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鹬蚌和渔翁(1)

对于阿华来说,省城机场无疑是个痛苦之地。

    去年的那个深秋,叱咤一方的邓骅正是在这里的候机大厅内中弹而亡,从此也拉开了龙宇集团盛极而衰的转折帷幕。而就阿华来说,邓骅之死对于他情感上的冲击远远大于此外的任何意义。因为在阿华眼中,邓骅绝不仅仅是一个老板这么简单——那是一个曾经给过他第二次生命的男人,他们之间除了主仆关系,还维系着一种超出血脉的亲情。

    那天晚上,阿华眼睁睁看着邓骅倒在自己面前,那种悲伤和绝望如同融化的冰川一样,将他瞬间吞没;他更无法忘记,当时那个肇事的黑影就站在候机室高处俯视众人,像是倨傲的苍鹰俯视着草原上无处藏身的鼠兔。虽然那人用强烈的机场背光掩藏住自己的形容,但阿华却分明感觉到对方目光像刀子一样扫荡过他的全身,而他则婴儿似的赤裸裸毫无防御之力。这一幕深深镌刻在他的心底,注定将成为他一辈子的耻辱。

    好在阿华并不会因为耻辱而逃避,他也从来没有畏惧过任何痛苦。耻辱和痛苦只会点燃他的怒火——复仇的怒火!

    所以当阿华再次来到省城机场的时候,他的步伐仍然坚定,他的腰背仍然笔直。虽然他在这里输过一场,但只要他仍在战斗,他就相信自己还有扳回的机会。

    阿华等待的航班还有一个小时才会抵达,他便在大厅内找了家咖啡馆先坐一坐。店里的客人不多,阿华挑了个靠窗的位置。这个位置不仅能看到店外大厅内的情形,而且还正对着店门,每一个进出的身影都无法逃过他的眼睛。

    自从明明出事之后,阿华已有足够的理由去留意身边的任何风吹草动。好在以他多年保镖生涯积累的能力,要想自保是不成问题的。

    漂亮的女服务生端来阿华点的咖啡,轻轻放在他的面前,微笑着说道:“先生,请慢用。”

    阿华端起杯子浅啜了一口,忽地皱起眉头。那服务生一愣,担心地询问:“味道不对吗?”

    阿华摆摆手,示意这事情与咖啡无关。他的眼角略略向斜上方瞟着——那里正是咖啡馆入口方向。

    服务生意识到什么,便也转身向店门口看去。却见一个中年男子正从门外大步走进来。那男子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神色镇定,步履沉稳,无论外貌和气质都颇能赢得别人的信赖和好感。

    服务生很职业地迎上前问道:“先生,您一个人吗?”

    来人伸手一指阿华道:“我找人。”说话时脚步不停。服务生一路跟着,看到那中年男子在阿华对面坐定了,便又递过菜单问道:“先生,您看看点些什么?”

    男子却直接把菜单往回一推:“不用了,我说几句话就走。”

    服务生倒也没多说什么,乖乖收起菜单退了下去。阿华则又品了一口咖啡,然后才抬起头来,正眼看了看那个不速之客,冷冷说道:“罗队长,这么巧吗?”

    来人正是省城刑警队新任的队长罗飞。阿华与他也算是老相识。说实话,单就罗飞这个人而言,阿华对他的印象倒不坏。只是因为省城刑警队的前任队长韩灏射杀了邓骅,阿华便对警方专案组有了整体上的偏见。再加上后来阿华一手导演了龙宇大厦的双尸凶案和韩灏之死,他和罗飞之间自然就如水火般誓不相容了。

    面对阿华的冷言相讥,罗飞倒是坦然得很。他直言不讳地说道:“没什么巧不巧。最近这段时间,我们警方一直都在盯着你——尤其是龙哥出车祸之后。”

    对方蓦然提及龙哥之事,阿华心中难免一凛,但这种变化从他的面容上却丝毫看不出来。他甚至还微笑了一下,不退反进地问对方道:“那你今天是来拘捕我的吗?”

    “如果我因为这件事情来抓你,”罗飞微微眯起眼睛,反问,“那我何必要等到今天?”

    阿华和罗飞对视着,带着种寸土不让的气势,然后他用揶揄的口吻挑衅着对方:“那是一场车祸,一次意外。你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它不是。”

    “是的,我没有证据。”罗飞在言辞上似是落了下风,可他的神态却沉稳依旧,尤其是他那双炯亮的眼睛,始终都透露出一种从容不迫的自信感。

    这样的状态反倒让阿华有些摸不清虚实,他忍不住要主动出击,试探对方一下:“那你现在坐到这里,你又不喝咖啡,你想干什么?”

    罗飞转头看向窗外,结束了与对方的视线交锋。同时他回答说:“我来找你要一个人。”

    阿华的目光一挑,透出些迷惑的样子。而罗飞对着机场大厅内熙熙攘攘的人流看了片刻,又补充说道:“郑佳——请你把她交给我。”

    阿华完全没料到罗飞此行的目标居然是那个女孩。他用手指轻轻拨着面前的咖啡杯,沉默片刻后问道:“你什么意思?”

