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越狱(3)

杭文治静卧在床,他的双眼只是看着一扇小小的气窗,但心绪却已从十年的岁月长河中飘摇而过。对他的人生来说,转折既从一场秋雨中开始,也就注定了要在另一场秋雨中结束。

    第二天便是周五,也就是监舍众人初定好的越狱之日。事到临头,每个人的心中自然都不平静,但这四人都是能沉得住气的,他们跟着监区狱友们一同吃饭、出工,表面上可看不出什么变化。阿山沉默依旧,杭文治干活仍然麻溜,杜明强自顾自的,平哥则照例摆出老大的风范,该偷懒就偷懒,该骂娘就骂娘,毫无同甘共苦之情。

    吃完午饭之后,又到了这周装车拉货的时间。带班管教来到厂房,扯嗓门点了杜明强和杭文治的名字。平哥正抓着阿山聊天,闻声便抬起头瞥了杜明强一眼。从外人看来,这似乎只是下意识的一瞥,唯有424监舍众人心中有数:杜明强这一去将要和劭师傅做最后的沟通,只要劭师傅那边没出什么状况,那今晚的越狱计划就再无变更之理了!

    平哥和阿山只能在厂房耐心等待。杜明强和杭文治照常将货物装满小车,然后跟着带班管教往停车场而去。因为下雨,管教给两人发了简易的透明雨衣,小车上也盖上了一层油纸。

    到了停车场,只见货车停在老地方,劭师傅却不见踪影。管教有些纳闷,便四下里喊起来。三五声之后,办公楼里传出了劭师傅的回应声,然后便看他小跑着出了大楼。到众人近前时,劭师傅歉然一笑,道:“下雨,我到楼里躲了一会儿。”

    管教也笑了笑,表示理解。然后他转头嘱咐杜杭二人:“今天天气不好,你们利索点,早干完了早回去!”

    杜杭二人痛快地答应了,各归各位,摆开了要大干一场的架势。劭师傅这时也从车前舱里找了件雨衣穿上,然后他跳上大车车斗,对杜明强道:“小伙子,今天你可得辛苦了!”

    杜明强一笑道:“没问题。”就在两人寒暄的工夫,杭文治已经从小车上搬了个纸箱过来,劭师傅想去接的,杜明强却抢上一步截了,嘴里说:“劭师傅,你去把毡布揭开。”

    对方明显是在照顾自己,不想让自己累着了。劭师傅心知这小伙子素来仗义,也就不说啥客套话了,径直走到车斗最里面撩起了防雨的毡布。杜明强跟过来配合着码好纸箱。因为比以往多了道料理毡布的工序,这活儿自然也要慢一些。

    那边杭文治又抱起一个纸箱,在车斗下等着,看起来并不着急。三人按部就班,在天气的限制下,无法像管教所愿的那样“麻利”。管教在一旁盯了片刻,颇有些心焦无聊,烟瘾便在心底蠢蠢燎动起来。他打眼寻了寻,看到不远处停放下车的地方有雨棚可以躲避,于是便踱过去,打火点上了一根香烟。

    杭文治心中一动。那管教倒是没有走远,这边三人仍在他的视线监控之内。不过借着风雨的掩护,三人间若要说些什么管教肯定就听不见了。这正给了杜明强和劭师傅言语交流的机会,双方可以好好聊聊,把话说个透彻。

    果然,杜明强看到管教走开了,码箱子的时候便愈发认真,这样他每每到了车尾都有机会和劭师傅聊上一阵。几个回合过后,当他再次从杭文治手里接过纸箱的时候顺势使了个眼色,同时微一点头。杭文治一喜,知道劭师傅那边也已做好了准备,这意味着他们制定的越狱计划再不会有什么变数。杭文治看着杜明强抱着箱子走开,目光追随着后者的背影,眼镜片后闪出一丝寒光。这个和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还以为将踏上一条自由之路,可事实上,他踏上的却是自己为其精心铺设的末路穷途!

    一下午三人在雨中辛劳,直到五点钟左右才堪堪将一车货装完。这边管教带着杭文治清理货物,杜明强便又和劭师傅聊了几句。不过他们该说的正事早已说完了,这会儿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而已。

    货物清点无误,劭师傅和三人道别,然后钻进驾驶室准备开车离去。管教自然也招呼杜杭二人收工。三人走出几步之后,却发现劭师傅的车迟迟没有发动,管教觉得有些不对,便停下脚步转身张望。

    却见劭师傅又打开车门,从驾驶室里跳了出来,看着三人道:“奇怪,我的车钥匙怎么不见了?”他一边说一边伸手摸着周身口袋,神色颇为困惑。

    管教提醒对方:“是不是掉在车里了?”

