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阿华的反击(3)

小冰根本无视老五的情绪,胡乱把吊带小衫和短裙套在了对方的身上。于是一个赤膊的健硕大汉便穿上了妖娆的女人服饰,那副场面自然是滑稽无比。

    “马哥,你看这身还行吗?”小冰诚恳地问道。

    马亮上下打量了老五一番,咧着嘴说:“衣服倒是不错,就是丫的身材差了点。”

    “嗯。”小冰点头表示认同,“得想个办法整整。”他的目光在屋里滴溜溜转了一圈,然后有了些主意。

    小冰往屋里走了两步,从床头柜上拿过一卷手纸来。然后他一边扯一边揉搓,用那卷手纸做出了两个大纸团。

    马亮猜到小冰要做什么,嘿嘿嘿的只是坏笑。

    小冰也得意地笑着,将那两个纸团塞到了老五胸前的小衫里,老五的身材立马变得“凹凸有致”了。

    “不错啊,你小子现在有点想法。”马亮赞赏了一句,凑到老五身前蹲下来说,“拍吧!”小冰便拿起相机咔咔嚓嚓地乱拍了一气。

    老五完全能够想象出此刻自己是怎样一副屈辱的形象。他又羞又怒,无奈嘴被土豆塞着,手脚又被捆着,就连一点反抗的情绪都无法表达。

    看小冰拍得差不多了,马亮便又摆摆手:“行了,你先出去吧。”

    小冰应了一声,把相机往挎包里一揣,自顾自地出门走了。

    老五看着小冰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然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现在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他知道自己已经败了,而且败得如此彻底,连一丝一毫的翻身机会都没有。

    因为对方手中已经握住了他最为珍惜的东西。

    ——他的尊严。

    老五可以拼命,他甚至可以不怕死,但他唯独不敢失去的正是那份尊严。这是他在这个江湖上唯一值得自豪的东西,如果失去了,他从此便会不名一文。

    马亮完全明白对方心中所想。他拍了拍老五的肩头,收起笑容,换了朋友般的劝慰语气说道:“老五啊,我们华哥知道你是条汉子,所以也不想刻意为难你。刚才拍的照片,我们暂且当做私人藏品,不会挂到梦乡楼的墙上去。”

    老五睁开眼睛,闪过些许希望的光芒。

    马亮的目光和老五对了一下,语气忽又变得森然:“不过省城已经容不下你了,你明天就得离开。”

    老五瞪着眼睛,他虽然说不出话,但目光中明显透出不甘的神色。

    “你现在走,换个地方还能混出来。”马亮不软不硬地说道,“如果那些照片真的挂出去,嘿嘿,你自己想想,你恐怕就只能回老家种田了吧?”

    老五的喉头咕的一声,吞咽下一口唾沫。那唾沫里混杂着土豆皮上的泥沙,又苦又涩。

    马亮像似读懂了老五的心思,他伸手给对方胳膊上的绳索解了个活扣,然后便站起身来,怡然自得地扬长而去了。

    晚九点许,广寒宫夜总会。

    繁华都市中的夜生活刚刚拉开通往高潮的序幕。在喧杂的音乐声中,男男女女们尽情狂欢,或畅饮,或欢跳,享受着酣畅的放纵时刻。

    对于很多有钱又有闲的男人来说,夜店永远是猎艳的最佳场所。而那些尚无男伴的年轻女孩正是他们眼中美味可口的佳肴。

    此刻在舞场大厅的东北角上就坐着这样一个女孩。她身形纤弱,独自一人静静地守着一张小桌。舞场上的灯光忽明忽暗,隐约能映出女孩的容颜,却是淡妆素面,别有一番清丽的风味。

    很快便有不少男人注意到了这个女孩,包括不远处卡座中的一群小伙子。从装束打扮来看,这帮人像是一伙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他们之中大部分人都找到了女伴,唯独一个剃着毛寸头的瘦高个仍然是孑然一人。于是众人便调笑了一番,鼓动那毛寸头去搭讪这独坐的女孩。

