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监舍斗(3)

“你看,我不用尺都能画得这么准,拿着尺还能画错了?!”杭文治急迫地要证明自己。

    杜明强终于说话了,而他开口的同时脸上则挂着一丝无可奈何的苦笑。

    “你还真以为今天的事情是有人做出了次品?”

    对方显然话里有话,杭文治愣了一下,摆出努力思索的样子。而杜明强此刻已经继续说道:“这是黑子他们故意栽赃呢。”

    “故意的?”杭文治眨着眼睛,“他们故意做了这些次品,就是想让我们吃不上晚饭?”

    “吃不上晚饭,嘿嘿,那倒无所谓。”杜明强的目光渐渐凝重起来,“只怕后头还有好戏呢。”

    “什……什么意思?”杭文治禁不住有些怯然。

    “你也不想想,昨天他们那么折腾你,结果被我给搅黄了,他们能善罢甘休吗?”

    杭文治愤然反问:“可他们还想怎么样?张管教不是都警告过他们了吗?”

    “就是芥蒂张管教的警告,他们才会搞出这么一场戏吧。”杜明强悠悠地分析道,“今天晚上如果监舍里再起什么冲突,他们大可以给咱俩栽上一个‘不服劳动改造,蓄意挑衅报复’的罪名。”

    是这样!杭文治簇起眉头,越想越觉得有道理,露出又气又怕的神色。杜明强见状便轻拍拍他的肩膀:“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他们这次主要是冲着我来的。”

    杭文治抬头看着对方,用目光表达着心中的疑惑。

    “如果只是要整你,何必把我们俩编成一组?现在这个阵势,明显是要对我下手呢。所以你只要别顶撞他们,他们应该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听杜明强这么一说,杭文治心中反倒激起了一分豪气,瞪起了眼睛道:“那我就能看着他们整你?他们也不要欺人太甚了,到时候我大不了跟他们拼命,反正我本来也不想活了!”

    杜明强微微一笑,对杭文治这番有难同当的劲头甚是赞赏。不过他随即又摇头劝道:“为什么不想活?好日子还长着呢!再说了,就是要死,也不值得把命搭在这几个家伙身上啊。”

    “那还能怎么办?”杭文治神色愤然,“还不都是被他们逼的。”

    杜明强仍是微笑,片刻之后他说了一句:“我有办法对付他们。”

    这是极平淡极普通的一句话,但语气却无比镇定,透出十足的把握。杭文治甚至不需要去询问那到底是什么办法,因为对方的目光正在告诉他:这些都是自己没有必要了解的。

    杭文治那颗慌愤亢乱的心便在这句话语中慢慢地平息下来,然后他真诚地、跃跃欲试地说道:“无论需要我怎么帮忙,我都一定会做到。”

    “我只需要你做到一件事,”杜明强用明亮的眼睛注视着杭文治,缓缓说道,“我要你今天晚上早早上床。随后无论在监舍中发生什么情况,你都要老老实实地坐在你自己的铺位上,不要下床,也不要说一句话。”

    真是奇怪的要求,杭文治不解地咬了咬嘴唇,反问道:“为什么?你是怕有什么事连累到我?如果你这么想,那你就太小看我了!”

    “我真的没有这么想。”杜明强认真地摇着头,“只是你不这么做的话,有可能会破坏我的计划。所以你现在必须回答我,能不能做到?”

    杭文治和对方对视了片刻,终于点头道:“能!”

    经过这番交谈之后,杭文治的心情就很难再平静下来,干活也干得不那么顺溜了。杜明强倒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有时候还调笑杭文治两句,说是早知道会影响工作效率,就不把那些话说给他听了。

    到了下午六点钟,果然像杜明强说的那样,管教开始催促两人收拾工具回监室。两人清点一下加班完成的纸袋,正好是二十个,剩下的几个明天如果抓紧干的话,应该可以在晚饭前补完。

    无论如何今天的晚饭肯定是错过了,两人饿着肚子回到监舍,却见平哥等人正凑在里屋,一个个志得意满,看起来惬意得很。

    押送的管教刚一离开,黑子便怪腔怪调地嚷嚷起来:“嗨,劳动模范回来了啊,大家鼓掌欢迎。”说完自己先带头噼噼啪啪地拍起来,旁边立刻有人跟着附和,使的劲比他还大,不用看也知道,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肯定是小顺。

    杭文治心里恨得直咬牙,但他记住杜明强关照的话,只管坐回到自己的床上,对黑子等人的挑衅像是没听见一样。

    杜明强还是一副懒散的样子,他一边舒展着筋骨一边径直走进了卫生间,看样子是有些内急。

    黑子却没有因为对方的隐忍态度而罢休,他站起来晃悠悠地走到外屋,把胳膊搭在上铺床头,半俯着身子问杭文治:“怎么了?没吃上晚饭有情绪啊?”