    劭师傅摇头道:“我刚在车里找了一遍,没有啊。”

    劭师傅走不了,狱方的这三人也不好先走。管教无奈,只好又折回来,他冲身后的两个犯人努努嘴道:“你们俩上车帮劭师傅找找。”

    杜明强和杭文治一人一边,钻进驾驶室好一通寻找,果然是一无所获。车下劭师傅也把全身都摸遍了,钥匙却仍是不见踪迹。

    管教又在一旁问:“你一般下车后会把钥匙放哪儿?”

    “我以前来装货都不拔钥匙的。今天不是去躲雨吗?人车分离,我就把钥匙拔了。”劭师傅眯起眼睛回忆着说,“开始我就拿在手上,后来在办公楼里上了个厕所,上厕所的时候应该是塞进裤子口袋里了。”

    管教往劭师傅的裤子瞟了一眼,那是一条普通的工作裤,很宽松,而两侧的口袋又都不深。管教咂咂嘴说:“这口袋可不保险。”

    “难道是掉在路上了?”劭师傅挠着头说,“那会儿你们叫我,我跑得匆匆忙忙的。”

    管教便道:“赶紧去找找吧。我们先不走,帮你看着货。”

    劭师傅忙道了谢,顺原路边走边寻,一直找到了办公楼里面。过了有十分钟的光景,他从办公楼里出来,脚步匆匆,看神色似乎不太乐观。

    “还没找到?”管教远远地问。

    劭师傅摇摇头,快步走到近前说道:“看来是掉在车斗里了,得把货清了找。”

    管教把嘴一咧:“那可麻烦了。”

    劭师傅此前在车斗里忙活了一下午,蹲下站起的,裤兜里的钥匙的确很容易滑出来。而他又穿着雨衣,难以及时发觉。要说这钥匙总不至于飞了,慢慢找肯定能找到。关键是现在一车货都已经装完,如果钥匙真是掉在了车斗里,要找就得把货箱先卸车,这可不是一般的工作量。

    劭师傅苦着脸说:“今天肯定来不及找了。明天还得麻烦你们。”

    管教明白对方的意思。现在天色已经开始擦黑,不可能再展开那么大的工程,一切只能等明天再说。只是明天的劳作不属于监区正常的工作安排,所以劭师傅必须请求眼前管教的配合。

    “这个没问题。明天让他们俩帮你找,找完了再把货装好。”管教很痛快地拍着胸脯,反正也不用他受累动手,乐得送出个顺水人情。

    “太感谢啦!”劭师傅掏出香烟,给管教递了一根。

    “哎呀,小事情嘛。”管教点起烟吸了一口,又问,“那你今天晚上怎么办?”

    劭师傅把手一摊:“我肯定不走啦。这地方荒郊野岭的,交通太不方便。明天麻烦你们早点过来。”

    管教点点头,表示理解。他知道这种拉货的司机,活儿没干完是一定要跟着车的,没有说把车扔下一个人先走的道理。他想了一会儿说:“这样吧,我请示一下张头,看能不能在值班室里给你安排个住宿的地方。”

    “这个……”劭师傅有些没底,“合适吗?”

    管教这时已掏出手机,他摇摇手,示意劭师傅先别急,然后他按了个号码,走到一边通话去了。

    片刻后,管教折了回来,表情有些遗憾:“劭师傅,是这样的。我们可以招待你用个便餐,但是不能让你在办公楼留宿,这个……违反纪律。要住宿的话,你可以住我们监狱的招待所,出了监狱大门,左手边的那幢小白楼就是。”

    劭师傅神色踌躇:“招待所就算了吧……我在车里凑合一晚上得了。”

    管教猜到对方是舍不得花钱。那招待所一晚上得两三百,对劭师傅来说确实是贵了点,所以他也不便勉强对方,只能打个哈哈道:“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晚上张头亲自在办公楼里值班,如果要换了旁人,也就通融通融了。”

    劭师傅连说:“没事没事。我经常跑长途,都习惯了,我车里头还有个铺呢,睡起来也挺好。”

    “那行,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先把这两个犯人送回监舍,你在办公楼里等一会儿,到时候我们一块儿吃晚饭。”

    “不用麻烦,我去前面小卖部买点干粮……”

    “不麻烦,工作餐,简单得很。你可一定给个面子。”管教看着劭师傅,神态诚恳。直到对方点了头,他这才满意地打招呼告别,“行了,一会儿见啊!”

    管教和劭师傅商量的当儿,杜杭二人站在一旁插不上什么话。现在要走了,两人便与劭师傅道了别,然后在管教身前当先而行。这下午的活儿本来就干得慢,再加上先前一番折腾,回到监区的时候天色已黑,其他犯人都收工去食堂吃饭了。两人匆匆把小车锁进仓房,赶到食堂一看,所有的饭菜都只剩了底儿。饶是如此,晚饭还是要吃。这两人都知道,今天晚上必须拿出最佳的精神和状态才行。

    两人拣剩菜剩饭打了个满盆,然后找了个角落面对面坐下。杭文治习惯性地四下看了看,却见平哥也正往这边瞥着。他知道这次耽搁的时间太长,平哥多半会起些疑虑,但现在也不方便过去解释,只有等晚上回到监舍再说了。

    不过他自己心中的一些困惑却可向杜明强问个明白。略略吃过几口之后,杭文治便说话了:“丢钥匙这一出是不是你安排的?”

