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追因(1)

十月十一日,早晨八点三十二分。

    省城刑警队会议室。

    罗飞占据着会议桌中间主持人的位置,他的眼睛有些红肿,头发也略显凌乱——看来刚刚过去的那个夜晚亏欠他一场惬意的睡眠。

    坐在两旁的与会者们虽然不像罗飞那样疲惫,但他们也都阴沉着脸。整个会议室被一种令人窒息的低气压笼罩着,呼应着屋外那连绵不绝的秋风冷雨。

    面对着昔日战友,罗飞没必要说些场面上的客套话,他单刀直入地切进了此次会议的正题:“很突然地把大家召集过来,原因只有一个,就在几个小时之前,杜明强越狱逃跑了。”

    倾听者们没有显示出过多的反应,事实上,在收到专案组重建通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了Eumenides逃脱的消息。最初的震惊逝去之后,他们开始蓄积力量,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战斗。在一种平静而又充满张力的气氛中,每个人都把专注的目光盯在罗飞身上,等待后者透露更多的细节。

    “我是在凌晨两点二十七分接到的电话,打电话的人是主管重监区的中队长张海峰。他告诉我,杜明强搭乘一辆经过改装的载货卡车逃出了监狱,卡车的牌号为17195。我立刻布置警力对这辆卡车展开搜索和拦截,同时我自己则赶往张海峰的儿子所在的芬河小学,因为据张海峰所说,杜明强临走前留下了一份死亡通知单,上面标明的受刑人正是他的儿子张天扬。”

    听罗飞说到这里,会场上唯一的女子目光跳了一下,然后微微摇了摇头。这女子正是省警校的心理学讲师慕剑云。在专为抓捕Eumenides而建立的“四一八”专案组中,慕剑云是核心成员之一,她精妙的心理分析曾准确地勾勒出那个杀手的性格特征和兴趣爱好。

    罗飞注意到慕剑云的反应,他也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摇头。Eumenides的行事风格虽然变化莫测,但在发放和执行死亡通知单这件事上,他却一直遵循着极为严格的准则。很难想象,一个尚在上小学的孩童怎么会激发起Eumenides的制裁欲望?

    “这张死亡通知单确实蹊跷,而张海峰急着去追捕杜明强,也没时间细说。”罗飞在叙事的同时顺带解释了两句,“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张天扬的宿舍。当时张天扬是安全的,不过宿舍管理员却反锁住房门,不让我进入。他说一定要张海峰亲自打招呼才能开门,于是我又给张海峰打电话,但对方的电话从这时开始就一直无法接通了。”

    “后来我调动了该辖区的110,看到有警车过来,管理员这才把张天扬送出来。我保护着这孩子,把他带到了刑警队。在路上我还给柳队长打了个电话,让他带人过来增援。”

    罗飞一边说一边往自己的右手边不远处看去,那里坐着一个瘦高的小伙子,此人肌肉精干,神色坚毅,正是特警队中最优秀的战士柳松。因为Eumenides身手了得,在“四一八”专案组建立之日起,特警队便一直是其中值得依赖的现场战斗力量。最初进入核心指挥小组的代表是特警队的队长熊原,后来熊原在一次行动中遇害,便由柳松顶替上来。去年杜明强被捕入狱之后,专案组解散,柳松回到特警队,并就此升任为新的特警队长。

    柳松看着罗飞,回应似的点了点头。凌晨时分他接到对方的电话后,立刻便带人赶到了刑警队,承担起保护张天扬的任务。不过柳松对那份死亡通知单的真实性也颇有质疑。且不说那孩子并无可杀之罪,就算有,Eumenides也不该把这份通知单过早地泄露出来。要知道,警方绝不可能把一个孩子抛出来作为“诱饵”,而那孩子也没有脱离警方控制的理由。当警方把孩子带到刑警队内部死守的时候,Eumenides纵有万般本事又能如何?所以这不仅是一份不该发出的死亡通知单,而且是一份无法完成的死亡通知单。这通知单如果存在,恐怕会有别的意义。

    而罗飞在扫了柳松一眼之后,又面向众人继续说道:“凌晨三点十六分的时候,我接到报告,那辆车牌号为17195的卡车被拦截在东城国兴路路口,车上暂时只发现司机一人。我立刻赶到现场,一边就地审问司机劭大泉,一边组织警力对车辆进行了彻底的搜查。可结果却令人尴尬。首先是劭大泉对杜明强越狱的事情显得一无所知,他坚持说自己因为找不到钥匙滞留在监狱中,到凌晨时分才离开;而那辆卡车也没有任何改装的痕迹,根本不可能藏着一个大活人通过监狱的严密盘查。”

