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鹬蚌和渔翁(3)

慕剑云睁大眼睛问:“其他还有什么事?”

    “邓骅死后,宋局长便开始策划一次针对龙宇集团的经侦行动,并且在三个月前正式展开。因为准备充分,这次行动给了龙宇集团沉重的打击;几乎与此同时,高德森集团也针对阿华的势力发起了全面进攻,而且他们的攻势显然也是经过精心筹划和准备的。这两件事配合得如此之好,以至于,以至于……”

    罗飞话说了一半,好像很难措辞的样子。慕剑云不耐烦地催促着:“以至于什么?别吞吞吐吐的。”

    “以至于阿华会认为,高德森集团和我们警方之间存在着某种合作。”罗飞终于借阿华的口把某些话说了出来。

    慕剑云细细想了会儿,倒真是越想越不对劲:“难道我们的队伍里真的有高德森的内鬼?”

    罗飞没有说话,只凝着目光不知在想些什么。

    慕剑云可是认真起来了,她正色对罗飞说道:“这件事你得赶紧查清楚,要不然这些说法传到社会上,可要大大影响我们警方的声誉。”

    罗飞看着慕剑云,莞尔一笑。后者便问:“你笑什么?”

    罗飞道:“你的口吻倒像老师在教育学生。我在想,你平时上课会不会就是这副样子?”

    “我和你说正事呢,你倒会乱开小差!”慕剑云看似愠怒地竖起了眉毛,心跳却莫名加快了,同时又忍不住暗想:我上课的样子真的是这样吗?他会喜欢我这样吗?

    罗飞见对方立眉瞪眼的,便“嘿嘿”笑着,负起手往前方走了几步,像是要躲避锋芒似的。慕剑云不依不饶地追上去,放话去激对方:“哎,我刚才说的你听到没有?我就不信以你的能力,难道一点线索都找不出来吗?”

    这一激的效果立竿见影,罗飞停下脚步,转过身说道:“线索倒还真有。”

    “什么线索?”慕剑云竖起耳朵凑到对方面前,看那神态倒像是对方的学生一样。

    “还是得从那起爆炸案入手——作案者虽然狡猾,但也并非无懈可击。如果我们仔细钻研他的作案手法,就有可能抓住他作案过程中的一些蛛丝马迹。”罗飞重又开始走动,但这次步履却放得极慢,同时边走边说,“之前我讲过了,凶手并未对室内的燃气线路作任何破坏。有关人员在后期勘查现场的时候,只看到燃气开关是开着的,这便很像是一起因为使用不当而造成的意外事故。”

    慕剑云点点头,愈发期待下文。但罗飞却把这个话题忽然停了下来,话锋一转问道:“你能不能设想一下,如果你是这个凶手,你谋害的对象是阿华这样的厉害角色,你会怎么办?”

    慕剑云想了一会儿说:“蛮干当然是不行的。就得制造出燃气泄漏这样的意外。”

    罗飞又更深一步问道:“怎么制造?”

    “你不是都说了吗?现场的燃气开关都是开着的,这说明凶手事先潜入室内,将燃气阀门打开,造成了大量的燃气泄漏。阿华回到家中之后,因为他不可能到厨房做饭,所以便没有发现异常。不过他肯定会抽烟的吧?凶手算准了这一点,只要他一动打火机,泄漏的燃气立刻便会爆炸。但他没想到那个叫明明的女孩提前来到了阿华的住所,成了阿华的替死鬼。”

    罗飞看着慕剑云摇摇头,叹道:“看来你对燃气的性质太不了解啦。”

    “我说得不对吗?”慕剑云失望地咧着嘴,然后为自己辩解说,“我是搞心理研究的,什么这个气那个气的性质,当然没有你们这些学刑侦的清楚。”

    “如果像你说的去做,那么阿华回家的时候不需要动打火机,他只要一按电灯开关,电流便足以将燃气引爆。”

    “哦……那不就更简单了吗?”

    罗飞“嘿”了一声说:“哪有那么容易的事?阿华在刀尖上走了十多年,何等的敏锐警惕。他这一开门,满屋子的燃气扑鼻而来,他能闻不出来?这个时候还去开灯——只有愚钝的老人和不懂事的孩子才可能犯这样的错误!”

    慕剑云眨了眨眼睛,心想:如果是我没准也会开灯呢……不过这话她没好意思说出来,只是在心中暗自惭愧了一下。

    “当然了,凶手应该会想办法除掉燃气中的异味。”罗飞自言自语般地嘀咕了一句,又抬头问慕剑云,“对了,你知道现在的民用燃气是什么味道吗?”

