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鹬蚌和渔翁(6)

    那两人翻了翻眼睛,也没说什么,径自走了。他们本来想至少得讹上个两三千块的,最后却空手而归,心中自然不爽。但想想刑警队长自己确实也得罪不起,而且派出所那边话里话外又向着对方,这事便只能这样了。

    只不知刑警队的人到底要在自己的屋子里找些什么,他们这种人难免会藏有一些刀具之类的违禁物品,到时候如果被搜出来反倒麻烦。再深一想,这事会不会只是个幌子?他们当外保以前就伤过人,和其他场子也有过斗殴,保不定是冲着那些事来的吧?

    这两人一路走一路商讨,越想越觉得心里没底。现在对方连刑警队长都出动了,凭他们两个显然是扛不过去。于是他们一致决定要给自己的老板汇报汇报情况。

    电话很快就打到了晶都夜总会的黄总那里。这黄总一听说刑警队长罗飞要去搜查自己手下的屋子,心里也觉得有点没谱。于是他一个电话又打给了临江派出所的于所长。

    两人寒暄了几句,黄总很快便切入正题:“听说刑警队的人在找我手下的麻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纯属误会。”于所长平时和黄总的关系不错,坦言道,“他们是冲着另一桩案子去的。”

    “什么案子?”黄总非得问个明白不可。

    提到这个于所长倒来劲了:“嘿,你知道去年龙宇集团两个副总被杀的事情吧?”

    “这事谁不知道啊?这案子到现在还没破呢。”

    “就和那起案子有关——”于所长神秘地说道。

    “和那案子有关?”黄总颇为意外,“刑警队的人要去那屋子里找什么?”

    于所长很有大聊一番的欲望,但是警队纪律让他不能再开口了,他只能用遗憾的口吻回答:“不能再说了,案子没破之前这些都是机密。”

    黄总也是个剔透的人,立马便顺着话茬搭道:“嗨,反正找什么也都跟我无关。”他和对方又闲扯了几句,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那两个外保此刻已经回到了租住的屋子里。两人正准备把一些违禁物品收拾收拾扔出去时,高个子的手机响了。

    “是黄总。”小伙子一边向同伴通告一边接通电话,而黄总的声音立刻从听筒里传出来:“你们俩现在就到楼下等着,如果刑警队的人过来了要拦住他们,千万不要让他们进了小区,明白吗?”

    高个子有些为难:“他们是警察,又办好了正规的手续,我们怎么拦?”

    “这个我不管。”黄总的语气急促而又霸道,“随便你们用什么办法,拦不住也要给我拖住,出什么事有我兜着。如果把警察放进去了,你们就等着死吧!”

    这番话说得如此严厉,高个子禁不住打了个哆嗦。他连忙把老板的意思给同伴转达了,两个人顾不上再收拾东西,急匆匆下楼守在了小区门口。

    这实在是令人为难的差事,一边是鼎鼎大名的刑警队长,一边是厉害的老板,这两边谁也得罪不起啊。两个小伙子局促不安地看着小区外的马路,只盼望刑警队那边的人不要再来才好。

    等了有十多分钟,忽见一辆豪华商务车拐过街口,风驰电掣般向这边急驰过来,接近两人身边的时候也不减速。两个小伙子连忙往路边撤开,那辆奔驰车踩出一脚刺耳的刹车声,猛地停在了他们面前,随即从商务车的副驾位置上便跳下了一名高大精壮的年轻人。这年轻人往车身方向紧走了两步,麻利地拉开了后排车门。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便从宽敞的车后厢里钻了出来。

    高个子反应快,马上又抢上一步打招呼:“黄总。”原来这中年男子正是他们的老板。

    黄总却顾不上搭理对方。他下车后便往侧方让了一下,冲车舱内微微躬着身体,姿态谦卑。接着又有男子从宽敞的车后舱内钻了出来,这男子大约四十多岁,身形精瘦,狭窄的脸上一副鹰钩鼻子令人过目难忘。他下车后并不急着迈步,而是四下扫了一圈,最后盯住了车旁的那两个小伙子。

    “这两个人就是我场子里的外保。”黄总向那鹰钩鼻子介绍说,然后他又转头呵斥自己的属下,“别愣着了,快叫高老板!”

