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监舍斗(5)

阿山撤到了平哥身旁,兀自有些心神不定。今天这事被杜明强捅了出来,整个监舍的人可全都听见了。以后不管从谁的嘴跑出点风声都有可能给自己带来无尽的麻烦。

    见阿山退了下去,杜明强脸上的神色变得愈发轻松,他从墙角走出来,打着哈哈道:“打架本来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们应该坐下来谈谈,你们看,有些事情一谈不就清楚了吗?”

    平哥阴着脸,现在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不仅身手了得,心机竟也极深。略沉默片刻后,他冷冷地问道:“你还想谈些什么?”

    “之前我就说过了啊——换床。”杜明强晃着脑袋说,“我和小顺换换,省得这卫生间没人打扫,总是一股的臊味。”

    “你凭什么跟我换?”小顺从地上爬起来,一副不服气的样子,不过他又不敢上前找苦头吃,只好在言语上抢些先机,“我可是杀人进来的,你算老几?”

    监狱中囚犯们的地位往往和他们的罪名密切相关,其中便属杀人犯最受人敬畏。小顺以前就喜欢把自己的罪名挂在嘴边,以此来弹压那些令他不爽的对头。这招如果搁在平时倒也好使,但此刻杜明强却丝毫不为所动,反而蔑笑着反问道:“你也杀过人?”

    小顺扬起脖子:“废话,我不但杀过人,而且杀的是大喇叭,你打听打听,那可是城东道上鼎鼎大名的人物!”

    “哦,你说的是‘九二七’恶性杀人案吧?”杜明强眯起眼睛,像是在回忆着什么,然后他又不紧不慢地说道,“那是在前年夏天,混迹城东多年的大喇叭在新安商厦的门口被人用东洋刀给劈死了。因为案发闹市,又是光天化日之下,所以引起了市民的极大震动。后来查明,原来是道上的另一个大哥想找大喇叭寻仇,就支使本市技校的一个学生混混去做这件事。没想到那个学生混混下手不知轻重,居然拿把东洋刀从身后直接劈断了大喇叭的脖子。更荒唐的是,他出发前还让自己的一个‘小弟’叫上了一大帮技校学生前往助阵围观。事情闹大之后,这个混混和支使他的道上大哥都被判了死刑,而帮他叫人的‘小弟’也受到牵连,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了十五年徒刑。听说这个‘小弟’在庭审现场涕泪交流,悔恨不已。他向法官哭诉,自己也是被混混同学欺压,不得已才去叫人的。看到大喇叭被砍死,他当场都尿了裤子。嘿嘿,没想到这段经历也值得吹嘘?”

    在杜明强的话语声中,小顺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高昂的头颅也不得不瑟缩起来。他进监狱之后时常以“砍死”大喇叭作为炫耀的资本,但其中的细节却从没向任何人描述过。现在被杜明强揭开了老底,那些“资本”就只能沦为无聊的笑料了。

    “妈的,我就说了,就你那样能杀得了大喇叭?”平哥冲小顺撇了撇嘴,厌恶地说道,“你这点出息还真是不配睡里床的,你就换到外铺去吧。”

    小顺苦着脸不敢反驳,他还能说什么?只要杜明强不把自己的这段“光荣史”在监舍外宣传,他就谢天谢地了,哪还能再和对方争什么床铺?

    “嗯。”杜明强点点头,看起来对平哥的这个安排非常满意,然后他又说道,“我换了铺,我的朋友可不能留在外屋受罪。这样吧,就让他和黑子换换。黑子,你没意见吧?”

    自从晚上冲突发生之后,黑子就一直在里屋待着,像是不想牵连其中。现在杜明强专门点了他的名,他想装聋作哑也不行了。于是他只好往外屋方向走上几步,笑着说:“不就是个床位吗?有什么的,里屋外屋还不都是一样睡觉。”

    平哥看看杜明强,又斜眼瞥着黑子,忽然骂道:“妈的,你小子是不是也有把柄捏在人家手里?”

