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阿华的反击(4)

女孩便从一堆鸡尾酒中挑了颜色最艳丽的那杯迎了过来,碰杯之后她只是轻轻地酌了一小口,而抬眼却见龙哥已将一杯洋酒一饮而尽,然后倒过杯子说道:“我这烈酒可都干了哦。”

    女孩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好也将自己的那杯酒继续喝完。好在那酒果然是甜甜的味道,入口清爽得很。

    龙哥笑问:“感觉怎么样?”

    女孩则实话实说:“味道挺好的。”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这酒度数低,比啤酒还淡呢,所以你就放心喝吧。”龙哥一边说,一边帮女孩挑出了第二杯酒,“来,尝尝这个,这里面配了鲜榨果汁,可以美容呢。”

    “好吧。”女孩接过酒杯,想了想说,“这杯我敬你,谢谢你帮我把那个家伙赶走。”

    龙哥痛快地给自己斟了酒,一口气喝完。而女孩也跟着喝完了第二杯鸡尾酒,她白嫩的脸颊上开始泛起一丝红晕。

    龙哥观察到女孩的变化,心中暗暗得意。要知道这几杯鸡尾酒虽然入口甜美,但度数可并不像他说的那样低。这样一杯杯地喝下去,非得把那女孩喝晕了不可。

    果然,两杯酒下肚之后,女孩的眼神开始有些发飘,话也多了起来。而龙哥则尽情展示着自己浸淫多年的泡妞功力,一边挑起各种女孩感兴趣的话题,一边频频举杯劝酒。于是两人你来我往,喝了个不亦乐乎。

    不知不觉,女孩竟把端来的鸡尾酒全都喝完了,而龙哥这边也有大半瓶洋酒进了腹中,两人都已是醉意朦胧。龙哥还想再给女孩要几杯酒时,女孩却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她着急慌忙地看了看表,然后苦着脸说道:“哎呀,坏了,宿舍快锁门了呢。”

    “宿舍?”

    “是啊,我住学校宿舍的,晚上十一点锁楼门,现在都十点五十啦。”女孩开始收拾自己的随身物品,“我得赶紧回去了。”

    果然是个大学生啊。龙哥一边暗喜,一边按住了女孩的手说:“你急什么?只有十分钟,再着急也赶不回去了啊。”

    “那怎么办呢?我会没地方住的……”女孩睁大眼睛,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龙哥便顺势说道:“我家大,有好几个空房间呢,你今天就去我那里住一晚上吧,明天我开车送你回学校。”

    女孩虽然有些醉醺醺的,但还保持着本能的警惕心理,她把手抽了回来,踌躇着:“这个……不太方便吧。”

    “我就是一个人,有什么不方便的?”龙哥一着急,舌头也有点大了,“你……你是信不过我吗?”

    “那倒没有……”女孩涨红了脸。

    “那就走吧。”龙哥探过身子,又一次抓住了女孩的手。这次女孩犹豫了一下,没有再挣扎,她羞涩地点了点头。

    龙哥大喜,连忙把桌子收拾收拾,搀扶着女孩往夜总会门外走去。女孩开始步履倒还清楚,出了大门冷风一激,脚步便有些踉跄了,想必是酒劲涌了上来。

    龙哥自然是希望对方越醉越好,他急匆匆地把女孩扶到自己的小车里,安置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然后自己也钻进车,打火发动而去。

    女孩脸颊绯红,脑袋斜歪在肩膀上,似要沉沉睡去。龙哥闻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幽香,早已是心猿意马。他狠踩着油门,恨不能一步就飞回到自己独居的公寓中。

    龙哥的住处在省城的东郊。穿过了几条灯火通明的市区主干道之后,小车驶入了一条相对幽暗的偏僻路段。这段路位于一座尚未完工的楼盘旁,刚刚修好,还没来得及安装路灯。不过道路挺宽的,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之间还隔着一条全封闭的绿化带,所以开起来倒也舒畅。

    在这条路上开了没一会儿,女孩忽然清醒了过来,她睁眼往四周看了看,叫了声:“停车!快停车!”

    龙哥被吓了一跳,连忙把车停在路边,问道:“怎么了?”

    女孩睁着蒙眬的醉眼,神色迷茫:“我……我这是在哪里?”

