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暴风骤雨(5)

“那就好。”阿华微微笑了笑,又道,“不过我要告诉你,有一些客人是不会走的,他们会和摄像头一起见证你们被欺辱的场景。等一分钟之后,对方的人会不小心误伤到他们,于是这些客人便会替你们出气。这时候你们可以上去拉拉偏架……”

    严厉的脑子略微一转便明白了这些“客人”的来历,他会意地笑了起来。

    “打得差不多了,你就报警。那些‘客人’们肯定会在警察来之前跑得干干净净,但是那些来找事的家伙,一个也别放走,明白吗?”

    “明白了。”不用阿华说得太细,严厉已是心中通透,不过他还有些其他顾虑,于是又多问了一句,“华哥,你找来的那些‘客人’行不行啊,到时候可别压不住对方。”

    “放心吧,”阿华看了看手表,“他们应该一会儿就到,你先去把监控关了,别给警察落下口实。”

    严厉点点头,转身离开办公室,按照阿华的吩咐一一进行。他首先关闭了监控,然后给手下的服务生和保安开大会,交代了既定的事宜。这边会议刚刚开完,却听见入口处门帘一撩,一个留着长发的男子走了进来。

    这男子看起来和严厉差不多的年岁,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体型不壮但腰背挺直,走起路来虎虎生风。他的头发又长又卷,还天然带着些暗黄的颜色,配着脸庞上那双往外凸起的眼睛,令人一看就印象深刻。

    “豹头!”严厉兴奋呼喊的同时抢上两步,和那男子来了个亲热的熊抱。

    “好久没见,你小子又白了,活得挺滋润吧?”豹头在严厉的背上拍了拍,紧跟着问了句,“华哥来了吗?”

    “在屋里呢。”严厉一边说,一边当先领路。此刻他的心彻底踏实下来了,也明白了阿华的信心所在:既然豹头到了现场,敢来搞事的人肯定讨不了好处。

    从十年前开始,豹头就是邓骅麾下的头号打手。在省城黑道上,他多年来一直背负着“单挑无对手”的称号。而他的实力从发型上便可见一斑。

    在黑道上充当打手的人一般都会剃个光头,这其实并不是在渲染武力,而是为了斗殴时的需要。在混乱的群殴中,最忌讳的就是被别人拽住了头发,那时候即使你有三头六臂也无法施展,难免被人打成个闷葫芦。但豹头却从不在意这个细节,他始终留着一头飘逸卷曲的长发,而且他的这头长发在十多年的生涯中从未被别人抓住过。

    豹头在打斗上的惊人实力使得他多年来一直是邓氏集团解决暴力问题时的首选悍将。严厉曾经也是和他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但现在两人各司所长,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面了。这次老朋友来到自己的地盘上,自然别有一番感慨。

    不过现在并不是叙旧的时候,严厉领着豹头急匆匆直往办公室而去。豹头显然也知道出事了,从露面开始神色就一直很郑重。

    两人进屋之后,阿华把大致情况给豹头说了说,豹头一言不发地听完之后,对阿华道:“没问题,如果真有人敢上门闹事,我肯定让他们回不去。”

    阿华放心地点点头,又问豹头:“你带来多少人?”

    “二十八个,我没让他们进来,都是粗人。”

    阿华“嗯”了一声,他想了一想,又吩咐严厉:“你跟豹头一块儿去看看,不行的话给兄弟们置办几身衣服,有光头的带个发套,要不然太扎眼了。”

    严厉应了,和豹头一同往屋外走去,同时在心里暗暗佩服阿华想得周到。

    等这一番安排完毕,天色已渐渐擦黑。眼看离夜总会营业的时间越来越近,各路人马都各就各位,在一片安静的气氛中等待着那场即将到来的风暴。

    阿华、严厉和豹头移步到了监控室中,他们将在这里掌控全局。

    夜总会每天傍晚六点开始营业,到了五点四十分左右,一个领班模样的年轻男子敲开了监控室的大门。小伙子先给几位大哥问了好,然后小心翼翼地看着严厉:“严总,您出来一下。”

    “我出去干什么?”严厉颇不耐烦地责备道,“这里没外人,有事直说。”

    领班便如实汇报:“严总,场子里的小妹,今天一个都没来……”

    严厉皱起眉头:“搞什么呢?月灵来了没有?”

    领班摇摇头:“也没来。”

    这个月灵正是皇宫夜总会里带小妹的妈咪,这样的人虽然地位不高,但在场子里的作用却是举足轻重。听说她也没来,严厉知道有些不对劲了,他转过头来,忧虑地看了阿华一眼。

    阿华却不看他,眼睛只盯着那个领班,面无表情地问道:“给她们打电话了吗?”

    “打了,没人接。”领班一脸无奈。

    “别用你的电话打,从下面找个人打。”阿华点着手指说,见小伙子还在发愣,他只好把话补充明白,“这么大的场子,我就不信没有服务生和小妹搞姘头的!”

    “赶紧去!”见手下人不开窍,严厉显得有些恼火,加重语气道,“电话打不通,今天你给老子当小白脸陪客人!”

