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追因(3)

罗飞却还要继续打击对方。

    “你败了。你的计划不但没有成功,反而被杜明强所利用。”他讥讽似的问道,“你根本不是那家伙的对手,何必要来多此一举?”

    阿华睁开眼睛怒视着对方,反唇相讥:“如果说我是多此一举,那也是因为你们警方的无能。”

    “真是可笑。”罗飞用毫不退让的目光压迫着对方的气势,“是我亲手给你戴上了镣铐,你有什么资格来质疑我的能力?”

    阿华却真的笑了,先是冷冷的一两声,后来笑声渐渐连贯起来,他歪着脑袋,斜斜地看着罗飞,像是在看一个滑稽的小丑。

    罗飞倒沉得住气,他一直等对方笑声停歇了,这才又淡淡问道:“你笑什么?”

    “你还真以为你们警察能抓得住我?”阿华昂起头反问。

    罗飞摊开手掌提醒对方:“这已经是事实了。”

    “那是我愿意被你们抓住,你们才能得手!我如果不愿意,你们能有什么办法?”阿华挑起嘴角,又傲慢地摇了摇头,“算了。我懒得和你们再说,反正你们也不会懂。”

    罗飞忽然间也笑了,而且点头道:“我懂。”

    阿华一愣,眯起眼睛问:“你懂什么?”

    “你从来没把我们警方看在眼里,不管是我们拘捕你的时候,还是在后来的审讯过程中,你一直高高在上,好像你才是这场游戏里的主宰。在你看来,并不是我们抓住了你,而是你成全了我们。是你在光天化日之下杀死了高德森,才让警方有了拘捕你的机会。这简直就是一份无偿奉送的大礼,我们警方应该对你感激涕零才对。”

    罗飞说话的同时,笑容却慢慢凝固,审讯室里的气氛也因此变得有些沉重。阿华莫名感到有些不安,他下意识地挪动了一下身体。

    罗飞的目光一直盯着阿华,右手却往审讯桌的抽屉里伸去。不消片刻,他便摸出一个小巧的便携式收录机,推在了桌面上。

    阿华一怔,讥笑道:“你偷偷给我录音?有必要吗?”他对自己杀害高德森的罪行早已交代得很清楚,真是搞不懂对方为何要使出这样低劣而又毫无意义的手段。

    罗飞也不解释什么。他按下了录音机上的播放键。很快便有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

    “我是省城刑警队队长韩灏,今天我录下这段自白,以揭示一桩即将发生的血案真相……”

    阿华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那正是韩灏留下用以指证龙宇大厦双尸案的录音。当初这录音先是被Eumenides截走,后来又机缘巧合般落在了高德森手里。高德森以此要挟阿华,逼得阿华最终选择了鱼死网破的殊死一搏。当时在金龙宴厅一场熊熊大火,原版的录音早该烧成了灰烬,而高德森复制的带子又怎会落到警方手里?阿华只能看着罗飞,等待对方给出答案。

    罗飞见对方已很诧异,便终止了录音的播放。

    “你在龙宇大厦杀死了凌恒干和蒙方亮,你以为警方拿不到证据,对你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一直逍遥法外,”罗飞顿了一顿,加重了语气,“但是你错了,真正控制局势的不是你,而是我们警方。这卷录音带早就在我手里了,高德森拿到的,其实是我故意留给他的复制品。我故意的——你明白吗?”

    阿华的脸色愈发难看,高昂的头也终于垂了下来。他是个聪明人,并不难理解罗飞话语中的逻辑。黯然良久之后,他看着自己被紧铐着的双手,苦笑道:“你是在利用我……利用我去对付高德森。”

    “除恶务尽!”罗飞掷地有声地说道,“龙宇集团、高氏集团一日不除,省城便一日不得安宁!”

    阿华面如死灰,哑口无言。他原以为自己控制着一切:杀死高德森,那是多么壮烈的一幕,自己才是这场大戏的主角!警方呢?不过是大幕落下后,跟着拣拾些战利品的小丑而已。可现在看来,他真的错了。在这场大戏中,他仅仅只是个演员,他的一切行为都在执行着导演的指令。而这个真正操控着全部局面的导演,却是此刻端坐在自己面前的那个男人。

    罗飞还在蓄积力量,要给对方最后的致命一击。

    “你不知道的事情其实很多。”他轻叹一口气,又问,“你以为你杀了高德森,就算是给明明报仇了吗?”

