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鹬蚌和渔翁(2)

郑佳“嗯”了一声,略略有些失望。她的眼睛马上就要复明,她很想把这个好消息和朋友们分享,她更急切地想要对那些帮助过自己的人表达谢意。可为什么他们总是在突然间到来,然后又在突然间不辞而别呢?

    这里面更深的关系罗飞自然无法再说。他引着郑佳和小陈往机场停车楼而去,借机转移话题:“我帮你在警校找了个临时住所,并且托了朋友照顾你。那个地方安全、清静,附近有医院、有食堂,一切都很方便。你就在那里安心恢复吧。”

    对方如此细致,令郑佳颇为感动。女孩表达谢意之后,忽地又有一些担心:“我忽然换了住所,我的朋友会不会找不到我?”

    罗飞笑了:“他们想找你的话,一定能找得到。”

    女孩放心地点了点头。对方并没有解释为什么朋友一定能找到自己,但这个男人的话语中却有种神奇的力量,令人备感信任。

    陪护医生小陈这时已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她把郑佳送到罗飞车上之后便与两人道别,自行去找阿华结算酬劳。罗飞则开车载着郑佳来到了省警校,在幽静的校园中转了半圈,最后停在了一幢公寓楼前。

    已经有人在路口等着他们。那是一个柔弱俊俏的女子,大眼长发,肤色白皙,充满了江南水乡的灵秀,但她眉宇间的神态却又干练锐达,带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飒爽英气。

    罗飞把车停稳,自己先跳下来,然后打开后排车门搀扶郑佳。

    在这个过程中,等待着的女子也走到了车门前,她帮罗飞扶住女孩的身体,同时关切地问道:“眼睛怎么样了?”

    “挺好的,一切顺利。”郑佳简短地回答了一句。同时她微微侧头面向那女子,似乎正在心中勾勒着对方的体态形容。

    罗飞给郑佳介绍说:“这是警校的慕老师,也就是我此前向你提起过的那个朋友。这段时间你就和她住在一起,她一定会把你照顾好的。”

    罗飞口中的慕老师当然就是心理学讲师慕剑云。在与Eumenides交锋的时候,罗飞曾和此人共事于“四一八”专案组,并由此建立起一段超出公务的情谊。这次罗飞把郑佳接回省城,考虑到自己身为男性照料多有不便,于是就托慕剑云帮忙,后者也痛快地应承下来。她多年来一直独居在警校分配的青年公寓,倒也乐得多一个人为伴。更何况这女孩的父亲还是警界人人敬仰的老前辈。

    郑佳冲慕剑云鞠了个躬:“谢谢您,慕老师。”

    慕剑云打趣道:“不用那么客气,叫我慕姐姐就可以了。”

    郑佳也乖巧,立刻便笑着改口:“慕姐姐。”

    慕剑云也爽朗地笑起来:“好妹妹,你这一阵就陪着我吧。罗队说你小提琴拉得特别好,有空可得让我一饱耳福。”

    这两人姐姐长妹妹短的,倒是一见如故了,却显得罗飞像是个局外人般。后者便清咳一声,假意发起了牢骚:“哎,姐姐妹妹的,酸不酸啊?”

    “有人吃醋啦——你可是罗大队长,我们想叫你哥哥也不敢啊。”慕剑云故意和对方逗趣,展示出性情中调皮的一面。

    “行了行了。”罗飞无奈地咧咧嘴,“赶紧带郑佳上去休息吧,她这一路飞来飞去的,也很辛苦呢。”

    “急什么?不得先吃饭啊?”慕剑云瞪了罗飞一眼,又转身搀住郑佳的胳膊,柔声道,“我早都安排好啦,旁边有家不错的馆子。你一会儿想吃什么尽管点,这顿就让罗队长埋单。”

    郑佳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要。让你们这么费心,该我请你们吃饭才是。”

    慕剑云笑道:“妹妹,你客气什么?人家是领导,不宰他宰谁?”

    罗飞也说:“我请我请。”然后主动跳进驾驶室,“两位女士,快上车吧。”

    慕剑云扶着郑佳重新坐回车里。经过这番说笑,郑佳在罗慕二人面前已没了陌生人的拘谨。三人随意聊着,很快就到了慕剑云安排好的那家餐馆。

    一顿美食之后,罗慕二人把郑佳送回警校的公寓楼,照料她洗漱休息。此刻虽然刚过午后,但郑佳从美国辗转而来,时差还没调整,所以很快便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罗飞和慕剑云此前也有好些天没见面了,这次重逢,自然也得叙叙旧。两人怕打扰郑佳,便下得楼来,并肩在校园内漫步而聊。

    “要说还是你们高校教师舒服啊,”罗飞一出公寓楼就开始感慨,“这么年轻就分了房子,我们队里的小刑警可没这个待遇。”

    慕剑云摇摇头说:“没你想的那么好,这只是给单身教工的周转房,结婚之后学校就得收回去了。”

    罗飞“哦”了一声,趁势开起了玩笑:“你不会因为这个就一直拖着不结婚吧。”

    慕剑云咬咬嘴唇,好像有些惆怅似的:“找不到合适的,跟谁结?”

