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小顺之死(1)

铅笔丢失的风波给四监区带来一场不大不小的震荡。整个监区的犯人们都遭受牵连,辛苦加了一个通宵的班。众人怨愤之余,无不期待那个“始作俑者”能被快速而精准地揪出来,到时这家伙不仅将受到“鬼见愁”张海峰的严厉惩罚,其他犯人所吃的苦头也必须要让他尽数偿还。

    可事情的结局却让大家有些失望了,那支失踪的铅笔一直也没有找到,这使确定作案者缺少了最关键的证据。最终张海峰只能囫囵行事,对黑子和小顺各施以禁闭十天的处罚。这两人都是大喊冤枉,苦得像窦娥一样。但张海峰的命令又有谁敢违背?能免尝一顿电棍已经不错了。

    对于黑子受罚很好理解,毕竟铅笔是从他手里弄丢的,无论如何他都负有责任;而小顺无凭无据地也被关了禁闭,那些心中伶俐的也能猜出个大概,料想这事多半和黑子小顺之间的矛盾有关,张海峰现在找不到证据,干脆就各打五十大板,也算是表面糊涂心底清楚的公平之举。

    在这次事件中,另外一个引起众人关注的角色就是杭文治。他被张海峰叫去单独面谈,随后小顺和黑子便受到处罚,前者难免会有当了“谍报”的嫌疑。不过据杭文治自己说,张海峰只是想让他帮着解几道奥数题。这个说法也是有据可依的,杭文治回到监区的时候确实带着一份奥数卷子,而且同行的管教也特别吩咐平哥,要给杭文治创造良好环境,以让他安心研习卷子上的那些试题。

    有了管教的关照,况且还是张头交代的事儿,平哥自然不敢怠慢。当晚加班的时候平哥就把他的任务量都分给了杜明强和阿山。杭文治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客气了两句,结果平哥反而瞪眼不悦道:“我怎么分你们就怎么做!磨叽什么?你赶紧把这卷子解好了,也能给咱们监舍争回点面子来!”

    平哥说完这话,阿山和杜明强立刻都表示赞同。要知道,这次黑子和小顺出事,424监舍的其他人——尤其是平哥这个号头——多少也要担待些关系。现在张海峰委托杭文治解题,这对大家来说可是一个讨好对方的最佳机会。只要杭文治把这个任务完成好了,便可大大减轻众人面临的压力。

    见舍友们都这么说,而且态度的确诚恳,杭文治也就不再推托,便在这喧闹的厂房内静心钻研起习题来。原本用来制作纸袋的铅笔此刻正好成了他手中解题的工具。这些面对小学生的奥数题对杭文治来说本没有什么难度,不过要用小学生掌握的知识水平来解答却要费些周折。他边想边算边写,一份卷子用了三个多小时才全部解完。随后他又在心里盘算了一番到时讲述的思路,直到确信每个细节都已滴水不漏了,他便习惯性地把铅笔叼在嘴里,双手交叉反抻了个懒腰,舒散着麻木的筋骨。

    “完工了?”平哥注意到他的举动,斜着眼问了句。

    杭文治微笑着点点头,颇有些自得。

    杜明强和阿山也都向这边看过来。阿山依旧沉默寡言,杜明强却调笑道:“好嘛,今天这铅笔是招了谁了?要不就是死不见尸,要不就得被人啃烂了屁股。”

    杭文治闻言略显一丝尴尬,连忙把铅笔从牙齿间取下,却见那半截铅笔的屁股果然已经被他咬得糟烂不堪。杭文治看向杜明强苦笑着,然后又自嘲地摇摇头——咬铅笔屁股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越是专注费心时便咬得越狠。这一套卷子解下来,这半支铅笔遭受的苦难可谓罄竹难书。

    平哥现实得很:“弄完了就干点活儿吧。”

    “行!”杭文治痛快地应了一声。起身从杜明强和阿山的工作台上各取回了一叠尚未加工的原料。平哥的任务本就不多,一直慢悠悠地做着,也不需要他再来帮忙。

    这晚加班一直持续到清晨六点,犯人们这才被允许回到监舍休息。这天是星期六,本是大家放风活动的时间,可经过一夜的操劳之后谁还有这个精力?除了早先就安排好有亲友探访的红着眼睛强自支撑等待,其他犯人都在监舍内倒头大睡,直到中午有人来送饭了才陆续起身。

    到了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有管教来到424监舍门口,冲着屋内嚷了一嗓子:“杭文治!”

    杭文治正躺在床上闭目小憩,闻声便跳下床来,冲着门口立正:“到!”

