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越狱(8)

Eumenides略略转过身,这次面对的目标正是平哥。

    平哥歪着脑袋,目光却在看着阿山,似乎尚未从对方的可怕境遇中回过神来。

    “沈建平,你在一九八七至一九九三年之间,组织黑社会性质的暴力团伙,罪行累累。其中牵涉到的命案就有三起。你作为这些案件的幕后主使,对死刑的判决应该没有异议吧。”

    在Eumenides的话语声中,属于平哥的那张死亡通知单也晃悠悠地飘将下来,那上面写的是:

    死亡通知单

    受刑人:沈建平

    罪行:涉黑、杀人

    执行日期:十月十一日

    执行人:Eumenides

    平哥把头转过来,不过他并没有去看那张单子。他的目光有些迷离,似乎想到了很多东西。

    他在想什么?是曾经的腥风血雨,还是十多年在监狱中的风云岁月,又或者,他还在回味那个正像肥皂泡一样破灭的自由幻想?

    即便是心思敏锐的Eumenides也无法看破其中的答案,他只注意到平哥的嘴角咧了一下,似乎想绽出几许苦笑。只是这笑容很快就被锋利的玻璃刃口划得粉碎,并且彻底淹没在属于他自己的肮脏血液中。

    Eumenides最后才面向杭文治。

    “你是我的敌人。”他凝眉说道,“但我并不是以敌人的名义来报复你。你不该杀了小顺,你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小顺难道是什么好东西?他不过是个罪犯,你怎能因为他的死来审判我?”杭文治气急败坏地为自己辩解,他倒不是怕死,但他很清楚,只有活下去才能保留翻盘的最后一丝渺茫希望。

    可惜Eumenides显然没有为对方保留希望的意思。他的右手青筋迸起,指缝中的血液滴滴坠落。属于杭文治的那张死亡通知单恰也在这时飘下来,围着血滴来回飞舞了一会儿。然后“啪”的一声轻响,纸片被血滴击中,加速坠停在杭文治眼前。

    杭文治看着那张纸,眼前出现的却是一片在风雨中无从挣扎的落叶。他的心中泛起一阵酸楚:属于自己的那段宿命从秋雨中开始,难道便注定要在秋雨中结束?

    Eumenides并不给杭文治太多感怀的时间,他的右手已经挥出,指缝中寒光凛冽。

    杭文治忽然低吼一声,躬起腰一滚,用身体向着Eumenides撞过去,想要作最后的一搏。但这举动显然是徒劳的,Eumenides略略退了一步,同时调整了一下手腕的发力方向,指间锋利的玻璃片依旧精准地划过了杭文治的咽喉。杭文治张开嘴,却已无法再发出声音。他的身体随着撞击的余势翻滚了一圈,最后俯身停在了阿山身旁。

    由于受刑者被割断了颈部动脉,血液以惊人的速度流失。很快在每个人身下都汪起了一片血洼。Eumenides将指缝中的玻璃片扔进血洼里,又静静地等待了两三分钟,然后他伸出右手食指,依次探过那三人的鼻息。

    探视的结果是令人满意的。这本就是他最熟悉的杀人方式,从来不会失手。更何况是面对三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家伙?

    三个有罪的人都已经得到了应有的制裁。但Eumenides手中还有一张纸片,那是一张尚未发出的死亡通知单。他把这张纸片轻轻地放在阿山的面门上,他相信这张死亡通知单很快也会找到自己的主人。

    当这一切做完之后,Eumenides已没有任何理由继续在地下室内停留。他迈步向着原路返回,准备实施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个越狱计划了。

    Eumenides的脚步声又轻又快,很快就消失在地下室左侧的角落里。根据他的计划,他将从这个通风口钻出办公大楼,然后搭乘劭师傅那辆经过改装的卡车,从此奔向自己的自由之路。

    到目前为止,他的计划看起来是如此顺利,似乎已经再没有人能够阻止他。

    然而事实往往不会像看起来那样乐观。

    就在Eumenides的脚步声刚刚消失的时候,在他执行死刑的现场,血泊中的三人忽有一个动了起来。

    居然有人还没有死!