    慕剑云虽然天天做饭,但每次都是小心谨慎,还真不知道这燃气泄漏之后是什么味道。她愣了片刻之后,只好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

    罗飞便开始给对方讲解:“现在的燃气主要成分是甲烷,这个东西本身是没有气味的。不过为了保证安全,燃气公司往往会在民用燃气中刻意一些臭味剂,这样万一发生泄漏容易引起居民的警觉。我市燃气公司使用的臭味剂学名叫作四氢噻吩,那种气味……嗯,就和以前使用的煤气差不多。”

    慕剑云以前从不知道民用燃气中的气味是刻意进去的,至于什么“四氢噻吩”更是闻所未闻,她也不想了解这到底会是怎样的气味,只是针对罗飞先前的话问道:“你说凶手会想办法除掉燃气中的异味,用什么办法?”

    “可以利用相似相溶的原理,选择一种对四氢噻吩有着良好溶解性能的化学试剂,然后用棉花浸泡了,堵在燃气灶的气体出口处。这样燃气泄漏的时候,其中的四氢噻吩就会被试剂吸收,留在棉花团中。凶手也无须担心此举会给警方留下罪证,因为一旦起火爆炸之后,那些棉花势必会被烧得干干净净。”

    “那不对了嘛。”慕剑云拍拍手,好像给自己挽回了一些面子,“既然气味能够被去除,那阿华不就闻不出来了?我先前的猜测还是有可能的吧。”

    “不可能全部去除,吸收效果没有那么好的。”罗飞再次反驳对方,“而且早早就把开关打开的话,那些棉花团不久就会因为吸收饱和而失效——总之不管怎样,阿华在开门之后一定能闻出屋内的异常气味。”

    慕剑云有些头大了:“照你这个说法,想用燃气泄漏的方法对付阿华岂不是注定要白忙一场?”

    “有句古话你没有听说过吗?”罗飞试着提示对方,“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这句话出自论语,原句说全了是: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慕剑云身为人文社会学科的讲师,自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翻译成如今的白话便是:和品行不好的人交往,就像进入了放满臭咸鱼的店铺,久而久之就闻不到咸鱼的臭味了,这也是因为你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和它化为一体了。

    听罗飞说出这句古语,慕剑云立刻便做出引申:“你的意思是,必须让阿华长时间地接触泄漏的燃气,这样他才会闻不出来?”

    “不错。如果燃气在阿华回家之前就已经泄漏,那阿华开门后肯定能闻出来。凶手要想让计划得逞,只有等阿华进屋之后再放出燃气。当燃气刚刚泄出的时候,因为大部分的四氢噻吩已经被过滤掉,所以阿华并不会察觉到空气中细微的气味变化。随后燃气越漏越多,气味也逐渐加重,但阿华的鼻子也在慢慢适应这个过程,产生了所谓的‘嗅觉疲劳’。这样哪怕燃气积累到了足以爆炸的程度,阿华也仍然无法发觉。”

    “难道凶手要等阿华回家之后再打开室内的燃气开关?”慕剑云一边说一边自我否定地摇着头,“这几乎不可能啊,以阿华的能耐,怎么可能让他得手?”

    罗飞用炯亮的目光看着慕剑云:“已经快接近关键之处了,你再想想。”

    慕剑云略一沉吟,忽地豁然开朗:“我知道了!他一定是事先把屋内的开关打开,同时却关闭了户外的阀门。然后他就等着阿华回来,到时候再把户外阀门打开,燃气这才开始泄漏!”

    “这就靠谱了。”罗飞点头表示赞许,然后继续说道,“据我分析,凶手应该对阿华颇为忌惮,所以他不敢在楼门口监视对方何时回家。他一定是找了个僻静处,远远地看着高层的窗户,通过窗口灯光的变化来判断阿华是否已经进屋。此后明明意外出现,这严重干扰了他的判断。他以为阿华已经回来了,于是就潜回到楼层内的设备间,打开了相应的户外阀门。做完这个动作之后他的整个计划便大功告成,接下来他会远远地离开现场,以在爆炸发生之时最大限度地撇清和自己的关系。”

    的确是合情合理的推论。慕剑云不再表示任何异议,然后她微微眯起眼睛,习惯性地迈入了自己擅长的心理分析领域:“等他知道炸错了人之后,不知会作何感想?”

    这个问题罗飞还真没想过,对方忽然提出来,他便抓了抓脑壳应付说:“嗯,焦躁、失望……还有,恐惧吧?”

    “反正他的日子很不好过。阿华饶不了他,我们的罗大警官也饶不了他——”慕剑云冲罗飞调皮地一笑,“快快交代,你在户外的设备间一定发现了重要的线索吧?”

    “确实有发现。你想啊,这家伙在室内肯定非常小心,会把自己留下的所有痕迹都仔细地清理掉;不过在室外他就没那么谨慎了,毕竟那里并非案发现场,他觉得警方不会查到那里去的……”

    “行了行了。”罗飞话还没说完就被慕剑云打断了,“你别说啥都先来一段分析好不好?快说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罗飞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坦白道:“一根头发。”

    “你怎么确定这根头发是凶手留下的,而不是负责维修的物业,或者某个偶然经过的路人?”