    看来是喝断片了……龙哥暗自猜测,同时不得不解释说:“你们宿舍楼已经关门了,我带你去我家住一晚上。”

    女孩转脸看着龙哥,忽然从副驾座上探过身,用火热的双唇吻住了对方的大嘴。这一下连龙哥都有些猝不及防,不过美女的香吻很快就让他如醉如痴,于是他便顺势把女孩抱入怀中,尽情地享受起来。

    女孩用手捧着龙哥的脑袋,抚摸了几下,然后却又向后摸索,将脑后座椅的头枕悄悄地取了下来。完成了这个工作之后,她忽然挣脱了龙哥的怀抱,用手揉了揉心口娇喘道:“不行了,我喝多了……我想吐。”

    龙哥也怕脏了爱车,连忙从车座旁抽出几张面纸递给对方:“那就出去吐一下吧,我在车里等你。”

    女孩拿着面纸走下车,旁边正好就是绿化隔离带,她站在隔离带上哇哇地吐了几口,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回手敲了敲车窗,用撒娇的语气说道:“哎,你把车灯关了,现在不许看我。”

    龙哥心中暗暗好笑,到底是大学生,脸皮薄,都这个份上了还顾及面子呢。好吧,不看就不看,反正今天晚上我怎么都能把你看个透。

    这么想着,龙哥便拧灭了车灯,然后优哉游哉地把身体往车座上靠去。随即他发现头后空空的,靠枕却不知去了哪里。

    正纳闷间,忽听得“砰”的一声巨响,车体猛地往前冲了一下。龙哥毫无防备,脑袋随着巨大的惯性重重地甩向了身后。他只觉得脖颈处传来一阵强烈的顿挫感,然后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龙哥从昏迷的状态中悠悠醒转。虽然睁开了眼睛,但他的记忆仍有些模糊,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感觉正仰面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而视力所及的上方则是一片洁白的墙顶。

    “阿龙,阿龙,你醒了……”耳边传来女人悲伤的呼唤声,龙哥能分辨出那是自己的老婆。他想转头往老婆所在的方向看一眼,但整个脖子却感觉硬邦邦的,丝毫动弹不得。

    “你不要乱动——现在带着护颈支架呢,想动也动不了。”伴随着陌生的声音,一个陌生男子的面庞出现在龙哥的视线上方。从那男子的白色着装可见他应该是个大夫,而那人接下来的动作也印证了龙哥的判断。他翻了翻龙哥的眼睑,给刚刚苏醒的病人做一些例行检查。

    “我怎么了?”龙哥下意识地问了句,同时在脑海中努力搜索着相关的回忆。

    “你出车祸了,”那大夫回答说,“你驾驶的车辆被另一辆车追尾,因为没有头枕的保护,导致你颈椎骨折。”

    龙哥依稀想起了些什么,而女人在一旁哭泣的声音让他有了种不祥的预感,他忐忑不安地追问道:“这会很严重吗?”

    大夫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你的右手现在有感觉吗?”

    右手?龙哥确实感觉不到自己的右手在哪里,他只能如实答道:“没有。”

    一旁的女人哭得更加悲切,因为她清楚地看到丈夫的右手正被大夫用力捏动着。在发现病人毫无感觉之后,大夫便无奈地轻叹一声,说:“高位截瘫,具体到什么程度还要做进一步的检查。”

    龙哥的脑子“嗡”的一下,在某个瞬间变得完全空白。而随即有太多的思绪又蜂拥而至,将他的心口塞堵得近乎窒息。

    “阿龙……”女人在一旁哭岔了气,她几次想要扑到丈夫身上,但都被旁边看护的护士扶开了。

    龙哥知道自己从此将面临怎样的处境,他绝望地闭上眼睛,两颗浑浊的泪珠慢慢滚落下来。

    病房内一时间无人说话,直到女人的悲泣在护士的劝慰下慢慢停歇,龙哥才又听见那大夫在对自己说话。

    “你现在状态怎么样?”

    龙哥转动眼球,在自己的右手边勉强勾勒到大夫的身影,然后他茫然地“嗯”了一声。

    状态?自己已经到了这副田地,还能有什么状态?所以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对方的问题。

    好在大夫紧接着阐明道:“交警队的同志已经在医院里等了很久了,他们想向你核实一下事故发生时的状况,你觉得你现在的状态可以接受他们的调查吗?”

    “可以。”龙哥想也没想就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因为他心中也有太多的疑问需要得到解答。

    大夫走出了门外,片刻后一个年轻的交警被他引到了病房内。那交警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进屋后便自行拖了张板凳坐在龙哥的床前。

    “你叫韩德龙?”警察用这样一句例行问话揭开了调查的序幕,同时他打开文件夹,拿出纸笔做好了记录的准备。

    龙哥答了声:“对。”同时他再次转动着眼球——这是目前他整个躯体上为数不多的可受自身掌控运动的器官。

    交警看起来面无表情,他已经见惯了各种车祸,包括许多惨不忍睹的罹难者,龙哥的现状无法激起他更多的同情。

    “车祸发生前的事情你还记得吗?”交警与龙哥的目光斜斜地对了一下。

    龙哥想点头但脖子被护颈支架牢牢地勒着,他必须用语言回答说:“记得。”

    “那请你描述一下吧,关于车祸具体发生的过程。”

    龙哥便整理着自己的思绪:“我记得我是要送一个朋友回家。开车到半路的时候,我那个朋友想下车呕吐,我就把车停在路边等她,然后我的车就遭到了撞击。”

    因为面对的是警察,而且自己的老婆也在旁边,所以对很多细节龙哥感觉不方便表述,便含糊带过了。

    只是警察可不像女人那么好糊弄。龙哥刚刚说完,那交警已单刀直入地问道:“你们此前喝酒了吗?”