    那人挣扎着翻滚身体,用被捆缚在背后的双手在地面上来回摸索着。片刻之后,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目标——一个破碎的眼镜片。他用那个眼镜片奋力划拉着捆在手腕上的床单。两三分钟之后,床单终于被划断了,他的双手也获得了自由。那人立刻一只手撑起身体,另一只手则急切地去探查自己喉部的伤势。

    触手可觉伤口又大又深,血流不止,但庆幸的是大动脉依旧完好。幸存者知道自己的性命无忧,忍不住要仰天而笑。只是他的气管已经受伤,一吸气便灌入了凉风,笑声未出,反而止不住地咳嗽起来。

    咳了一阵之后,那人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他的身形矮小瘦弱,正是最后一个承受Eumenides刑罚的杭文治。

    能从Eumenides的刑罚下逃生,靠的当然不只是运气。杭文治在生死最后关头的灵光一现,让他赢得了和对手进行加时较量的机会。

    当时杭文治翻滚身体向Eumenides撞去,他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撞到对方,他真正的目的有两个:第一是干扰Eumenides的刺杀手法,第二是要让自己的身体倒在阿山的血泊中。

    幸运的是,他这两个目的居然都达到了。

    Eumenides虽然划开了他的喉管,但他的主动脉却躲过了致命的一击。而他俯身趴在最先受刑的阿山身边,后者流出的大量血液淹没了他的头胸,这混淆了Eumenides对他失血程度的判断。

    于是这个本已输得精光的家伙居然在Eumenides的眼皮底下起死回生了。

    当然了,杭文治现在可没有时间来庆幸,他必须集自己的最后之力来阻止Eumenides的越狱计划。

    可他也知道,自己的力量在对手面前实在是太单薄了。如果独自去追击对手,效果和送死没有任何区别。他必须求助于一个帮手,一个强大的,足以令Eumenides也感到头疼的帮手。

    好在这个帮手是现成的,那个人正在楼顶等着自己。

    杭文治略歇了一口气,正要迈步而去,忽然看到了罩在阿山脸上的那张纸片。那怪异的情形足以吊起他的疑心,于是他便伸手将那纸片拿了起来。

    那是一张死亡通知单,但并不是发给阿山的。通知单上那个受刑人的名字既让杭文治感到意外,但细细想来,却又在情理之中。杭文治看着那张通知单,嘴角忽然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意。他现在有十足的理由相信:楼顶的那个家伙就算拼了老命也要帮自己挽回败局!

    杭文治来回走了两步,将另外三张被鲜血浸透的纸片也拣在手中。然后他一边捂着自己喉部的伤口,一边走向不远处的楼梯道。铁门上的链子锁早已被阿山打开,杭文治手脚并用把铁门扒开,随即便鼓足全身的力气直往楼顶奔去。

    九层楼并不算很高。但杭文治身负重伤,脚步难免轻浮,这一路足足用了七八分钟。到了楼梯的尽头之后,他推开面前的一扇小门,挣扎着冲了出去。

    他已经到达了楼顶。外面夜色深沉,秋风凛冽,冰凉的雨水浇打在他的伤口上,激起一片火辣辣的痛感。

    杭文治知道他要找的帮手正藏在楼顶的某个角落里,手里荷枪实弹,只等杜明强自己送上门来。

    只是杜明强已经不可能来了。

    杭文治深吸一口气,鼓足全身的力量嘶喊着。他想要提醒对方:现实的局势与预定的计划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只是杭文治的声带先受重击,喉口又被割开,那嘶喊只能变成一阵痛苦的咳嗽。不过他这副狼狈的样子已足够引起暗中人的关注。不消片刻,一个黑影从左手边的掩体后闪了出来,那人一手端枪,一手拿着手电,首先用光柱晃了杭文治两下,然后以警戒的姿势凑上前,一边走一边压低声音问道:“怎么回事,杜明强呢?”听声音正是四监区的中队长张海峰。

    “跑……跑了!”杭文治语不成声,他已经支撑不住了,伸手想要扶什么却扶了个空,身体剧晃几乎跌倒。张海峰连忙抢上一步将对方托住,这时他终于看见了对方喉部那个可怕的伤口,他的心深深地沉了下去。

    “他坐劭师傅的车……改,改装了,用发动机……掩盖……掩盖体温。”杭文治用简短的语言竭力向对方阐明现在的局势,同时他的右手努力往前探,伸向张海峰的面前。

    张海峰意识到对方是要给自己什么东西。于是便把杭文治手里攥着的几张纸片接了过来。借着手电筒的光柱,他一张张地快速翻看着,却见头三张纸片都已被鲜血染得殷红,分别是三张死亡通知单,受刑人依次是沈建平、杭文治和方伟山。

