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暴风骤雨(3)

且不说此人只为了展示诚意,便把跟随自己多年的爱犬炖成了一锅狗肉,更加可怕的是,他只是通过一张菜单向属下传达了自己的命令,而看到菜单的小弟竟没有提出任何的疑义,可见此人平时言出必行,在众人面前早已积累下令人思之可怖的威严!

    这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惜采取任何手段的凶狠之徒;这是一个为了利益,不惧割肉断骨的亡命之徒;这是一个赏罚分明养着一帮死忠小弟的野心之徒!无论是谁和这样一个人为敌,都会是一件极为凶险的事情!

    高德森看出了阿华情绪上的变化,他给自己的杯子里再次斟满了白酒,举杯冲着两位来客敬了一圈,道:“怎么样?有了这锅狗肉下酒,两位应该不会再空端此杯了吧?”说完之后,他自己又是一干到底,同时用鹰一样的目光盯视着身旁二人。

    那目光中透出巨大却又无形的压力。龙哥被这压力迫得几乎喘不过气,终于,他端起自己的那杯酒慢慢地送到嘴边,一咬牙,咕噜一声喝了下去。然后他转过头来,和高德森一起把目光集中在了阿华身上。

    良久的沉默之后,阿华这才开口:“高老板的盛情阿华心领了,但这锅狗肉,我确实是吃不起。”

    高德森等到了最终的回复。这回复虽然让他有些失望,但也没有太出乎他的意料。长叹一声之后,他把手中的空杯子轻轻放回到桌面上,森然说道:“如果这锅狗肉你不愿吃的话,恐怕以后也就没有给你吃的菜了!”

    “我明白。”阿华不再多说什么,起身道了句,“告辞了。”说完之后也不等高德森答复,竟自行离去了。

    “这个……”龙哥被独自撂在桌上,显得颇为尴尬,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高德森,“要不,我再去劝劝他?”

    高德森摆摆手:“不用了。”他又夹起一块狗肉,一边大嚼一边感慨着,“这么香的肉有人就是不吃,他自己要饿死,我能有什么办法?”

    “他不吃我们吃!”龙哥宣誓般的大声说了句,然后他也夹起碗里的狗肉,无所顾忌地大吃起来。

    当阿华走出旺海酒楼的时候正值中午,阳光明媚,暖风徐徐,可他却有一种被狂风骤雨重重包卷的压抑感觉。

    即便已经有了种种不祥的预感,但这番狂风骤雨来势之快之猛,还是出乎了阿华的意料。

    下午两点半,阿华带着他的团队来到了普兰会议中心一层大厅,新城那块地皮的拍卖会即将在这里进行。

    高德森正坐在拍卖席最中心的位置,他懒懒地叼着一根烟,神态悠闲。而其他的与会者在进入现场之后,都会主动和高德森打个招呼,大家相视一笑,很多事已心知肚明。

    高德森并没有说大话,他确实已经搞定了所有的竞拍者,那些人今天来到会场只不过是当一回陪衬。

    “搞定”这两个字听起来简单,实际上却包含着太大的学问。对不同的人需要用不同的手段,有时候玩的是“钱”,有时候玩的则是“命”。

    当然也有一些人,不管你玩“钱”还是玩“命”都没有用,这个时候就没法玩了,只能硬碰硬地去拼“实力”。

    高德森觉得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总能准确地判断出敌我双方的实力。所以他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拼,什么时候不能拼。

    邓骅得势的时候,整个省城的人都在看着高德森,等着他与邓骅之间的龙争虎斗,但他却退却了。只要邓骅势力染指的范围,高德森从不去争,因为他知道自己并不具备那个实力。

    很多人从此以为高德森不过如此,不过这些人多年来积攒的认识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就被彻底扭转。

    邓骅死了之后,高德森便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实力,他相信在整个省城再没有人能拼得过自己。

    确实,他的实力很快扫平了一切,现在能站在他面前的就只有龙宇集团,只有那个不肯吃“狗肉”的阿华。

    当阿华走进拍卖厅的时候,高德森特意起身向对方挥了挥手,他满脸笑意,像是在和最亲密的老朋友打着招呼。

    阿华却只是略略点了点头,然后他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面无表情。他不喜欢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情绪,不管是真诚的还是虚伪的情绪,因为很多时候你精神上的弱点正是通过这些情绪传达给你的对手的。

