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失踪的铅笔(1)

自那一夜杜明强与平哥等人放手一搏之后,424监舍的人员格局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本风光无限的黑子地位一落千丈,只能和小顺一起挤在外屋那张臭气熏天的床铺上。平哥仍然是监舍老大,但行事风格却改变了许多,不再随心所欲、无所忌惮。

    杜明强俨然成了监舍的二号人物,不过他除了关照关照自己的朋友杭文治之外,并不愿意掺和其他人之间的纷争。平哥等人自然也不会再去招惹这个什么都知道的“记者”。

    阿山取代黑子成了平哥新的臂膀。虽然有了些实权,但他并不敢像昔日黑子那样跋扈。他和黑子、小顺其实形成了一个相互钳制的三角关系:每个人都掌握着其他人的秘密,同时自己也被其他人钳制掌握着。

    杭文治的日子就轻松了。在这一夜发生的变故中,他并没有得罪任何人,但是却成为了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他握住了黑子、阿山和小顺的把柄,同时对自己却毫无牵制。即使没有杜明强罩着他,监舍里的其他人也不敢再随意欺凌他了。

    这种格局的变化也体现在了此后的劳动安排上。黑子和小顺自然开始承担最重的任务,阿山原本可以轻松许多,但他为人低调谨慎,并不愿意占便宜落人口实,所以他把省下来的份额给了杜明强,杜明强当然也不独占,总是顺带照顾一下杭文治。这两人得个轻松,干完活了就凑在一块儿闲聊闲聊,关系愈发的亲密。

    如此几天倒也无事,不知不觉又到了周末。按照监狱内的管理制度,周末犯人是不用劳动的,这两天的时间一天用来安排亲友探视,另一天则集中进行思想政治学习。

    周五晚上便有管教将第二天的探视安排告知了相关犯人。有人来探视的犯人自然喜上眉梢,因为通过这样的机会不仅可以得到亲友们捎来的食品等紧俏物资,更重要的是能享受到一次温暖平等的情感交流——这正是所有犯人们最渴望得到的东西。

    “杜明强,探视时间:上午九点;杭文治,探视时间:上午九点半;钟小顺,探视时间:上午十点。”管教在424监舍前嚷嚷了几嗓子之后,便又向着其他监舍而去了。

    “行啊,记者。你不是说没人管你么?这不还是有人来看你了?”平哥躺在自己的铺位上,用脚往对面床上铺指了指——那个铺位原本是小顺睡的,现在已经属于杜明强。

    平哥和黑子、阿山入狱的时间比较长,已经很少会有亲朋来探望他们。所以他们便很关注同监舍犯人的待遇,因为一旦有人收到亲友送来的食品,按规矩总是要拿一些出来给“大哥”们分享的。小顺的家人一直来得比较勤,算是在这方面对监舍“贡献”最大的一个。而杜明强则寒碜得很,自打他入狱之后从来没人来看过他。所以这次的探视安排中出现了杜明强的名字,平哥反而觉得有些奇怪了。

    杜明强在上铺“嘿”了一声道:“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同时心中也在暗自思忖:知道自己身份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委实不多,除了“四一八”专案组的那几个警察之外,就只有阿华了。明天要来见自己的人会是哪一个?来人又会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呢?

    平哥见杜明强不愿多说,也就懒得和他搭腔,转而去调侃杭文治和小顺,问他们是不是有相好的小妞要来。小顺涎着脸嘻嘻哈哈地应付着,杭文治却沉默不语,像是被说中痛处一般。

    平哥纯属要寻个开心,于是又撇下杭文治专攻小顺。小顺被撩拨了几句之后,情绪也亢奋起来了,开始没边没谱地吹嘘自己入狱之前风流倜傥,当时学校里那几个“太妹”被他把了个遍,现在还有人要死要活地等着他出狱呢。

    黑子正在卫生间里撒尿,见小顺越说越嘚瑟,便一边拎着裤子一边出来插话道:“你他妈的吹牛逼吧。就你这包还把小妹呢?我看你装小白脸给别人舔舔屁股还差不多!”

    “我怎么了?”小顺不服气地昂起脖子,“我在学校也是‘四大金刚’之一,那些太妹们就是整天围着我转,怎么了?”

    “怎么了?就你这小样毛还没长齐吧?来,先让大爷验个货。”黑子存心要调戏小顺,说话间突然伸出手去,在小顺的裆部重重地掏了一把。

    以前在424监舍里,小顺也是被平哥、黑子等人调笑惯了的。有时候即便过分一点,他也只能干笑着悻悻了之。不过自从那天晚上黑子被爆出“谍报”的身份之后,小顺对黑子的态度便有了些潜移默化的改变。此刻再次受到对方侮辱,他这可忍不住了,起身便推了黑子一把:“我操!我验你个妈的验!”

