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越狱(9)

现在正是凌晨时分,宿舍管理员肯定正在睡梦中吧?即使他听见了电话铃声,会不会起床接听恐怕还得看他的心情。张海峰在焦急等待的过程中也难免陷入一种深深的自责和懊悔。今天本来是周五,他应该把儿子接回家的。若是如此,即便杜明强逃脱,至少自己会在儿子身边保护着对方。可是因为自己的错误决策,现在儿子却要孤身面对险境,如果儿子真的遭遇不测,此事必将成为自己一生的遗憾!

    当振铃响到七八声的时候,电话终于被人接起了。那声音有些睡眼惺忪:“喂?”

    “我是203房间张天扬的父亲,有个杀人犯现在正要去找张天扬。你一定要把他保护好!”

    “什么?”电话那头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吓得睡意全消。

    “我要你现在就去203房间,陪着我的儿子!把门窗都牢牢关好,除非我亲自到场,不要给任何人开门!听见没有!”张海峰急促地说道,那声音充满了命令的意味,令人无法抗拒。

    对方战战兢兢地反问:“那……我要不要报警?”

    “你别管了!现在就上楼陪我儿子!”张海峰喝道。在得到对方肯定的回复之后,他这才挂断了手机。这时他已经到达一楼大厅,他一边继续往楼外的停车场飞奔,一边翻找着手机里的电话本。很快,他在通信录里找到了自己的目标:罗飞。

    这次通话键拨通之后很快就有了回应。即使是在这样一个寂寞的凌晨,对方的声音仍然清醒且充满了冷静理性:“刑警队罗飞。”

    张海峰脱口而出:“杜明强跑了!”

    罗飞也禁不住愣了一下,旋即反问:“什么时候?怎么跑的?”

    “就在几分钟前,他乘坐一辆经过改装的卡车逃出了监狱。卡车的车牌号是17195,他现在正前往芬河小学2号住宿楼203房间,他要杀我的儿子张天扬!”说话间,张海峰跑出办公楼,钻入了夜幕下的风雨中。他看到在监区铁门附近,已经有一辆狱方的警车在整装待发。车内应该是门口值班室里的武警哨兵,只有他们才可能这么快就行动起来。

    “你确定吗?他要杀你儿子?”罗飞在电话那头反问,同时电话里还传来快速杂乱的声音,估计是罗飞一边打电话,一边已在整理自己的装束。

    “我确定,他给我儿子下了死亡通知单!”张海峰急匆匆奔向楼前停车场里那辆属于自己的警车,“我没时间解释太多,我已经启动了紧急追逃程序!”

    “我现在就去找你的儿子。”罗飞用平稳的声音回复道,“同时我会派人截住那辆车。”

    “好。”急切之间张海峰连感谢的话也顾不上说了。他挂断电话,一猫腰钻进了警车的驾驶座。车钥匙早已在奔跑的过程中就掏出握在手中了,张海峰把钥匙插进锁孔,急速地一拧,汽车的发动机发出一声低吼,愤怒地燃烧起来。

    几乎与此同时,张海峰的后颈侧方忽然被人重重地掌击了一下。这一击悄无声息,而张海峰又毫无防范,他哼也没哼一声,身体便软软地晕倒在驾驶座上。袭击他的人在后排俯身一扒车座上的调节扣,将车前座放倒,然后麻利地将张海峰的身体搬到了车后座上。那人剃着光头,身穿号服,正是不久前刚刚大开杀戒的Eumenides。

    Eumenides并没有乘坐劭师傅的车出狱。那并不是他真正的计划,那只是一个幌子。

    将卡车改装之后,利用发动机产生的热量来骗过红外仪的热感扫描。这方案只是理论上可行。要藏住杜明强这样身材高大的成年男子,必须加挂一个相当大的铁箱才行。要在发动机附近完成这样的改装绝非易事,因为在车前的机舱里根本就无法挤出这么大的空间。

    即使这高难度的车辆改装能够完成,杜明强也不可能要求劭师傅帮助自己展开这样的计划。他和劭师傅的关系的确不错,却绝没有好到能让对方替自己出生入死的地步。他只是资助过劭师傅的生活,而用如此方式协助囚犯越狱,劭师傅的生活会彻底毁掉。所以这样过分的要求,杜明强根本提也不用提。