    “都……都死了。”杭文治比画着自己喉部的伤口,艰难说道。张海峰自然能领会对方的意思,他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如坠冰窟。

    然而最强烈的震撼却要在最后一张纸片才展现出来。当张海峰看到那张纸片上的内容时,他的身躯猛然一颤,就像是被闪电击中了一般。

    那纸片上写的是:

    死亡通知单

    受刑人:张天扬

    罪行:张海峰最心爱的事物

    执行日期:十月十一日

    执行人:Eumenides

    相对于其他三张浸满血迹的通知单来说,这张纸片可算洁净。但在张海峰眼中,纸片上的每一个字都充满了杀戮和血腥的恐怖气息。那个危险的猎物已经逃脱,那家伙亮出可怕的利爪连伤三人之后,下一个目标竟然是自己的爱子!

    张海峰知道那家伙绝不是虚张声势。当初那家伙只不过是自己枷锁中的一只困兽,当他直视着自己的眼睛放出报仇的威胁时,那种可怕的气势兀自令人不寒而栗。现在困兽脱笼,后果怎堪设想?连平哥这样的角色都在转瞬间血溅当场,年幼的爱子又能有多大几率逃脱对方的追杀?

    这一连串的自我逼问让张海峰的身体在蓦然间有种虚脱的感觉。原本被他扶抱着的杭文治因此失去了支撑力,慢慢地向着地面瘫倒下去。

    “快……快去……追他!”在倒地的同时,杭文治聚集起最后的力气说道。他的手从张海峰的衣襟上划过,留下几行瘆人的血指印迹。

    张海峰猛地警醒,他再也顾不上杭文治,拔腿便冲下了楼顶天台。同时他掏出手机,用最快的速度拨通了监狱门口警备岗的电话。

    岗上的值班哨兵刚刚拿起听筒,一个“喂”字都没来得及说,张海峰粗重而又急促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四监区拉货的卡车走了没有?”

    “刚走。”

    张海峰的心又是一缩,最后的希望也被击碎。他几乎是吼叫着说道:“有囚犯越狱了!就在那辆车上!”

    “这……不可能啊。”哨兵将信将疑,“出监车辆要经过红外扫描的。”

    张海峰没时间和对方解释什么,他强迫自己控制住情绪,又问:“那车走了多长时间?”

    “大概五六分钟吧。”

    五六分钟!倒还不算太久。张海峰略略凝起精神,郑重道:“我是四中队张海峰。我现在命令你,立刻启动紧急追逃预案!目标就是那辆卡车!”

    哨兵也辨出了张海峰的声音,对方的语气让他意识到这突如其来的事件绝非临时演习。他连忙放下电话,按下了身边控制台上的一个红色按钮。

    刺耳的警报声随即在监区上空响起,划破了宁静的雨夜。那警报按两短一长的节奏往复循环,正代表了展开紧急追逃行动的信号。

    所谓“紧急追逃”是监狱内出现突发越狱事件时的应对预案之一。一般来说,有囚犯越狱之后,监狱方面应该成立由监狱长牵头的追逃专案组,整合当地武警、刑警等多方面的力量,布置详细而完备的计划,然后再全面展开追逃行动。但专案组的建立和计划的制订都需要一个过程。如果越狱行为刚刚发生,且囚犯的逃行路线又非常明确,这时再等待专案组无疑会延误战机。在这种情况下,应该率先启动紧急追逃预案,当相应警报响起之后,在监狱内值守的机动力量要以最快的速度自行组织起来,立刻展开对越狱者的追击行动,而不需要等待领导来开会和布置作战计划。其目的就是要把握住第一战机。因为在追逃的最初阶段,对战机的把握往往比详细的计划更加重要。

    警报声传到张海峰的耳朵里,令其绝望的情绪稍有缓解。从监狱到市区尚有相当的路程,而在夜间的郊区小路上,逃跑的大车速度应该不会很快。如果狱方全力追击的话,未必没有赶上的可能。

    有了这样的想法,张海峰恨不能一下子就飞到自己的汽车里,亲自踏上追击杜明强的正途。在杭文治的计划失败之后,他已经不相信任何人,他要把杜明强亲手毙杀在自己的枪口下,不会再留一丝的犹豫。

    张海峰从办公楼的顶层一路往下飞奔。一边跑一边拨打第二个电话,这电话是打到儿子所住的学校宿舍楼管理室的。听筒里的振铃响了好几声,却始终没人来接听。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