练房的那端而去。很快它便来到了那一排模特中间,然后它没有任何犹豫,一口咬住了其中某个模特的裤腿。

    郑佳露出满意的微笑,她看到那模特身上穿着一身监狱囚服,而这套衣服正是自己送过来的。她让牛牛接受训练的目的,就是为了抓住杀害父亲的凶手——Eumenides。

    她知道那家伙已经从监狱中逃脱,所以她要让牛牛永远记住对方的气味。以后只要那家伙再出现,牛牛就可以用敏锐的嗅觉找出对方的踪迹!

    一个月后。

    十二月二十四日,晚六点三十分。

    绿阳春餐厅。

    慕剑云走进门厅,目光四下里一扫,很快就找到了罗飞。后者正从一个靠窗的座位上站起来,挥手打着招呼。慕剑云便嫣然一笑,迈步向着对方而去。她今天的装扮与以往颇不一样,其中最明显的变化便是她散开了脑后的马尾辫。乌黑的长发披散下来,轻轻地垂在两侧肩后,透出一股江南女子独有的娇柔味道。

    罗飞很有礼貌地等待慕剑云走近,同时帮对方拉开了餐桌前的椅子。慕剑云点头道了声:“谢谢。”她脱去套在外面的米黄色风衣,款款入座。

    罗飞顺手接过那件风衣,帮对方搭在了高背椅上。慕剑云则抬起双手,将脱衣过程中弄乱的长发往后撩了撩。她此刻穿着一件紫色的贴身毛衣,窈窕的身形勾勒无余。罗飞站在她的身后,感受到对方淡淡的体温和发香,一时间有些迷醉,竟舍不得离开了。

    慕剑云下意识地回过头来,正好与罗飞四目相对。后者脸一红,像是一个偷吃糖果时被人发现的孩子。慕剑云心中暗笑,但也不去点破,只道:“你也坐吧。”

    罗飞忙跨步到餐桌对面坐好。两人又对视了一眼,罗飞窘迫地躲开视线,嘴里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慕剑云终于忍不住了,笑问:“你怎么了?”

    “我没什么……”罗飞调整了一下情绪,看着对方说道:“是你——嗯,你今天有点特别。”

    “哦?”慕剑云低头打量着自己的装扮,又问,“这样不好吗?”

    “不,很好。”罗飞睁大眼睛,像是在集聚勇气一样,然后他郑重总结道,“非常漂亮!”

    慕剑云芳心大悦,得意地甩了一下头发。

    这时一个服务生走到两人桌前,递上菜单问道:“您好!哪位点菜?”

    罗飞接过菜单推给慕剑云:“你点吧,今天不用客气。”

    慕剑云笑眯眯地说道:“那我可就好好宰你一顿了。”不过话是这么说,她下手倒还温柔,只拣中等价位的菜肴点了两三个,然后便把菜单还给罗飞,“剩下的你来补充吧。”

    罗飞加了个餐厅推荐的招牌菜,又点了饮料酒水。服务生自去后厨下单。罗飞在慕剑云来之前就要了壶绿茶,此刻张罗着给对方倒上。

    慕剑云把茶杯捧在手里,借着茶水的热气暖暖身体。片刻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餐厅中央的表演台,问:“郑佳的演奏什么时候开始?”

    “应该是七点左右。”罗飞看看手表说,“还得等一会儿。”

    慕剑云“嗯”了一声,脸上露出期待的表情。这次罗飞请她吃饭,她主动提出要到绿阳春餐厅来,一个主要的目的就是想在现场听一听郑佳的演奏呢。

    两人喝着茶,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了一会儿,菜肴却迟迟不见上桌。罗飞往周围看看,却见大厅内的餐位都已经坐满了,难怪上菜的速度会慢一些。他便感慨了一句:“今天也不是周末,怎么吃饭的人这么多?”

    慕剑云翻起眼皮,神色诧异地看着罗飞。

    “你看看……”罗飞努努嘴向对方展示着,“好像提前过节似的。”

    “提前过节?”慕剑云咂着罗飞话,渐渐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便又验证似的反问,“你说是过什么节?”

    “元旦啊。你看这酒店里装扮得这么漂亮,不都在等着过新年吗?”罗飞耸耸肩膀,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不过今天就这么热闹,好像有点早了……”

    慕剑云无奈了,她放下手中茶杯,苦笑着问道:“你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热闹?”

    罗飞还真茫然:“为什么?”

    慕剑云摇头不语,心中的兴奋劲已冷了一半。转念想想,像罗飞这个年纪的人,不知道“平安夜”的概念也算正常。只可怜自己满怀期待,还推掉了好几个追求者的邀约,最终却在面对一个不解风情的榆木疙瘩。

    罗飞看出慕剑云有点不高兴,便忐忑追问:“怎么了?今天到底有什么特别?”

    “没什么特别。”慕剑云摆摆手,重新校正好自己的情绪后,微笑反问,“只是你今天怎么有心情请我吃饭?”

    罗飞犹豫了一会儿,却不直言,只道:“有些事一会儿再说吧。”

    慕剑云知道罗飞的性格,他既不想说,追问也没用。于是她便主动把话题岔开,好在这两人已非常熟悉,即便是闲坐着也不至于冷场。

    两杯热茶喝完,服务生总算把酒菜陆续端了上来。罗飞给慕剑云倒上饮料,自己则斟了啤酒,举杯敬道:“慕老师,和你合作一年多了,也没好好请你吃个饭。今天算是补上了,来,我祝你今后万事顺利,永远年轻美丽。”

    慕剑云也举杯和罗飞轻轻一碰,同时自嘲地叹道:“唉,真要能永远年轻该多好?这一年过去,又老了一岁……”

    “你可看不出来。”罗飞一口把啤酒干了,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走在校园里,总有人把你当学生吧?”

    “你倒也会奉承人。”慕剑云莞尔一笑,把饮料送到嘴边,浅浅地饮了一口。

    简单地开了个场,罗飞放下酒杯招呼说:“快吃菜吧。这里的淮扬菜应该是比较正宗的。”

    慕剑云拿起筷子,拣入眼的菜尝了几口,正品味间,忽听得周围有人喝彩鼓掌。她抬头寻看一番,喜道:“郑佳上场啦!”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