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密谋(5)

杭文治的手指在地图上轻轻一敲,说:“没错。”然后他又详细解说,“旗杆长十米,我们拽着绳子往下跳,这就形成了一个钟摆运动。按照理论计算的话,当我们荡到杆顶正下方——也就是钟摆运动的最低点的时候,我们会获得一个水平向东的运动速度,这个速度的大小在十四米每秒左右。这时我们如果把手松开,紧接着就会做一个平抛运动。而我们松手的位置距离围墙电网还有十米的高度落差,这个落差会消耗一点四秒的下坠时间。在这一点四秒内,我们在水平方向上会获得一个二十五米的位移,加上此前钟摆运动的时候向东已经移动了十米,这样我们已经远离主楼边缘总共有三十五米,足够跨越到围墙之外了。”

    平哥对这番计算并不甚解,但他的脑子里却出现了一幅图画,形象地演示出钟摆运动和平抛运动这两个紧密衔接的过程。在他的想象中,以十米的旗杆为支点悠荡起来,主楼和东侧围墙之间二十五米的距离还真不是什么难以逾越的鸿沟。

    杜明强这时提出一些质疑:“你没有考虑阻力吗?到时候水平运动的速度应该达不到十四米每秒。”

    杭文治微微一笑:“这个问题我考虑过了,实际情况肯定比你想象得要乐观。在这个季节,本市盛行的风向一贯都是由西往东的。所以风越大对我们的计划就越有利。而且我保留了十米的富余量,即便行动当天风很小也不会让计算结果发生本质性的变化。”

    杜明强点点头。只要没有逆风,这个思路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了。

    阿山在一旁听了半天了,思维渐渐入戏。他也凑进来问道:“那个旗杆好卸吗?”

    杭文治道:“旗杆底座是通过螺母固定在楼顶的,只要有扳手就能卸开。”

    平哥立刻皱起眉头:“你怎么知道的?”就算杭文治自制了一个望远镜,也不可能在烟囱上面看到主楼楼顶的螺母吧?

    “我上楼顶实地考察过,趁着给张天扬辅导的机会。”杭文治解释说,“那天张头去监区巡视,我布置张天扬做一个测验,自己则借口上厕所,从卫生间的通风管道爬到了楼顶。正是那天我看到了东侧围墙外的大湖,也初步有了利用旗杆跳跃围墙的计划。”

    既然是实地考察过,那应该是比较靠谱了!平哥相信杭文治没有瞎说,因为此事合情合理:后者连续几周去给张天扬辅导功课,他既有越狱之心,自然会利用这个有利条件进行勘察。

    “扳手从哪里搞?”平哥接着又问。

    杭文治说:“主楼楼顶有个设备间,里面会有工具。”

    不错,高层建筑的楼顶一般都有设备间,里面必然会存有一些常用的维修工具。平哥独自琢磨了一会儿,觉得此事还真是可行。不过他城府极深,脸上一点不显,只阴沉沉地对杭文治说道:“你把你的整个计划,从前到后,再给我详细地捋一遍。”

    杭文治知道平哥要做最终的决断了,他认真地理了理思路,然后说道:“我们事先要准备三根长绳子,两根十米多一点的,一根二十米长的……”

    阿山插话问:“要这么多?”

    杭文治很确切地说:“要,这倒不是什么难题,我们可以在行动之前把监舍里的床单被褥撕破,系成一长串就行了。”

    平哥不满地瞪了阿山一眼:“你别打岔,先听眼镜说完。”阿山便不敢多言。

    杭文治接着往下说:“准备工作完成之后,我们可以选择一个合适的夜晚展开行动。首先从卫生间的通风管道上去,经由通风井到达楼顶。这个过程一定要非常小心,因为整个楼的通风管道都是相通的,我们在管道内发出一点点声响都有可能惊动其他监舍的犯人,甚至是楼内值班的管教。到达楼顶之后就要用到第一根长绳子了。监舍楼的西北角是监控的盲区,我们趁着探照灯扫过的间隙,从那里顺着绳子溜到楼下——四层楼,十二三米的绳子足够了。我选择这个角落下楼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不远处就有一个雨水井盖。我们要用最快的速度进入地下雨水管道,因为在地面多停留一秒钟,就多一分被岗楼哨兵发现的危险。”

    平哥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探照灯扫过一次的间隔大概在一分钟,四个人鱼贯而下,时间应该是够的,不过这事情会留个尾巴:“那根绳子怎么办?完事了就这么挂在墙角?”

