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越狱(2)

杭文治如释重负,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眼角的热泪慢慢潆干,然后他郑重地,像是带着某种承诺的意味说道:“我会穷尽我的一生,去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杭文治虽然没有成为邓氏集团中的一员,但他的人生从那天开始已走上一条吉凶难测的轨道。

    在此后的十年中,杭文治见证了邓氏集团从壮大到辉煌、从辉煌到鼎盛的全过程,而他自己也从一个初入省城的农家子弟成长为一名社会中产。邓骅一家时常会关照他一下,但却从不让他介入到集团的事务。对邓骅来说,这样的安排独具深意,而在杭文治眼中,他却只看到自己亏欠下对方越来越重的恩情。

    杭文治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曾许下的那个承诺,不过他知道这个承诺很难实现。因为邓骅的势力已经如此之强,强到根本不需要自己的任何帮助。杭文治有时会痛恨自己的无能——在十年的岁月长河里,这成了他安逸生活中的唯一缺憾。

    然而世事无常,一个王朝盛极而衰时,它的崩塌仅在瞬息之间。

    杭文治是从电视新闻上得知了邓骅遇刺的消息,在悲伤之余,他更多的感受还是一种深深的失落。他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去履行那个承诺了,他十年的等待都已经化为泡影。当时他呆呆地坐在电视机前,一直到电视没了信号也没有挪动分毫。他的所有感观似乎都消失了——或者说,他的精神世界被人掏空了。

    杭文治浑浑噩噩地过了一段时间,像是一具行尸走肉。直到几个月之后,当他得知那个害死邓总的家伙仅仅被判了五年徒刑,他才又重新找到了生命的意义。

    杭文治与阿华进行了一次秘密的会面——长期以来,他们之间的联络都遵循着一种隐秘的模式。这是邓骅生前提出的要求,枭雄已死,但他的话效力犹存。

    杭文治告诉阿华:“我要去杀了那个家伙。”

    阿华一开始没有正面回应,他只是提醒对方:“你会毁了自己的生活。”

    “那又怎么样?”杭文治瞪起了眼睛,“邓总救了我全家,现在是我报答他的最后机会。什么也拦不住我!”

    阿华看着杭文治,从对方那副义无反顾的气概中,他似乎又看到了十年前那个不怕死的男孩。

    十年间沧海桑田,在杭文治身上唯一没有变化的只剩下他的本性,而这种本性已经足以让他的人生在十年之后走回到一个循环的起点。

    就像十年前一样,阿华完全能理解杭文治,所以他无须再多说什么,只道:“我帮你安排。”

    一个详密的计划就此展开,而这个计划的第一步就是要把杭文治送进Eumenides所在的监狱。

    必须在Eumenides出狱之前展开复仇行动,这是阿华和杭文治一致的观点。不仅因为他们的仇恨已经无法忍耐五年的时间,更重要的一点在于:等待Eumenides出狱无异于等待着放虎归山。

    Eumenides就是一只凶猛的老虎——这一点无人否认。现在这只老虎终于被带上镣铐,关入了牢笼之中。对于意图打虎的人来说,还有比这更好的机会吗?

    所以杭文治首先要做的,就是和这只老虎关在一起。

    于是他们苦心策划了那起“抢劫案”。就案情来说,杭文治的“经历”与Eumenides生父当年遭受过的不白之冤极为相似,这使得杭文治在狱中能够更加顺利地接近Eumenides。而案件的平衡点也构置得非常巧妙:杭文治获罪与否的关键取决于他与“前女友”之间是否存在着借贷关系。如果借贷关系无法证明,那杭文治敲诈勒索和抢劫的罪名便告成立,反之则不成立。在开庭过程中,“前女友”自然会否认这种借贷关系,目的就是把杭文治送进监狱;而在此后的任何时刻,只要“前女友”良心发现,承认借贷关系的存在,便可以随时帮杭文治洗净冤屈。所以对杭文治来说,虽然他一样身陷重监区,但其实却占据着一种“进可攻,退可守”的主动局面。

    阿华打点了监狱中负责安排犯人宿舍的内勤,让杭文治进了Eumenides所在的424监舍。这种不会违反原则的顺手人情操作起来并没有太大难度,不过为了保证计划的隐秘性,阿华实际运作时转了个弯儿,只是要求把自己的朋友和“平哥”安排在一起,理由是:“平哥”在监区里罩得住,自己的朋友如果能跟着他混,日子会好过一些。

