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阿华的反击(2)

很多事情必须要去解决,而居高临下地眺望这座城市时,他便有一种掌控全局的优越感,这使得他无论在怎样的压力和困境中都能爆发出最顽强的战斗力来。

    随着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明明也走出了厨房,她端着牛奶和鸡蛋招呼阿华:“来吃早饭吧,尝尝我的手艺。”

    阿华的思路被打断了,他也觉得自己需要些食物来补充一下空荡荡的肚子,于是便走到餐桌前坐好。

    “快吃吧。”明明把煎好的鸡蛋推到阿华面前,同时脸上闪过一丝忐忑的表情,“哎呀,好久没做过了,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阿华夹起一只鸡蛋囫囵吞进嘴里,嚼了三两下就咽下了肚子——味道倒还不错。

    明明看着阿华狼吞虎咽的样子,嘴角浅浅地笑了起来。

    “你怎么会做这些事情?”阿华忽然问道。

    明明歪了歪脑袋反问:“哪些事?”

    “做饭、洗衣服、收拾房间……”

    “这些都是女孩应该会做的呀。”

    “我以为你们这些女孩会不一样,你们应该不喜欢做家务,是那种……”阿华说了一半停住了,似乎不知该怎样用词才比较妥当。

    “好吃懒做是吗?”明明帮对方把话接了下去。

    阿华不置可否,抓起一盒牛奶,自顾自地打开喝起来。

    “你有这种想法并不奇怪……”明明叹了口气说道,“可是我并不是你想的那种女孩,我做这一行是迫不得已的,我有一个弟弟……”

    “别说了。”阿华摇手打断了对方,“我知道你们每个人都能讲出好几个令人痛心的故事。”

    明明郁闷地咬着嘴唇:“别的女孩都是编出来的,可我的故事是真的。”

    阿华无所谓地摇摇头:“真的假的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因为根本不在乎这些。”说话间他的目光忽然直愣愣停在了明明的胸前。

    明明一窘:“你干什么?”垂下头来看时才知道是自己想歪了。她仍然穿着阿华的衬衫,现在胸口处多了一块大大的油渍。

    “不好意思……”女孩歉意地抓着头发,“家里没找到围裙……”

    阿华无奈地苦笑着:“这件衬衫一千多块,现在被你拿来当工作服。”

    “我的衣服都在酒店宿舍里呢。”明明嘟着嘴为自己辩解道。

    阿华盯着明明看了一会儿,他的眼睛慢慢地眯了起来,脑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明明被看得浑身不自在,而对方的目光里似乎闪动着一些寒光,更是让女孩心中发毛。

    “没什么。”阿华的思绪收了回来,淡淡说道,“一会儿我带你上街,给你买两身衣服。”

    明明露出欣喜的表情:“真的?”

    阿华点点头,又道:“不过你得帮我做几件事情。”

    明明满口答应:“没问题。”

    阿华挑起眉毛:“你不问问是什么事情?”

    “那有什么好问的。”明明撇嘴一笑,“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阿华半开玩笑般说道:“如果我让你杀人放火呢?”

    明明只是略微一愣,马上又说:“那我也去。”

    这下轮到阿华愣住了:“为什么?”

    “所有的人都说,华哥最是恩怨分明的人物。所以如果能帮到华哥,不管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去做。”明明微笑着说道,“我想成为你的朋友,因为华哥从来不会亏待朋友。”

    阿华便也露出了笑容——那是很少在他脸上出现的真诚而又善意的笑容。

    与此同时,在这座城市的另外一个角落里,某个年轻的男子也刚刚醒来,他睡眼惺忪,神色慵懒,似乎尚未完全摆脱宿醉的酣意。

    与阿华的高档公寓楼相比,男子居住的地方要寒碜了很多。这是胡同里的一间低矮平房,潮湿而且简陋,空气中则弥漫着一种消散不去的霉味。

    不过男子对这种窘迫的处境却不以为意。他并不是一个贪图眼前享受的人,他要凭借自己的血汗去打拼出一片属于个人的天地。

    他对自己很有信心,而且他觉得在眼前已经展开了一条充满诱惑的辉煌大道。

    三年前他和一帮同乡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没人认识他,更没人看得起他。他甚至没有一个能让人记得住的名字,只因在同乡之间年龄排行第五,所以后来大家便简称他为“老五”。

    他当时为这样的状况感到深深的羞耻,他发誓要闯出自己的名号。三年过后他做到了,当很多人再次提到“老五”这两个字的时候,敬畏已经取代了曾经的蔑然态度。

    大家都知道,老五是个狠角色。他不怕死,他敢和任何人拼命。

    于是有人开始来找老五办事,从最初装场面、打群架之类的小活儿,到后来帮人讨债、看场子,老五的名头越闯越大。终于在一周之前,一个真正的大人物找到了他。

    高德森,高老板——道上的兄弟对这个名字早已如雷贯耳。这个大人物专门摆下一桌酒席宴请老五和他的兄弟们。席上高老板不仅端出了好酒好菜,更重要的是,他还摆明了一个机会。

    这是一个令老五思来热血沸腾的机会。如果把握住这个机会,他的人生或许将拉开崭新的篇章。

    “你知道吗?在十多年前我也没有名字,大家都叫我‘高老二’。可现在他们改口叫我高老板。老五兄弟,你如果跟着我,不用五年,这省城就是我们的天下。到时候你就不是老五了,所有的人看见你都得叫一声‘五哥’。”酒至半酣的时候,高德森拍着老五的肩膀说道。

    老五便把自己面前满杯白酒一饮而尽,然后他只说了一个字:“好!”