    “只能这样了。”杭文治说,“我们离开之前可以在绳子底部拴个砖头,这样绳子不会被风刮得飘起来,哨兵离那么远,多半注意不到。”

    平哥皱起眉头,显然是觉得不妥。一旁的杜明强也摇着头说:“绳子不能留下,这个风险太大了。”

    “不能留下怎么办?”杭文治无奈地把手一摊,“我们都下来了,上面的绳子没法解开啊。”

    杜明强略想了一会儿说:“有办法的,我们用二十米长的那根绳子围成一个圈,套在楼顶阳台钢筋上,大家把着绳圈溜到楼底,然后解开圈子上的一个结扣就可以把绳子抽出来了。”

    阿山赞道:“这个方法好。”

    杭文治更是心悦诚服地感慨:“的确是好方法……我怎么没想到呢?这样的话二十米的那根绳子可以做得再长一点,而十米多的绳子就没必要准备两根了。”

    唯有平哥不露喜色,他冲杭文治挥了挥手:“继续吧。假设我们已经顺利进入了雨水管道。”

    “根据这张管道路线图,我们可以通过地下雨水管道穿过整个农场,直达办公主楼的东北角。这里有两个相隔不足五米的雨水和通风井盖。”杭文治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点着地图上相应的位置,“我们从雨水管道出来,立刻就可以钻入通风口中,而通风口和办公主楼的地下管道层是相通的——这就意味着我们已经能顺利地进入办公主楼了。”

    “然后呢?怎么到达楼顶?还是从通风井上去?”

    “九层楼,爬通风井难度太大了。我们就从步梯上去。虽然楼道里肯定有监控,但只要我们别触发了声控电灯,监控就拍不到什么东西。况且办公楼并不是值班管教盯防的重点。”杭文治略略一顿,又道,“不过这里可能会有一个问题,就是管道层和主体楼层之间的门应该是锁着的。我们得想办法把这扇门撬开。”

    杜明强立刻为他宽心:“这个不成问题的。”旁边的阿山也道:“这点活儿谁都干得了,一根牙签就解决了。”

    杭文治露出苦笑——他倒忘了自己身处何地,这种溜门撬锁的事还能难得住这帮大爷?自己尴尬了一番,又接着往下说:“到了楼顶之后就是我讲过的情况了。把旗杆卸下来,那根十米多的绳子一头拴在旗杆的顶部,另一头连上另一根二十多米的绳子,然后把旗杆卡在楼顶东侧的栏杆上,大家依次用荡秋千的方法跳到围墙外面的大湖里。前一个人抓住两根绳子的连接处跳,后一个人则要攥紧二十多米长的绳子尾部,这样前一个人跳完了,后一个人可以把绳子牵拉回来。”说到这里,杭文治转头看着平哥,用眼神告诉对方:我说完了。

    平哥琢磨了一会儿,慢悠悠地说道:“你讲了这么多,看起来路子都通。我倒想问问你,你这一整套的计划里已经没有缺陷了吗?”

    杭文治听出平哥言外之意,不过他自己倒真不觉得话中还有什么漏洞,便直截了当地说:“请平哥指教。”

    “我们出去之后怎么办?一个个浑身上下湿漉漉的,穿着号服,剃着光头,从湖里游到岸边已经筋疲力尽。而巡查的警卫很快就会发现我们留下的旗杆和绳子,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场大搜捕,这荒山野岭的,你觉得我们该往哪里逃?能逃多远?”