    杭文治还是不开口,眼睛也不看着对方。黑子不乐意了,往他腿上踢了一脚:“说话啊,你丫的眼睛不好使,耳朵也聋啦?”

    却听杜明强在卫生间里搭茬道:“我们没情绪,肚子有情绪。”

    黑子便龇牙一乐,转头看着卫生间的方向:“谁让你们工作态度不端正呢?就你们俩这小样,明天照样还得有好几十件不合格,到时候不光是没晚饭吃,我还得检举你们蓄意抗拒改造。”

    卫生间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便听得杜明强“嘿”地笑了一声,用抱怨的语气大声说道:“真是奇了怪了,这屋里头也不养畜生,怎么总是有股子臊味?”

    这句话中的羞辱意味清晰无比,听得屋里众人都是一愣。这个杜明强平日里懵懵哈哈的,好像不管你说什么他都不太在意似的,今天却突然抛出如此强烈的措辞,实在是有些出人意料。只有杭文治知道杜明强是有备而来,一时间既忐忑又期待,心跳也怦怦地加快了许多。

    黑子本来就一直看杜明强不爽,这次更是蓄意要修理对方,此刻听到这样的话语怎么可能还按捺得住?再加上对方正好处于监控盲区,他便恶狠狠地骂了句:“你他妈的想死了吧?!”然后便一头向着卫生间里冲进去。

    杭文治的床铺正对卫生间,他看见杜明强还在面对着便池整理衣裤,而黑子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后,高举起右手就要挥拳往他的后脑门上砸。杭文治禁不住大喊一声:“小心!”

    杜明强也不转身,右手突然往后翻出,像长了后眼一样准确地攥住了黑子挥击过来的手腕,然后他顺势一个摆臂,两个人的身体同时一转,等停顿下来时已经变成杜明强站在了黑子身后,而黑子的胳膊还被反拧着,狼狈不已。

    猛然间局势失控,黑子不由得发出一声又怒又骇的怪叫:“我操——”而杜明强则好整以暇,他的左手甚至还在忙活着自己尚未完全打理好的裤腰。

    黑子涨红了脸,使劲挣扎着,可自己的手腕却像被铁钳扣住了一般,丝毫动弹不得。于是他又连声呼喝:“松手,你他妈的给我松手!”一方面给自己壮壮声势,一方面也是向同伴呼叫求援。

    平哥虽然看不到卫生间内的情形,但听声音知道不对。他向两边使了个眼色,阿山和小顺同时起身往卫生间方向赶去。

    他们刚刚走出两步,黑子的呼喊声忽地又戛然而止。寂静中却听到杜明强低声骂了句:“滚吧!”语气轻蔑无比。

    与此同时,黑子就像在配合杜明强的喝骂一样,果真从卫生间里翻滚着摔了出来。他跌倒的位置正好在杭文治的脚下,那姿势就像是抱着脑袋给对方磕了个头一般。

    阿山和小顺一愣,下意识地停住脚步看向黑子。却见黑子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来,看起来身体倒是没什么大碍,但神情却沮丧无比。

    杜明强悠悠然踱出了卫生间,对黑子等人看也不看一眼。

    在监狱里犯人之间的斗殴时有发生,最重要的就是要比一个“狠”字。像平哥等人这样已经形成势力的团伙,一个人吃了亏并没有什么,接下来只要众人蜂拥而上,在监舍这么小的空间内,任对方是三头六臂也招架不住。所以阿山和小顺一见这副架势,几乎是同时瞪圆了眼睛就要往上冲。

    便在这时令他们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黑子一闪身拦在了三人中间,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别,先别动手。”

    这一下变故太过突然,阿山和小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们看看黑子,又看看杜明强,却见后者正往自己的上铺爬去,对身后发生的事情不闻不问,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操。”小顺慢慢品出些滋味,他讥讽似的撇着嘴角,对黑子道,“你丫不是了吧?”

    “你他妈的才了!”黑子陡然间又暴怒起来,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竟当胸给了小顺一拳,小顺猝不及防,被他打了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你打我干吗?”小顺也恼了,“你他妈的被人揍了,拿我撒什么气?”不过骂归骂,鉴于平日里的地位,小顺倒也不敢去向黑子还手。

    阿山完全搞不清局势,有些茫然地站在原地,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正在这尴尬的时刻,监室里的对讲机忽然响了。

    “424监室,干什么呢?别闹事!”管教的声音传了过来。

    平哥一直在冷眼旁观,此刻他终于压低声音发了句话:“闹什么闹,还没熄灯呢!”