    黑子万万没想到小顺会突然动手,猝不及防下被推了一个趔趄。他的脸色刷的一下变了,恶狠狠地吐出句脏话,抢上一步搂住小顺就要揍,小顺也不含糊,手脚并用和黑子纠缠在了一起。

    “干什么呢?都给我住手!”平哥眼见事态有些失控,便从床上坐起来喝道。小顺和黑子停了手,但相互间仍然拉扯着衣领,脸红脖子粗的。

    “撒野是吧?”平哥瞪着那两人,“有闲劲都给我刷厕所去!”

    黑子看出平哥是真生气了,便松开了小顺解释道:“平哥,你可看见了,是他先跟我动手的。”

    “行了行了。”平哥没心情给这两人评判是非,只是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你也是的,我跟小顺逗两句,你他妈的瞎掺和啥?”

    黑子没啥话说了,他咽了口唾沫,心情无比沮丧。他在平哥心中的地位显然已经大不如前,就连和小顺发生矛盾,平哥居然也没有站在自己这边。

    小顺见黑子挨骂心中自然是一阵暗爽。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斤两,不敢太过嘚瑟。只是又横了黑子一眼,然后便爬到自己床上假装睡觉去了。

    经过这么一闹,平哥也没了玩笑的兴致。众人各归各床,横躺着百无聊赖。只有杭文治盘腿独坐,眼望着气窗外的无边夜色,思绪难平。

    第二天一早,犯人们起床之后先吃了早饭,然后集中到监舍前的一个院子里放风。昨天晚上被点到名的犯人则按照预定好的时间,依次被带到探访室里接受亲友的探望。

    杜明强是424监舍里第一个被安排探望的人。当他被带到探访室的时候,来客已经等了他一会儿。那人约摸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长方的脸形,身材高大挺拔,正是邓骅生前的贴身保镖阿华。

    管教给杜明强解开手铐,然后退到了探访室门外。

    杜明强拖动着脚镣在阿华的对面坐下,他只是默默地看着对方,并不急于说话。

    阿华也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目光深沉却又绝不流露出过多的情绪。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在他们的视线之中似乎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最终还是阿华打破了这份沉默。

    “你托我办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在说话的同时阿华移开视线,开始四下打量探访室内的陈设格局。

    “哦?”杜明强仍然在看着对方,而他探询的语气显然是希望对方给些更加详细的信息。

    阿华便扫了杜明强一眼,继续说道:“我联系了最好的医生,出国的手续也办妥了,下周就可以出发。那边的医院提供全程贵宾式服务,从接机到入院手术都有专门的护理人员负责,我还特别要求配备一名中文翻译。”

    杜明强脸上露出笑容,赞了句:“很好。”不过他并没有说“谢谢”一类的客套话,因为他们之间只是在完成一场交易。

    阿华自然也很清楚这里头的干系,所以在得到对方的赞许之后他只是淡淡地反问了一句:“现在我们之间两清了吧?”

    杜明强回答:“是的。”随即他再次感受到了对方的目光,而这一次的目光中包含着一种灼人的锐利感觉。

    “所以我们之间该处理另外一些事情了。”阿华一字一句地森然说道。

    杜明强当然知道“另外一些事情”指的是什么:他设局杀死了邓骅,对方无论如何都是要找自己报仇的。不过他对此并不反感,他甚至很欣赏阿华的忠诚,所以才会把郑佳托付给对方——事实证明这是个正确的选择。此刻面对着阿华愤怒的目光,杜明强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你有这个权利,我会等着你。”

    阿华也点点头,两人之间便用如此简单的对话完成了一场生死之约。然后阿华从外衣口袋里摸出一张光碟放在桌面上,告诉杜明强说:“这是她托我带给你的。”

    杜明强的心“砰”地剧跳了一下,他眯起眼睛敏感地反问道:“她知道我在这里?”

    阿华注意到杜明强的情绪变化,并且立刻判断出对方在担心什么。他的嘴角挑起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同时如实告知对方说:“她并不知道你的情况,她还在期待着视力恢复之后与你相见。”

    杜明强松了口气,他把那张光碟抓在手里,轻轻地抚摩着。

    “你给他什么东西?”押送杜明强的管教一直在探访室门口监视着室内的动静,见到这两人在传递物品,他便走上前喝问了一句。

    杜明强连忙赔着笑:“只是一张光碟。”

    “我们得先审查一下碟片内容,这是监狱的制度,请你理解。”管教一边说一边冲杜明强伸出手。

    杜明强无奈地撇撇嘴,将那张光碟交到了管教的手中。

    阿华已经完成了此行的使命,见管教正好进来了,他便礼节性地打了个招呼,然后不再搭理杜明强,自顾自起身离去。

    杜明强看着阿华走远,他主动把双手伸出来,摆出配合管教戴手铐的顺从态度。

    管教却笑了:“急什么?你的探视时间还没到。”

    监狱规定的探视时间是每次半个小时,一般探视双方都会觉得这时间短得转瞬而逝,像阿华这样不到五分钟就起身离去的情况实在少见。

    杜明强有些无奈,他看着管教苦笑道:“那您是什么意思?我一定要在这里待够时间吗?”