    龙哥犹豫了一下,避重就轻地答道:“我那个朋友喝多了。”

    可交警的目标很明确:“你呢?你喝了多少?”

    龙哥知道完全抵赖也不现实,就打了个折扣说:“我没喝多少,大概二两洋酒吧。”

    交警把笔停了下来:“你确定吗?”

    “……差不多吧。”

    “你再好好想想。”

    “就是二两左右……最多三两。”

    交警摇摇头,他没时间和对方纠缠不清,直接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化验单举到病床上方:“我们已经对你做了血检,结果表明事发时你血液中的酒精含量是每一百毫升一百三十二毫克,已经远远超过醉酒驾车的标准。你再想想,到底喝了多少。”

    龙哥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服软道:“那可能有半斤多吧。”

    交警在询问笔录上记下了这个结果,然后他又提出另一个让龙哥难受的问题:“和你同车的那个女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就是普通朋友。”

    “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

    龙哥想了一会儿,终于回忆起来了:“她说她叫小静。”

    “全名你不知道?”

    “不知道。”

    “哦。”交警嘴角挑起一丝讥讽的浅笑,“你们是在夜总会认识的吧。”

    “……是的。”

    在龙哥无奈的回答中,女人本已停歇的哭泣又在一种妒怨交加的复杂心态中重新奏响了。

    而警察的问话还在继续:“你们在汽车上亲热了吗?”

    龙哥终于无法忍受了,他很想给对方一个凶狠的瞪视,可惜全身僵硬的状态却让他斜着眼睛鞭长莫及。于是他只能硬邦邦地扔下一句:“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警察倒不急不恼,只是按照自己的思路往下进行着:“根据我们的现场勘查,两车相撞的程度并不严重,你之所以会颈椎骨折,主要原因是承受后方撞击时头部失去了支撑保护。你的座椅上当时没有头枕——你知道头枕去哪里了吗?”

    龙哥茫然回答:“不知道。”他想起了自己在车祸发生前也发现了这个问题,那头枕到底去了哪里?

    见对方说不出来,交警便帮他回答了:“和你同车的那个女人说,你们事发前在车前座上亲热,她觉得头枕碍事,所以就取了下来——这个说法属实吗?”

    “……可能是吧,这个我真的不记得了。”龙哥干咽了一口唾沫,心中觉得无比的窝火。现在回想车祸前发生的一切,那个叫作“小静”的女人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扫把星”!

    “好了。”交警记录完毕又抬起头来,“最后一个问题,车祸发生的时候,你的车有没有开灯?”

    “没有。”龙哥没好气地答道。他也不想解释关闭车灯的原因,因为那些事情前前后后串起来,连他自己都觉得是个极为丢人的笑柄。

    “那就行了。”交警露出轻松的表情,他把询问笔录合上,又从文件夹里拿出几页打印好的资料说道,“你刚才的讲述和我们此前了解到的情况基本吻合,包括另外两个当事人以及路边的几个目击者。所以对于这起事故的责任认定应该是很清晰的,我现在就向你宣读一下交警部门的认定结果。”

    龙哥竖起了耳朵,一旁哭泣的女人也静了下来。虽然知道前景不太美妙,但他们心中还是本能地存在着某种期望。

    只可惜这期望很快就被警察的话语击得粉碎。却听那警察念道:

    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第0312号

    2003年4月28日23时28分,韩德龙酒后驾驶别克小客车,在东郊东庄路机动车主干道违章停车,适有饶东华驾驶切诺基吉普车以约六十公里时速途经此路。由于该路段灯光昏暗,视线欠佳,饶东华未及时发现前方停留的小客车,等他最终发现后虽踩了紧急刹车,但此时距离已非常接近,停车不及,吉普车前部撞在小客车后部,造成小客车内驾驶员韩德龙颈椎骨折、两车均有损坏的交通事故。

    发生交通事故的原因是:韩德龙酒后驾车,属违反《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第二十六条“机动车驾驶员,必须遵守下列规定:(六)饮酒后不准驾驶车辆”的规定;韩德龙在东庄路机动车主干道临时停车,属违反《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第六十二条“车辆在停车场以外的其他地点临时停车,必须遵守下列规定:(三)在设有人行道护栏(绿篱)的路段、人行横道、施工地段(施工车辆除外)、障碍物对面,不准停车”的规定;韩德龙临时停车过程中关闭车灯,属违反《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第六十二条“车辆在停车场以外的其他地点临时停车,必须遵守下列规定:(七)机动车在夜间或遇风、雨、雪、雾天时,须开示宽灯、尾灯”的规定。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