    这话精准地刺痛了阿华,他蓦地抬起头来,敏感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真正动手的另有其人!这个人在现场留下了铁证,你自己看看吧!”罗飞一边说,一边从衣兜里掏出一只证物袋,递给了看押阿华的武警。

    武警把证物袋展示在阿华面前,阿华凝起目光,清晰地看到了袋中那根盘卷弯曲的黄色长发。他很明白那根头发所代表的信息,他的拳头紧握起来,身体也不受控制地颤抖着。终于,他再也压抑不住那喷薄的耻辱和愤怒,狠狠地将手铐砸向面前的椅子。

    “咔嚓”一声,用来禁锢犯人坐姿的木板从中断裂,晃悠悠荡成了两截。

    “你干什么!”身强力壮的武警抢上一步,用双臂箍住阿华的脖子,“老实点!”

    阿华受到镣铐和武警的双重束缚,无力反抗,他只能涨红了脸,从牙缝里挤出咒骂的言语:“忘恩负义的混蛋……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你有什么权利杀他!?”罗飞正色斥问,他的声音不大,但却完全盖住了阿华愤怒的吼叫,后者只好停住口,而罗飞又接着说道,“也不需要你去杀他。在你被捕的同时,豹头也被捉拿归案。法律自然会给他应有的惩罚!”

    听到罗飞这样坚定的话语,阿华渐渐平静了一些。的确,他在看守所里也看到了豹头的身影,不过此前他以为豹头只是因双方恶斗而受到牵连,怎料到对方居然就是对自己痛下杀手,结果却误伤了明明的首恶元凶。他在懊恼自己有眼无珠的同时,也禁不住要用另外一种态度来审视眼前的那个警察。

    由于自己的职业身份,阿华对于警察有一种天生的抵触感。而在韩灏中Eumenides之计将邓骅击毙之后,这种抵触感变得愈发地根深蒂固。在他看来,警察不仅是自己快意江湖时的敌人,更是无能和无用的代名词。

    一个无能的朋友至少能得到一份友情,一个强大的敌人也能得到对手的尊重,可是一个无能的敌人除了轻蔑的嘲讽之外,什么也配不上。

    阿华对警方的态度素来如此。而在阿华与高德森集团的争斗中,阿华又怀疑警方在暗中支持他的对手,所以他对警方的敌意愈发深重。可是罗飞,这个新任的省城刑警队长,却正在扭转他的态度。

    这个警察击败了自己,还抓住了残害明明的真凶。不管是对高德森,还是对豹头,他也都铁面无情,他确实是法律坚定的维护者。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厉害角色,或许,他同样能抓住那个家伙!

    事实上,他已经抓了Eumenides一次,只是没能定实后者的死罪。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Eumenides恐怕也不会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吧?

    一个无能的对手正在发生奇妙的角色转变,他似乎有充分的理由变成一个强大的朋友。

    罗飞也看出了阿华的情绪变化,他冲武警挥了挥手,示意对方撤开。后者便松开了胳膊,不过他的眼神仍然死死地盯着阿华,提防着对方的异动。

    阿华晃了晃脖子,试图缓解残存在那里的窒息和痛感。然后他看着罗飞,目光中已毫无敌意,同时他很认真地说道:“你还在这里干什么?你应该去对付那个家伙。”

    罗飞也改变了自己的态度,诚恳地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

    “哦?”阿华自嘲般地一笑,“我现在这副境地,还能帮你?”

    “我想知道杜明强为什么会越狱,这样我才能主动去寻找他的踪迹。”

    阿华“嗯”了一声,表示明白罗飞的逻辑。他斟酌了一会儿,忽然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吧,”罗飞回应得很干脆,“只要法律允许,我会尽量满足你。”

    阿华冷冷道:“我要看到豹头先死。”

    这样的要求有些意外,但又在情理之中。阿华知道自己的罪行已无可恕之理,他唯一的心愿便是能见证仇人的覆灭。如今在他眼中,他对豹头的痛恨甚至要超过Eumenides。他和Eumenides是各为其主,虽然水火不容但至少还互有一番尊重,而豹头和他枉为多年的兄弟,自己一片真心,即便豹头倒戈也未曾为难过对方,万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狠毒,十足是个阴险奸诈的小人。如果自己不能见证豹头的末日,实在是死不瞑目。

    罗飞能理解阿华的心情。事实上,他也非常看不起豹头这样的人。虽然同为罪犯,但不管是Eumenides、阿华还是豹头,每个人在他心中都有相应不同的位置。他思忖了一下,感觉就豹头的罪行来说,不管是主观恶意还是后果的严重程度,都已经达到了死刑的量刑标准,于是他便承诺道:“我可以运作,让豹头先于你接受裁决。”

    阿华点点头道:“多谢了。”他和罗飞虽然接触不多,但和对方却很容易建立起某种信任。他相信罗飞是不会失约的,而他自己也如约托出了对方想要的答案:“想要再次抓住Eumenides的尾巴,你只要盯住那个女孩。”

    罗飞皱了皱眉头,隐约感觉到什么,但又不能十分确定。

    阿华进一步解释:“我告诉了那个女孩,杀她父亲的凶手已经被警方抓住,只是警方没有掌握那家伙杀人的证据,所以他只被判了五年徒刑——这就是Eumenides越狱的原因,你明白了吗?”