    最重要的是集中精神做好自己的事情。这是阿华此刻正在恪守的准则。而对于敌我之间的分析,他早在出发之前就已经深入地钻研透彻了。

    “这次拍卖的地皮,总面积是60亩,合计4万平方米。按照2.0的规划容积率,这块地可以建造出来的商品房总面积为8万平方米。现在新城地区的商品房均价在3000元每平方米,建筑和其他成本1000元每平方米,所以我们花2000元每平方米楼面费用,理论上是个不赔不赚的局面。这样计算下来,这块地的最高价值为1.6亿元。”

    “不过我们还要考虑新城地区房产价格的增量,根据我们的研究,该地区的房价两年后至少在4000元每平方米以上,这样这块地皮的最高价值可以达到2.4亿元。”

    “这些都是透明的部分,大家都会算,而龙宇集团还有某些隐藏的优势。事实上,我们可以把容积率做到3.0,这上上下下的关系邓总当年早已捋平,所以我们可以建设的商品房面积其实是12万平方米,折合成土地价值是3.6亿,也就是说,3.6亿才是我们参与这次竞拍的价格红线。”

    “考虑到高德森也对这块地皮势在必得,所以我们在竞价的时候,还可以再突破一些。如果高德森喊到3.6亿,我们可以喊4亿。这是一个比较危险的数字,很可能赚不到钱,但即使是赔,也在龙宇集团可承受的范围之内,只要能打压住高德森,这个险值得一冒。如果高德森继续往上喊,我们就不要跟了,等着让这块地把他自己拖死吧。”

    做出这番分析的龙宇集团首席工程咨询专家,阿华对他的眼力和计算精准度毫不怀疑。所以今天他来到拍卖现场根本就不用考虑高德森想干什么,他只要按照专家制定的方针来运作,其他的事情随便高德森怎么折腾。

    高德森还在有一口没一口地吸着香烟,不知他此刻又在想些什么?

    下午三点,拍卖会正式开始。主持人先是宣读了竞拍者名单,然后又报出了竞拍低价1.2亿元,同时宣布启动竞价程序。

    “1.25亿。”前排一个矮胖子最先举牌。不过随后就有人紧紧跟上:“1.28亿。”这次举牌的是个中年女子。

    “1.3亿。”

    “1.35亿。”

    “1.4亿。”

    ……

    举牌报价者络绎不绝,但报价的增幅却不大。阿华冷眼旁观,他知道这些举牌者只是在烘托气氛而已,他们根本不是真正的参与者。

    真正的参与者除了自己,就只有那个坐在人群中吞云吐雾的高德森。

    当那些陪衬基本上都举了一圈价牌之后,高德森终于开口了。

    “1.8亿。”他报出了目前为止的全场最高价格。

    现场像是得到了某种指令,喧嚣的竞价声骤然停歇下来。大家似乎都被这个价格镇住了,虽然谁都明白1.8亿还远远达不到竞价的上线。

    “1.8亿第一次。”主持人开始报锤了。

    高德森悠悠地吐出一个烟圈,然后他转过头来看着角落里的阿华,他知道只有那个人还会继续往上抬价。

    果然,阿华在主持人第二次报锤之前喊出了自己的价格。

    “3亿!”

    他的声音不大但却气势十足。现场立刻响起了一阵骚动,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向着阿华投射过去。他报的价格不仅大大超出了高德森的报价,甚至已经超出了绝大部分人对于这块地皮的估值,怎能不让人惊叹三分?

    而这也正是阿华想要营造的效果。他深信高德森必将在竞拍价格上和自己纠缠不休,既然如此,索性第一次便报出高价,在气势上先压住对方。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阿华转头看向高德森,他的目光极为坚定,传递着一种人人都能读懂的强硬信号。

    高德森避开了阿华的视线,他把手里的烟蒂扔在地板上,用鞋底认真地踩了几下。

    “3亿第一次。”主持人又开始报锤。

    旁观者转移了焦点,他们纷纷看向高德森,等待着他的反击。

    阿华也在等待着,相信高德森不会就此认,而且以此人的本事,他同样可以在这块地皮上盖起超出规划容积率的房子。所以3亿绝不是他们这场争斗的终点。

    “3亿第二次。”

    高德森却只是埋着头,他还在和那根可怜的烟蒂较着劲。

    有些沉不住气的人已经开始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这个不可一世的高老板难道就这样被阿华一击拿下?

    就连阿华自己也有些纳闷了。高德森此刻的表现好像他才是个真正的陪衬,现场将要发生的状况根本和他毫无关系。

    众人没有等到高德森的反击,他们等来的是主持人一锤定音的喊声:“3亿,成交!”

    拍卖席上一片茫然,所有的人都是摸不着头脑的困惑表情。他们想不通高德森花了那么大的代价策划了这么一场拍卖会,难道就这样甘心给阿华做了件嫁衣?