    黑子神情尴尬,承认也不是,辩白也不是。

    “自己说,怎么回事?!”平哥瞪起了眼睛,“别他妈的还等别人给你抖出来!”

    黑子平日里虽然跋扈,但对平哥的话从来不敢不听。现在见平哥动了怒,自己也思忖:到这个地步肯定想瞒也瞒不住了,只好如实说道:“平哥,是我点了马三……您知道我犯的事儿,不把马三点出来的话,我肯定是没命了……”

    黑子是贩毒进来的,判了个死缓,后来又改成无期。马三是以前和他一起混的兄弟,比他犯事早,后来一直在外面逃亡。此期间黑子便主动帮助照料马三年迈的父母,这一点让后者颇为感动。后来马三被警察抓住判了死刑,行刑前羁押在四监区,没少夸黑子的好。平哥也是因此觉得黑子仁义,所以在号子里才格外抬着黑子。现在一听黑子说是他点了马三,平哥是又诧异又上火,他没好气地追问道:“你不是帮马三照顾爹娘吗?把他点了是怎么个说的?!”

    黑子咧着一张苦脸,小心翼翼地回答说:“我在马三家装了监听,他家老爷子用的手机卡也是我悄悄给办的,所以马三和家里的联络我都能查到。后来我的事犯了,为了保条命,我就把马三的行踪给点了。”

    “我操你妈的。”平哥怒不可遏地骂起来,“黑子黑子,你小子果然够黑啊!你是早就留了一手要坏马三吧?妈的,老子真是瞎了眼,居然高看你这样的东西!滚!上厕所门口给我跪着去,今天晚上别沾床了!”

    黑子自知理亏,也不敢犟嘴,老老实实地跑到厕所门口跪着去了。就连小顺都忍不住蔑视了他一眼,心中暗道:“操,谍报,还出卖朋友!”

    平哥这时又把目光转回到杜明强身上,不咸不淡地说道:“行啊,你小子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

    杜明强嘿嘿一笑:“我是一个记者嘛,记者就是打探各种秘密的人,要不是玩过了火,我也不会待在这个牢房里。”

    他这几句话半真半假。的确,他入狱的原因之一就是犯了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但他对黑子等人底细的了解却和“记者”身份毫无关系。那是因为他在接受杀手培训的时候,曾花费大量时间钻研过省城所有的大案和重刑犯人。这种钻研既是为他的惩罚寻找猎物,同时也是为了应付日后可能会经历到的囚徒生涯。

    平哥也懒得纠缠这些背后的关节。他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问杜明强:“那关于我的情况,你肯定也打探到不少吧?”

    杜明强和平哥对视着,侃侃而言:“你的真名叫沈建平,今年四十三岁。在二十多岁的时候,你已经是省城道上屈指可数的几位大哥之一。不过十一年前你却遭遇了人生的滑铁卢,因为你败给了一个更加厉害的对头。那个对头开始追杀你,你几乎无路可逃,最后只好向警方自首,借以躲进重刑犯监区。你知道这里是全省戒备最为森严的地方,即使是那个神通广大的对头也不可能在这里杀了你。从此你就在监区称霸一方,为所欲为,不但不追求减刑,反而数次加刑直到无期。这并不是因为你不渴望自由,只是你不敢再离开这个监狱罢了。你在高墙内的嚣张其实正反射着你对某个人极端恐惧的情绪。”

    平哥默然听完了这段讲述,然后他点点头,很平静地说道:“你说的很对,我是害怕那个人,不过这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事实上,敢于和那个人作对已经是我此生值得自豪的事情了。我只是想问你,我还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可以被你要挟的把柄攥在你手里?”

    杜明强撇着嘴,摇头道:“没有。”

    “那就好。”平哥的语气变得森然可怖,“今天你踩了我的三个弟兄,不管他们以前怎样,我终究是他们的大哥。所以这份场子我必须得找回来。现在你拿住了我这三个弟兄的软肋,我就要了你朋友的一条胳膊,这笔交易勉强还过得去吧?”