    在很多时候,越简洁的言辞越体现出坚定的决心。老五已经完全沉醉于高德森为他呈现出的美好前景中,同时他相信自己也绝不会令对方失望。

    当然他也很清楚,出现在他面前的将会是一个怎样可怕的对手。

    自老五到省城以来,他还从来没听说过有谁敢和华哥作对。不过越是以前没人敢做的事情,真做起来岂不是越畅快?

    而且这个世界上又有谁是绝对碰不得的?就算是阿华的老板邓骅,最终不也毙命在如日中天之时?

    旧的势力倒下去,也就意味着有新的势力要站出来。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老五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况且阿华再厉害,他也只有一条命而已。从这一点上来说,老五觉得自己更具优势。因为他至今仍住在低矮的贫民区里,孑然一人。所以他没有任何牵挂。

    老五不怕死,他随时都可以把自己的这条命拼出去。他相信阿华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所以他便在这场争斗中捏住了一张令对方无法招架的底牌。

    当老五走进梦乡楼的时候,他已经揣好那张底牌,做出了最坏的打算。所以他一点也不畏惧。即使当大名鼎鼎的阿华真的出现在他面前,他也能面不改色地喝着自己的啤酒,而对阿华送过来的白酒视而不见。

    老五知道,在江湖上闯荡有些原则是不能触碰的。他已经喝了高德森的酒,如果他再喝下阿华的酒,那两种美酒就会冲撞成致命的毒药。这毒药即使不会燃尽他的躯体,也会腐蚀掉他在道上的名声。而一旦失去了名声,他便只能再次回归为遭人蔑视的角色。

    所以老五便用冷冷的目光迎视着阿华,明确地传达出无法动摇的敌意。

    阿华自罚了一杯酒,然后悄然退下。

    这件事被在场所有的弟兄看在眼里,并且在短短半天的时间内便传遍了省城。人们议论纷纷:一个叫作“老五”的年轻人拒绝了华哥的敬酒,难道省城江湖真的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刻?

    晚上老五离开梦乡楼的时候,早已有些消息灵通的朋友在等着他。他们簇拥着老五,一定要请他痛快地喝一顿。后者也没有推辞,他觉得自己现在配得上这样的待遇。

    老五喝得大醉,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这间小屋的。也许是被那帮朋友送回来的?这里的环境确实有些丢人,不过有什么关系呢?属于自己的辉煌时代已经在拉开序幕了。

    上午醒来之后,老五没有立即起床。他懒懒地躺着,透过窗户欣赏着户外灿烂的阳光。同时他开始盘算该去哪里先填一填肚子,因为一会儿又得对着一盘土豆丝耗上一整天呢。

    正思忖间,屋外忽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谁啊?”老五闷声闷气地问了句,同时警惕地皱起了眉头。他这个地方一般是不会有客人到访的。

    “送外卖的。”敲门的人在屋外答道,“有个朋友给您订好了早餐,让我们送过来。”

    老五松开眉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暗想:肯定是昨晚请客的朋友吧,他们的心思倒是挺周到呢。于是他应了句:“稍等啊。”然后起身简单地套了条裤子,赤膊着往门口走去。

    刚刚开春不久,余寒犹存。但老五习惯光着膀子。他喜欢展示自己强健的肌肉以及胳膊上文着的那株苍劲的青松。

    屋门打开之后,老五看见门口站着一个服务生打扮的小伙子。那小伙子看到老五,立刻把一个纸制的快餐袋递送过来。

    老五伸手接过,同时漫不经心地问了句:“是什么?”

    “是您最爱吃的。”小伙子笑嘻嘻地,言辞间还带着些许神秘。

    老五看轮廓原以为是汉堡之类的东西,可接到手里感觉硬硬的又不太像。他也懒得猜了,直接把袋子里的东西倒了出来。却见那东西圆圆的如拳头般大小,却是一只灰不溜秋的土豆,表皮上还沾着泥巴,就像刚从地里挖出来的一样。

    老五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谁让你送的?”他瞪着眼睛问道。

    “你不是最爱吃土豆吗?现在给你送到家里来,你怎么还不高兴了?”伴随着这句戏亵的话语,又有一个年轻人从屋门外的墙角里闪了出来,这人皮肤白白的,看起来很文静,只是一双眼睛黑溜溜,又显得鬼灵得很。

    老五一打眼就觉得这人面熟,略一回想认出对方正是梦乡楼的酒店经理马亮。他的心先是一紧,随即便又沉住气,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是喜欢吃土豆,不过得到梦乡楼找个座,就着啤酒慢慢吃。”

    “妈的,废什么话!”马亮突然间变了脸色,暴喝一声道,“小冰,喂丫的!”

