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监舍斗(2)

不仅如此,现在用到的其他工具,不管是木尺、剪刀还是卷笔刀,也全都做了特殊的防范措施:木尺的两头是圆钝的弧形;剪刀套着圆溜溜的塑料壳,像是儿童玩具一样,其刃口的锐利度也仅能用来剪纸而已;卷笔刀则是一个彻底的儿童玩具,工作部件被隐藏在一个陶瓷做成的玩偶中,铅笔要从玩偶的嘴里塞进去卷刨,而笔花则暂存在玩偶的大肚皮中。除非你把玩偶砸碎,否则根本无法接触到内部的刀刃。

    如此看来,这些犯人们唯一能接触到的危险器具还就是手中的铅笔了,对此进行苛刻的管理倒也并不为过。

    杜明强看到杭文治的表情变化,知道对方对此已经有了足够的重视。他这才放心离去。此后便各自埋头忙于自己的工作,无须多表。

    在这期间,黄管教搬了张椅子坐在车间门口,执行着自己的监管工作。其实他并不需要太过操劳,因为车间内的四个摄像头会把即时情形传递到监控室,所以很少有犯人敢在车间内兴风作浪。

    唯一的监控盲区就是车间内的独立卫生间,出于对犯人隐私权的尊重,这个地方没有安装摄像头。不过那个卫生间几乎是全封闭的,除了通往车间的大门外,连一扇和外界相连的窗户都没有,所以根本不必担心犯人会经由这个卫生间逃遁到厂房外部。

    班长“大馒头”则背着手在车间内转来转去,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看见有谁闲散了一点,他还会上前呵斥几句。不过他也就只敢挑拣些软柿子捏捏,像平哥这样的人物就算把二郎腿跷到工作台上,“大馒头”也没胆子说些什么的。

    到了中午十一点半,黄管教从椅子上站起来,他掏出只哨子“嘟”地长吹了一声。

    车间内响起一阵欢呼,劳作了一个上午的犯人们摇头伸脚,放松着自己疲劳的肌肉和神经。对他们来说,这哨声比美妙的音乐还要动听,因为它的响起意味着午饭时间终于到了。

    “嘚瑟什么?都给我安静,收拾好自己的工具,排队出门!”“大馒头”一边嚷嚷着,一边赶到车间门口,在门前摆出了四个大箱子,却是分别用来回收木尺、剪刀、铅笔和卷笔刀的。

    犯人们乱哄哄地排着队,其间黄管教、“大馒头”抑或是监舍大哥们此起彼伏地呵斥几句,秩序才渐渐地平定下来。

    杜明强本想和杭文治一块儿交还工具,但动作稍微慢了一点,便被几个心急吃饭的犯人插在了队伍中间。于是只好随着队伍耐心地往前挪动着。眼看着前面的杭文治终于排到了队首,正把手中的工具分别放入那几个大箱子中。

    忽听得“大馒头”厉声喝道:“你的铅笔怎么回事?!”

    杜明强忧虑地皱起眉头,他特意向杭文治强调过保管好铅笔的重要性,难道对方还是出了什么差错吗?

    而杭文治则勉力在解释什么,声音怯然而窘迫:“我只是习惯了,没事喜欢把铅笔咬在嘴里……”

    杜明强把上身探出队伍向前方张望,只见“大馒头”手里攥着杭文治刚刚丢下的铅笔,一脸厌恶的样子。而造成他厌恶的原因也很明显:那支铅笔的尾部牙痕累累,已经被咬得稀烂不堪。

    “好好的一支新铅笔,还没怎么用就被你咬成这样,你他妈的恶心不恶心?”“大馒头”用铅笔屁股戳着杭文治的脸骂道。

    杭文治知道自己理亏,红着脸不知该如何是好。他以前用铅笔什么时候想过还要送还?所以养成了用嘴咬铅笔屁股的习惯,现在这笔被咬成这样,对别人来说确实是没法用了。

    “这笔我们可不想碰。‘大馒头’,你得把这笔留在一边,下午还给他自己用。”杜明强这时接着茬儿说道。他表面上是在抱怨,实际上却是提出了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算是给杭文治解了个围。

    黄管教听到杜明强这话,便在一旁点了点头,冲“大馒头”说道:“就这么办吧。”只要工具没有遗失,对于这些乱七八糟的小事他也懒得多管。

    既然管教发了话,“大馒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他只好把那支铅笔单独甩在箱子的一个角落里,同时又瞪了杭文治一眼,嘀咕道:“你小子属狗的啊?干着活还要磨牙?”