    领班连忙唯唯诺诺地退了出去,五六分钟后,他又急匆匆地赶回来:“华哥、严总,打听到了……”

    “快说!”严厉催促着。

    “月灵被另外一个场子挖过去了,所有的小妹也都跟着她走了。”

    “哪个场子?”严厉有些火大。

    “是个新开的场子,靠近南城,叫什么广寒宫。”

    严厉和阿华对视了一眼,两人心中雪亮,这一定是高德森的手笔。他们猜到了高德森会对皇宫夜总会下手,但没想到是以这么一种方式。对方没费一兵一卒,但局面却令阿华等人尴尬无比,因为一个没有小妹的夜总会,简直就像没有美酒的饭店一样无聊至极。

    “妈的,挖墙脚,这也太不地道了吧!”严厉恨恨地骂起了脏话,然后他咬着牙道,“华哥,这事不能客气,打上门吧。是他们先坏了规矩,打起来也是我们在理。”

    “上门去打……”阿华沉吟着,“只怕对方早有准备了。”

    “反正豹头都过来了,还怕什么!我把手下的弟兄也组织组织。今天不开张,把这帮贱人抢回来再说。”

    阿华快速地思考了一会儿,转过头征询豹头的意见:“你觉得呢?”

    豹头却没有说话,神色有些尴尬似的。

    “你怎么想的就怎么说。”阿华帮他宽了宽心,“如果你觉得没把握,我们就先稳一稳。”

    豹头又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开口道:“华哥,你今天喊我过来,只是说帮阿厉看场子的,事先可没说要去外面打。而且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太清楚……”

    严厉一听这话就有些急了:“别人都已经骑在我们头上撒尿了,这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阿华对豹头的话也有些诧异,他摇摇手,示意严厉不要着急,然后看着豹头道:“豹头,我们有多少年的交情了?”

    “十一年。”豹头不假思索地答道,看来这个数字在他心里记得非常清楚。

    “那还有什么话不能直说的?”阿华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你那边是不是有什么事?”

    豹头想想也敷衍不过去,便说道:“我知道广寒宫,那是龙哥新开的场子。”

    “龙哥的场子?”严厉一下子愣住了,他还不知道这里面的复杂关系。

    阿华也略略有些意外,不过这其中的奥妙对他来说并不难解。随后他用两句简洁的话语把目前的形势又总结了一遍:“看来龙哥已经和高德森勾搭在一起了,而高德森的目标就是要吃掉我们。”

    “我靠!”严厉愤愤然啐了一口,不知是在唾骂龙哥还是在感慨局势的严峻。

    既然已经开了口,豹头就不再遮遮掩掩的:“龙哥昨天来和我聊过。他说高德森只是想和我们合作,合作大家都好,没必要打个你死我活。”

    “合作,合作个屁!这不就是要咱们兄弟给那个姓高的去当王八吗?”严厉不可理喻地瞪着豹头,“你这脑子是咋地了?连这事都看不清楚?”

    阿华却知道豹头未必是看不清楚,他眯起眼睛看着豹头,最后突然笑了。

    “龙哥许了你什么?”阿华淡淡地问道,语气却令人无可回避。

    豹头咬咬牙,心一横说出了实话:“龙哥新开的那个场子,就是要交给我的。”

    严厉的眼睛瞪成了黑仁大汤圆:“你小子……你他妈的真不是东西,这点好处就把你收买了?”

    “是,就这一点好处。”话说到这个份上,豹头也无所谓了,他和严厉对视着,“你当经理有五年了吧?我呢?一直在打打杀杀,我去年老婆刚生了孩子,你或许看不上这点好处,但我,我不能不看。”

    这些话倒真把严厉给噎住了,他和豹头当年都是一同拼过来的兄弟。后来自己接手了皇宫夜总会,小他们好几岁的马亮也管着个饭店。只有豹头一直还在当打手,这倒不是大家瞧不起他,只是他确实太能打了,谁都没想过要给他换个角色。怎料到此事却会成为豹头情绪上的爆发点。

    阿华没有参与豹头和严厉之间的争吵,他只是看着豹头。等对方说完那番话之后,他这才又苦笑着问道:“既然是这样,你今天干吗还要来?”

    豹头能和愤怒的严厉对视,却不敢去面对阿华平淡的目光。他低下头道:“我豹头并不是无情无义的人,对不起华哥、对不起兄弟的事我不会做的。龙哥从场子里挖小妹,这件事我之前真的不知道……”

    “你不用解释了,我明白。”阿华打断了豹头的话,“所以我喊你看场子你也来,你想当双面胶吗?两边都不得罪?”

    豹头沉默不语。严厉呼呼地喘着气,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良久之后,阿华默叹一声,说道:“这些年是我疏忽了,没有把你安排好。事情已经这样,我现在再想给你场子,也显得没意思了。这样吧,”阿华转头看看严厉,“阿厉,你到财务室,提二十万现金过来。”

    严厉一愣,豹头更是连忙摆手:“华哥,这不是钱的事……”

    “你以为我要用钱买回你的心?你错了,”阿华摇着头说道,“心变了,用多少钱能买回来?就算你现在同意留下来,我们还能是以前那样的兄弟吗?”

    这番话似把豹头说得也有些心酸,他不安地叫了一声:“华哥……”

    阿华略顿了顿,继续说道:“只是这江湖上的事情,是当不了双面胶的。你想夹在中间,就会被两边的力量一同碾碎。我们十一年的交情,加上我给你儿子的见面礼,一起算二十万,你把这钱带走,不要推辞。你的事业刚刚起步,那些小妹就算是严厉对你的支持。以后我们之间一清二白,你好自为之吧。”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