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失踪的铅笔(2)

罗飞一愣,随即苦笑着摇摇头。他原本对这次谈话的结果颇具信心,可对方这句话一说却把他的期望一下子浇灭了。而且他清楚地看到两人间的思路差异出现在哪里。

    罗飞交谈的出发点在于:杜明强自己再也无法照顾那个女孩。罗飞认为这个假设是合理的,因为他已经把杜明强送进了监狱里。可杜明强显然并不承认这次失败,他相信自己仍然能够回到自由的世界,成为那个女孩身旁最稳妥的伴侣。

    这样的思路分歧根本没有调和的可能。

    无奈之下,罗飞只好试图从另一个角度去说服对方。

    “其实把录音带交给警方对你是有利的。你知道阿华不会放过你,而你又在监狱中,你怎么和他对抗?”

    “我和阿华之间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我并不需要警察的保护。”杜明强先是淡淡地拒绝了对方的好意,然后又用滴水不漏的严谨辞令说道,“至于你说的那卷录音带,即使真的曾在我手中,我也不会在和阿华交易之后还留下一个副本。这不是我行事的风格。”

    对方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罗飞知道已无回旋的余地。他默叹了一声,起身离去。不过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回头说道:“如果你改变主意,可以随时让管教转告我。”

    杜明强没有再接对方的话茬。

    “不要在任何时候因为别人的劝说而改变自己既定的计划。”这是老师给过他的教导,多年来他一直谨记在心头。

    罗飞离开之后,在门外等待的管教又进了屋。此刻半小时的探视时间已到,管教给杜明强戴上手铐,准备押送他回到四监区。两人走出探访室所在的大楼时,却见另一个管教正押着杭文治在大楼门口等待着。

    “你来了啊?等多久了?”杜明强看着杭文治打了个招呼。

    “没多久。”杭文治咧嘴憨憨地一笑,然后问道,“刚才来探视你的人是刑警队的罗队长?”

    杜明强回答说:“也不算探视吧,你看见他了?”

    “嗯,刚刚从这里走出去的。”杭文治所处的位置可以看见探访室的大门,他一定是先看到罗飞离开,然后又看到杜明强被押送出来,所以做出了上述的判断。

    “你也是被罗飞抓进来的?”杜明强猜测到,除了这个原因他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能让杭文治认识罗飞。

    杭文治尴尬地点点头。而这时押送他的管教在他身边催促道:“行了,瞎聊什么呢,还不赶紧进去!”

    杭文治便不敢多说,唯唯诺诺地跟着那管教走了。杜明强也不再停留,跟着押送自己的管教一路往回走。到了四监区之后,却见犯人们仍然在小广场上放风活动。

    这广场是在监舍大楼东面用三面砖墙围出来的,面积大概有七八百平方米。广场中心有个简陋的篮球场,一堆犯人正聚在上面闹哄哄地追抢着一只破烂不堪的篮球。

    管教把杜明强带到院子里,关好院门之后给杜明强打开了手铐脚镣。杜明强不愿去球场上凑那个热闹,就到角落里找了个空地坐下来,懒洋洋地享受着早春时分的煦暖阳光。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却听见管教在大声呼喊小顺的名字。小顺连忙从球场上挤下来,一溜小跑来到管教面前。管教便把手铐脚镣又给小顺戴上——这是四监区的特殊规定,这些重犯只要走出本监区的控制范围,原则上都是要重刑加身的。

    杜明强知道这是该轮到小顺去接受探视了,这同时也意味着杭文治很快就会回到监区中。

    果然,小顺被带走后没多久就看到杭文治被押送回来。刑具去除之后,杭文治也没有钻到球场上的犯人堆里。他站着环顾了一会儿,很快就看到了阳光下的杜明强,于是他便向着对方走了过去。

    杜明强给杭文治挪了块好地儿,热情地招呼道:“来,坐着歇会儿吧,这儿阳光最好,还有免费的球赛看呢。”

    杭文治坐倒是坐了,但他仰头看着天空,神情黯然得很。

    “谁来看你了?”杜明强有意要挑对方多说说话,他知道刚进监狱的人很容易沉闷压抑,尤其是见过了亲友之后。

    杭文治垂下眼睛答道:“我的一个同事,也是我很好的朋友。”

    杜明强略感到有些奇怪:“怎么了?你家里人没来?”