    这其中的逻辑其实并不难想。要想骗过杭文治和张海峰,杜明强知道自己必须做好充分的铺垫。

    此前发生在杜明强身上所有的疏漏,所有不合情理的冲动,事实上都是他刻意而为的铺垫,也是他真正计划的一部分。

    那计划是从小顺被杀后开始的。

    正如杜明强在地下室里分析的那样,他对杭文治的怀疑在一点一滴中慢慢积累,但始终未能确证。直到小顺之死成为彻底照亮他心底迷雾的明灯。

    他看出了杭文治接近自己的目的,也明白了阿华为什么要逼着自己越狱。这两人的行为正好布成了一个完整的陷阱,一个凶险万分而又让自己不得不跳的陷阱。

    杜明强明知道杭文治会利用越狱的机会对自己不利,但他必须参与这次越狱。因为当时他已面对着一个令他无法抗拒的理由。

    杭文治提出的越狱计划显然是无法实现的,但是可以利用,毕竟对方在管道布置上的学识确实是无人能及。杜明强决定将杭文治当成自己的棋子,对方至少能将自己带离监区,来到办公楼附近。但要想进一步离开监狱,杜明强还需要另外一枚关键的棋子——张海峰。

    于是杜明强故意在监区大会上激怒张海峰,并且进一步让两人之间的关系恶化到无法调和的地步。他对张海峰的爱子发出了死亡威胁,这是天下任何一个父亲都不可能容忍的。他相信张海峰一定想要杀死自己而后快。

    而杜明强发出死亡威胁的时候,那句阴森逼人的话语是刻意当着杭文治的面所说。杭文治看到了杜明强复仇的决心,也看到了张海峰的恐惧和愤怒。于是在他心中开始滋生一种难以抵抗的诱惑:他要利用这番局面除掉杜明强。

    所以说,正是杜明强给杭文治创造出了联手张海峰的机会,而杭文治因为给张天扬补习功课,早已获得了后者充分的信任,杜明强相信杭文治是不会浪费这层关系的。另一方面,张海峰把小顺之死处理成自杀,这在杭文治眼中无疑是个可以利用的把柄。当杭文治双管齐下、软硬兼施的时候,深受杜明强威胁的张海峰没有理由不上船。

    当然了,要实施越狱这样重大的计划,很多事情光靠猜测是不够的,再可靠的猜测也必须得到验证才行。事实上在昨天下午,劭师傅前往办公楼避雨是有目的的,他看到了大厅里的值班安排表,把张海峰当晚值班的消息告知了杜明强。杜明强由此确信:张海峰和杭文治已经如他所愿联合在了一起,而这两人的合力作用将给自己打开一扇自由之门。

    劭师傅还帮了杜明强两个小忙:第一,他把张海峰所驾驶的警车车牌号告诉了对方;第二,他在下午装货完毕后假装钥匙丢失而滞留在监区,等凌晨时分得到杜明强的信号之后才驾车离开。这两个忙都是举手之劳,除此之外,劭师傅对杜明强的其他计划一无所知,他不知道杜明强要越狱,更不知道杜明强会杀人,这使得劭师傅在事后不会受到什么牵连。

    在夜色深沉之后,424监舍的四名囚犯踏上了他们的越狱之旅。杭文治表面上控制着一切,但事实上,他只是杜明强手中的一枚棋子。杜明强知道众人一定会安全抵达办公区,因为张海峰会帮他们扫除其中的障碍——比如说调整当晚在办公楼里的值班计划。

    当四人来到办公楼的地下室之后,杭文治的计划便夭折了,而杜明强的计划才正式开始。其实从Eumenides的角度来说,杭文治、沈建平和方伟山三人都是可杀可不杀的。首先说杭文治吧,当小顺之死的真相暴露之后,他自然会领到应有的惩罚;而沈建平和方伟山本来已是重刑,再经历一次失败的越狱,前景也不容乐观。所以他们都算不上是法律无法制裁之辈,并不需要劳烦Eumenides动手。

    杜明强对这三人下手的真正原因只是要营造一种气氛,能够将张海峰逼上绝境的气氛。

    杭文治侥幸未死当然也是杜明强设计好的情节。他需要杭文治去转告张海峰:自己已经乘坐劭师傅的卡车越狱而去。这里需要一些额外的技巧——因为把自己的越狱计划突兀地说出来多半会引起杭文治的疑心。杜明强先针对杭文治的阴谋做了大量的剖析独白,这番入木三分的剖析震骇住对方的同时,也让对方认定自己是个嗜爱炫白的狂妄之徒。当杭文治使用激将法想要套出他真正的越狱计划时,杜明强便顺势而为,成功地将一个并不靠谱的“方案”深深地植入了对方的脑海。

    杜明强留下杭文治的第二个目的是要借对方之手给张海峰送去那张死亡通知单。事实上那张通知单是不成立的,因为在那通知单上出现的是一个荒谬的罪名。那个罪名既没有触犯法律,也不违背任何道德,自然也不应该属于Eumenides的制裁范围。