    说话间,平哥的手腕发力,将杭文治的右臂扭过来。杭文治闷哼一声,额头上开始渗出豆大的汗珠。

    “等一等!”杜明强做出伸手阻拦的姿势。

    平哥冷眼看着他:“你还有话说?”

    “如果你伤了他,你一定会后悔的。”杜明强正色说道,“因为我还给你带来了一条消息,一条足以改变你生存状态的消息。”

    平哥皱起了眉头,他相信对方并不是在虚张声势。于是他便略略松开杭文治的手臂,追问道:“什么消息?”

    杜明强向上凑前一步,他紧盯着平哥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惧怕的那个对头,他已经死了!”

    “死了?”平哥一下子瞪圆了眼睛,“怎么死的?”

    “被人杀了。”杜明强回答说,“现在可以把我朋友放开了吧?”

    平哥脸上兴奋的神色却转瞬即逝,他不但没有放手,反而又加了把劲,同时摇着头冷笑着说道:“你骗我,不可能有人杀得了他!”

    杜明强耸耸肩膀,有些无奈于平哥固执的态度。略想了想后,他用手一指杭文治:“你可以问问他。”

    平哥揪着杭文治的衣领把他翻过来,双眼死死地盯着对方,酝酿出一种森严的威吓气氛,然后才开口问道:“你知道邓玉龙吗?”

    杭文治愣了一下,有些茫然:“邓玉龙?”

    “就是邓骅,邓市长!”杜明强在旁边补充了一句。而随着他报出这个名号,监舍里的其他人也各自露出愕然的神色,因为这名号对他们来说实在是过于响亮了。

    “邓骅我知道。”杭文治这时也连忙回答说,“他确实是死了!”

    平哥关注着杭文治说话时的眼色表情,他相信对方没有说谎。他的手开始微微地颤抖起来,心中某种激动的情绪已然压抑不住。他深吸一口气控制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追问:“他是怎么死的?你说给我听听!敢瞎编的话,我就把你的舌头拽下来!”

    “有一个网络杀手给他下了死亡通知单,然后在机场候机大厅里把他给杀了。”杭文治如实说道,看平哥似乎意犹未尽,他又补充了一句,“再详细的情况,我就不清楚了。”

    “网络杀手?”平哥对这个词不太理解,他又抬起头,想从杜明强那里得到更多的答案,“他是给谁做事的?”

    杜明强沉默了片刻,回答说:“他不为任何人做事,他独来独往,专杀那些犯了罪却没有得到惩罚的人。”

    平哥松开杭文治,陷入沉思的状态,片刻后他慨然摇了摇头,叹道:“外面的世界变化很大啊……”

    杭文治终于摆脱了束缚,他揉着肿胀的手腕,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杜明强。昨天他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后者还显得对Eumenides一无所知,而他此刻却又无所不知,这种截然相反的表现中隐藏着什么呢。

    杜明强读懂了对方无声的询问,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却什么也没有说。

    那边平哥独自感慨了一会儿,又开始抛出新的问题:“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去年深秋。”

    “妈的。”平哥低声抱怨了一句,“好几个月了,高老二也不给我捎个信进来。”

    杜明强“嘿”地一笑:“邓骅死了,现在正是高德森独霸省城的好机会,他告诉你干什么?十年了,你还真以为他还能拿你当大哥?”

    平哥沉着脸不说话,心中却很明白这个道理:不错,此刻相比起来,他以前的那些“小弟”们可能更希望自己永远待在大牢里不要出来吧。

    十年了,他确实已经和外界脱离得太久,好多事情都不会再像他记忆中的那样了。

    这一番思绪上来,平哥已无暇顾及发生在监舍中的这场争斗。他默然站起身向着里屋方向走去。不过他并没有上床休息,而是站在墙根前抬头看着脑袋顶上的那扇气窗。淡淡的月色正从窗口洒进来,和十年来数千个夜晚并无不同之处。可是在平哥的眼中,今晚的月色却透出了一丝令人既兴奋又感伤的别样光辉。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