    “还有人等着见你呢。”管教说完这句话之后便背着手走出了探访室,不一会儿一个身着便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门口,他和管教点头打了个招呼,然后进屋坐在了杜明强的对面。

    杜明强看着对方笑了笑,那个人是他的老朋友了,他只是没想到对方会和阿华前后脚到来。

    “罗警官,你好。”杜明强甚至主动和对方打了个招呼,那人正是省城刑警队的队长罗飞,也是亲手将自己送入这个监狱的人。

    罗飞看起来却不像杜明强那么热情,他首先向对方申明道:“我并不是专程来找你的。”

    “哦?”杜明强很快就想明白了,“那你是跟着阿华过来的?”

    罗飞点点头:“我已经跟了他好几天了。”

    “他又犯什么事了?”杜明强挑起眉头,显得饶有兴趣似的。

    “帮派争斗。”罗飞简略地概括了一句。

    “有人想趁势吃掉龙宇集团?”杜明强猜测道。

    罗飞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杜明强便又摇头轻叹:“胃口也太大了些,搞不好会把自己噎死的。”

    罗飞看着杜明强认真地说道:“市内最近已经发生了好几起摩擦,如果不控制的话,恐怕还要出大事。”

    杜明强翻了翻眼皮看着天花板,他虽然身在大狱,但罗飞提供的信息已足够他展开一些思考。片刻之后他对刑警队长说道:“阿华肯定知道你在盯他。即便有什么动作,他不会给你留下证据的。”

    罗飞倒也不否认,他苦笑了一下说:“是的,这么盯下去很难有实质性的突破,而且我们的人也耗不起——所以我只是想先摸清他的关系网,作些有针对性的防范。”

    “嗯,暂时也只能这样,”杜明强点了点头,忽然又看着罗飞问道,“那你为什么来找我?”

    对方既然主动问到,罗飞便不再兜什么圈子,直入主题说:“为了那卷录音带。”

    杜明强心知肚明,那是一卷极为重要的录音带!当初他为了弄清楚生父死亡的真相,不惜以身涉险潜入到“四一八”专案组内部,并且对警方的动态展开了监听。其间却又横生波折:阿华为了除去野心膨胀的林恒干和蒙方亮,假借Eumenides之名策划了一场谋杀。这场谋杀虽然操作得天衣无缝,但前期密谋的过程却被韩灏偷录了下来。后来韩灏也被设计身亡,不过他设法把那卷录音带寄给了蒙方亮的家属,以此作为对阿华的反扑。警方接到报案立刻去蒙方亮家中提取这卷录音带,只是这信息却被杜明强监听到,后者抢先一步夺走了录音带,令警方无功而返。而那卷录音带正是制裁阿华的最有力的证据!

    见到罗飞提起了这个话茬,杜明强便闭起眼睛微笑不语。这是一个敏感话题,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他不便说太多,否则很有可能把自己也绕进去。

    罗飞知道杜明强的心思。对方不说话,他就主动攻击对方的要害:“我知道抢走录音带的那个人就是你。”

    杜明强睁开眼睛,用无辜的语气说道:“对这件事情,我可从没承认过什么。”

    “是的,你没承认过,你如果一口咬定不知情,那我也没什么办法。”罗飞摊开手做了个无奈的表示,然后又继续说道,“不过我以前一直都很奇怪,在这件事上你为什么要帮阿华?你们两人的关系,应该是你死我活的状态才对。直到这几天我才知道了其中的答案。”

    杜明强仍旧只看着对方不说话。

    “你把郑佳托付给了阿华,对吗?而你的筹码就是那卷录音带,你以此为交换条件?”

    杜明强笑了笑。既然罗飞已经跟了阿华好几天,那么有些事情肯定是瞒不过对方的。他斟酌了一会儿后反问道:“我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的。你直接说吧,你现在想干什么?”

    “我也可以和你交换,同样的条件。”罗飞把身体往前探了探,想凸显出自己的诚意,“我会帮你照顾那个女孩。”

    杜明强不置可否。罗飞则继续劝说道:“阿华的确是个很尽责的人,他给那个女孩安排的一些事情可能是我无法做到的。但你想过没有,阿华随时有可能被仇家杀死,或者被警察抓住,到时候那个女孩该怎么办?你应该找一个更长远、更稳妥的人来照顾她吧。”

    杜明强沉默了片刻,然后他给出了自己的回答:“最长远、最稳妥的人,只有我自己。”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