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小顺之死(8)

“上次监区厂房丢了铅笔,我组织大家进行搜查,”张海峰眯着眼睛,“厂房卫生间是你负责搜的吧?”

    姜平点头说:“是啊。”

    张海峰立马反问了一句:“你怎么搜的?”语气极为不善。

    “我仔细搜了啊。包括水箱、便池,只要是能藏住铅笔的地方,我都搜过至少两遍。”姜平言之凿凿,不像也不敢撒谎。

    张海峰却还在追问:“那便池的排水口你搜了没有?”

    所谓便池的排水口,就是屎尿冲入下水系统的入口,那是整个卫生间最为肮脏的角落。即便如此,姜平那天搜查的时候也并未对其退避三舍。

    “我搜了。”姜平还进一步解释说,“我点着打火机查看过每一个排水口。”

    张海峰却并不满意:“有没有伸手下去掏?”

    “这个……”姜平摇摇头,只能如实回答说,“没有。”

    张海峰深深地叹了口气。

    那里面不是屎就是尿的,怎么去掏?姜平不敢把这样的想法直说出来,不过他还是有辩解的理由:“点着打火机就能够看到排水入口了,管道拐弯前的情形都能看清楚。那么长的一支铅笔,有的话肯定会发现,也不一定非得伸手去掏。”

    张海峰沉默了一会儿,伸手往办公桌前方指了指说:“你把那团绳子给我捡过来。”

    姜平转头看到地上确实有一团绳子。他认出那些绳子是张海峰不久前从424监舍的便池排水口里掏出来的,不用想也知道得有多脏。但张头的命令也不能违背,他只好走过去,用两根手指夹住绳子的中间一段,勉强将其提溜起来问道:“张队,往哪儿放?”

    张海峰伸出一只手:“过来,交给我。”

    姜平回到办公桌前,把臭烘烘的绳子放在张海峰摊开了的手心里。张海峰却毫不在意似的,手掌攥了攥,将那绳子捏成了紧紧的一团,一边捏他还一边问姜平:“这是从便池里掏出来的,又脏又臭,对吧?”

    姜平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尴尬地笑了笑。张海峰忽然一甩手,将那团绳子狠狠地砸在了对方的笑脸上。姜平猝不及防,愕然怔住道:“张队……”

    “我能掏便池,你为什么不能掏?我能用整个手去抓,你为什么只能用两个手指去夹?你这算什么?你天生就比我要金贵吗?!”张海峰猛地站起身,冲着姜平咆哮起来。

    姜平被吓得往后退了半步,脸色煞白的,再也没胆量说半句为自己开脱的话语。

    张海峰吼完之后又坐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姜平战战兢兢地把砸落在地上的那团绳子重新捡起,这次却是用满手去抓;他的脸上沾了污渍,也顾不得拭去。

    张海峰的情绪略略平复了一些,他换了种恨铁不成钢的口吻问姜平:“我去掏绳子的时候,你有没有注意到我的手探到排水口里有多深?”

    姜平有点印象:“整个手都进去了,好像……还有一小截手腕。”

    “一直到这里。”张海峰自己比画着,和姜平描述的位置倒差不多,“我把手伸这么长才摸到那截绳子,你知道为什么?”

    姜平摇摇头,确实有些不太理解。按照他的想法,这绳子要不就堵在下水口没冲下去,要不就被远远冲走进了下水管网,怎么会堵在一个相对较深的位置上呢?

    “所有的下水口前端都会有一个U形的存水弯,那叫水封,可以防止管道里的臭气蹿上来。你以为用眼睛看看,直溜溜的什么都看不到就完事了?不管是一团绳子还是一支铅笔,都有可能卡在存水弯的底部,你不把手伸进去掏,怎么知道有没有?”

    听完张海峰这番训斥,姜平多少明白了一些,同时他心中暗自嘀咕:难道那支失踪的铅笔当时就真的藏在厂房厕所的便池水封里吗?

    张海峰看出姜平所想,他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抓起面前的那支铅笔往上一杵:“你自己闻闻。”

    用来封存铅笔的塑料袋已经被打开,小半截铅笔屁股露在袋子外面,张海峰用手抓住的是依然套着塑料袋的铅笔头部。

    姜平俯下身,把鼻子凑过去深深地吸了口气。很明显,他闻到了一股屎尿的臭味。这样的结果让小伙子再也无话可说,他苦着脸,既沮丧又自责。

    看到属下这番模样,张海峰倒顾不上再计较什么了。他挥了挥手说:“你去把丢铅笔那会儿厂房的监控录像找过来,我要仔细看看。”

    “是!”姜平像得了大赦一般兴冲冲离去。很快他从监控机房带回来一个移动硬盘,硬盘里装载的正是张海峰要的录像资料。

    打开录像细细查看,却见那天下午黑子三点三十五分进了厕所,三点五十七分才出来。这期间并无第二个人进过卫生间。而黑子出来之后就大叫丢了铅笔,随即管教便控制住了厂房里的所有人,大家再也不可随意走动。

    “就是黑子干的了!”姜平下结论似的说道,“那天除了他之外,没人进过厕所。难怪他待了那么长时间,原来在里面研究怎么藏铅笔呢!”