    “这个……”杭文治语塞了,他还真没想过这些问题。

    “必须有人来接应我们。”阿山也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他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平哥,“平哥,你想想办法,你外面那么多兄弟……”

    平哥哼了一声:“外面兄弟多有什么用?我能把越狱的事情告诉他们吗?平时探访都有管教盯着,来往书信也要接受检查,这事根本没法弄。”

    确实是没法弄——阿山失望地摇摇头。杭文治也不说话了,这盆冷水结结实实地浇在了他的头上。

    在一片静默的气氛中,最终打破僵局的人还是杜明强:“找人接应的事交给我吧,我来安排。”

    杭文治眼睛一亮,平哥则冷言追问:“你怎么安排?”

    杜明强叉着手指说道:“现在每周过来拉货的劭师傅,我和他关系很好。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会说服他帮我们接应。”

    平哥“嘁”了一声:“这种吃官司的事情,你说帮就帮了?人家日子过得好好的。”

    “我帮过他一个大忙。”杜明强微笑道,“他不会拒绝我。”

    平哥还是不相信:“不拒绝你?他不举报你就不错了!”

    杭文治也觉得这事没谱。杜明强和劭师傅关系是不错,工作的时候有说有笑的。但再怎么样大家的身份还是有本质区别。人家是守法公民,怎么可能参与到几个重刑犯的越狱计划中来?

    阿山这时提了个建议:“过两天不又拉货了吗?让他先去试试劭师傅的口风,没准真行呢。”

    平哥冷静下来想了想,好像也只能这样。毕竟现在要找接应,除了这个劭师傅,他们还能指望谁?于是他又多问了一句:“你帮过他什么忙?”

    到了这个份上,杜明强也没什么好隐藏的,坦言道:“劭师傅心脏有病,没钱做手术,我拆兑了几万块给他。”

    杭文治立刻作证:“对,他心脏是不好。而且不是小毛病呢!”

    “哦?”平哥沉吟着,“这么说来,你帮这忙倒有救命的意思。”

    杜明强还是那副稳当当的派头,不急不躁,只说:“让我去试试吧。不行再想别的办法。”

    “那你就去试吧。”平哥终于松口了,“你对他有恩,即便他不乐意,也不至于把这事捅出去。”

    把这件事又商量完,能聊的暂时都聊透了。监舍四人便耐心等到周五。这天下午劭师傅前来拉货,杜明强和杭文治两人自然又承担了这个任务。而他们今日此行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策动对方成为越狱计划中的接应人。

    根据事先商议好的策略,杜杭两人在干活时保持正常状态,以免让监工的管教起疑。只是到了最后清点货物的时候,杭文治故意出了个小差错,使得清点下来的数目与实际走库的数目不符。管教便有些着急,认真地盯着杭文治又清点了一遍。在这个过程中,杜明强把劭师傅拉到一边闲聊起来。

    这一番折腾了十来分钟,总算把货物理清楚了。确定是杭文治犯的错误,管教便埋怨了他几句。杭文治当然唯唯诺诺不敢反驳,心思却在关注着不远处的杜劭二人。只见那两人肩并肩站在车头附近,好像聊得很投机的样子。杭文治心中一宽,隐隐觉得有戏。

    管教数落完了,道:“行了,过去交接一下,收工吧!”杭文治便过去把货单交给了劭师傅。劭师傅接了也没细看,直接扔进了车窗里,然后一边和诸人挥手道别,一边钻进了驾驶室。

    借着那汽车发动时的噪声掩护,杭文治问杜明强:“怎么样?”

    杜明强道:“没问题了,回去细说。”

    杭文治大喜,如言不再多问。那卡车驶向监狱的大铁门,杜杭两人也转身推着运货的板车,跟着带队管教回监区而去。

    到了晚上熄灯之后,424监舍的四人又凑在一块儿。杜明强把下午和劭师傅交流的情况给大家做个通告:“我已经说服了劭师傅。他愿意帮我,不过我只告诉他是我自己要越狱,没提你们的事。”

    阿山一听有点着急:“那我们怎么办?”

    杜明强淡淡一笑,道:“你们只管跟着一块儿去,但我之前不能说,我要是说了你们,这事很可能就成不了。”

    平哥明白杜明强的意思。他点点头道:“不说也好。先让他上了这条船,到时候就由不得他了。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把车抢过来。”

    杜明强却道:“必须要抢车,这是计划的一环。”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