    杭文治沉默了片刻说:“我妈病了,中风。”他的声音略略有些嘶哑。

    杜明强看着对方,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可以想象对方此刻的心情,那一定是充满了自责和愧疚,焦急愤恨却又无能为力。

    良久之后,倒是杭文治又开口了。

    “我今年三十二了。古人说:三十而立。嘿,你看我立了个什么?自己过不好也就算了,还要连累我父母一起受苦……我母亲身体一直不怎么好,这次中风,得有一半的原因是被我给急的,你说我还算个男人吗,我还有什么脸继续活在世上?”杭文治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声音已经明显地哽咽起来。

    “你错了。”杜明强拍了拍杭文治的肩头,郑重地说道,“越是这种情况你越得继续活下去,这样才算是真正的男人。”

    杭文治抬头看着杜明强,似乎从对方的话语中感觉到了一丝支撑的力量。

    “不管受了多大的苦,不管未来多么绝望,我们都要继续活着。”杜明强看着杭文治的眼睛,“活下去,为了关心我们的人,更是为了伤害我们的人。”

    杭文治目光中闪过一丝困惑,似乎不太理解对方最后那半句话。

    于是杜明强又解释道:“我们多活一天,那些可恶的家伙就会在不安的情绪中挣扎。如果我们死了,这些家伙就彻底解脱了,你明白吗?”

    杭文治深吸一口气,喃喃说道:“不错,为了那些伤害我们的人,必须要继续活下去。”他的眼睛慢慢地眯起来,原本那种自怨自艾的悲凉神色开始转化成一种坚强的愤怒。

    很多时候,愤怒正是支撑一个人度过绝境最强劲的动力。

    见对方消极的情绪有所缓和,杜明强便适时地岔开话题问道:“你朋友都给你带什么了?”

    “就是些吃的,还有点日用品。”

    “这个时候还能想着你的人,那才是真正的朋友。你能有这样的朋友,前半生也就不算太失败,对不对?”

    看着杜明强的笑脸,杭文治也笑了。的确,只要你认真地去寻找,生活中总有令人温暖的地方。

    “其实我倒希望你的朋友能给你带副眼镜来。”杜明强拿杭文治打趣道,“你要是戴上眼镜,那我们这组的工作效率又能提高个两三成呢。”

    杭文治拍拍自己的脑袋:“刚才心情不好,把这茬给忘了。唉,只能等下周他过来的时候再说了。”

    两人这般闲扯着,暂时淡忘了那些令人压抑的现实。这时日头也越来越高,时间已过了上午的十点半。424监室最后一个接受探视的小顺也被押解回来了。他在小广场里独自溜达着,看似漫无目的,但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杜明强和杭文治的身旁。

    杜杭二人看到了小顺,不过懒得搭理他,只顾继续闲聊。

    小顺却是有意要和他们搭讪:“强哥、治哥,你们俩在这儿哪?”

    这两声哥叫得杜杭二人一愣。自从那天晚上杜明强发飙之后,小顺算是服帖了,以后再没敢在两人面前找茬,但这么亲热地叫“哥”还是头一遭,杜明强忍不住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对方,揣摩他心里是不是在打着些小主意。

    杭文治则不冷不热地回了小顺一句:“你可别叫我‘哥’,我听不习惯。”

    “不习惯我更得叫啊,每天多叫几遍,听着听着你不就习惯了吗?”小顺讨好似的涎笑着,然后也不待别人邀请,自顾自在杭文治身旁坐了下来。

    杭文治皱起眉头问他:“你有事没有?”

    “没事。刚才家里人过来,带了些香肠腌肉,我想先分给两位哥哥尝尝。”

    杜明强咧嘴一笑:“不太合适吧?有好东西也应该先孝敬他们啊。”

    “他们的我也留着呢。”小顺急于表白道,“以前不是跟两位哥哥有点误会吗?我这里先认个错,两位可别往心里去。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只管吩咐。”

    小顺一边说,一边往东南方向张望了几眼。杜明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却见平哥、阿山和黑子正在那边凑成了一堆。杜明强心中暗暗明了:小顺这家伙机灵得很,眼看着监舍里格局发生变化,他昨天又和黑子闹崩了,这是想要找个新的靠山呢。

    杜明强懒得蹚这趟浑水,就懒懒地站起身说道:“你们俩先聊吧,我走动走动。”

    杭文治见这个架势起身也想走,却被小顺一把拽住了:“哎,治哥,你怎么也走,好歹留一个陪我唠唠啊。”

    杭文治磨不开面子,只好又重新坐下。杜明强幸灾乐祸地笑了笑,自己溜达到一边去了。他知道小顺这家伙虽然挺贱,但要说他真正有多坏却也不见得。由他来陪陪杭文治倒也不错,至少能让后者的监狱生活多一些色彩吧。

    情况果然也像杜明强设想的那样。杭文治一开始对小顺还颇为抵触,渐渐地两个人还真聊到一块儿去了。要知道小顺素来势利惯了,溜须拍马服侍人都是拿手好戏,这要一一使到杭文治身上,后者一下子也很难扛得住。

    两人正聊得热火朝天之时,忽然一个篮球飞过来,正砸在小顺的脑袋上。小顺吃痛,便转身向来球的方向骂了句:“谁啊,不长眼睛的?”

    却见一人从人丛中走出来,将砸了小顺的那个篮球捡在手里,同时大咧咧地说道:“谁说我没长眼睛?没长眼睛能扔得那么准吗?”