    罗飞重新把头转过来,目光已不似先前那般锐利。

    “我并非在以警察的身份向你命令什么。我只是作为郑佳父亲的故友,希望她能有一个更好更安全的环境。”他看着对方说道。

    感觉到自己的行为遭到误解,阿华蓦然间变得有些恼火,他“哼”了一声:“你以为我会害她吗?我只是受人之托,我在照顾那个女孩……”

    “我明白,”罗飞及时打断了对方的抱怨,“我知道你对郑佳没有恶意。你安排她到美国治疗眼睛,从这一点来说,你可称她的恩人。我也知道那个托付你的人是谁,我甚至知道你们之间达成了什么样的交易……”

    “你想破坏我们的交易?”阿华敏感地问道。当初Eumenides获得了能证明阿华策划龙宇大厦密室双尸案的录音带,然后以此录音带为筹码托付阿华照顾郑佳。罗飞既然能猜到他们之间的交易过程,那一定会对这录音带虎视眈眈吧?他们现在都已知道,那女孩正是Eumenides心中最柔弱的阿喀琉斯之踵,罗飞现在想把她带走,莫不是要借此机会逼迫Eumenides倒戈?

    罗飞“嘿”了一声,冷言道:“我有必要这么做吗?”

    阿华把手里的咖啡端起来,好整以暇地品了一口,反问:“你难道不是做梦都想把我送上审判的法庭?”

    “我当然想。”罗飞凝起目光说道,“但那并不是做梦,而是很快就会到来的现实。”

    阿华心中一凛,他分明感受到了对面那个男人传递过来的强大压力——不过他早已习惯了在压力下生存。慢慢地把咖啡杯放回桌面之后,他直面对方吐出四个字来:“我等着你。”

    “你不会等太久。”罗飞郑重其事地,像是在做出某种承诺一般。略略停顿片刻,他又延续先前的话题说道:“不过我决不会去利用那个女孩。而且我们都应该知道,那么做不会有任何意义。”

    阿华点头表示赞同。Eumenides不可能屈服于任何胁迫,如果罗飞刻意去破坏自己和Eumenides之间的协定,那只会收获适得其反的效果。想清楚这一层之后,他的情绪又放松下来,便笑看着罗飞说道:“那我对你可真的没什么信心。难道你要给我定个交通肇事的罪名,然后判我个一年半载的?”

    罗飞知道对方的潜台词:自己虽然捉住了Eumenides,但因为证据不足,最终只给后者判了五年的徒刑而已。面对这样赤裸裸的讥讽,他只是回以一笑,并不屑多说什么。

    阿华见无法激怒对方,自己也觉得有些无趣。他再次端起咖啡,翻了翻眼皮问道:“好了,既然你此行和公事无关,就请你给我一个理由吧,你为什么要把郑佳从我这里带走?”

    罗飞的答复简洁明了:“为了她的安全。”

    阿华手中的咖啡杯停在了半空:“你认为我保护不了她?”

    罗飞没有说话,但他默然的态度已经鲜明地体现出他的立场。

    阿华哑然失笑,反问对方:“在整个省城,还有比我更好的保镖吗?”

    罗飞坦承道:“就算放眼全国,恐怕都没有。”

    阿华愤懑地端着那杯咖啡:“那你凭什么觉得我保护不了一个女人?”

    罗飞轻叹一声:“现在情况已经不一样了。你不再是一个保镖,你是目标。如果你是保镖,你越强大,你身边的人就越安全;而当你是目标的时候,你越强大,你身边的人就越危险——你明白吗?”

    阿华愣住了。这里面的道理他以前并没有深想过,现在蓦然听闻,多少令他有些茫然。

    罗飞却不愿慢慢等待,他的目光忽然一闪,直接抛出了更为强力的撒手锏:“想想明明吧,想想她为什么会这样?”

    这句话精准地击中了阿华的软肋。后者难以承受这样的突袭,他把咖啡杯重重地摔在桌上,怒视着对方喝问:“你什么意思?你想说是我害了明明?!”

    罗飞轻摇着头:“我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实到底是什么。”

    事实到底是什么?阿华不得不顺着对方的指引想下去。

    如果明明没有和自己走得如此之近,她又怎会落到这般结局?敌人如此凶狠,自己虽然足以自保,但身边的人却难免波及受伤。尤其是被自己珍惜的那些人,恐怕还会成为敌人刻意侵害的目标。自己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保护到身边的每一个人啊。

    阿华又想起了不久前女主人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语,他的心越来越冷,前额却在隐隐沁出汗珠。

    是的,自己足够强硬——可恰恰是自己的强硬正把身边的人拖入到一个可怕的旋涡之中。他所关心的那些人,他想要保护的那些人,难免会因此受到伤害。

    究竟什么才是罪魁祸首?是旋涡本身,还是制造出旋涡的气流?

