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阿华的反击(6)

“行了,别忙活了。”阿华挥了挥手,“你也坐下吧,这儿有服务员呢。”

    “我的服务员可不如明明伶俐,漂亮程度就更不如啦。”马亮一边说着吹捧的话,一边给明明拉过一张椅子,并且特意安排在了阿华身边。

    看明明坐下之后,阿华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怎么样,警察那边好对付吗?”

    “有什么不好对付的?就装得非常害怕,然后一口咬定全都是意外不就完了吗?”明明颇得意地挑着眉头,又道,“再说了,谁没见过几次警察呀,怕什么?”

    “嘿嘿。”严厉看着明明那副样子不禁莞尔,“行啊。你要是个老爷们以后肯定能混出来。”

    马亮也嘻嘻一笑,却道:“女人也有女人的好处,华哥身边需要有个女人。”

    明明垂下头,像是有些害羞似的,同时又用眼角瞥了瞥阿华,暗自欢喜。

    阿华却没有心思和他们打趣,他看着身旁的明明,神色有些严肃。明明很快感觉到气氛不对,便抬起头问道:“怎么了?”

    “你明天就离开省城吧。”阿华抛出这句话之后,又转头吩咐马亮,“一会儿你去账面上给她提两万块钱。”

    明明一愣,脸上的神色瞬间便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为什么要让我走,我做错什么了?”她委屈地问道,眼圈都有些红了。

    严厉和马亮对视了一眼,心中各自有数。却听严厉笑着解释说:“华哥这是爱护你呢。阿龙就这么被撞废了,你如果再待在华哥身边,恐怕会有麻烦。”

    “我不怕。”明明嘟起嘴说道,“就算我和华哥认识又怎么样?又找不到我们事先串通的证据,警察不是都拿我没办法吗?”

    严厉摇摇头:“这不是警察的问题,主要是防备高德森那边。他接连吃了几个大瘪,肯定不能善罢甘休啊,我们几个倒没事,你一个女人还是小心点好。”

    明明还是那句话:“我不怕!”她睁大眼睛看着阿华,希望对方能够改变主意。

    “别说了,就这么定了。”阿华的语气很坚决。其实说到底他还是对明明不太放心,她毕竟是个女人,万一落到高德森手里,扛不住威逼利诱那就麻烦了。

    明明瘪了瘪嘴,不敢再说什么,只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马亮见场面有些尴尬,便出来打了个圆场:“哎呀,只是让你先出去避一避,等事情过去了华哥肯定会接你回来。到时候你在华哥心里的地位可就不一样啦。”

    明明眼泪汪汪地看着马亮,对方的最后一句话总算让她找到了一点安慰。

    “行了行了,快吃饭吧。”马亮拿起筷子招呼着,“今天这桌都是梦乡楼新上的招牌菜,大家尝尝怎么样。”

    折腾了一整天,阿华也确实是饿了。当下便不再多说什么,只管大快朵颐。马亮等人在一旁陪着,其间免不了要畅饮几杯。明明自己吃得很少,光顾着给阿华倒酒点烟。严厉看在眼里,心中暗自赞许。他本身也是管场子的,对风尘中的女子了如指掌,明明那种体贴入微的劲头倒的确是情感的真实流露,并无矫揉的做戏感觉。

    酒至半酣的时候,严厉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出去接了个电话,回到包厢的时候脸色愉悦,对阿华说道:“华哥,月灵刚才打电话来了,她带的那帮小妹们现在都想回来做。”

    阿华淡淡地“哦”了一声,道:“回来就好。”从他的神态看得出,这番变故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了。

    “呸,墙头草!还有脸回来?”明明啐骂了一句,一脸的鄙视。

    “月灵说先前广寒宫许给她们的提成比皇宫高五个点,她们一时心热就过去了,现在想想还是觉得华哥仁义,跟着华哥混才有前途。”严厉一边说一边笑,自己都觉得这些话实在虚假,最后看着阿华道,“月灵还想当面给您赔个罪。”

    “赔罪倒不用了。”阿华沉吟片刻说,“告诉她们好好干,只要她们干好了,皇宫的提成也不会比其他场子低。”

    严厉点头道了声:“明白。”心中则钦佩不已。如此恩威并施才称得上真正的大哥风范,自己要学的地方还多着呢。

    “豹头呢?他还没个说法?”却听马亮在一旁问了句,像是有所期待似的。

    阿华立刻摇头道:“别想他了。豹头和月灵是两回事,兄弟情分也能来回倒?”

    马亮不说话,自己喝了杯酒。他以前和豹头的关系最好,现在弄成这样难免有些伤感。

    众人又各自吃喝了一会儿,眼看得酒足饭饱,严厉便提议道:“一会儿到我场子里玩一玩吧。妈的,前两天憋屈坏了,今天得好好放松一下。”

    马亮刚想应一声“好”,忽见阿华沉着脸没有发话,赶紧把到了嘴边的喝彩声又咽了回去。

    阿华注意到马亮的神态,笑了笑说:“你们俩去吧。”

    严厉看看阿华,又看看明明,似乎明白了什么,便冲马亮偷偷使了个暧昧的眼色。不过他的猜测很快就被证明是错误的,因为阿华随即又说道:“不过你们得先把明明护送回去,我另外还有点事情。”

    明明仰头看着阿华,勉力掩饰着失望的情绪。不过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无力改变那个男人的任何想法。

