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失踪的铅笔(9)

张海峰决定来个抛砖引玉,点点对方,也算给这个文弱的家伙先打一管强心针。于是他便慢条斯理地反问了句:“那支铅笔,不是杜明强拿的,就是小顺拿的,我说得对吗?”

    张海峰前面恩威并施的铺垫早已做足,现在把话撂到这个份上,更是让后者难以躲闪,杭文治自忖不能再矫情,连忙顺竿子附和道:“我猜也是的……”

    见对方终于开口,张海峰心中有了谱。他倒也不着急了,用一种猫捉耗子的游戏心态问道:“哦?我看你猜得挺准啊?你倒说说看,怎么猜的?”

    “该搜过的地方都搜过了,那支铅笔却一直都没有找到。我想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说到关键处,杭文治还是有些吞吞吐吐的,“嗯……就是杜明强或者小顺趁着装货的机会,把铅笔夹在货堆里,然后被运到监狱外面去了。”

    这也正是张海峰对此次事件的判断。不过他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像是不置可否的样子。杭文治便更加不踏实了,连忙补充说:“这只是我的猜测,您最好再确定一下。”

    张海峰翻了翻眼睛:“怎么确定?”

    “您可以让送货的师傅把车开回来,然后仔细搜搜今天装的货,如果能找到那支铅笔就好了。”

    “好什么?”张海峰硬邦邦地反驳道,“你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四监区出了乱子是吧?”

    杭文治诘口无言。的确,张海峰现在最怕的就是出乱子,如果按自己这个方法去做,这乱子简直就是越捅越大了。

    “一支铅笔,如果真是到了监狱外,那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张海峰开始沉吟起来,片刻后他再次逼视着杭文治,“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谁动的这支铅笔,杜明强还是小顺?他们动这支铅笔的目的是什么?”

    杭文治保持着谨慎的语气:“按照我的感觉,应该是小顺。”

    “为什么?”张海峰明显地兴奋起来,他感觉离自己想要寻找的答案已经越来越近了。

    “因为小顺和黑子最近有些矛盾,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只有小顺才有理由去做。”杭文治渐渐说开了,神态也变得越来越自如。

    原来如此……张海峰暗自整理着思绪。如果小顺和黑子确实有矛盾的话,那今天这件奇怪的事情就可以解释了。凭实力小顺肯定斗不过黑子,而前者又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搞些不齿的小伎俩进行报复也属正常。

    这样的情况倒是让张海峰松了口气,至少那支失踪的铅笔不会惹出更大的麻烦。不过作为一个监区的管理者,犯人们之间的矛盾也是不容忽视的隐患,掌控不好的话,很可能会爆发出令人难以预料的恶果。所以只是略略轻松了片刻,张海峰便又紧抓着这个话题追问道:“小顺和黑子之间是怎么回事?”

    杭文治斟酌了一下,知道有些事情可不能说得太详细,于是便把这两人产生矛盾的缘由含糊带过:“黑子总是找茬欺负小顺,小顺又不太服他,所以就……”

    张海峰点点头:不错,黑子素来嘴碎,没事就喜欢撩拨别人,专是个无事生非的角色;而小顺虽然在监区里地位不高,但虚荣心却特别强,这两个人之间发生罅隙倒也是合情合理。

    杭文治看见张海峰面沉似水的样子,忽然间有些忧虑,说了一半的话不再继续,转而试探着问道:“如果这事真是小顺干的,您准备怎么处罚他?”

    张海峰眼睛一愣:“这事和你有关系吗?”

    杭文治怯然缩了缩脖子,咽下一口苦水:“张管教……您如果罚得太狠了,我怕小顺会记恨我……”

    “我有数的,你怕什么?”张海峰不为所动,“况且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就是不说,我难道就查不出来了吗?”

    杭文治不敢再说什么,心中却深感对方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自己被单独带到管教办公室,如果随后小顺就受到重罚,自己回到监舍怎么可能说得清楚?