    罗飞本是想调笑两句的,没想到对方却认真了。这也难怪,慕剑云已经二十八了,眼看就要步入大龄女的行列,这终身大事却还看不到着落,饶是谁也得有点自艾的情绪吧?罗飞想宽慰对方几句,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踌躇了一会儿之后才又说道:“那肯定是你自己的眼光太高啦。”

    “倒不是眼光高……”慕剑云摇着头说,“我可能是……有点职业病。”

    “职业病?”

    “是啊,我有的时候都后悔研究什么心理学。你想,一个男人站在我面前,几句话一说,我就把他的性格特征摸了个八九不离十,以后再相处就一点新鲜感都没有了,哪还能找到那种谈恋爱的甜蜜感觉?”

    “是这样啊?”罗飞不禁哑然失笑,“那你可怎么办?男人如果遇上你这样的女人,也会觉得可怕吧?”

    “是吗?”慕剑云敏感地抬起头,似乎很在意对方的说法。沉默片刻之后,她忽然问道:“那你觉得我可怕吗?”

    罗飞略微一愣,说:“我倒真没觉得……”

    慕剑云松了口气:“那说明我现在还没法把你看透。”

    罗飞耸耸肩膀,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个好评。

    “说说你自己吧。”慕剑云调转矛头指向了罗飞,“你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一个人?你都快成王老五了。”

    罗飞含糊地应付着:“一个人也挺好……”

    慕剑云却不愿轻易地放过罗飞,她看着对方的眼睛:“你无法忘记孟芸,对吗?”

    罗飞的眼神闪躲了一下,喃喃说:“我……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罗飞深吸一口气,神情不再慌乱,他迎着对方的目光又强调了一次:“是的,我不知道。”

    慕剑云盯着罗飞看了许久,好像要直渗入对方的心灵深处。可最终她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黯然道:“我真的看不透你,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把有些东西藏得那么深,深到你自己都已经无法分辨,别人又怎么可能了解?”

    罗飞默然不语,放开目光向远处看去。只是心思被触动之后,越想逃避便越是无处可逃,但觉视线所及的校园即景,那些草木楼宇,林林总总,点点滴滴,每一处都有孟芸的身影,每一处都有无法磨灭的酸甜回忆。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着,气氛颇为尴尬。良久之后还是慕剑云先开了口,她有些生硬地岔开话题道:“最近工作上的事怎么样?有没有什么进展?”

    罗飞轻轻一叹,说:“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哦?”见罗飞如此神态,慕剑云的兴趣倒真的被调动起来了,便更加仔细地追问,“上次你说什么‘龙哥’出了车祸,和阿华有关,那件事后来查明白了吗?”

    “基本上搞清楚了,就是阿华设计的。他先安排了一个女孩把龙哥灌醉,然后又亲自开车炮制了那起‘车祸’。”

    “那怎么还不抓他?”

    罗飞把手一摊,说:“没有证据。就车祸本身来说是龙哥的全责,而且他自己也认可了交警部门的裁定,这样的话我们刑警队就很难入手。”

    “不是还有个女孩吗?”慕剑云提醒对方,“能不能从她身上入手?”

    “那个女孩叫明明,她前两周也出了意外,目前还在人民医院的重症病房里。”

    慕剑云敏锐地嗅到了其中不正常的气息:“意外?真的是意外吗?”

    罗飞和对方交换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继续说道:“从表面上看起来,那的确是一场意外。事发当天是阿华的生日,明明提前来到阿华的住所,并且给对方准备生日蛋糕。但此时屋内的管道天然气莫名发生了泄漏,当她打着火机想要点生日蜡烛的时候,泄漏的燃气引发爆炸,女孩被当场烧成了重伤。”

    慕剑云听完后立刻表明自己的观点:“哪有那么巧的事情?一定是高德森的人干的!”

    罗飞点点头:“应该是如此。他们的目标原本是阿华,没想到明明会提前来到阿华的住所,所以那女孩便成了阿华的替罪羊。”

    慕剑云“哼”了一声,道:“这个明明助纣为虐,自己终于也没落到什么好下场。”

    罗飞摇摇头没有说什么。他能理解慕剑云疾恶如仇的心情,不过他曾亲自到医院里看过明明,那女孩的惨状实在让他无法再苛责对方了。

    慕剑云自己琢磨了一会儿,又说:“既然阿华那边暂时找不到漏洞,不如先抓住这个案子动一动高德森。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任其发展的话,没准会成为第二个邓骅。”

    “不错,从现在的形势来看,高德森的社会危害性恐怕比阿华更大。”罗飞首先对慕剑云的意见表示赞同,然后又话锋一转道,“不过这起案子也不简单,作案者是个高手。”

    慕剑云兴趣更浓了,忙追问:“什么手法?”