    毛寸头也是在场子里混惯了的,当下便嘻嘻一笑,起身从卡座里拿起两瓶啤酒走向了那个女孩。女孩倒没在意,她正用双手托着脸颊,目光停留在舞池中男男女女晃动不休的身影上,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美女,我坐在这里可以吗?”毛寸头走到桌前,用身体挡住了女孩的视线,问道。

    女孩用漆黑的眸子看了对方一眼,没说话但点了点头。毛寸头便大咧咧地拉了张椅子坐在女孩身边,同时竖起大拇指冲自己的同伴们做出了一个炫耀的手势。

    女孩似乎没想到对方会和自己坐得这么近,她皱了皱眉头,挪动身体往旁边让了让。

    毛寸头把手里提溜着的啤酒放到桌上,然后把其中一瓶推到了女孩的面前,说道:“我请你的。”

    “不用了。”女孩连忙把啤酒又推了回来,“我不会喝酒的。”

    毛寸头有些尴尬。一瞥眼却见自己的同伴们正坏笑着窃窃私语,显然是在等着看自己的洋相呢。于是他赶紧又重振精神说道:“那我给你要杯饮料吧。”

    女孩却再一次拒绝了他:“不用,需要的话我会自己叫的。”

    毛寸头并不理会对方的话语,自作主张地挥手叫过服务生,点了一杯橙汁送到了女孩面前。女孩无奈地撇了撇嘴,把脸转向了另一边,以示和对方之间划清界限。

    男人悻悻然地挠了挠自己的毛寸头,有些打退堂鼓的意思。不过这么灰头土脸地回去肯定会在同伴之间落下笑柄,他又无法甘心,揣摩踌躇了一会儿后,他决定使出最终的必杀技。

    “你开个价吧,多少钱?”他拖着椅子凑到女孩身边,在对方的耳畔说道。

    女孩转过头,莫名其妙地看着对方反问:“什么?”

    毛寸头挤着眼睛,嬉皮笑脸地说:“别装了,不就是这么回事吗?今天晚上你陪我,说吧,多少钱?”

    女孩瞪圆了眼睛,似乎气愤得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片刻之后她冷冷地扔出一句:“无聊!”随即起身便欲离去。

    不远处的卡座里发出一阵哄笑声,有人吹起了口哨,有人在怪叫着起哄。毛寸头的脸色在这哄闹中沉了下来,他探出身子一把抓住了女孩的手腕,把对方又拽回到了座椅上。

    “你干什么!?”女孩一边斥问一边挣扎着,不过她实在太过瘦弱,完全无法摆脱对方的纠缠。

    “妈的,别给脸不要脸,给我坐下!”毛寸头板着脸,语气中透出威胁的意味。

    女孩脸上的愤怒转变成了惊惧的神色,她一边继续挣扎,一边无助地转头四顾。很快她看到一个身材健硕的中年男子正冲着这个方向走来。

    毛寸头也注意到了那个男子,不过他倒并不慌张,只是把女孩的手腕往桌面下压了压。

    男子似乎正是冲着这桌来的,他在桌前停下脚步,问了句:“你们在干什么?”

    “你管得着吗?”毛寸头瞪眼看着男子,“我们俩处朋友呢。”

    女孩连忙澄清道:“不,我们不是朋友,我不认识他。”

    男子点点头,对毛寸头说道:“你把她放开。”声音不大,但语气却硬得很。

    “我靠,你什么意思啊?找事是吧?”毛寸头放开女孩,同时站起身和那多管闲事的男子对视着。他已经知道今天很难搞定那个女孩,索性换个渠道把怨气发泄发泄,全当找回些面子。

    男子轻蔑地看着毛寸头:“你知道这是谁的场子,敢在这里惹事?”

