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追因(6)

自从得知Eumenides越狱的消息之后,罗飞一直火急火燎地追查对方越狱的原因。其间别说吃饭了,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现在总算从阿华嘴里得到了关键信息,按理该立刻针对性地展开行动才对,可罗飞却反而稳坐钓鱼台,不慌不忙地张罗起吃饭的事情,也难怪慕剑云会心生困惑。

    “着急也没有用啊。”罗飞笑了笑,反问对方,“你觉得现在能做什么?”

    “先派人把郑佳监控起来呀。”慕剑云不假思索地说道。这似乎是顺理成章的思路,既然Eumenides越狱就是为了和女孩重逢,那么盯住郑佳,岂不就等于盯住了Eumenides?见罗飞是真不着急,慕剑云心念一动,又问:“你是不是早就安排好了?”

    “没有。”罗飞摇摇头,不像是故弄玄虚的样子。

    “那赶紧安排啊。”慕剑云忍不住催促对方,“吃饭着什么急?万一那家伙抢在警方之前把郑佳带走,我们就太被动了。”

    “放心吧,他可不会像你这么着急。”罗飞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招呼慕剑云道,“走吧。先把肚子填饱,吃饭的时候我再和你细说。”

    慕剑云没办法,只好也跟着起身。两人出了看守所,在附近随意找个小店点了两份快餐。等候的时候,慕剑云手里把玩着筷子,目光则紧盯着罗飞。

    罗飞端起桌上免费的茶水,边喝边说:“你别着急,现在就算我们把郑佳送到Eumenides手上,他也不会要的。”

    慕剑云不太理解:“为什么?”

    “在和郑佳见面之前,他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否则他的越狱行为都会变得毫无意义。”罗飞顿了顿,开始详细解释,“你想,等郑佳的视力完全恢复之后,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寻找杀死自己父亲的凶手。现在Eumenides虽然越狱了,但却留下了很多照片资料,包括以杜明强的身份拍摄的各种照片、警方保留的案件存档照片等。这些资料不清除干净,Eumenides怎么敢和郑佳见面?”

    慕剑云点点头。是啊,如果Eumenides和郑佳见面之后,郑佳又找到了与杜明强有关的影像资料,那前者的身份可就全露馅了。在将相关资料清理之前,他确实不敢贸然行动。

    这一层被点明之后,慕剑云急迫的心情总算放松下来。她也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那茶叶虽然粗劣,但用来解渴倒还凑合。然后她的脑筋转了一下,忽然又想到另一个思路,便问罗飞:“他不一定要删除以前的资料吧?或许去做个整容手术呢?”

    “如果他真的去做整容,那我们等待的时间还得更长。我也会考虑在这方面做一些针对性的布控……”罗飞翻了翻眼睛,又道,“不过这个可能性很小。因为一旦整容之后,他所有的合法身份就全都作废了。这对他来说是个无法弥补的巨大损失。”

    慕剑云“嗯”了一声,认同罗飞的这个分析。Eumenides有诸多合法身份,这些身份是他保护自己最有效的防御外衣,而整容就意味着放弃所有的身份,这会让他今后的一切行动都举步维艰。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Eumenides绝不会改变自己的相貌。

    这个疑问被解决之后,慕剑云又把话题转了回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先盯住那些资料,坐等Eumenides上钩?”

    罗飞说:“这倒是个思路。只是相关的资料太多太杂,要想全部盯住不太可能。如果死盯着其中的某一点守株待兔,未免又太过笨拙……只怕还没等到Eumenides,就先把我们自己人拖垮了。”

    慕剑云也觉得颇为头疼。要知道,此前Eumenides派发死亡通知单,在限定时间和目标的情况下,警方尚且屡屡失手;现在目标如此繁杂,时间也不确定,要想守住谈何容易?

    罗飞又道:“所以我们不能着急,得想办法牵着对方的鼻子走。”

    “行了,别卖关子,有什么主意赶紧说。”慕剑云用筷子在茶杯口上敲了敲,以示催促。

    罗飞歉意地笑了笑——要进入正题之前,还得先做些铺垫才行。他边思边说:“其实现在这个局面,不光我们觉得棘手,Eumenides也不好办。因为杜明强是他真实使用过的一个身份,后来还获刑入狱,相关的身份资料会被使用多次。尤其现在是电子时代,有的资料不仅仅是书面文档,还会存有电子文档,要想毫无遗漏地清理干净,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慕剑云赞同地“嗯”了一声。这时饭店的服务员把两人点的饭菜端了上来,罗飞招呼对方:“快吃吧。”他自己却只把筷子停在空中,继续说道,“如果我是Eumenides,我也不会着急。当然了,我首先要把一些显而易见的资料清除掉,比如说身份户口信息、个人档案、案卷卷宗等。这些完成之后,我仍不会和郑佳见面,因为我不敢肯定还有没有资料疏漏。但我会暗中监控郑佳,甚至采用一些特殊的技术手段。当郑佳复明之后,她会主动搜寻杜明强的信息。因为她的行动是正大光明的,而且又有先父在警界中的关系,她的搜寻或许会比我更有效果。不过在我的严密监控下,郑佳搜寻行动反而会成为我的路标。只要她发现新的线索,我就会抢在她之前,将这些线索一一掐断。最终郑佳也会变得无计可施,这时我才敢打消后顾之忧,终于能与牵挂中的女孩继续接触了。”

    慕剑云听罗飞说到这里,笑眯眯地抬起头道:“我知道你的思路了,你也可以监控郑佳。Eumenides想抢在郑佳前头,却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到时候恰好被你逮个正着。”

    罗飞点点头,基本认可了慕剑云的这番分析,不过他又进一步补充说:“我不一定要监控郑佳,我只需要放出我的诱饵就可以了。”

    慕剑云心领神会:“是的,你可以保留杜明强的档案,制造一个让郑佳能够找到的渠道存放起来。然后就等着Eumenides往你的口袋里钻好了。”她的眼睛转了一转,又感慨道,“这可真不公平,像是西西弗斯的惩罚。”

    “嗯?”罗飞对慕剑云的最后一句话略感费解。

    慕剑云说:“西西弗斯也是希腊神话里的人物。他因为触犯众神受到惩罚,众神要求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但那块巨石每每到了山顶就又滚下山去,前功尽弃,于是西西弗斯只能不断重复、永无止境地做着这样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Eumenides也会沦落到同样的境地吧?因为你手里的筹码是用之不尽的。只要他还想去接触那个女孩,你就可以不断地制造出类似的圈套。他再厉害,也只是在推一块终将滚落的石头而已。”

    罗飞愣了一下,道:“我倒没想这么多,我只需要一次机会就可以把他抓住。”

    慕剑云耸耸肩膀:“反正这是你设计的游戏,他怎么玩都无法获胜了。难怪你不着急,你可真是牵住了他的鼻子。”

    话都说明白了,罗飞这才动筷子准备用餐。不过他吃了一两口之后便又停下来,抬头看着慕剑云,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怎么了?”慕剑云也抬起头来,四目相对。

    罗飞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开口道:“其实我现在不着急,还有一个原因。”

    慕剑云眨了眨眼睛,问:“什么?”

    “我想再等等看——”罗飞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温柔的意味,“或许男女间的情感,真的能够改变一切。”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