    “声东击西吧?”旁边有人按捺不住地插了一句,“杜明强根本就不在这辆车里,包括那份死亡通知单也只是个幌子,目的就是要牵制警方的精力,调虎离山。”

    说话者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他戴着副眼镜,身形瘦弱。一身警服松松垮垮的,颇不合体,穿在他身上全无庄严肃穆的感觉。不过此人的来头可不小,他叫曾日华,是省城警界首屈一指的网络安全和信息专家。

    罗飞对这样的评论未置可否,只按自己的思路往下说道:“因为无法打通张海峰的电话,后来我便直接与监狱方面进行了联系。那边的追逃预案已经启动,监狱管理局的领导也亲临现场展开调查,但奇怪的是,最先发现犯人越狱的张海峰却失去了音讯。据监狱方的门哨说,张海峰在追逃预案启动后不久就驾车出去追击逃犯,他当时非常匆忙,甚至都没有接受门哨的例行检查。”

    曾日华猛地一拍手:“张海峰有问题,那辆车更有问题!说不定杜明强就是藏在他的车里!”

    罗飞这时把目光投向曾日华,点头道:“我也觉得事情的关键就在张海峰身上。所以我紧接着便调动警力,开始在全市范围内寻找张海峰驾驶的那辆警车。不过这次搜寻却一直没有结果。直到早上五点二十一分的时候,我的手机接到一个陌生来电,接通后居然是张海峰。他问我儿子的情况怎么样,我如实告诉他张天扬非常安全,张海峰便说了句:‘罗队,谢谢你,对不起。’”

    “哦?”曾日华原先猜测张海峰可能是杜明强的越狱同谋,但从张海峰的这个电话看来却又不像,他忍不住要问,“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飞略咧咧嘴,带着点无奈的表情说道:“我什么都没来得及问,他已经把电话挂断了。我查了那个号码,是城郊明月湖附近的一个公用电话。我立刻带人前往搜寻,最终在湖边一条偏僻的小道上找到了张海峰的警车。只是车里空无一人,车辆已经被破坏,无法发动,车的后窗玻璃也被打碎,现场还有一些散落的布条,看起来是用监舍里的床单撕结而成。”

    “嗯。”曾日华用手在头顶的乱发丛中挠了挠,似乎在分析着什么。慕剑云和柳松虽不作声,但目光聚凝,显然也在揣摩这幅场景背后的蕴义。

    罗飞则接着说道:“我赶紧给监狱方面打电话,向他们通报了这个情况。监狱那边也告诉我:张海峰已经自行回来了,他涉嫌重大渎职,首先要接受内部的监管和调查。至此我觉得杜明强越狱的情况基本上清楚了。于是我就把诸位召集到这里来,共同商议对策。”

    “一定是杜明强劫持了张海峰,然后驾着后者的警车逃离了监狱。”曾日华最耐不住性子,有了点思路就迫不及待地要说出来,“车被弃置在明月湖边,那里地处偏僻,会延缓警方发现的时间;那些布条应该是用来捆绑张海峰的吧?杜明强走后,张海峰撞碎后窗玻璃,割断了布条;因为手机也被杜明强带走了,他只能找个公用电话和你联系;在得知儿子安全之后他便急匆匆赶回监狱,这说明他虽然渎职,但在杜明强脱逃一事中至少没有主观上的故意。”

    柳松比曾日华要沉稳一些,等对方说完这一大通话之后,他这才缓缓附和道:“这样的分析倒是合理——只是有一点我很难理解,杜明强怎么能劫持到张海峰?”

    慕剑云也轻摇着头:“确实难以理解,这里面必然还有隐情——只有张海峰自己才知道的隐情。”沉默片刻后,她抬头问罗飞,“监狱那边的事情我们方便插手吗?”

    罗飞道:“我已经派尹剑过去沟通了。”不过他也明白,出现了犯人越狱这样的大事,这对整个监狱管理系统来说无异于挨了一个耻辱性的耳光。现在监区中队长又深陷其中,监狱方必然要先进行内部调查,其中涉及的某些隐情会不会向外透露,尚不好说。

    “哎!”曾日华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一扬手道,“那个卡车司机不是在我们手里吗?我看可以加强对他的审讯力度。找不到钥匙,谁信哪?我看他就是和杜明强串通一气的,要不是监狱方面去追那辆卡车,杜明强怎么逃得出去?”