    管教隔着门问话:“张头问你准备好没有。”

    杭文治连忙回答:“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就跟我走吧。”管教一边说一边打开了监舍铁门。杭文治从床垫下摸出那张写满解答过程的试卷,出门跟着管教而去。

    待那两人的背影从视线中消失之后,杜明强感慨了一句:“嘿,这张头还挺着急啊。”

    “自己儿子的事情,能不着急吗?我看你这年纪也没成家,有些事还不懂。”平哥躺在床上晃着脚丫子,用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道。同时他也在心中暗自庆幸,得亏自己有先见之明,昨天让杭文治连夜答完了试卷。如果因为昨晚派活儿把这事耽误下来,“鬼见愁”肯定又要责怪自己不明事体了。

    杭文治这一走就是四个多钟点,直到晚上七点左右才回来。从他脸上的表情来看此行应该颇为顺利。

    平哥却要端一端派头,故意问道:“怎么样?你小子没露怯吧?”

    杭文治“嘿”地一笑,反问说:“怎么会呢?”自打入监以来他一直活得憋憋屈屈的,今天终于显出了自信的神色。

    “没露怯就好,别他妈的给我丢人。”平哥话里话外都在标榜着自己的老大地位。

    杜明强这时也从里屋桌角边探出脑袋,招呼杭文治道:“赶紧来吃饭吧,晚饭给你留着呢。”此刻已过了监舍里的饭点,其他人都已经吃完了。

    没想到杭文治却说:“不用,我已经吃过了。”见众人神色诧异,他又补充解释,“在张队办公室吃的,张队给订的盒饭。”

    “待遇不错啊。”平哥说这句话阴阳怪调的,辨不出喜怒。

    杜明强可高兴了,他把原本要推给杭文治的饭盆端在手里说:“你真的不吃了?那这份饭可就便宜我们啦。”

    杭文治人也实在,没多想什么,笑笑说:“你们吃了吧。”

    杜明强便把饭盆高高举起来,兴冲冲地招呼:“嘿嘿,今天可发福利了啊,大家都有份。哎,平哥,你先来点?”

    “操!”平哥横了杜明强一眼,“眼镜不爱吃的东西,你他妈的给我吃?”

    杜明强悻悻地咧了咧嘴,转身又去撩叱阿山:“平哥不爱吃,那咱俩分分吧?”

    阿山原本是打算吃几口的,现在见平哥这个态度,便立刻摇头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杜明强可不管那么多,既然别人都不吃,他更乐得一个人独享。吃的时候还摇头晃脑,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平哥斜眼看着杜明强,虽然心中有气却又无可奈何。他知道这个讨厌的家伙不仅身手了得,底细更是深讳难测。自己虽然也算一方霸主,但对于这样的角色还是尽量少招惹的好。

    为了缓解一下令自己尴尬的气氛,平哥冲杭文治招招手:“眼镜,你过来。”

    杭文治也知道自己无意中有些冒犯了平哥,连忙走到对方面前,摆出一副老老实实的姿态。平哥脸色便好看了许多,他指着杭文治手里一个蓝色的小本问道:“这是什么?”

    “张队儿子的作业本。”杭文治赔着笑回答说,“这不今天下午给孩子把试卷讲明白了,张队又给派了新任务,让我帮孩子检查检查作业。”

    平哥伸手把那作业本拿了过来,装模作样地翻了两下,却看不出什么头绪。于是他又退回封皮,对着姓名一栏念道:“张天扬——我操,这父子俩名字倒是一个比一个霸气。”

    杜明强也把脑袋歪过来瞥了一眼,只见那封皮上果然写着:“芬河小学五(2)班,张天扬,2号楼203房”。

    “嗬,怎么把家庭门牌号还写在作业本上?好让老师对着号家访吗?”杜明强嘴里塞着饭,含糊不清地嘟囔着。

    “这不是家庭住址,是学校住宿的房间号。”杭文治解释说,“芬河小学是全市最好的贵族学校,从三年级开始就实行寄宿制。学生平时都住在学校里,只有周末才能回家。”

    “哦。”杜明强又把那几行字认真地看了一遍,像是要牢牢记住似的。

    平哥对这些细节不以为意,他一甩手把作业本还给杭文治:“得了,好好准备准备吧。”

    杭文治“哎”了一声,捧着作业本坐到自己的床铺上翻阅起来,他那副专注的样子倒真似个称职的园丁呢。

    第二天是周日,大早上的杭文治就被管教提走,不用说,自然是给张海峰的儿子辅导功课去了。其他犯人则获得到操场上活动放风的机会。因为黑子和小顺都在关禁闭,424监舍的氛围便冷清许多,再加上杭文治又不在身边,杜明强便独自找个角落,晒晒太阳听听音乐,乐得无人打扰,清静自在。

    杭文治将及中午的时候回到监舍,和大家一起吃了午饭。下午监区组织犯人进行思想学习,内容枯燥,无须多表。

    休息日很快过去,到了周一早上,新一周的劳动改造又拉开了序幕。犯人们在食堂吃了早饭,排着队来到车间门口,准备领取劳动所需的工具。

    负责分发工具的依旧是四监区的“大馒头”。他手持一份犯人名册,按顺序每点到一个犯人时,后者便自行拿取一套工具,仍旧是剪刀、卷笔刀、胶水、橡皮、木尺、铅笔。

    在这套工具中,唯一可能制造出事端的便是尖锐的铅笔。基于这个原因,监区对于铅笔的管理极其严格,把铅笔带出车间的行为当然是绝对禁止的,而且每支铅笔在领取时都要记录长度,以防有人将铅笔折断后携带半支出厂。