    杭文治也不和对方争执什么,只是认错似的赔着笑,然后又转过头来冲杜明强略点一点下巴,以示谢意。

    第一次出工,虽犯了点小差错,但总算有惊无险地度过了。一干犯人交还完劳动工具之后,又在管教们的押送下来到集体食堂享用午餐。

    饭菜虽然简单,但经过一上午的劳作,犯人们早已是饥肠辘辘,一个个都大口吞咽,吃得分外香甜。

    午饭的时间留得比较长。吃完饭之后,犯人们便三三两两凑在一起,闲坐着聊天。杜明强便又找到杭文治,给对方讲了些监狱中日常的生活规矩。

    原来监狱里也和外面一样,实行每周五天工作制。周一到周五犯人们都要进行劳动改造,一日三餐便在食堂里。周六和周日是休息日,这两天大部分的管教都不上班,食堂也放假。所以犯人们便只能整天待在监舍中,所吃的饭菜也是提前准备好的。

    杭文治想起自己前天刚到监区的时候,犯人们都在宿舍里无所事事,晚饭也是有人推着餐车送到宿舍的,原来却是休息日的缘故。

    到了十二点五十分左右,管教一声哨响,宣布了午休时间结束。犯人们便又排队来到厂房小楼,开始下午的劳作生活。

    黑子给自己分配的任务最少,加上平哥有时候实在穷极无聊了,也会搭手帮他做上一两个。所以他那边的任务是最先完成的。不过按照规矩,每个小队要等四百五十个纸袋全部做完之后,由质检员检验合格,才能获许离开车间,提前回监舍休息。

    阿山不久之后也做完了他那八十个,就和黑子、平哥坐在一块儿聊天休息。只剩下杜明强、杭文治和小顺仍在埋头苦干。这三人的工作效率似乎都差不多,一直到下午五点钟出头的时候,整个小队的任务算是全部完成了。

    “行啊,手脚挺麻利的。”黑子用眼睛瞟着杭文治,似乎对他的表现有些惊讶,然后他又踢了小顺一脚,“哎,帮我抱着,咱俩验货去。”

    小顺便弯腰把大家做好的纸袋全都抱起来,跟在黑子的身后向车间门口走去。在门后负责验货的美差当然又是被“大馒头”把持着。小顺把厚厚的一摞纸袋放在桌子上,“大馒头”便起身开始检看。

    检验的方法倒也简单,首先看看袋子的粘接、绳扣是否完好,然后拿起一叠纸袋,夹进去一个标准样品,凑成一堆在桌面上墩几下,看看尺寸是否符合要求。“大馒头”虽然为人讨厌,但这活儿干起来倒是认真得很,想必也是要在管教面前留下个好表现吧。

    平哥懒懒地靠在工作椅上,斜眼看着门口验货的过程。片刻之后他“嘿”地冷笑了一声,说道:“操,好像没过关啊。”

    他这句话说得声音很大,像是有意要让周围的人听见一样。杜明强和杭文治本来正在闲聊,听见这话便抬起头来,向着车间门口投去关注的目光。

    果然,“大馒头”正板着脸把一部分纸袋从桌子上摔出来,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虽然听不清说些什么,但肯定是没啥好话。

    黑子也张了张嘴,从口型看应该是骂了句脏话,然后他转身便往回走,小顺则蹲在地上把那些摔出来的纸袋一只只的捡起来,看起来有二三十个的样子。

    不一会儿黑子便回到了424监舍的工作区。他用目光扫着杜明强和杭文治,脸色阴沉地说道:“你们俩的活儿不合格,一会儿留下来加班吧!”他的话音刚落,小顺也赶回来了,后者把捡起的纸袋摔在杭文治的桌子上,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杭文治先是一愣,随即便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们俩的不合格?”他做纸袋的时候非常细致,自信应该不会出现次品。

    “你还敢不服?我们队里就你一个新手,除了你还有谁出问题?”黑子瞪着眼睛呵斥了一句,然后他又冲着杜明强骂道,“让带新收是看得起你,你就给老子带成这样?妈的,这些活儿你们俩一块儿补上!”

    杭文治只觉得心中一堵,瞬间便憋起一肚子的怨气。只因为自己是新手,就一定会做出次品吗?再说了,既然是大家一起送检的时候出了问题,最次也应该是大家一起来承担责任,怎么可以如此武断地把过错全都推在自己身上?而且因为这个问题还要连累杜明强一起挨罚,这更是让他接受不了。

    “我就是不服!”他终于按捺不住地站了起来,昂着脖子顶撞了一句。

    黑子看着杭文治这副模样,不怒反笑:“嗬,有种啊!觉得有管教给你撑腰了,胆子更肥了是吧?行,我们就看看管教怎么说,小顺,去把管教叫来!”

    小顺立刻向着门口的方向蹿出去,边跑边喊:“报告管教,这里有新收不服管理!”

    黄管教也正在关注着这边的动静,小顺这么一招呼,他立马就提着电棍快步走了过来。“大馒头”则屁颠屁颠地跟在他的身后。

    平哥和阿山站起身,摆出恭敬的迎候姿势。杜明强则无奈地摇摇头,也站在了杭文治的身边。

    “怎么回事?”干瘦的管教问了一句,态度倒还算平和。

    黑子汇报道:“这个新收做的活儿有次品,我安排他加班返工,他不服气。”

    “哦。你是新来的?”黄管教打量了杭文治几眼,然后用解释的口吻说道,“监狱里面生产也是有任务的,做出了次品,就要返工,这是制度。”

    “可那些次品不一定是我做的,为什么要我一个人承担?”杭文治为自己辩解道,在管教面前,他也不敢把话说得太绝对,只是用了“不一定”这个说法。

    黄管教倒也不和他争辩,只是回头问了“大馒头”一句:“这个监室多长时间没出过次品了?”