    张海峰点点头,基本认同姜平的判断。就在不久前,他的疑点曾集中在杜明强的身上,不过要说杜明强杀了小顺实在动机牵强,怀疑此人的原因仅仅是基于能够成功偷走铅笔的可能性。不过当张海峰仔细查看那支惹出祸端的铅笔时,他的思路却再次发生了转变——因为他分明闻到了铅笔上散发出来的屎尿臭气。这无疑是个非常显著的提示:铅笔曾经被藏匿在便池的下水口中。于是他开始担忧负责搜查卫生间的姜平是否尽责地完成了任务,事实则证明了他并非杞人忧天。姜平对便池的搜查的确存有漏洞,而这个漏洞极有可能便是铅笔甫失甫得的症结所在。

    再通过比对录像,一切似乎更加明了:当日黑子已存有偷走铅笔之心,他借口上厕所的机会把铅笔藏好。在藏匿地点的选择上他则颇费心思,拼的就是管教怕脏且又不熟悉排水管的构造。这步险棋成功之后,虽然他也被判罚了十天禁闭,但那支铅笔终于保存下来。昨天禁闭期满,黑子从便池里把铅笔取出,悄悄携带回了宿舍。趁着夜深人静,小顺又毫无反抗之力的时候,黑子把这支铅笔深深插进了小顺的眼球,直接导致了后者死亡。

    黑子为什么要偷铅笔?黑子又为什么要在禁闭期满后杀死小顺?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根本就是统一的。大家都知道黑子和小顺早有积怨,只是不知这积怨激起的仇恨已如此之深。这种仇恨让黑子对小顺起了杀心,他自导自演铅笔丢失的闹剧,原因必在于此。一个重刑犯冒着极大的风险偷一支铅笔,除了用来行凶之外,还能干什么?只是随后的禁闭让黑子的计划不得不推迟十天,禁闭期满后的当夜,黑子便迫不及待地实施了自己的杀戮。而沈建平对小顺的折磨正好协助了黑子,后者的杀人行为变得更加容易,而且还有了浑水摸鱼、掩饰自己暴行的机会。

    姜平见张海峰对自己的论断没什么异议,便迫不及待地请示道:“我去把黑子带过来!”

    张海峰抬头看看姜平,问:“你现在想怎么办?”

    “先上他一顿电棍!”姜平咬着牙说道,“然后给他做笔录,一定要定了他的死罪。”他现在恨透了黑子,恨不能直接把对方拉出去毙了才好。

    张海峰却摇了摇头:“要治黑子的罪并不难,可治了他的罪之后呢?我们怎么办?”

    这话听得姜平一惊。的确,在监区内部发生恶性杀人案件可是非同小可的事情,给行凶者定罪之后,接下来要追究的就是管教人员的责任。到时候上至监狱领导,下至值班干警,必有一大批人会受到牵连,而自己和张海峰作为最直接的关系人,只怕还要被追究渎职的刑事责任。

    自己刚刚二十来岁,难道人生竟要就此毁在这件事情上吗?姜平想到这番可怕的前景,禁不住已冷汗淋漓。

    姜平的目光迷离四顾,当他看到张海峰的时候,心中忽然又燃起一线希望。

    这是一个在四监区摸爬滚打了十多年的铁血男子,在他面前还从来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现在天大的祸端塌下来,好歹还有这个人先顶着。况且他的位置比自己高那么多,他才是真正输不起的人。

    想到这一层之后,姜平的心绪又慢慢稳定下来,他紧盯着张海峰,满怀期待。

    后者此刻正如入定一般沉默着,他的眉头纠缠成一团疙瘩,紧密得几乎无从化解。半晌之后,他的目光才微微地动了一动,然后他转头看向姜平。

    姜平主动向前凑了凑,等待对方的吩咐。

    张海峰盯着对方的眼睛看了一会儿,郑重说道:“从现在开始,你所有的事情都要按我的吩咐去做,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有任何的动摇和疑虑,你明白吗?”

    姜平很坚决地点点头,他深信对方抛给自己的已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很好。”张海峰赞了一句,然后他下达了自己整套计划中的第一个指令,“你把沈建平给我带过来!”

    姜平领命而去,不多久便把平哥带到了张海峰的办公室。与杭文治相比,平哥自然要老辣许多。此刻虽然面对着四监区人人闻之色变的“鬼见愁”,而且自身还惹了大祸,但他面上仍能保持着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张海峰也改变了策略。他把身体斜靠在椅背上,情绪不再像先前绷得那么紧,只是用一种懒懒的眼神看着对方。

    平哥见此情形,主动走到办公桌前冲张海峰鞠了个躬,大喊了一声:“报告!”