    小冰正是那个服务生打扮的小伙子,他得到马亮的命令后,立刻便挥拳抡向老五的面门,而此刻他的笑容尚且还挂在脸上未曾散去。

    老五已经有所提防,他略一侧身,伸出左臂格了一下,同时抬脚去踢小冰的下盘。小冰不但不躲,反而又向上抢了一步,硬拼着吃了老五一脚,趁势和对方纠缠在一起,成了近身角力的局势。老五虽然体格上更健壮一些,但是在狭小的门廊下一时也占不到太大的便宜。

    而这正是小冰追求的效果,因为在他旁边还有一个马亮呢。见小冰和老五纠缠不清,马亮毫不含糊,上去对着老五的肋部就是一拳。老五一声闷哼,被这一拳打得几乎窒息。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蜷缩起来,手上的力道也失去了。

    小冰把老五推到屋里,马亮也跟进来,一边反手关上屋门,一边骂咧咧地说道:“操你妈的,老子亲自上门服务,你还挑三拣四的敢不吃?!”

    老五这时略喘过一口气,他瞪起眼睛直愣愣地盯着马亮,咬牙说道:“你他妈的有种就把老子打死,要不你就等着我弄死你!”

    “靠,茬挺硬啊?那老子今天就成全你了!”马亮冷冷地笑了一声,又一拳打在老五的太阳穴上,后者这次连哼也没哼,身体直接便瘫软了。

    小冰把老五放倒在地上,转头冲着马亮咂了咂舌:“马哥,你不会真把他打死了吧?华哥可吩咐过,千万别整出大乱子。”

    “我有数的。”马亮把拳头凑到嘴边吹了吹,像是牛仔潇洒地吹着心爱的手枪,“这一拳昏迷十分钟,不信你拿个表掐着。”

    小冰当然不会真的去拿表,他拿出了一根绳子,把老五的手脚结结实实地捆绑起来。捆完没过一会儿,老五果然勉力睁开双眼,幽幽地恢复了清醒。

    马亮早已在旁边等得不耐烦了,他手里攥着先前的那个土豆直接往老五的嘴里塞去:“妈的,爱吃土豆是吧?今天我让你一次吃个够!”

    老五的头脑昏沉沉的,一时也不知道抵抗。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那土豆已经有一小半塞到了他的嘴里,感觉又硬又凉,并且掉了一嘴的泥渣子。

    老五咬住牙,开始把那土豆往外吐,同时用呜哇哇的声音表达着自己的愤怒。

    马亮冲小冰努了努嘴,招呼道:“哎,小样跟我较劲呢,我还塞不动了。过来帮踹一脚。”

    小冰先前被老五踢了一脚,虽然没什么大碍,但终是隐隐作痛。现在有机会报复自然求之不得,他亮起鞋底便向着老五嘴上的那颗土豆踹去,老五下意识地缩了下脖子,结果这一鞋底正踹在鼻梁上,顿时眼冒金星,眼泪都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别他妈乱动。”马亮一手掐住老五的脖子,一手兀自扶着那土豆,警告说,“这要踹在你眼睛上,你眼球都得爆了。”

    老五“哼哼”了两声,想挣扎却发现手脚都已被牢牢捆住。他只好无奈地看着小冰再次亮出了鞋底,这一次倒是结结实实,精准地踹中了那颗土豆,老五只觉得牙关一震,整个口腔都被那土豆撑开,塞了个满满当当。

    小冰又补了几脚,直到大半个土豆都塞到了老五嘴里之后才罢休。老五被撑成了雷公嘴,眼睛瞪得老大,但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怎么样?梦乡楼的土豆味道不错吧?”马亮看着老五坏笑了两声,又转头对小冰说道,“把相机拿出来吧,拍照留念!”

    小冰随身背着一个挎包,他此刻把挎包打开,从里面掏出个相机,同时像是解释什么似的对老五说道:“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到梦乡楼吃饭,都会和我们经理合个影呢。你昨天也看到了吧,墙上挂的一张一张的。今天算你面子大,我们经理也得和你照一个。”

    “跟他说这些废话干啥?”马亮不耐烦地摆摆手,“赶紧把衣服给他穿上。”

    “好勒。”小冰答应了一句,嘴里却还是不闲着,“拍照吧你也不能光着膀子啊,太不文明了。你看,我们经理想得多周到,连服装都给你带来了。”

    说话间小冰一摸挎包,又翻出了两件衣服抖开来。而老五一见这架势简直连肺都要气炸了,因为那衣服竟是一件吊带小衫和一条鲜艳的短裙。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