    “行了,这事我会处理好的。”张海峰知道杭文治心中不爽,但也懒得多说,他冲对方招了招手,“你搬张椅子坐过来,我还有别的事情找你。”

    “嗯?”杭文治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

    张海峰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那个空位,再次强调说:“你把那张会客椅搬过来,坐在这里。”

    杭文治确信自己的耳朵没出问题,便小心翼翼地把椅子搬到了办公桌前,然后他探着身子坐下,却只敢有半个屁股落在椅面上,保持着十足的谦卑姿态。

    要知道,任何囚犯来到管教办公室接受问询的时候,都只有远远站在一边的份儿,像杭文治这样能获准接近办公桌已属难得,现在张海峰居然进一步恩赐他平等就座,这简直有点要折杀杭文治的意思。所以后者不仅没有觉得幸运,反倒是更加忐忑难安了。

    见杭文治老实坐好,张海峰打开身旁的抽屉,从里面抽出一页纸递到对方面前,说:“你看看,这几道题你会不会解?”

    杭文治连忙把那张纸接在手中,定睛一看,原来却是张试卷,他略略扫了扫卷子上的试题,心中已有了几分猜测,不答反问道:“这是您儿子做的试题?”

    张海峰点点头,又追问:“你解得了吗?”

    “能解。”杭文治这次给了个确切的回复,然后又评价说,“不过这些题对小学生来说还是挺难的。”

    “这是奥数卷子,是我托人从市里培训班搞出来的。我儿子明年要进行升学考试,听说数学卷最后会有一道奥数附加题,虽然不计入总分,但这道题会成为给尖子生划分档次的参照。我想让我儿子上全市最好的中学,你明白吗?”张海峰解释了一通。自从对方坐下之后,他身为管教的威严便卸去了,现在颇有点和朋友拉家常的感觉。

    在这种情况下,杭文治紧张的情绪自然也得以放松。他甚至冲着张海峰微微一笑表示理解。要上最好的中学,就要有最好的表现,所以即便是一道附加的奥数题也绝不可错过。

    “不过这些题我儿子以前没接触过,我也不会解。”张海峰这时摊摊手,显出一副无奈的表情,“我看到你的档案,你曾是名牌大学理工科的高材生,所以我才想到找你过来看一看。”

    这个过程对方不说杭文治也能猜到。他也不急于炫耀什么,只是又仔仔细细地看了遍卷子,然后自信满满地说道:“这份卷子对我来说应该没啥问题。”

    “好。”张海峰衷心地喝了声彩,满脸笑意。

    “那我现在就解题吗?”杭文治表现出跃跃欲试的姿态。

    “现在解也行。”张海峰沉吟着说道,“不过我更希望你能当面给我儿子讲讲,这样效果才好。”

    杭文治对此也表示赞同:“能当面讲当然好。不过,我现在的身份,怎么当面讲?”

    张海峰其实早已经筹措好了,立刻便回答道:“我可以让我儿子过来,你就在我的办公室给他讲。”

    杭文治当然毫不含糊:“只要您觉得合适就行,我一切听从管教的安排。”

    “那好,就这么定了。”张海峰顿了一会儿,又补充说,“不过有一点我还得和你商量商量,因为我儿子只能在周末过来,而周末是你们法定的休息时间,如果你不愿意这个时间被占用的话,你可以拒绝我。”

    说起来是“商量”,但这“商量”纯属冠冕堂皇的套话,只是为了表明张海峰并未刻意去违反监狱内的管理条例。事实上杭文治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即使真有,他也不会傻到放弃这样一个讨好管教的机会,转而毫无必要地去得罪对方。所以后者几乎没作什么考虑,立刻便配合地回答说:“我是自愿放弃休息时间的,这种事情对我也有帮助,我可以温习温习文化知识。”

    这番玲珑的言辞令张海峰备感满意,后者“嗯”了一声,说:“那你就把这张卷子带回宿舍,提前准备准备。不过一会儿你还是先去车间加班——我知道你平时表现不错,这种场合最好还是不要缺席,这也是在保护你。”

    “我明白的。”杭文治很识趣地站起身,往远端撤开了两步,恢复到毕恭毕敬的姿态。

    张海峰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个内部号,很快就有一个年轻的值班下属走进屋来:“张队,有什么事吗?”

    “你把这个犯人带回车间参加劳动。”张海峰挥手指示道,“另外,把424监舍的黑子和小顺逮出来,每人关十天禁闭!”

    “是!”年轻管教应了一声,甩头瞥着杭文治,“走吧?”

    杭文治老老实实地迈步走在头前,心中暗自思忖:黑子和小顺吃了这通严罚,以后两人的关系势如水火自不用说,只是自己夹在中间,又不知会是个什么局势?

    不过无论如何,今晚还是不虚此行,有了给张海峰儿子补习奥数的机会,自己的某些计划或许又能加速前行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