    张海峰又看了对方一会儿,平哥迎着他的目光,并不躲闪。

    “沈建平啊……”张海峰终于开口了,“你当号头也不少年了,以前还都不错,怎么这次给我捅了这么大的乱子?!”

    平哥咧着嘴说:“是疏忽了啊。谁想到黑子把铅笔带到监舍里来了?那天管教们搜得惊天动地的,我总以为万无一失了呢。”

    这番话说得绵里藏针,很明显要把责任往监区管教这边推。张海峰心中有数,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接着对方的话茬继续问道:“你这么肯定?那支铅笔一定是黑子带出来的?”

    “除了黑子,谁还会对小顺下死手?”平哥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你看到黑子动手了?”

    “没有,我要是看到了,还能让他得手?那小子坏得很,趁其他人都睡着的时候干的。”平哥每句话都说得很严密,竭力开脱自己在此事中的责任。

    “哦,你们都睡着了……”张海峰先点了点头,然后话锋却又一转,“不过小顺这么个大活人,被人生生把铅笔插进了眼睛里,闹出来的动静应该不小吧?而且现场没有挣扎打斗的痕迹,这也奇怪得很。”

    平哥心中一凛。对他来说,张海峰提出来的这两个问题极为关键。自己隐瞒了睡觉前折磨小顺的情节,目的无非是要把小顺的死全部归咎到黑子一人身上。但这却留下一个难以弥补的漏洞:凭黑子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无声无息地把铅笔插进小顺的眼睛里?

    不过平哥早已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问题死扛过去。他定了定神,装出困惑的语气说道:“我也很奇怪……不知道黑子怎么下的手。可能是趁小顺半夜上厕所迷迷糊糊的时候偷袭的吧?”

    张海峰早已从杭文治口中得知了事情原委,此刻看着平哥在自己面前睁眼说瞎话,他便“嘿”地冷笑了一声,然后转头冲站在一旁的姜平使了个眼色。

    姜平会意,走上前将一团湿乎乎的绳子扔到了办公桌上。饶是平哥再凶恶奸猾,一见到这团绳子,他的眼角也禁不住轻轻地抽动了一下。

    “这是我从现场便池里面掏出来的。”张海峰盯着平哥,目光开始有些发冷。

    平哥暗暗叫苦,知道事情已经暴露。不过他这个人大风大浪实在经历得太多,即便到了如此境地仍不松口,反而做好收缩防御的姿态,准备用死不承认的方式来做最后的顽抗。

    “这是什么玩意?”他挤着难看的笑容说道,“恐怕也是黑子整出来的名堂。”

    张海峰“啪”地拍了一下桌子,双目圆睁:“你什么都往黑子身上推,你当我们管教都是傻子吗?!”

    事已至此,反正也没什么退路了。平哥索性咬咬牙,壮着胆子说道:“我也不是什么都要推给黑子,不过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东扯西扯的,你扯上我,我再扯上你,把大家都扯进来就好了吗?”

    这话隐隐带着威胁的意味,似乎在警告张海峰:这事已经这样了,你如果非要把我扯进去,那我也只好多扯几个垫背的。到时候只怕大家谁也讨不到好。

    平哥敢说出这样的话,自然是抱好了鱼死网破的决心。不过出乎他的意料,张海峰居然没有发怒,他反而换了一种目光看着自己,原先那令人窒息的压力渐渐散去,目光中却多了种猫捉老鼠般的戏谑,仿佛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早在他的掌控之中似的。

    平哥感到一阵迷茫和恐惧,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张海峰的对手。他开始后悔和对方对着干了。

    平哥慢慢垂下头,他的气势已在不知不觉中被对方散去。

    张海峰很满意这轮较量的结果,他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说道:“沈建平啊沈建平,你完全没有领会我的意思。”

    平哥一怔,又不解地抬起头来。

    “你一直说是黑子杀了小顺,但又始终拿不出真凭实据。仅仅凭你的主观猜测,而且还有那么大的漏洞无法自圆其说,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张海峰的语气并不严厉,反而带着几分要引导对方的意思。平哥心中一动,觉得有必要先顺着对方的口吻试探试探,于是便探着身体问道:“那您觉得是谁干的?”

    “小顺被一支铅笔深深地插进眼睛而死,事发深夜,但监舍里却没有一个人听见异常的响动,而且现场也没有搏斗过的痕迹,这样看来,难道不是自杀的可能性要远远超出他杀吗?”张海峰看着平哥的眼睛,慢悠悠地说道。

    这番话如同醍醐灌顶,让平哥在瞬间思路大开。他忙不迭地附和说:“不错,不错,应该是自杀!”

    “这些绳子应该也是小顺给自己准备的。”张海峰继续说道,“他半夜来到卫生间,开始可能想上吊自杀的,后来不知怎么又改变了主意,竟然用铅笔去插自己的眼睛。”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