    “妈的,谁的场子也不好使,你也不在这片打听打听,我叫毛寸!”毛寸头梗着脖子说道,但心里却有些发虚了。虽然自己和对方身高差不多,但体型却柔弱了很多,这要真动起手来恐怕占不到什么便宜。于是他便刻意加大了音量,同时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同伴们。

    卡座内的男女们注意到了这场摩擦,又有三四个小伙子起身向这边走来。毛寸头的胆气立刻壮了,用手指着中年男子的鼻子喝道:“马上给我滚!”

    中年男子也不说话,只是用目光在周围众人脸上扫了一圈。围过来的几个小伙子里当先者穿了件大红色的罩衫,他和中年男子的目光对上之后便蓦然一怔,喃喃叫了声:“龙哥。”

    周围众人也都愣住了,一时间竟呆若木鸡。对他们这些小混混来说,龙哥这个名字实在太过响亮,他们根本不敢设想自己能在这样一种局面下和对方相遇。

    这中年男子的确就是龙哥,而广寒宫夜总会正是他在高德森的资助下新开的场子。由于最近局势敏感,这两天他都是亲自在场子里坐镇。女孩被骚扰的地方正好是在一个监控摄像头的下方,所以龙哥对事发经过看得清清楚楚。本来对这样的小事只要派两个内保过去就能解决了,但龙哥却对那女孩颇感兴趣,于是他才亲自过来查看。

    对于这几个小混混,龙哥当然是不会放在眼里的,现在见他们已经认出了自己,龙哥便哼了一声,斜眯着眼角道:“还不走?”

    几个小伙子忙不迭地退了回去。毛寸头闷着脑袋也想跟着开溜,却被龙哥伸手拦了下来:“你得等会儿。”

    “龙……龙哥,我以前没见过您,您……您一定海涵。”毛寸头苦着脸,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打战了。

    龙哥蔑然一笑:“我能跟你一般见识吗?你配吗?”

    “那您……您这是?”毛寸头看着对方兀自横着的手臂,不明所以。

    龙哥冲着小桌努努嘴:“这啤酒是你带来的吧?橙汁也是你要的吧?”

    毛寸点头:“是,都是。”

    “扔这儿干吗啊?”龙哥忽然把眼睛一瞪,“喝完再走!”

    毛寸头哪敢违背?连忙拿起橙汁就往嘴里倒,那橙汁镇得冰凉,一口气喝下去嗓子都有些麻木了。但他可不敢喘歇,一旁还有两瓶冰镇啤酒呢。

    与橙汁相比,带汽的啤酒喝到肚子里可胀多了。毛寸头勉强灌进去一瓶便感觉肚子撑得难受,第二瓶拿在手里实在是有些无力。

    “赶紧的,拿着酒不喝,还等我敬你怎么着啊?”龙哥冷冷地催促了一句。

    毛寸头咬咬牙,把啤酒瓶对在口中,仰起脖子使劲往下吞咽着。中间好几次熬不住,喝到肚子里的酒水又反嗝了出来。即便这样他的动作也不敢有丝毫停顿,拼着命又把第二瓶酒全部喝完。

    “滚吧。”龙哥这才把身体侧过一步,脸上带着奚落般的嘲笑。

    “谢谢……谢谢龙哥!”毛寸头的舌头含糊不清,一边说话一边勉力压住翻涌上来的酒水。当他快步逃回到自己卡座的时候,终于按捺不住,一张口“哇”地喷吐如泉。

    龙哥不再搭理对方,他转过头看着坐在一旁的女孩,问道:“你没事吧?”

    女孩微笑着摇摇头,然后感激地回了声:“谢谢你。”

    “不用客气。这种地方乱得很,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得格外小心才行。”龙哥一边关切地嘱咐着,一边很自然地在女孩对面坐了下来。

    女孩又是一笑,带着点羞涩的表情。不管怎样,被别人夸赞“漂亮”总能让一个女人感到开心的。

    龙哥又在一旁问道:“你自己来的吗?”