    对于入狱之后怎样除掉Eumenides,阿华和杭文治事先并没有特别详细的计划。因为狱中的事态究竟会如何发展,这实在是个变数太大的命题。阿华只是在入狱前对杭文治进行了针对性的培训,包括适应狱中的生态模式以及掌握一些速成的格杀技能。而复仇计划的具体展开,就要看杭文治与Eumenides接触之后的见机行事了。

    当然了,对于大致的思路他们还是有所设计的。总的来说,复仇的方法有两条:一条是“杀”,一条是“逃”。

    所谓“杀”,就是利用在监舍中大家朝夕相处的机会,趁着Eumenides不备的当儿直接把他杀死。这是最简单的思路,同时也是最难实现的计划。其难度在于:第一,Eumenides本身就是最顶尖的杀手,而他身陷监狱这样的是非之地,警惕性一定非常高,仅凭杭文治的力量想要将对方杀死恐怕不太现实;第二,就算杭文治能够得手,完事后又如何脱身?虽然杭文治自己并不吝于玉石俱焚的结局,但这条路终究不是上策。进一步探究,要想实现这个思路,必须要出现以下条件:第一,杭文治要赢得Eumenides充分的信任,从而解除对方的防备之心;第二,杭文治要设法找到能够一击毙命的行凶利器,从而弥补自己和对方的实力差距;第三,杭文治要设计出一个巧妙的布局,不仅要杀死Eumenides,最好还能让自己置身于嫌疑之外。而这三个条件的实现,一个比一个困难。

    相较而言,阿华更倾向于第二条策略:“逃”。这条策略的核心思想就是要通过杭文治的苦肉计,煽动Eumenides一同越狱。只要后者参与了越狱行动,他的命运就会超出他自己的掌控,出现多种变数,而任一种变数都会让他陷入极为不利的境地。

    在阿华看来,其中最理想的状况就是越狱成功。他会根据杭文治透露出来的越狱计划,在监狱外围布好陷阱,静待Eumenides的到来。而经历过越狱的身心折磨之后,强弩之末且又毫无防备的Eumenides必然无法抵挡自己的致命一击。更何况在对手身边还潜伏着一个杭文治,Eumenides在这场对抗中绝无一丝胜算。

    这个计划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优点:他们可以合理合法地杀死Eumenides。面对一个刚刚越狱的亡命逃犯,任何程度的自卫都是顺理成章的。他们的行为甚至应该受到警方的嘉奖。

    这个计划的难度却也显而易见,仅有五年短刑的Eumenides会不会参与越狱计划暂且不论,单说越狱这个行为本身又谈何容易。那戒备森严的重监区还从未发生过成功的越狱案例,贸然行动的人只会沦为高墙上哨兵的靶子。

    不过杭文治却借此想出了一个变通的方法:干脆就策划一次失败的越狱,在行动时故意将Eumenides暴露在哨兵的枪口下,上演一出借刀杀人的好戏。阿华起初也觉得这个思路不错,但细细一想,却又觉得棘手。以Eumenides的心智身手又怎会轻易受人愚弄?到时候恐怕Eumenides没有暴露,首先暴露的人却是杭文治。哨兵的枪口可不长眼,弄不好就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杭文治便又提议,能不能收买个把管教或者哨兵?如果有狱方的内线参与计划,那要将Eumenides置于死地可就容易多了。这个提议被阿华旋即否决:那些安安稳稳坐享皇粮的体制内人员,顺水推舟帮个小忙是可以的,但有谁会把身家性命搭上来蹚你这趟浑水?这样的收买难度太大,若是邓总在世或有一线可能,现在邓氏集团大厦已倾,这条路肯定是走不通了。

    杭文治略感失望,但他要煽动Eumenides一块儿越狱的想法却丝毫没有动摇。他也知道,如果Eumenides不越狱,想要凭自己的力量在正常的监舍生活中杀死对方的几率实在太小。只有在越狱的过程中,才会有更好的机会出现:或者把Eumenides引入阿华的埋伏,或者借哨兵的枪口将其击毙,或者趁着对方全心潜逃时,由自己伺机亲自动手……退一万步说,即便越狱不成功,Eumenides也没有在越狱时被杀死,至少对方会因为越狱的行为被判加刑,这对复仇者来说也算是半个好消息。总之,只要Eumenides踏出越狱这一步,杭文治便已牢牢攥住了优势,如果顺利的话,这个优势足够一击致命!

    入监之后,杭文治便一直冲着这个目标而努力,他成功地赢得了Eumenides的同情和好感,市政设计师的职业本能则让他想出了一个值得一试的越狱计划,监区中队长张海峰也对他青睐有加……一切似乎都在顺应着他的计划,唯有一个节点被堵住了,而这个节点偏偏又是最关键的。

    Eumenides不想越狱!