    杜明强点点头,若无其事地把嘴里的食物嚼烂,咽进肚子里,然后才解释说:“如果让劭师傅现在就去湖边等着,那么大的车肯定会被岗楼上的哨兵发现。而平白无故的有辆车停在监狱外围不走,是个人都会起疑。所以我让他先留在监狱里,夜晚要密切关注办公楼楼顶的动静。到时候以旗杆撑出楼顶为信号,他就说找到钥匙了,再把车开出监狱,直接到湖边接应我们。这样衔接紧凑,不会引起哨兵的警觉。”

    杭文治“嗯”了一声,心中暗暗赞叹对方心思缜密,算无遗漏。不过他同时也暗自好笑。因为在他看来,杜明强根本就不可能活着到达办公楼楼顶,那根旗杆也永远不可能撑出去。杜明强看似高明的安排,其实全然是多此一举。

    吃完晚饭之后,犯人们被带回监舍楼。424监舍的四人都无心去活动室收看电视新闻,他们早早便回到了监舍内。因为今天晚上对他们每个人来说都是决定毕生命运的关键时刻。

    平哥首先询问了下午杜杭二人装货的情况,杭文治便将为何晚归的原因给对方解释了。平哥听完之后却看着杜明强,口中问道:“这么说的话,是一切正常了?”

    杜明强自然能听出此话的双关意味,便郑重点了点头道:“一切正常。”

    平哥释然吁了口气,就此不再多说,转而引起一些监舍中常见的庸俗话题。过了半小时左右,其他监舍的犯人也陆续回屋,今晚负责在监舍楼内值班的管教则拿着名册,挨个屋地走过来,点名、锁门。

    424监舍的四人表现得毫无异状。在锁门之后,他们也一直维系着正常的话题。其实到了这样的最后关头,他们的言行反而不需要再纠缠于即将展开的越狱行动,因为在此前一周的数个不眠之夜中,他们早已详细探讨了整个计划方案。现在该想的、该做的都已经落实完备,只等着行动开始的那一刻。

    时间过得很慢,一分一秒都在期盼的心情中痛苦煎熬;时间又过得很快,快得让每个人都来不及捕捉自己悸动的呼吸。终于挨到了熄灯的时刻,整个监舍楼内变成了黑暗一片。

    四人在熄灯前都已洗漱完毕,现在各自躺在自己的铺位上。如此静静地过了两三个小时,夜色深沉,耳听得周围监舍的夜聊声逐渐停歇,唯有窗外风雨依旧。

    平哥嘶哑的声音响了起来:“开始吧。”那声音压得极低,却已足够撕破424监舍内如死亡一般的沉寂气氛。

    众人应声而动,纷纷从床上坐起,不过他们都没有下床,而是各自撩起自己铺位上的床单,或撕或咬地忙碌起来。在他们制定好的计划中,行动的第一步就是要用床单编织成一条至少二十米长的绳子——这是越狱时必须用到的工具。

    监狱中配备的床单质量并不理想,这使得众人的工作无须太费周折。不消半个小时,每张单人床单都被撕扯成了四五块狭长的布条,这些布条连接起来已有七八米的长度,如果四张床单再拼接在一块儿,足够满足越狱计划的需要了。

    床单撕接好之后,四人先后下床,然后每个人都把床单缠在了自己身上。这样在钻入通风管道的时候,就不会有多余的东西对他们的行动束手束脚。这个动作做完之后,众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杭文治当先,平哥随后,众人鱼贯向着卫生间而去。落在后面的杜明强和阿山则一人一边抬起了监舍内唯一的那张方桌,他们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绝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进了卫生间,杜明强和阿山将方桌轻轻地放在通风口的正下方。然后杭文治和杜明强先后跳上桌面,合力将通风口的木质隔栅卸去。黑洞洞的通风管道张开大口,像是早已在等待着他们。杭文治双手扒住管口往上一蹿,率先将身体钻了进去,杜明强在下面托着他,帮助对方稳当当地完成了这个动作。

    杭文治进了通风管道之后,杜明强往桌下使了个眼色,示意平哥和阿山跟上。这先后的顺序都是事先就商议好的:杭文治对管道最熟悉,自然要在前头带路,而杜明强身手最好,不需别人帮助也能轻松地爬上爬下,便被安排在断后的位置上。平哥和阿山此刻也没什么好犹豫的,紧随杭文治钻入管道之内。杜明强待这三人都进去之后,又扫了一眼监舍内外的动静,确定没什么异常了,便灵巧地一跳,像只猴子似的钻进了通风管口,迅捷且悄无声息。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