    面对慕剑云的质疑,罗飞胸有成竹地说:“那根头发的某些特征还是很明显的。而且我根据这些特征,已经锁定了高德森身边的一个目标人物。”

    竟然已有这么大的进展,这确实有些出乎慕剑云的意料。她惊讶地“哦”了一声,随即又问:“那你怎么还不动手?”

    “我想再等等……”罗飞沉吟道,“如果现在动手的话,效果恐怕不太好。”

    “怎么会不好呢?你已经有一根头发作为证据了,而且你还锁定了目标,要在小区内寻访到目击者应该不难吧?到时候人证物证都有了,再启动重案程序,还怕不能给那个家伙定罪吗?”

    罗飞抬头向远方眺望着,悠悠道:“光给那家伙定罪有什么用?他又不是真正的元凶。”

    慕剑云揣摩着对方的用意:“那你是想……”

    罗飞转过头来看着慕剑云,非常明了地说道:“阿华和高德森,这两个人才是我最终的目标。”

    慕剑云微微点了点头,以示理解。这一系列的恶性案件看起来纷乱复杂,但其核心都是围绕着阿华和高德森之间的势力争斗。如果动不了这两个家伙,外围的行动搞得再热闹,也难免会有隔靴搔痒的感觉。现在虽然抓住了爆炸案凶手的尾巴,但能不能从此人身上挖掘出幕后的大鱼尚未可知。这就是罗飞不想贸然动手的原因吧。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似乎都在针对目前的形势思考对策。片刻后慕剑云又开口道:“其实也可以试一试吧。先把那个搞爆炸的人控制起来,或许能从他身上有所突破呢?即使搞不掉高德森,没准能揪出你担忧的警方内鬼——无论如何,抓上一两个人挖一挖,总比什么都不干的好,至少也能起个敲山震虎的作用啊。”

    “敲山震虎……”罗飞眯着眼睛品味了一会儿,摇头道,“这只虎已经成了气候,你敲轻了,他无动于衷;你敲重了,惊动了他,放虎归山更是不妙。”

    看着罗飞这副样子,慕剑云有些不满意了:“你怎么变得畏首畏尾的?一点都不果断!现在好歹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还拖着干什么?万一那家伙潜逃隐匿起来,我们可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到时候又陷入僵局,你就后悔去吧。”

    对方话语严厉,罗飞听了却一点都不着急,他反而意味深长地浅浅一笑,说:“僵局也不是什么坏事,我现在正是不想打破这个僵局。”

    “什么?”慕剑云瞪眼看着罗飞,无法理解对方是怎样的思维。

    “如果现在动手,我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查明爆炸案的真相并且将凶手逮捕归案;再往下挖,要揪出高德森的把握也能有五成左右。”罗飞用自信的口吻说到此处,话锋忽地一转,“可即便挖出了高德森,也不能达到我心中最理想的效果。”

    慕剑云愈发茫然了:“那你还想要什么效果?”

    罗飞没有直接回答,反问对方:“你想想看。维持现在这种僵持的局面,最着急的人是谁?如果我挖出了高德森,打破僵局,最高兴的人又是谁?”

    慕剑云飞了罗飞半个白眼:“你别让我想了,有什么直接说吧!”

    “现在这种僵局,最着急的人不该是我们警方,而是阿华和高德森;如果能挖掉高德森,最高兴的人也不是我们警方,而是阿华。”

    慕剑云品出了滋味:“哦,你现在不想去挖高德森,是担心会便宜了阿华?”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罗飞轻声叹道,“谁不想当那个得利的渔翁呢?”

    这话中显然别有隐义,慕剑云心中一惊:“你要让阿华和高德森先斗个两败俱伤?”

    罗飞道:“现在的情形,阿华饶不了高德森,而高德森因为拆迁的事情被阿华卡住,也着急要和对方做个了断。在这个节骨眼上,警方的作用便非常微妙。不管我们先动了谁,另外一方都会坐享渔人之利;我们如果沉住气,紧紧地把这两方都盯住,那可能又会是另一种局面。”

    “所以你想等。等到这两边分出个胜负,而警方只管盯准了他们之间相互戕害的证据就行。到时候不管是阿华干掉了高德森,还是高德森干掉了阿华,警方都可以把获胜者绳之以法,从而成为真正获利的渔人。”

    罗飞没有说话,那态度算是默认了。

    慕剑云的脸色渐渐凝重,片刻之后她问罗飞:“你不觉得这样很危险吗?”

    “确实很危险。”罗飞对此并不否认,“所以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不能再让无辜的人牵连其中而受害。”这也是罗飞要把郑佳从阿华那里接来,并交给慕剑云照料的真正原因。不过这其中的一些隐情,尚不便对慕剑云明言。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