    那天在监区操场上,杜明强对杭文治提出的越狱计划一口回绝,他的语气是如此的坚定,让后者深感心灰意冷。

    在这种情况下,杭文治不得不重新考虑第一条大策略:就在监区中进行刺杀!他甚至已经着手展开了一些前期的准备工作。他明知自己的胜算极低,但无论如何,他至少要试一试。

    然而世事总是如此无常,就在杭文治对越狱计划已经彻底绝望的时候,转机却又不期而至。杜明强主动找到他重新提及越狱之事,而这次前者的态度来了个意料之外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Eumenides忽然又同意越狱了!

    杭文治至今仍不明白杜明强转折的动因所在。他只是记得,在杜明强回心转意的那个早上,曾有一个“朋友”到监狱来探访对方。应该就是这个“朋友”促成了杜明强的转变。

    或许那个“朋友”就是阿华,他正通过某种方式在配合自己的行动,杭文治暗自猜测。可惜他没有机会找阿华证实一下,为了保证复仇计划的隐秘,不到必须的时刻,他和阿华之间是不会进行联络的。

    不管怎样,杭文治关心的只是Eumenides态度转变这个结果,而转变的原因对他来说并不重要。当Eumenides终于肯参与越狱行动之后,杭文治知道己方已经胜了,接下来就要看能取得多大的胜果。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的有趣:当你突破了一个阻挠你很久的关口之后,后面紧随着的其他困难往往也会自行化解,一顺百顺。杭文治的复仇计划似乎也是如此。

    一贯冷静缜密的杜明强却在监区大会上和张海峰发生了正面冲突,这无疑是一种以卵击石的可悲举动。张海峰毫不客气,他踩碎了杜明强钟爱的CD机和光盘,而后者在狂怒之余,竟对张海峰的爱子发出了死亡威胁。这使得两人之间的矛盾迅速激化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当时杭文治就站在不远处,他忽然意识到: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终于来了!

    杭文治找张海峰摊牌了,他要把这个掌管着整个四监区的强悍男人拖下水,让其成为帮自己对付Eumenides的同壕战友。

    杭文治对这次策反充满了信心,因为他和张海峰现在有了一个共同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一个合格的父亲怎能容忍指向自己儿子的死亡威胁?所以当杀死杜明强的机会出现在张海峰面前的时候,他不可能不心动。而杭文治制定的计划又是如此完美,完美到让张海峰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在这个计划中,张海峰要做的事情非常简单:他只要带着手枪守候在杭文治设定好的线路上,静待那些越狱分子送上他的枪口。到时候他轻轻一扣扳机,杜明强便会命归黄泉;同时平哥和阿山自然要吓得屁滚尿流,俯首就擒。这样的变故不仅不会给张海峰带来任何麻烦,反而会让他成为监区的英雄——单枪匹马挫败集体越狱的图谋,击毙一人,生擒三人,这无疑将成为张海峰从警生涯中最为浓墨重彩的绚丽篇章!

    唯有一点让张海峰略感困惑,他也当场对杭文治提了出来:“你自己怎么办?越狱未遂,你不怕被加刑吗?”

    杭文治哈哈大笑:“我来这里就是要杀杜明强。为了这个目的,我连抢劫的重罪都敢背,还怕多个越狱的罪名?再说了,只要杜明强一死,我的朋友就会在狱外给我翻案。如果我入狱的罪名被洗脱了,‘越狱’这两个字又从何说起?”

    张海峰仅有的疑虑也打消了。他终于成了杭文治复仇计划中最重要的一员。在那个周六的中午,他和杭文治针对计划的细节做了详尽的探讨,最终将每一个环节都编排得滴水不漏。他深信,只要杭文治能将杜明强带出监舍,自己就能将杜明强送进鬼门关!

    杭文治也有同样的强烈感觉,复仇计划的成功已仅有一步之遥。现在是万事俱备,只等东风!

    就连老天爷似乎也在配合杭文治的行动,从周四这天早晨开始,一场秋雨如期而至。而以杭文治在省城生活多年的经验来看,秋天正是雨季多发的时期。这雨既然开下了,那没个三五天的很难停歇。

    雨夜月黑,探照灯的光亮又会被雨幕遮挡,岗楼上哨兵的视线必然要大打折扣;而连绵不绝的风雨声则会干扰监舍和办公楼内值班管教的听觉——这些都是对越狱计划极为有利的天时条件,也就是杭文治所期待的“东风”。

    在这场“东风”的刺激下,杜明强等人越狱的决心会更加坚定,一切就像开弓之箭,其势已满,不得不发!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