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阿华的反击(5)

 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第十九条的规定,韩德龙负事故全部责任,饶东华不负责任。

    承办人:宋海、郭浩田2003年4月29日

    朗读完这份认定书之后,那交警停顿了一会儿,又问道:“韩德龙,你对认定结果有什么异议吗?”

    龙哥哀叹了一声,虽然他此刻悲闷至极,但就这起事故来说确实是找不到对方的任何由头,他只好苦笑着回答:“没有。”同时心中暗暗盘算:白道是走不通了,但不管用什么手段,也一定要从对方身上榨出些赔款来!

    女人这时懵懵懂懂地抬起泪眼问那警察:“全部责任是什么意思?那个人把我老公撞成这样,难道他一点钱都不用赔吗?”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是这样的。”交警转头看着那个女人,目光中终于透出同情的神色来。违章者可以说是自作自受,他的家属才是最无辜的受害者。

    女人低下头,无奈而又绝望。

    “其实不仅他不用赔钱,你们还得出钱给他修车。”警察又继续说道,“不过对方已经主动放弃了索赔的权利。他甚至希望能够绕过法律的层面,给你进行一些经济补偿。”

    龙哥眨了眨眼睛,显得有些困惑。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人?

    警察试图帮他解开困惑:“那人说他认识你。”

    龙哥却愈发地纳闷了。饶东华?他对这个名字实在是没什么印象,他揣摩着那人是不是也在道上混过,多少知道自己的背景,所以才会积极地花钱免灾?

    那警察又说:“对方现在也在医院里呢。他很想和你谈谈,表达表达歉意。我看你们俩可以先谈谈,能谈拢就最好了。法律归法律,人情归人情,这两者有时候并不矛盾的,你看呢?”

    连警察都是这样的态度,龙哥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他立刻说了声:“行。”

    于是警察就起身到外面叫人。过了一会儿听得脚步声响,应该是一个男人跟着那警察走进了病房。

    龙哥无法看到来人的相貌,他只能依稀感觉到那人似乎绕着自己的床铺转了半圈,然后又听那人极为感慨地叹了一声:“龙哥啊,你说咱们兄弟之间怎么会弄出这种事呢?”

    这句话就像是锐利的尖针直刺入龙哥的耳膜,他的眼睛蓦然间瞪得老大,一副惊愕不已的样子,同时他口中喃喃地吐出两个字来:“阿华?!”

    来人正是阿华。他负手站在床尾,自嘲地苦笑着:“是我。唉,这么多年了,连你都不知道我的全名,想起来也真是可悲。”

    的确,华哥的名字在道上如雷贯耳,但又有几个人知道他的全名原来叫作饶东华?而这样的情况在江湖上其实是一种常态,大家都忌讳把自己的全名告知予人,相互之间都是以诨名互称。

    龙哥此刻却无暇去附和对方的这番感慨,他的心胸中正被好几种巨大的情绪来回冲撞着。原本存留的一些困惑在瞬间得到了解答,而他先前沮丧和悲哀的情绪也立刻被满腔的愤怒所取代了。

    “你是故意撞我的,你设局陷害我!”急剧地喘息了几下之后,龙哥大声呼喊起来。

    阿华也不反驳,只是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看着身旁的警察。

    警察干咳了一声,用提醒的口吻说道:“韩德龙,你不要乱说,这种话要有凭据的。”在交通事故中,受到伤害的一方如果得不到法律的支持,往往会想尽各种办法去讹诈另外一方,这种情况他早就屡见不鲜了。

    “他和那个女人,他们肯定是一伙的!”龙哥咬牙切齿地说道。

    “那个女人我们已经调查过了。有很多人证,包括夜总会的监控录像也显示了:是你主动找对方搭讪的,还劝人家喝了很多酒。现在酒驾出事了,你怎么能把责任都推给别人?而且饶东华主动来看你,态度是蛮不错的。”警察的语气略略透出些不满。在他看来,龙哥的指责不光是要讹对方一把了,他还在公然藐视警方作出的调查结果。

    龙哥干张了张嘴,不知还能说些什么。警察说的都是事实,的确是自己怀着龌龊的想法主动去接近了那个女人。现在虽然他确信其中必然有阿华的巧妙安排,但自己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阿华这会儿倒说话了:“警察同志,要不你们先出去一下。我单独和他聊聊……这种事情吧,有些话有外人在了,反而不太好说。”

    警察立刻点头表示理解:“嗯,那你们先聊聊,我们去外面等着。”说完他冲着屋里的其他人也做了个出去的手势。于是大家便都跟着他向门外走去。

    “不,你们别走!”龙哥又大喊起来,“他会害死我的,他要杀人灭口!”

    警察立刻驳斥道:“你冷静点,我就在门口看着,他怎么可能害你?”