    这一句话提醒了众人。确实,灯还亮着,监舍里的一举一动都会被监控的管教看在眼里。所以一旦离开卫生间可就不太好动手了。阿山便转头又走向了里屋,小顺则讪笑着冲着对讲机的方向喊了句:“报告管教,我们逗着玩呢。”

    “精力过剩是不是?再闹明天你们队的劳动任务加倍!”管教在对讲机那头呵斥了一句,然后便关闭了电波。

    小顺和黑子也各归各位,小顺一路走,一路揉着胸口被黑子拳击的部位,不满地瞥着对方,心想:就算是现在不方便动手,你也不至于给自己人一拳吧。

    平哥也在看着黑子,脸色阴沉,目光像是带着锐刺一样。很显然,他对于后者刚才的表现很不满意。

    黑子悻悻地咧开嘴,勉强挤出些笑容给自己辩解道:“妈的,一时大意了,着了那小子的阴招。”他说话的声音很轻,似乎自己也觉得这样的借口实在是拿不出手。

    平哥撇撇嘴:“先坐下吧,一会儿再说。”声音冷冰冰的。

    黑子黯然坐在自己的床位上。在这个监舍中,他的地位仅在平哥之下。即便是在整个监区,除了平哥之外,他也从来没服过谁。而且他脾气火爆,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素来是有仇必得现报的角色。这次大家计划对杜明强动手,也是他先撺掇起来的。可谁能想到他会如此不堪一击,而且竟一点脾气也没有?

    此刻不光平哥等人心存疑虑,最为诧异的却是杭文治。

    因为所处的位置最接近事发地点,杭文治清楚地看到了杜明强和黑子冲突时的每一个细节。除了那两个当事人之外,只有他知道,黑子后来的表现绝不是顾忌到管教的监控,而是因为杜明强所说的一句话。

    当时杜明强反拧着黑子的胳膊,黑子一边挣扎一边叫骂,而杜明强则把嘴唇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句什么。

    杭文治不可能听到那句话的内容,但他却从黑子的脸上见证到一种具有震撼效果的威力。当杜明强说完那句话之后,黑子的脸就像被电棍击中一样剧烈地抽搐着,同时他的叫骂声也像冰冻了一样戛然而止。他浑身的精力都被抽干了,身体软软地变成了一摊稀泥。随后杜明强只是轻轻地一脚就把他硕大的身躯从卫生间里踹了出来。

    “滚吧。”当杜明强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语气几乎就是在调戏一个幼稚园的孩童。而黑子竟然如此委顿,不要说反抗了,他甚至连愤怒的勇气也没有。

    杭文治很想问问杜明强,他到底是凭借什么将不可一世的黑子如此轻松地击倒。但他又牢记着对方关照过的话:什么都不要做,什么都不要说。所以他只能静静地等待着,同时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一场好戏才刚刚开始!

    此刻屋内谁也不说话,似乎每个人都有心事。唯独杜明强上床之后不久便又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好像一辈子都睡不够似的。

    时间在一种怪异的气氛中慢慢流逝,就如同暴雨前那种乌云压顶般的感觉,宁静却又令人窒息。

    终于监区内的电铃声再次响起,又到了该熄灯就寝的时间了。平哥等人倒也正常去卫生间洗漱,只是这一次谁也没有洗脚换鞋。显然大家都知道,熄灯后还有一场剧烈的“活动”在等着他们。

    小顺照例排在这帮人中的最后一个,等他洗完的时候监区内的灯也熄了。他便没有回自己的床位,而是径直走到了杭文治面前。

    既然商议了要对杜明强动手,平哥等人自然也是做好计划的。正如杜明强分析的那样,白天生产过程中的栽赃只是“前奏”,作用就是为晚上将要发生的争端找一个理由,万一惊动管教了,也好有个说法。而晚上的大戏也是编排好的,首先仍然要在杭文治身上找茬,因为他们此前觉得杭文治更容易被激怒,而杜明强反倒赖兮兮的,有可能会让人无从发力。

    虽然情况在杜明强和黑子冲突之后已经有所变化,但平哥等人并没有机会再去商讨新的策略,一切便仍然按照既定的方案进行。反正只要挑火了杭文治,杜明强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小顺乐得去当这个“先锋官”,他本来就是个好挑事的主。刚才黑子吃了个憋,反而更让他跃跃欲试——他平时也没少受黑子的气,或许今天倒是个借题翻身的机会。更何况他的身后还有阿山和平哥呢,大伙对付一个杜明强,难道还真能吃了亏?

    带着这样的想法,小顺便直愣愣地对着杭文治说道:“哎,劳动模范,今天交给你一个任务,去把厕所刷了吧。”

    杭文治仰面躺着,不理不睬。

    “你他妈的还装哑巴?”小顺骂咧开了,“你信不信我把屎墩子揣你脸上!”

    “为什么要他刷厕所?”上铺有人搭腔。不出所料,果然是杜明强跳了出来,他翻了个身,脸冲外躺着,一低头正好和小顺四目相对。

    “他不刷也行,你来刷啊。”小顺按照事先设计好的台词应付过去。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尽快把杜明强拖下水。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