    小顺一见那人正是黑子,便心知对方一定是故意的了。看着黑子那副存心挑衅的样子,小顺气不打一处来。他以前就没少受对方的欺辱,但地位上的差距让他吃了亏还得笑脸相迎。现在可不一样了,他觉得至少黑子已经没有资格再骑在自己的头上。

    小顺往地上啐了一口,挑起嘴角骂了句:“傻逼!”虽然只是最普通的一个脏词,但他的神态和语气都拿捏得恰到好处,于轻佻的神态中透出十足的鄙视,简直就是在用语言猥亵着对方。

    闲得发慌的囚犯们此刻都围过来看热闹,见小顺这一下骂得漂亮,便纷纷喝彩起哄,唯恐天下不乱一般。黑子哪受得了这个?立刻把手中的球又狠狠地向小顺砸过去:“我操你妈的!”

    小顺跳起来躲过了,那球砸在了旁边杭文治的身上。杭文治看起来不想惹事,只皱了皱眉头,没有多说什么。小顺却不干了,指着黑子骂道:“操,有事冲我来,你砸我朋友干什么?”

    “朋友?”黑子不屑地冷笑着,“你倒挺能攀高枝啊?”

    “你他妈的懂个屁!”小顺迎着黑子走上前,“有些事我懒得说出来,真要说了,你丫的哭都来不及!”

    小顺这话可戳中黑子痛处了,后者立刻变了脸色:“就你妈的嘴大是吧?!”说着话,他抬手就是一掌,结结实实扇了小顺一巴掌。

    小顺红了眼,疯牛一样地撞在黑子身上,两人同时倒了下去。然后便互相纠缠着在泥土地里打起了滚。几个回合下来,身体更加强壮的黑子渐渐占据了优势,他把小顺压住,自己则起身坐在了对方的肚子上。这下小顺便全面受制,一时间反抗不得。

    杭文治看到这一幕,下意识地向前走了几步。可忽地又被一人拉住,回头一看,正是杜明强。

    “你别管了,让他们闹去。”杜明强摇着头说道。在他们对面的人丛中,平哥和阿山也抄着手,只顾看热闹。反正这里不是监舍,事情就算闹大了也追究不到他们头上。

    这时黑子已用手掐住小顺的脖子,狞笑着问道:“你服不服?他妈的还敢乱说话吗?”

    小顺的脸憋得通红,目光却转过来看着杭文治这边,艰难地乞求道:“治哥……帮个手啊。”

    “我操,你找他帮手?”黑子几乎要哑然失笑了,“你们还真是王八看绿豆啊,情人眼里出西施,包惜包……”

    就在黑子驴唇不对马嘴的排比句式中,却见一个身影抢到了两个人的战团中,来人一句废话也不多说,直接一脚踢在了黑子的肋部。黑子被踢得岔了气,浑身的力道立刻散了。小顺便趁势挣脱了他的压制,一挺身反而把对方掀翻在地上。

    “今天就让大家伙都看看,谁才是包!”小顺起身之后就冲着黑子连踹了好几脚。黑子一时无力反抗,只是茫然地看着刚刚把自己踢倒的那个人,像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

    那人正是在他看来三棍子都打不出一个闷屁的杭文治。

    此刻不光是黑子惊讶,杜明强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当杭文治摆脱自己向黑子冲过去的时候,他还以为对方最多是要拉个架吧。没想到杭文治居然上前一脚就踢中黑子的要害,这种火爆劲儿实在与以前的形象判若两人。

    “嘟!”一声尖利的警笛驱散了看热闹的人群,值班管教提着电棍冲进场内喝问道:“干什么呢?!”

    小顺一听到警笛声就立刻撤到了一边,嬉皮笑脸地看着管教说道:“报告管教,我们没事,闹着玩呢!”

    管教看着躺在地上灰头土脸的黑子,二话不说,拿电棍就捅了小顺一下。小顺“嗷”的一声惨嚎,身体蜷成了虾米。

    “有这么闹着玩的吗?”管教的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圈,很快落在了平哥头上,“沈建平,你说说怎么回事!”

    “报告管教,真的没什么事。”平哥打了个哈哈敷衍道,“就是打球打毛了,球都掉地上了,他们还抢呢。这哪是打篮球啊,都快成橄榄球了。”

    黑子这时也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识趣地附和道:“报告管教,我们就是在抢球。小顺他不懂规则,抱着球跑。这谁受得了啊?我非得抢过来不可。”

    管教将信将疑,不过既然众人都这么说了,他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索性吹了个长哨说道:“给你们点阳光,你们就胡七八糟的灿烂。行了,放风结束,都给我回监舍里待着去!”

    众囚犯响起一阵唉声叹气的埋怨之声,但也不得不老老实实地开始排队。杜明强排在杭文治身后,低声问道:“你刚才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杭文治回过头平淡地说道,“我只是想明白了,什么事都没理由让自己受委屈。谁想伤害我,至少我也得让他不舒服!”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