    记录长度的办法倒也简单。犯人从一个大纸盒子里拿了铅笔之后先交给“大馒头”,后者会把这支铅笔的尾部顶着名册上该犯人的名字延伸出去,然后铅笔头顺势往下一压,在名册上点出一个记号来。这样等犯人交还铅笔时,还要比对是不是比这个记号短了许多,只有误差在两厘米之内的才算合格。

    这套程序已执行多年,“大馒头”操作起来也是驾轻就熟。所以犯人虽多,但队伍向前推进的速度却不慢。三五分钟之后,424监舍的几名成员已经按顺序排到了队伍的最前列。

    按照入监的时间顺序,平哥排在监舍头一个,此后依次是阿山、杜明强和杭文治。前面三人都顺利地领到了自己的工具,到杭文治这里却出现了一些波折。

    其他犯人领铅笔的时候多少都会在大盒子里选一选,找支相对来说比较长、比较新的,这样使用起来会顺手一些。但“大馒头”看见杭文治排过来便拦着对方不让挑,然后他自己在盒子里细细扒拉了一番,将其中一支最为旧烂的铅笔挑出来交给对方。

    杭文治拿着那支破铅笔犹豫了一会儿,对“大馒头”说道:“这铅笔不太好用了,给我换一支吧。”

    “大馒头”撇着嘴冷笑一声:“换什么换,这本来就是你自己咬的!”

    已经领好工具的杜明强正准备往自己的工位上走,听到后面起了纷争,便停步回身看去。只略略一扫他便明白了事件缘由:杭文治手中的那支铅笔正是上周末加班时所用的。而杭文治一直都有咬铅笔屁股的习惯,那天因为钻研奥数题,思路纠结起来,咬得便格外凶狠。现在整个铅笔屁股上布满了牙印,甚至连笔身上也出现了裂纹。

    其实对于咬铅笔这件事,“大馒头”以前就训斥过杭文治。当时还是杜明强给后者解的围。从此之后,杭文治每次都使用被自己咬过的铅笔,虽然坏习惯令人反感,但也并不影响他人。不知道他今天为何却要提出换一支铅笔?

    却见杭文治把铅笔往“大馒头”眼前送了送,解释说:“这支笔的木纹已经裂了,再用的话吃不上力了,笔芯特别容易断。”

    “大馒头”爱搭不理地瞥了一眼,铅笔上确实已有长长的裂纹,但他并不会因此迁就对方,反而讥讽地说道:“裂了也换不了!就你这张狗嘴,换一百支新笔也得全都咬烂!”

    杭文治不乐意了,皱着眉道:“你不换就不换吧,干什么要骂人?”

    “嘿,我骂你什么了?!你不是狗嘴?不是狗嘴你磨什么牙啊?”“大馒头”一拍桌子站起身,气势汹汹。在他看来,杭文治只是个新收监的软柿子,凭什么和自己叫板?

    “吵什么呢?”伴随着外围的一声呵斥,管教老黄从厂房门口走过来。他板着脸,晦气十足,可能是上周铅笔失踪事件留下的阴影尚未消除吧。

    “报告管教。”“大馒头”抢先告状道,“这个犯人自己把铅笔咬坏了,现在要换新的。我不给换,他就跟我耍脾气。”

    老黄踱到近前瞅了瞅,也觉得有些不像话:“怎么给咬成这样了?”

    “他故意的。他这是破坏劳动工具,抗拒改造!”“大馒头”趁势便给杭文治扣上了一顶大帽子。

    “不,我没有!”杭文治连忙辩解说,“我只是以前养成习惯了。”

    “以前的习惯能带到监狱里来吗?这是什么地方,来这里就是要改坏习惯的,你说你这是什么态度?”“大馒头”是经济犯,入狱前当过领导,说起话来果然是一套一套的。

    老黄被“大馒头”绕进去了,跟着附和说:“嗯,是坏习惯的话就得改,都像你这样,有多少铅笔够你们咬的?”

    “我会改的。”杭文治识趣地表态,“只是这支铅笔真的没法用了,给我换一支,我保证再也不咬了。”

    “你说换就换,咱们四监区还要不要规矩了?”“大馒头”不依不饶地打着官腔。

    杭文治情急生智,也模仿对方的口吻说道:“你不让我换,这铅笔没法用,咱们四监区生产还要不要效率?”

    “大馒头”没料到杭文治来了这么一句,一时间想不出该怎么回复,竟哽住了。这时在旁边的另一个便趁势开口,这人正是杜明强。他已经旁观了很久,说出的话自然是帮着杭文治的。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