    那是一张无效的死亡通知单,杭文治和张海峰应该都有机会看出其中的破绽。但是杜明强此前做出的铺垫实在太充分了,鲜血和死亡已经彻底征服了他们,让那两人都不敢去怀疑最后一张通知单的真实性。就在杭文治艰难攀登九层楼的同时,杜明强已经来到了办公楼前的停车场,他给劭师傅发出了离开监狱的信号,他自己则偷偷潜入了张海峰的警车,静待着“鬼见愁”的到来。

    而劭师傅离去的时间也恰到好处。当杭文治与张海峰会合之后,劭师傅刚刚驶离监狱不久,这便给了张海峰追击的希望。杜明强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张海峰一定会启动“紧急追逃预案”。

    在早年接受老师培训的时候,了解监狱也是Eumenides必学的专业课程之一。他深知省城监狱戒备森严,在正常的状况下想要越狱难比登天。所以要想获得自由,唯一的希望便是要先让监狱陷入一种“非常”的状况。

    杜明强熟知监狱中的生存法则,也知道狱方在面对突发事件时的各种计划,其中就包括“紧急追逃预案”。该预案是个快速反应机制,而快速的另一个伴生词便是“匆忙”,当狱方陷入匆忙状态的时候,筹谋越狱的囚徒才能获得真正的机会。

    而在预案启动之后,最匆忙的人必是张海峰无疑。对爱子的牵挂会让他方寸大乱,他所有的脑力都会用于如何调度力量去保护爱子的安全,而他所有的体力都会用于追击“已经逃出监狱”的杜明强。当他的脑力和体力都已严重透支的时候,他怎么可能躲过对手以逸待劳的强大一击?

    所以杜明强成功地将张海峰击倒在车内。他用极短的时间换掉肮脏的囚服,穿戴上张海峰的警服和警帽。随即他又摸走张海峰的配枪,用床单布条将对方牢牢捆扎,嘴也塞得严严实实。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自己爬到了驾驶座位,打开车灯,挂挡启动了警车。

    在监狱大门处,另一辆先期到达的警车此刻已经通过了哨兵的搜检,正咆哮着向监狱外冲去。而监狱的大铁门早在警报发出的同时便已开启,因为那沉重的铁门开合实在太过缓慢,而紧急追逃又是分秒必争的行动,所以在“紧急追逃预案”中专门强调要提前打开铁门,以方便追逃力量的出入。

    杜明强脚下发力,油门越踩越深。警车加速向着监狱门口驶去,而杜明强的嘴角则浮现出一丝笑意。

    监狱的大门已经打开,而他正驾驶着一辆高速警车,右手则握着子弹上膛的手枪。现在还有谁能够阻止他的离去呢?

    两个哨兵拦在监狱门口,向着越驶越近的第二辆追逃警车发出停车待查的手势信号。虽然这两个哨兵都是荷枪实弹,但他们根本没有一丝要向这辆车开火射击的念头。因为他们早已远远看清了车牌号,知道那正是张海峰的座驾。就在几分钟之前,正是这个四中队的队长下达了紧急追逃的命令,所以此刻这辆车飞驰电掣般驶来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哨兵们压根不会想到那被“追逃”的目标此刻正坐在这辆车的驾驶座位上,所谓的停车检查,在他们看来也就是在例行公事而已。

    瞬息之间,那辆警车已经驶到了近前,但车速却仍然丝毫未减。不仅如此,车前的大灯还明晃晃地开着,照得两个哨兵睁不开眼来。直到这时,哨兵们才意识到那辆车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他们连忙下意识地往旁边猛地一闪,避开了那车辆的撞击。警车带着“嗖嗖”的风声,几乎是紧擦着他们的身体呼啸而过,很快便消失在了雨夜之中。

    “我靠,张头这是疯了吧?”两个哨兵面面相觑,心有余悸地感慨道。直到这时,他们仍未琢磨出车内的玄机,还以为是张海峰由于管辖的犯人脱逃,情急之下失去了理智。反正那人行事素来雷厉风行,大胆泼辣,“鬼见愁”的名声早已是如雷贯耳的。

    车内的杜明强长出了一口气,神经终于彻底松弛了下来。他倒并不害怕哨兵们强行拦车,只是那样的话难免要发生枪战。伤了哨兵的性命会使整个计划多少蒙上些阴影。虽然老师曾一再教导他,警察和罪犯都是他们的敌人,但是痛苦的前车之鉴还是让他不愿再伤及更多无辜的性命。

    杜明强把手里的枪支轻轻放在副驾位置上,然后略微打开了一丝车窗。冷风夹杂着雨水飘零进来,打在他炽热的脸颊上。他贪婪地呼吸着,尽情享受那久违的自由气息。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