    两个小伙子吃了一惊。高老板在城东这一片声名显赫,只是以他们两人的地位还从未有机会得见。谁知道今天这样的大人物居然来到了自己面前?他们鞠躬叫了声:“高老板。”然后便局促地站在原地,动也不敢乱动。

    所谓的“高老板”自然就是高德森了,他“嗯”了一声问道:“那些警察来了没有?”

    高个子忙回答说:“还没。”

    “你们两个做得不错。”高德森夸奖了一句,他的脸上一直笑吟吟的,但不知为何,旁人与他的目光相对时却总有种阴霾逼人的感觉。

    在这说话之间,又有两个精壮的年轻人下了商务车,他们和之前副驾上下来的那个人分散在高德森周围,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黄总往前迈了一步,指挥自己的下属:“你们在前面带路,高老板要去屋子里找东西。”

    高矮二人连忙转过身,向小区内自己的住处走去。同时心中均纳闷不已:这屋子里到底藏了什么宝贝,竟让这么多大人物竞相关注?

    高德森和黄总跟在两个外保身后。副驾上的那个年轻人紧随高德森而动,同时他做了个手势,最后下车的两人便没有跟上来,他们守在小区门口,显然是接过了阻拦警察的任务。

    一帮人快步而行,不消几分钟便抵达了目的地。高个子拿钥匙打开屋门,将身后的高德森等人迎了进去。

    “以前租客留下的东西收在哪里?”黄总扎到屋子中间,边走边问。

    高个子伸手往客厅的角落一指:“都在那个储藏室里。”

    黄总走上前把储藏室的门打开,那储藏室不大,也就三四个平方米的面积,里面黑乎乎的看不清楚。于是他又问了一句:“有灯吗?”

    高个子应道:“有。”另一个矮个子正好站在墙边,顺手便按下了电灯开关。

    灯亮起来之后,储藏室内的情形便一目了然了。那里面的东西并不多,除了一套被褥枕头之外,还有一盆洗漱用品和两个鼓鼓囊囊的行李袋。

    黄总略略地扫了一眼,然后回头道:“你们两个到楼下守着,别把警察放上来。”他只是这么吩咐,真正的目的是把这两个小子支开。毕竟他们要寻找的东西事关紧要,在场的无关人员越少越好。

    高矮两人不敢违抗,赶紧退到了屋外。其实他们倒也乐得抽身而出,反正前面还有高老板的两个干将顶着,他们的任务也就是个形式而已。

    待这二人离开之后,黄总便开始翻查那两个行李袋。别看他身材已经发福,但动作却麻利得很。没过多长时间他就轻呼了一声:“有了!”语调中颇多惊喜之意。

    高德森神色一动,往前走上两步,却见黄总转过身来,手里拿着一只黑色的塑料袋,那袋子已经被翻开,露出了装在里面的一卷录音磁带。

    高德森招招手,身后的年轻人递上一个便携式的录音机,同时黄总也把那卷磁带交到了他手中。高德森将磁带安放到位,戴上耳机,然后按下了播放键。两三分钟之后,他似乎听完了磁带里的内容,把耳机摘了下来。

    黄总从高德森毫无表情的脸上辨不出名堂,便按捺不住地问道:“怎么样?”

    “你自己听听。”高德森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对方。黄总急吼吼地听了一遍,过程中已控制不住脸上惊喜的神情。听完之后他咧着嘴问道:“现在怎么办?交给警察还是……”

    高德森摇摇手:“我当然要自己留着。”在说话的时候他的嘴角终于浮现出一丝笑意,而那笑意中却透着股令人难以描述的阴冷感觉。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