    是这样!罗飞的视线渐渐清晰起来。当初杜明强被捕,因为警方的工作有很大缺陷,所以案情的真相一直属于内部机密,并没有向公众披露。那女孩自然也不会知晓。现在阿华把此事告诉了那个女孩,对狱中的Eumenides来说,他必然会面临一种极为尴尬的局面,难道正是这种局面引导了他的越狱行为?

    在罗飞渐渐明了的同时,慕剑云的眼神却越来越困惑。她已经猜到,所谓“那个女孩”应该就是遇害警官郑郝明的女儿郑佳,不过她实在想不通杜明强越狱为何会受到郑佳的影响。

    这时罗飞又对武警扬了扬手说:“行了,把他带下去吧。”

    阿华不用武警招呼,自己起身往审讯室后门走去,到了门口时他却又停下来,转头对罗飞说道:“等有一天你抓住他的时候,别忘了到我坟上烧张纸!”

    罗飞无言地点了点头。阿华哈哈一笑,转身大步离去,似乎心中再没有什么牵绊。

    还没等阿华和那武警走远,慕剑云已经按捺不住性子,竖着眉头问罗飞:“罗队长,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情在瞒着大家?”

    “确实有。”罗飞先是坦然承认,然后又道,“不过我叫你一块儿过来的时候,已经不准备再瞒着你了。”

    慕剑云无奈地撇了撇嘴:“那你说吧。”虽然她对罗飞这种自以为是的控制欲非常不满,但这正是对方的强硬性格所在,任谁也难以改变了。

    罗飞指了指桌面上的那个收录机道:“那我就先说说这卷录音带……”

    “这个不用你说了。”慕剑云打断了他,“我已经知道了。”

    “你知道了?”罗飞颇有些诧异,“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为什么你早就拿到了这卷录音,但却迟迟不愿以此为证据将阿华早日缉拿。”慕剑云似笑非笑地看着罗飞,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罗飞“呵”了一声,他环抱着双臂不说话了,一副“愿闻其详”的态度,好像是故意要考较考较对方。

    慕剑云便把俏脸倾凑过来,故作神秘地在罗飞耳边低语:“因为那卷录音带根本就是假的!”

    这一下正命中罗飞的心事,他猛然侧身看着慕剑云,神色竟有些窘迫,就像是作弊的学生被老师逮住了现行一样。

    慕剑云看着对方慌张的样子,开心地笑了起来。

    罗飞盯着慕剑云看了有两三秒钟,确信对方绝不是在诈唬自己,便沮丧地问道:“你怎么听出来的?这带子有破绽么?”问话的同时,他也不待慕剑云回答,自己又把带子回卷到头,想要把刚才放过的内容再听一遍。

    但慕剑云却伸手捂住录音机的播放按钮,阻止了罗飞的动作。

    “行啦,你别自己吓唬自己了,”她笑道,“你设计的带子一点破绽都没有。”

    罗飞紧皱着眉头,苦思自语:“那为什么……”

    慕剑云也不忍心再折磨对方了,终于坦白道:“是曾日华告诉我的。他和你可不一样,心里是藏不住一点事的。”

    罗飞恍然大悟,摇头苦笑道:“这小子……”

    那卷录音带的确是伪造的,而操刀的正是电脑高手曾日华。

    去年阿华和韩灏联手,在龙宇大厦内杀死了林恒干和蒙方亮二人。这起案子做得滴水不漏,并且嫁祸在了Eumenides身上。罗飞虽然看破了阿华的手法,但苦于韩灏已死,便没了最直接的证人。后来警方得知韩灏曾留下指证阿华的录音,可惜又晚到一步,被Eumenides将那卷录音截走。Eumenides入狱后,罗飞曾数次劝说对方,希望他能将录音交给警方,让阿华受到法律的制裁。只是Eumenides一直不为所动。直到罗飞发现阿华在照顾郑佳之后,才意识到Eumenides和阿华之间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这意味着警方想要从Eumenides那里找到阿华案的突破口已无可能。

    此时阿华和高德森之间的争斗愈演愈烈,已成为省城治安的大患。罗飞急于将这两股恶势力铲除,但他又担心:在这样一种均衡的局面下,如果不能除恶务尽,警方可能会被其中的某一股势力利用,成为其打压对手的帮凶。

    在这场三方的角逐中,罗飞不想成为相争的鹬蚌,他想成为得利的渔翁。

    罗飞开始筹谋,他能不能引入某种力量,打破阿华和高德森之间僵持的局面。最好能让这两人面对面拼个你死我活,然后警方便可以名正言顺地站出来清理残局,将省城最大的这两股恶势力彻底清除。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