    柳松和慕剑云各自点头,都觉得这个司机确实有问题。

    罗飞却只是耸耸肩膀:“那个劭大泉我亲自审了。他就是说钥匙丢了,然后到深夜才找到的,别的什么都不知道。或许是杜明强偷了他的钥匙,或许他和杜明强确实有所牵连——可不管如何,你都无法证明他的行为是故意的,更别想从他嘴里得到什么。”

    慕剑云理解罗飞最后那句话,苦笑道:“在这种情况下,傻子也不会开口的。一开口就等于自己往粪坑里跳。”

    曾日华咂了咂嘴,双眼在镜片后面眯成两条小缝,有些无计可施的样子。片刻后他睁开眼睛看着罗飞,想从对方身上寻回一些希望。

    罗飞这时却摇了摇手,打断了众人的思路:“其实杜明强是怎么逃脱的,这个问题并不重要。我把大家召集起来,主要的目的也不是要讨论这个。”

    “对。”柳松的思维首先跳了出来,“我们关注的重点应该是怎样抓回这个家伙。至于他是怎么跑掉的,就让监狱管理局操心去吧!”

    “所以我们首先应该讨论,杜明强为什么要越狱?”罗飞郑重地提出了这个问题,然后他停顿了一会儿,等众人都跟上了自己的思路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不管杜明强的设计有多精妙,越狱本身都是一件风险性极高的事情;而根据监狱那边透露的消息,杜明强在越狱的过程中还杀死了同监舍的几个狱友,这意味着他一旦计划失败就会赔上自己的性命。要知道,杜明强的刑期其实只有五年,相对于这个刑期来说,他所冒的风险实在太不值得。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一定有某个重要的原因在支配着杜明强,让他不得不提前越狱。这个原因或许在监狱之内,或许在监狱之外。如果在监狱之外的话,那我们知道了这个原因,也就知道了杜明强接下来会干什么。”

    不错,众人心中都是一亮:如果促使杜明强越狱的原因在监狱之外,那就意味着他急于出狱去完成某件事情——这件事情岂不正是亟待警方追寻的重要线索吗?

    “他到底想干什么?”曾日华在镜片后面翻了翻眼睛,“难道是新的死亡通知单,急于在近期内做出制裁?”

    这或许是最容易想到的推断吧。对于Eumenides这样一个有着坚定信念的杀手来说,还有什么事情比制裁那些逍遥法外的罪犯们更加重要?

    罗飞看着曾日华,顺着对方引起的话题说道:“我需要你针对这个思路做详细的分析。排查那些法律无法制裁的罪人,重点目标可以锁定下面几种情况:近期刚刚传出恶名的;即将出国的;新近出狱的或者即将入狱的;得了绝症有可能在短期内病故的。”

    “我明白了。”曾日华用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懒散的外表下透露出几分干练,“我会在一天之内给你提交一份详细的排查报告。”

    “很好。”罗飞随后又转过头来看向慕剑云,“慕老师,你能不能针对Eumenides的心理分析一下,除了执行通知单之外,还有什么外界因素有可能促使他急于越狱?”

    慕剑云皱着眉头道:“我想不出……他既然已经铁了心要成为执行正义的杀手,他在这个世间还能有什么牵挂?”

    虽然慕剑云没能给罗飞提供什么有价值的答案,但她的话语还是令后者心中一动。

    罗飞知道Eumenides并非了无牵挂,只是这牵挂几乎无人知晓。

    Eumenides永远无法忘记那个女孩,即使在身临险境的时候,他也会事先把女孩托付给一个值得信赖的人。不过现在接受托付的那个人已经步入绝境,难道Eumenides就是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才要越狱出来,以亲自照顾那个女孩吗?

    可罗飞随即便推翻了这个猜测。因为越狱的后果和这样的假设根本是背道而驰。首先,Eumenides很清楚罗飞早已盯上了那个女孩,他想要和女孩接触很难再避开罗飞的视线。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便无法与女孩来往了。因为Eumenides是以杜明强的身份入狱的,当他刑满释放之后,这个身份便复归清白,即使被罗飞盯上也无所谓。而一旦越狱之后,杜明强便成了一个有着重大案底的逃犯,所以他必须一辈子躲着罗飞,这就意味着他再也没有机会和那女孩接触了。

    所以Eumenides绝不会为了那个女孩而越狱。为了那个女孩,他应该老老实实地服完刑期,成为一个令罗飞也无可奈何的“清白人”。

    就在罗飞暗自思忖的当儿,一个身影急匆匆从屋外闪进了会议室。众人不约而同地向来人看去,原来却是罗飞的助手尹剑。

    “怎么样?”罗飞等不及尹剑坐定便率先问道。他派小伙子去监狱那边打探消息,对方这么着急地赶回来,一定是有所发现才对。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