    一个小时之后阿华出现在绿阳春餐厅中。因为刚刚饱餐过一顿,所以他只是要了一杯绿茶,在柔和的小提琴乐曲声中慢慢地品味着。

    那乐曲像山间的溪流一样清灵纯净,涤荡着阿华内心深处的暴戾和血腥。他微微地闭上眼睛,开始拨弄手掌中的一串佛珠。

    这佛珠曾经戴在邓骅妻子的手腕上,那女人每天为自己的丈夫祈祷平安,可惜邓骅终究未能逃脱Eumenides的死刑惩罚。邓骅死后,龙宇集团的两个副总图谋霸占邓氏家产,结果双双死于阿华的设计之下。邓妻知道此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她只是把这串陪伴了自己多年的佛珠送给了阿华。

    阿华当然明白对方的用意,但他停不下来。就像今天下午,当他听到龙哥老婆悲伤绝望的哭泣时,他也会产生怜悯和愧疚之情,可他却仍要板起面孔用最凌厉的目光去摧毁对方仅存的防线。

    这就是江湖,只有获胜者才能生存下去。即便因此而血腥累累,不得不抚摩佛珠来寻求片刻的慰藉。

    无论如何,这总比让对手抚摩佛珠来纪念自己要好吧?

    演奏终了之后,阿华跟随那个盲眼的女孩来到了后台。

    “你来了。”女孩听出了他的脚步声,微笑道,“你今天的心情好像不错。”

    “你能感觉到?”阿华挑起眉头,惊讶于对方的敏锐。

    女孩点点头:“对于一个瞎子来说,这个并不难。我可以听到你的呼吸,揣摩你走路时的频率……还有,牛牛见到你之后的情绪也可以作为参考。”

    阿华看了看女孩脚下的那只导盲犬,小家伙正冲着自己兴奋地喘息着。他以前听说人愉悦的时候身体会发出一种特殊的气味,被犬类捕捉到之后就可以分享主人的心情。今天看来这种说法还真不是无稽之谈。

    略作寒暄之后,阿华引出自己此行的正题:“去美国手术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你这两天准备准备吧,大概一周后就可以动身了。”

    女孩一怔,心头涌起一股复杂的情绪:欣喜、渴望,还有一点点不真实的虚幻感觉。良久之后,她才得以用诚挚的语气回复道:“我没想到会这么快……谢谢你。”

    阿华却不愿接受对方的谢意。

    “你真的不用谢我。我说过了,这只是一次交易。”顿了顿之后,他甚至补充说,“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还真不想把你送到美国。”

    “是吗?”女孩现出些奇怪的表情。

    “你走了之后,我就听不到这样的音乐了。”阿华一边说一边摊着手表示遗憾,不过对方无法看到他的肢体动作。

    “是这样啊。”女孩笑了,“其实我已经考虑到了,所以特意给你们准备了礼物。”

    说话间,女孩从自己琴包的夹层里摸出了两张光盘:“这些都是我最喜欢的曲子,我分成了两张光碟,一张是给你的,还有一张,请帮我转交给他吧。”

    阿华当然知道“他”是谁。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接下了那两张光盘。

    “而且我很快就可以回来了呀。”女孩又说道,“到那时候,我的双眼是不是就可以复明了?”

    “应该没问题。”阿华的回答很有把握,让人一听便充满了信心。女孩睁大了双眼,那黯淡的瞳孔中似乎已经在散发着一些光彩。

    “那真是太美妙了,我几乎无法想象。”她用兴奋的语调说道。

    阿华忍不住问她:“那你现在最想看到的东西是什么?”

    女孩踌躇了一会儿,然后她回答说:“人。”并且特意强调,“三个人。”

    “三个?”阿华暗自猜测这里面会不会有自己,不过他又不好意思问出来。

    好在女孩主动坦白了这个问题:“有一个人是你,另一个人是他。还有一个,是我最想见到的……”

    女孩说到这里,语气忽然变得凝重起来。而阿华更是一愣,他没想到那个人在女孩心中居然并没有排在“想看到的人”中的第一位。

    那排第一位的人又会是谁呢?

    仍然不需要阿华提问,女孩自己已经继续往下说道:“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只知道他是一个凶手,在网络上他有一个代号,叫作Eumenides。”

    “什么?”阿华无法抑制心中的惊讶,他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

    女孩误解了阿华的情绪,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一定也听说过这个人,对吧?我之所以最想见到他,是因为他杀死了我的父亲。”

    阿华愈发觉得不可思议,他忽然发现自己很傻,对于女孩和那个人之间的故事,他根本就一无所知!

    女孩这时又想起什么,连忙解释道:“你别误会了,我父亲是个警察,是在追踪那个凶手的时候被杀害的,和他在网上征集到的猎物可不一样。不过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原谅那个家伙的,我一定要亲手抓住他!”

    “你知道他在哪里吗?”阿华有些庆幸对方是个瞎子,否则自己绝对掩饰不住脸上的惊骇表情。

    女孩摇摇头:“曾经有新闻说他被炸死了。不过后来我知道那是假的,因为他又出手做了几件案子。”略微沉默片刻之后,女孩又说道,“我希望他不要停下来,直到被我抓住的那一天。”

    阿华明白女孩的意思,她绝不是赞同杀手的做法,她只是觉得,只要对方不停手就终究有踪迹可循,而自己也就有了报仇的机会。

    阿华看着女孩空洞的眼睛,那里面闪动着仇恨的光芒。阿华苦笑着,同时感觉到一丝莫名的寒意。

    可寒意中却又夹杂着一种难以描述的快感,如此的怪异……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