    “有一个多月了吧。”大馒头答道,想了一会儿后,又补充,“以前就算出次品,也就一件两件的,从来没有过今天的情况。”

    黄管教便又转头看着杭文治,目光慢慢地变得严厉起来,透出股不怒自威的气质。

    杭文治心中一沉,有苦难言。管教想表达的意思已非常明显:这个小队已经一个多月没出过次品了,这次却一下出了这么多,而今天恰好又是自己第一次出工,这里头的责任几乎是不言自明。

    就算是杭文治自己也难以对这样的逻辑关系产生质疑。

    “你还有什么说的吗?”黄管教冷冷地反问道。

    杭文治垂着头,黯然无语。

    见对方不再辩驳了,黄管教便满意地哼了一声。然后他又看着黑子说道:“这个事啊,你作为队长也是有责任的。你明知道他是新手,为什么不多带一带他?这样的生产事故,应该消灭在萌芽状态嘛。”

    黑子立刻胸有成竹地给出回复:“报告管教,我已经安排队里技术最好的学员帮助他了,可没想到还是出了这样的问题。”

    “哦?你安排的哪个?”

    黑子指了指杜明强,后者则咧开嘴主动坦白道:“我。”

    “你可不够负责啊。”黄管教透出不满的语气。

    “他就顾着自己赶任务了!”小顺在一旁打起了小报告,“他就给新收做了一次示范,然后就不管了。”

    杜明强苦笑着,他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确实是实话。

    “管教,这可不关我们的事啊,要罚就得罚他们两个。”平哥这时也开口了,说话的态度不疼不痒的。

    “嗯。”黄管教点着头拍板,“就让他们俩留下加班。”

    黑子应了声“明白”,待管教和“大馒头”转身离去的时候,他的嘴角才挑起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杭文治还杵在那里,有些不甘心的样子。杜明强拉了他一把说:“赶紧开工吧,这些活儿一个小时都补不完呢。”

    杭文治干咽了口唾沫,虽然心里老大的不爽,但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愣了片刻之后,只好又老老实实地操起工具,重新忙活起来。

    其他的犯人此刻则纷纷完工,通过检验之后都排着队去食堂吃晚饭了。十来分钟过后,偌大的车间内空空荡荡,只剩下了杜明强和杭文治两个人。

    寂静中忽然出现一串“咕咕咕”的轻响,杭文治一愣,随即明白这是杜明强的肚子在叫唤。他便用同情而又歉意的目光看着对方。

    “唉。”杜明强长叹一声,“今天晚上可要饿肚子了。”

    “怎么?连晚饭都不让吃了吗?”杭文治不解地问。

    杜明强耸耸肩膀:“食堂可不会等我们,过了点就下班。”

    杭文治想想也觉得有些不妙,忙道:“那我们应该先吃饭啊。吃完饭再回来加班不行吗?”

    “管教还等着下班呢,你能让他等着我们?”杜明强冲着门口方向歪了歪嘴,老黄正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神情已经颇不耐烦。

    杭文治轻轻“哦”了一声,略微理出点头绪。片刻后他又追问:“那我们一直做不完,管教就一直在这里守着啊?”

    杜明强“嘿嘿”一乐:“管教能有那么傻?他最多耗到下班的点,六点钟准时走人。如果我们俩完不成,就要加在明天的工作量上。明天还完不成,晚上接着加班,到时候还是没饭吃!”

    杭文治皱皱鼻子,深刻体会到了形势的严峻,手上的动作愈发快捷起来。不过两三个纸袋做完之后,他又有话要忍不住说出来。

    “我还是觉得这事不对。”

    “嗯?”杜明强挑眉看着他,手上动作不停。

    杭文治把铅笔咬在嘴里踌躇了片刻,说道:“这些次品真的不是我做的。”

    杜明强不说话。杭文治摸不透对方的态度,便扒开一个次品纸袋解释说:“你看,这个纸袋完全是按照画好的基准线折出来的。既然尺寸不对,那一定是基准线画得有问题。我第一次上手,要说别的地方出差错倒有可能,但是基准线绝对不会画错。”

    杜明强还是不说话,只是看着对方。

    “你不相信?我画图画了多少年了!”杭文治有些着急了,他把叼在嘴上的铅笔拿下来,刷刷两下,在废弃的纸袋上画出了两个记号,对杜明强道,“你量量吧,这两条线之间的距离是三十厘米,误差不会超过零点五。”

    杜明强还真拿起木尺量了一下,果然是三十厘米,非常精准。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