    阿华用双手捧着那只咖啡杯,杯中浓褐色的液面轻轻地颤抖着,泛起一阵阵的涟漪。恍然之间,他又听到了罗飞的话语:“你现在应该明白。我并不想破坏你和那个人之间的协议,相反,我是在帮助你完成协议。”

    阿华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待冷静下来之后,他问对方:“那你想要我怎么做?”

    罗飞看看手表:“航班还有半个小时到达。你把郑佳的联系方式留给我。然后你最好马上就走,把跟着你的那些‘尾巴’引开。”

    阿华当然明白“尾巴”一词的含义。他转头看向窗外的机场大厅,很快便在人群中锁定了几个目标,蔑然道:“这些货色,我动动小手指就可以把他们解决掉。”

    罗飞略一皱眉,提醒对方:“解决他们并不等于解决问题。”

    阿华知道罗飞说得在理,但他潜意识里很难接受对方给自己做好的安排。略一沉吟之后,他找到了一条反驳的理由:“我现在离开有意义吗?高德森的人已经看到了我们之间的会面,他们恐怕会留下专人继续盯着你。”

    “的确很有可能,”罗飞并不回避这个问题,“不过这没什么不好。事实上,我还希望高德森知道现在我要保护郑佳,这样那个女孩会更安全,因为高德森的目标是你,他可不想招惹警方的麻烦。”

    阿华点点头,脸色却更加严峻:“不错。现在正是高德森在省城得势的时候,他一定会努力维护和警方之间的合作关系。”

    罗飞听这话味道不对,立刻反问:“什么合作关系?”

    “你们之间没有合作吗?”阿华冷笑道,“那你们打击龙宇集团的步调怎么会如此一致?”

    “荒谬!龙宇集团到今天这步境地,那是在给以前的罪行还债。高德森如果不吸取教训,迟早也会有同样的下场。合作?我们警方怎么会和这样的人合作?”罗飞愤然驳斥着对方的言论。

    “随你怎么说吧。你们有合作也好,没有合作也好,都吓不倒我。”说完这些话之后,阿华伸手从上衣兜里掏出张名片递过来,“我给郑佳专门配了一名陪护医生,这是她的联系方式,接下来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罗飞接过名片,脸上难得现出一丝笑容。然后他诚挚地说道:“不管怎样,就这件事情来说,我必须谢谢你。”

    阿华摇摇手,并不愿接受对方的谢意:“我只是在完成一个协议而已。如果你真的过意不去,就帮我把单埋了吧。”说话的同时他已起身,扔下那杯喝了一半的咖啡,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罗飞又独自坐了一会儿,等听到机场广播中航班抵达的消息之后才埋单而去。一出咖啡馆他便拨通了名片上陪护医生的手机,和对方约定了接机会面的地点。

    罗飞在约定处等待了十来分钟,目标航班的旅客开始陆续走进接机大厅。罗飞眼尖,很快就在人丛中发现了郑佳的身影,却见她双眼都缠着纱布,正在一个白衣女子的搀扶下慢慢前行。

    罗飞向前迎了几步,那搀扶郑佳的白衣女子正是阿华安排的陪护医生小陈。她看到罗飞走近,便下意识地放慢了步伐。郑佳立刻感觉到了什么,她竖起耳朵倾听了一会儿,然后冲着脚步渐近的方向问道:“罗警官,是你吗?”

    罗飞一怔,反问:“你怎么知道?”他刚才和陪护医生联系的时候只说了要来接机,还没来得及表明身份。

    郑佳笑着说:“我听见你和陈姐通电话了,我记得你的声音。”

    “她的耳朵可灵了,而且对于各种声音过耳不忘。”小陈也在一旁附和着说道。

    原来如此。罗飞释然的同时也不免惊叹。他此前和郑佳仅有过一次会面,对方居然能从另外一个人的手机里辨析出自己的声音,而且所处的背景环境还是人声嘈杂的机场,这样的听力对正常人来说还真是难以企及。

    互相打完招呼,罗飞开始关心起郑佳的手术效果:“现在情况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小陈告诉罗飞,“现在只需要静养,等着把眼睛上的纱布全部拆掉她就能重见光明了。”

    “医生说我的眼睛已经康复,只是还不能一下子适应外界的光线。所以这些纱布要慢慢地拆去,每天一层,算上今天还需要三十二天。”郑佳竖起手指,依次摆出“三”和“二”的数字,对复明的强烈渴望溢于言表。

    “饶先生呢?”小陈这时候想起了自己的雇主,“他说好要来接机的。”

    “哦,他临时有事先走了。”罗飞随口编了个理由,一转头却见郑佳也侧着脑袋,脸上的神情好像对此很关注似的,便又多说了两句,“阿华最近都比较忙,恐怕没时间来看你们。”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