    “你们俩是一伙的吧?你是不是已经被他收买了?”情急之下,龙哥有些口不择言了。而他的这番说辞自然引起了警察的极大反感。

    “你胡说什么?你老婆也在这里,难道她也被收买了?莫名其妙。”硬邦邦地扔下这句话之后,警察便快步走到门外站着了。医生和护士也跟了出来。只有女人犹豫了一会儿,不过她想想还是觉得不能得罪警察,于是就悲切切地劝了句:“阿龙啊,你先和他聊聊看吧,我们都在门口呢,不会有事的。”说完也出去了。

    病房内只剩下了阿华和龙哥二人。阿华慢慢地踱到床头,把脑袋伸到了床铺上方,这样龙哥终于可以不用转头就能看见对方了。

    阿华用锐利的眼神瞪视着龙哥,然后他轻轻地问了一句:“你还想玩下去吗?”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龙哥却像听到了惊雷一般。他的脸颊不由自主地颤抖着,目光中的愤恨突然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恐惧。

    还要玩吗?自己百般得势的时候尚且如此,现在已经瘫痪在床,还能怎么玩?对方想要碾死自己,恐怕比碾死只蚂蚁都要简单呢。

    见龙哥如此神色,阿华便把目光收了回去。他一猫腰坐在了刚才警察拖过来的那张板凳上,然后拿起龙哥的右手,一边摆弄着一边说道:“你的伤情我详细问过了。找个好大夫做了手术,再精心的调养,恢复上半身的功能还是很有把握的。如果运气再好一点,你以后或许还可以拄着拐杖站起来。”

    龙哥斜眼看着阿华,不管对方此话的用意如何,在他看来,终究能使黑暗的未来之路又燃起些许希望。

    阿华这时把龙哥那只毫无知觉的右手重新放回到床边,又说道:“你现在指望谁来帮你?高德森?嘿嘿,他要你这个废人干什么?倒是我们兄弟一场,就算是有些误会,也不至于完全丢下你不管……”

    “行了,你别说了。”龙哥艰难地鼓动着喉结,半晌之后,他长叹一声,哽咽着说道,“我服了……”

    阿华便伸手在龙哥的肩头拍了拍,那是对方残存不多的尚有知觉的躯体,然后他又冲着门外挥了挥手:“警察同志,我们聊完了。您进来吧,没问题了。”

    “没问题就好。”警察一边进屋一边把那张认定书又翻了出来,“那你们双方就在认定书上签字吧。”

    阿华先签了字。龙哥已无法完成这么高难度的动作,还好在警察的协助下按了个手印。然后由老婆作为他的监护人代签了认定书。这些工作做完,警察便心满意足地拿着资料回去交差了。阿华则不冷不热地和周围众人闲聊了几句,没多久也起身告辞。

    刚刚走出病房,还没拐到楼梯口内,却见迎面一个熟悉的身影急匆匆地赶来。那是一个健硕的男子,手里提着果篮鲜花,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

    “豹头。”阿华认出了那人,便抢先叫了一声。

    豹头一愣,他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阿华。

    “来看龙哥啊?”阿华却像没事人似的闲唠着。

    “是……华哥。”豹头尴尬地赔着笑问道,“你刚出来的?龙哥怎么样了?”

    “废了。”阿华淡淡地说道,然后他又向豹头身前压上一步,特意补充说,“被我撞的。”

    豹头睁大了眼睛,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就在他愕然的情绪中,阿华早已迈开大步,悠悠然地扬长而去了。

    阿华独自走出医院大门,在路边稍站了一会儿。很快有一辆白色的轿车从停车处驶出来,开到阿华身前停下。从副驾驶的车窗里探出马亮的脑袋:“华哥,快上车吧。”

    阿华钻进了车后排。小车随即发动。开车的却是严厉,他转头殷勤地打了个招呼:“华哥,您这一天可真辛苦了,一夜没睡吧?”

    阿华打着哈欠:“没什么,早就习惯了。”他昨天一整夜都在交警队录口供,毕竟也是个重大事故,虽然设计得滴水不漏,但人还是免不了要吃些苦头的。

    马亮在一旁咕噜起来:“您也是的,这些脏活随便找个弟兄去做就得了,干吗还把自己折进去?”

    严厉嘿嘿地笑起来:“这你就不懂了吧?就那什么阿龙能值得华哥亲自出马?华哥要的是这个效果。要让大家都知道,阿龙对华哥起了二心,华哥就把他给撞废了,撞了之后还去医院看他。以后谁还敢不服?”

    马亮露出恍然般的表情,然后他扭头看着阿华,似乎想从对方身上得到进一步的证实,不过阿华却默然不语,马亮便识趣地打住了这个话题。

    小车一路穿行,最后停在了梦乡楼酒店的门口。马亮抢先跳下车,帮阿华打开了后座车门。阿华下车后先环顾了一会儿,此刻已接近傍晚的饭店,却见酒店门口不断地有食客结伴而入,营业秩序显然已恢复了正常。

    阿华冲着马亮微微一笑,略示赞赏,那边严厉也把车入位停好,三人一同向着酒店内走去。

    马亮早已提前安排好了最好的包间,里面酒菜齐备自不用说。而当三人进入包间的时候,里面已有一人在等待着他们。

    那是个清秀文静的女子,穿着打扮也很清纯。她一边叫着“华哥”一边迎上前去,神态中却又透出一股十足的柔媚劲儿。

    “你还别说,真有点大学生的样儿呢。”严厉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那个女子,半开玩笑地赞了一句。那女子正是在广寒宫夜总会内化名为“小静”的明明,她昨夜的装扮行为都是在阿华的授意下完成。龙哥贪酒好色的毛病道上早有耳闻,尤其是容貌清纯的女大学生对他最有杀伤力,所以阿华便瞄准对方的弱点定好计谋,果然一击中的。

    明明招呼着三人落座,然后又是端茶又是点烟。她原本就是服务场上混惯了的人,料理这些小事当然是不在话下。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