    “屋内的燃气线路并没有人为破坏的迹象,入户门锁也没有被撬动过。而爆炸和大火过后,要想在屋内找到指纹脚印之类的罪证已不可能。不过案发地是个高档公寓小区,所以我一度把希望寄托在小区内遍布的监控摄像上。”

    慕剑云循着罗飞的语气猜测:“结果却让你失望了?”

    “室外的录像中找不到可疑人员的身影,而事发单元各层步梯间的监控摄像头在案发当天全都遭到了人为的损坏。”

    慕剑云略略露出惊讶的神色:“这个人确实不简单啊!”

    “嗯,他会开锁,懂得控制燃气线路,熟悉小区内摄像头分布,并且能躲过监控到达楼内。进楼之后,他没有选择便捷的电梯,这样就避免了遭遇目击者的危险。当他把步梯间里的摄像头全部毁坏之后,整个步梯通道就成为他出入和隐藏的自由走廊了。”

    罗飞一边说慕剑云便一边点头,这些也都是她能够想到的。不过罗飞停顿片刻后,又道:“这些都还不是重点,此人还做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才是真正的妙招。”

    慕剑云的思路已完全被罗飞所牵引,迫不及待地问:“什么事?”

    “他撬开了同楼层的另一间住户,当时此户无人在家,屋内丢失了少量现金财物。当然了,他的行动同样干净利落,没有在屋内留下任何线索。”

    慕剑云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明白了:“这……这是什么路数?”

    “他给自己做了个保护伞。”罗飞解释说,“这样一来,万一他之前的活儿有些不干净,留下尾巴被警方抓住了,他就可以说自己的目的只是盗窃,而他盗窃的金额又很小,即使认定了罪名也不会遭受太大的处罚。”

    罗飞这么一说,慕剑云立刻就领会了,轻叹道:“这家伙行事倒谨慎得很呢!”

    “不仅仅是谨慎。”罗飞话里还藏着包袱,“他还对警方的办案程序非常了解,这才是最可怕的!”

    慕剑云这会儿不说话了,只管看着罗飞,静待下文。后者便继续说道:“他虽然对整个小区的摄像系统非常了解并且作了充分的应对,但是警方真想要搜索他的行踪还是有办法的:首先我们应该对该小区的住户进行大规模的调查走访。不管这家伙多么狡猾,总不可能是个隐形人吧?既然他进入过小区,就难免和小区内的人有过遭遇。我们可以询问小区里的居民,在案发当天有没有看见过陌生人?只要工作做得够细,多少都能找到一些线索。借助这些线索深挖下去,向出租车司机、公交车售票员、小区附近的停车场管理员等等发布协查通告,同时调取相关街区的道路监控录像进行分析筛查,这样步步落实下去,要想把这个家伙找出来也并非全无可能。”

    慕剑云咂咂舌插话道:“这个工作量可不小啊。”

    “问题就在这里。要想展开这些工作,需要调动大量的人力物力,这可不是想来就来的,必须走程序,建专案组。而要想建专案组,案子本身必须达到一定的规格才行。”

    慕剑云一点就透:“我明白了,故意杀人案可以,但盗窃案显然不行。”

    “没错。”罗飞用赞赏的目光看着慕剑云,深感和对方交流真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然后他又详解道,“策划这起爆炸案的人手脚非常利落,在爆炸现场根本找不到人为破坏的痕迹,这样的话,爆炸就只能以意外事故来处理——这显然就是他想要的效果。不过有件事情对他来说颇为不利,为了不给警方留下影像资料,他必须破坏单元内的摄像系统。而这样的破坏却可以证明爆炸事件是属于有预谋的刑案。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便又做了一起盗窃案,从而给破坏摄像头的行为打个掩护。这样一来,警方便没有充足的理由把摄像头事件和此后发生的爆炸联系在一起,从而也无法将爆炸事件定性为‘故意杀人’,专案侦查自然就无法展开。”

    慕剑云皱着眉头,现在她理解罗飞为何对这起案子忧心忡忡了:能针对警方立案程序设计行凶手法,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想出来的主意。

    “看来这家伙是个老油子了。”慕剑云说到这里,思维突然一跳,“应该是个有前科的人吧?”

    罗飞摇摇头:“有前科并不可怕,反倒有利于我们排查目标。我现在担心的是另一种可能……”

    慕剑云隐隐猜到什么,但又不敢确定:“你的意思是?”

    罗飞把话挑明了:“我担心高德森的队伍里有警方的人在帮他出谋划策。”

    慕剑云沉默了一会儿,道:“这话可不能乱说……我觉得你有点武断了。”

    “仅凭刚才的分析就有这种担心的话,当然是有些武断。可如果和其他的事情联系起来,恐怕就不那么武断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