    “不,我跟朋友一块儿。”见龙哥略有些失望,女孩便又补充说,“是我的姐妹带我来的。”

    “哦。她怎么把你一个人扔下了?”龙哥好像很替对方抱不平似的。

    “她和男人跳舞去了,哪里还顾得上我?”女孩自嘲地笑了笑,“她就喜欢这样的场合,我可不太习惯,只是当个陪客。”

    “难怪呢,你的气质确实不像是来这里玩的人。”

    女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有点窘迫地问道:“是我太土了吗?”

    女孩上身穿了件白色蕾丝边的女式衬衫,下身配了条黑色的裙子,齐齐的刘海,长发则直披在肩头。怎么看怎么像是个文静的女学生。

    “你长得非常清纯,这身打扮非常漂亮。”龙哥先是夸赞了两句,然后话锋一转,“只不过在这个环境下就不太适合了。因为这里的光线很暗,你必须化非常浓的妆,衣着光彩鲜丽,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男人的眼球。”

    女孩却释然了,她耸着肩膀笑道:“吸引那么多男人干什么?我可没兴趣。”

    “你很特别。”龙哥盯着女孩看了一会儿,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抿着小嘴:“我叫小静。你呢?那些人好像叫你龙哥?”

    龙哥点点头。

    “他们怎么那么怕你?”女孩歪着脑袋,睁大眼睛好像很好奇的样子。

    龙哥笑了。不经常混夜场的人或许会不认识自己,但是没听说过“龙哥”名号的人可确实不多。他愈发确信对面这个漂亮的女孩是个不谙世事的“雏儿”,而这种女孩在他眼里无疑是一块极为鲜嫩的肥肉。

    “以后你会知道的。”龙哥给出了一个含糊的答复。他并不想让自己的身份把对方吓跑,同时他也知道,要对付这样的小女孩,保持足够的神秘感是非常有效的手段。

    果然,女孩正用一种充满探索欲的目光看着龙哥,好像已经被这个男人深深地吸引住了。

    “我请你喝一杯吧。”龙哥见缝插针地建议道。

    “不行啊,我不会喝酒。”女孩摇着头说。不过她这次的态度要比先前拒绝毛寸头时柔和多了。

    “我让调酒师给你调点鸡尾酒,很柔和的,很甜,就像饮料一样。你尝尝看,喜欢的话就喝两口,不喜欢就算了。”龙哥也完全没有勉强的意思,而他的这种态度反而让女孩打消了顾虑,后者略犹豫了一会儿,点头道:“好吧。”

    于是龙哥招招手,很快便有服务生走过来毕恭毕敬地等候吩咐。龙哥在服务生耳边低语了几句,后者便赶去酒台下了单子。过了一会儿当服务生再次回来的时候用一个托盘端来了满满一盘酒杯,每个酒杯里都盛满了刚调好的鸡尾酒,红红绿绿,煞是好看。

    “怎么叫了这么多啊?”女孩惊讶地问道。

    “我不知道你爱喝哪种口味的,所以我吩咐调酒师把拿手的作品都端上来了,你可以慢慢品尝。”

    “我酒量那么小,肯定喝不下的。”女孩有些苦恼,“到时候岂不都浪费了。”

    “浪费就浪费吧,能喝多少喝多少。”龙哥摆出无所谓的态度。他相信自己这么一说之后,女孩反而会尽量地多喝,因为她一定不好意思辜负自己的“一片好心”。

    “那你也喝点吧,我真的喝不了多少。”女孩建议说。

    “我一个大老爷们,喝这些干什么?”龙哥豪迈地一挥手,冲服务生嚷道,“给我开瓶洋酒,要高度的。”

    很快服务生又送上了一瓶高度洋酒,龙哥给自己斟上一杯,举杯劝道:“相识就是有缘。来吧,为我们的相识先干一杯!”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