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鹬蚌和渔翁(5)

“一开始我是打了招呼的。我上门找到那两个新租客,告诉他们我是警察,想进屋子里找点东西。可那两个家伙却不让我进去,非要看什么搜查证。我跟他们解释了两句,他们不但不听,还口出不逊的……”尹剑呼呼地喘着气,好像余怒未消。

    罗飞能想象出尹剑为什么生气。那两个混混属于没事都会找茬的类型,你以警察的身份贸然上门,结果又不能出示合法的手续,他们能有好脸色才怪。

    “你肯定跟人家吵架了吧?”

    “是吵了几句。”

    “这有什么好吵的呢?”罗飞把脑袋偏向一边,以示不满,“你赶紧回来办手续不就完了?”

    “我是想回来办手续,可那两个家伙很嚣张地说:只要我一走,他们就把那堆东西全都扔出去。你都不知道他们那副嘴脸——罗队,你要是在现场,也得被气个半死。”

    “对付这种人你就不能生气。”于所长在一旁劝解道,“你要是生气,你就已经输给他们了。”

    “说的是啊。”尹剑拍拍脑袋,好像在后悔自己为什么没能捺住性子。懊恼了片刻之后,他又说道,“不过当时局面已经闹僵了。我怕他们真的把现场破坏了,就没敢走。后来我到楼下想打个电话回队里,叫人过来增援。正在拨号呢,看到那两个家伙晃晃悠悠地出了楼洞。我连忙闪到一边,听他们的对话,原来是要出门吃午饭去。”

    罗飞“嗯”了一声,问:“然后呢?”

    尹剑撇着嘴道:“然后我就想,干脆也别叫什么增援,趁那两个人不在,我直接进屋找东西得了,免得夜长梦多。”

    罗飞和于所长对视了一眼。话说到这个份上,前因后果总算都理清楚了。再后面的事想也想得出来,肯定是尹剑偷偷进了那间屋子,结果却被吃完饭回来的两人给堵住了,双方因此发生了更激烈的冲突。那两个混混得理不饶人,便打了110报警,一定要警方给个说法。

    “找到东西没有?”罗飞不再关注事情的过程,而开始询问关键性的结果。

    尹剑沮丧地说:“我还没来得及仔细找……捣鼓那个防盗门锁花了太多时间。”

    罗飞摇摇头,又好气又好笑。他知道尹剑曾向特警队员柳松专门学过开锁的技艺,现在看来只是学了个皮毛而已。沉吟了片刻后,他又对主人道:“于所长,你看看现在这个情况……他还确实是冲着案子去的,只是过程有点违规。”

    “我知道了,这还有什么好说的?交给我处理就行了。”于所长说着话便起身走到办公室门口,开了门招呼外面等着的那两个年轻人,“哎,你们两个也进来吧。”

    那两人踢踢踏踏地进了屋,也不搭理尹剑,只是上上下下地对着罗飞打量。他们在社会上混迹多年,眼力还是有的,一进这屋子便看出了现在谁才是关键人物。

    罗飞转过头,不去理睬对方挑衅的目光。因为于所长已经放话交给他来处理,所以罗飞只管做一个旁观者便是了。

    “今天的事情我来解释一下啊。”于所长站在那两个小伙子面前说道,“这个尹剑尹警官是我们刑警队的同志,他确实是在执行任务,因为事发突然,没有履行正常的手续,所以和你们俩产生了一些误会。这个事呢确实我们警方有不对的地方,现在道个歉,你们看可不可以?”

    “到底是谁道歉啊?”两人中个子较高的那个瓮声瓮气地说道。先前也正是他把烟头弹到罗飞的脚下。

    罗飞对尹剑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抓住机会息事宁人。尹剑虽然一肚子的火气,但终究还是站起身来,冲那两人鞠了个躬说:“我向你们道歉,对不起了。”

    尹剑的忍让却没有得到对方的谅解。那两个混混反而更加嘚瑟了,矮个子嘿嘿坏笑着说:“对不起?下次兄弟们犯事被你们警察逮了,是不是说句对不起就完事了?”

    “你……”尹剑气得够呛,却又拿对方毫无办法,毕竟自己的辫子被别人揪着。

    “算了,大家各让一步吧。把事情捅深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于所长劝解了两句之后,忽然问道,“对了,你们两个有工作吗?”

    高个子斜着眼睛说:“有。”

    于所长又问:“做什么的?”

    “在晶都夜总会做外保。”高个子回答得很痛快。他难得以报案人的身份来到派出所,怎么也得端着点理直气壮的范儿。

    一听是外保,于所长心里就有数了。这两人就是夜总会里养的打手,专事用非常手段来处理一些突发事件。这样的人一般不算夜总会的正式员工,这样万一惹出麻烦了有利于老板推卸责任。说白了,他们属于灰色势力中最底层的喽啰,早已习惯了破罐子破摔,难怪处理事情时会如此轻浮。

    既摸清了门路,于所长开始对症下药,他悠悠一乐,道:“要不我把你们黄总找来,给你们俩打个招呼?”

    所谓黄总正是晶都夜总会的总经理,这个夜总会开在临江派出所的辖区,平时少不了要打点打点警方的关系,所以于所长和这个黄总倒也熟识。

    一听对方搬出了自己的老板,两个年轻人的气势顿时泄了一半,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谁也不说话了。

    “行啦,本来也没什么事,一场误会嘛,不用搞得那么复杂,对不对?”于所长把这两人挂住之后,又恰到好处地铺上了一个台阶。

    矮个子还是有些不甘心,梗着脖子反问:“那我们还被他打了呢,这个怎么算?”

    尹剑立刻驳斥对方:“那可是你们先动手的!”

    “你家里进了贼你不打啊?”

    “谁是贼?”

    眼看着刚刚缓和下来的气氛又在这一来一往的唇枪舌剑中急剧升温,罗飞终于坐不住了,他先瞪着尹剑呵斥了一声:“你住口!”

    尹剑咬了咬嘴唇,不敢再说什么。罗飞便又转头看着那两个年轻人,沉着声音问道:“你们想要怎么算?”

    罗飞的目光中像藏着根锐刺,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已准确地扎在了那两人的心口。后者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慌乱,双双将目光躲了开去。

    “我看你们俩也没受什么伤,只当不打不相识好了,大家交个朋友。以后你们在外面混,就敢保证肯定不会和刑警队打交道?多个朋友总比多个对头好吧?”于所长说到这里,冲着罗飞努努嘴,“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那两人没说话,不过从神态来看倒是很想知道答案。

    “这是市刑警队的罗队长,赫赫有名的神探,你们俩要是得罪了他,这辈子犯过的事,甭管大小,一桩桩全能给你们刨出来!”

    两个年轻人低下头,这回是彻底被捋顺溜了。

    于所长这一番连哄带吓,总算有了实质性的效果。接着他赶紧把先前那个值班干警叫进办公室,按民事纠纷的处理程序写了调解协议,双方各自签字,这案子便算结了。

    于所长如释重负,叫值班干警去把调解协议存档,自己则有些歉然地对罗尹二人道:“罗队长,你们如果还要找证据的话得按程序来,可不能再私闯民宅了,这事我也没法帮你们的。”

    罗飞很理解地说:“我明白,我们这就回去把相关手续办好。”

    “听见了吗?罗队长这就回去补手续,”于所长又转头对那两个年轻人说道,“在这段时间里,你们得负责把屋内的那些物品保管好,这是你们的义务。”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