    这时高德森终于抬起了头,他看着阿华笑了笑,送上了一个祝贺的手势。

    对方的笑容并不是伪装出来的,阿华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可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而现场的形势也没有给他太多的思考时间,主持人已经在台上催促:“请中标的龙宇集团过来签署相关文件。”

    阿华等人起身向着主席台走去。在这个团队中有律师,有经济分析员,有理财师,个个都是顶尖的人才。

    主持人摊开一叠文件,同时叮嘱道:“你们需要在三个工作日之内先缴纳百分之十的定金,否则拍卖的结果无效,认购资格顶替给现场第二高的出价者。”

    没问题,阿华掏出钢笔开始签署那些文件,同时他吩咐身后的理财师:“给银行打电话约一下,我们明天过去转账。”

    理财师自觉地撤到一边去打电话。两分钟之后,阿华签完了文件,当他转过身来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张惊慌失措的脸。

    理财师的电话捏在手上尚未挂断,他似乎费了很大的劲才艰难说道:“华哥……集团的账户刚刚被……被冻结了!”

    阿华蓦然一震,随即下意识抬头往拍卖席中心的位置看去。

    高德森依旧悠然自得地坐在那里,他又新点起了一根香烟,嘴角正挑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当阿华火急火燎地赶到龙宇大厦之后,他才真正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大厦门口停着好几辆警车,身穿警察制服的人正走进走出,把一台台电脑主机搬到警车上。

    留守大厦的属下向阿华汇报了相关情况:这批警察大概是一个小时之前到的,他们对大厦的办公区域进行了清场,然后一部分人在清找集团的各种文件,另一部分人则开始搬运办公室里的电脑主机。

    阿华在十八楼的总裁办公室里找到了带队的警官,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白净男子。在得知阿华的身份之后,男子掏出了警官证展示了一下,同时自报名号道:“我们是省城公安局经侦大队的,龙宇集团涉嫌一系列的经济案件,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

    阿华当然不会和警方硬碰硬,他只好乖乖地跟着经侦大队的干警们回到了警局。不过他在应付审讯方面早已百炼成精了,不管警察提出什么问题,他都以刚刚接手集团事务为由,以一问三不知的态度泰然待之。

    不过他内心深处却越来越感到惊骇,因为那些警察的提问条条都直指龙宇集团曾经的污点所在。这些污点如果被查实,整个集团都将面临着崩溃的危险。

    好在阿华以前一直是以保镖身份出现在邓骅身边,好多事情没有真凭实据倒也追究不到他的身上。

    饶是如此,这一番半软半硬的审讯也持续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上午,阿华才获准离开经侦大队,同时被勒令禁止离埠,随时听候传唤。

    与警方全力周旋了十多个小时,即便是阿华这样精力充沛的悍将也难免有些头昏脑涨。他直接打了辆出租车往凯旋门大酒店而去,准备好好地睡上一觉。

    谁知下了出租车一看,酒店前竟也停着警车,同时酒店大门口还被拉上了警戒线,酒店内的一些工作人员似被赶了出来,正站在警戒线外探头探脑地张望着。而警戒线内尚聚集着大批的住客,正在接受警察的盘问和搜查,半天才获许放行一个。

    阿华心头禁不住一阵恼火。如果说龙宇集团本身历史就不干净,警察找上门来无话可说,这凯旋门大酒店可是邓骅生前特意注册在妻子名下的企业,除了有些灰色的经营项目之外,别的地方挑不出任何毛病来,现在警方居然把整个酒店都封闭了,他们的权力从何而来?

    想到这些,阿华便理直气壮地走上前,直接跨过警戒线向酒店内闯去。

    “站住!”一个警察马上过来把他拦住,“你干什么?”

    “我是这里的负责人。”阿华冷冷地反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你是负责人?”警察上下打量了阿华几眼,态度变得温和了一些,然后自我介绍说,“我们是刑警队的,正在办案。”

    刑警队?阿华心中更加踏实了。如果是酒店的灰色项目犯了事,那应该是治安大队的管辖,现在他面前却是刑警队的人马,那这个案子肯定和酒店本身没什么关系。难道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哪个不开眼的家伙在酒店客房里犯了案,以至于引来了这么多警察?看这架势,案子怕是不小呢。

    正思忖间,酒店大堂内几个正在盘查住客的警察已循声往这边走了过来。其中一人身着便服,看起来当是带队的负责人了。

    阿华看到那人时不禁愣了一下,而对方也有些意外似的,脱口道:“是你?”

    原来那身穿便装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省城刑警队的队长罗飞。几个月前阿华设计杀死林蒙二人的时候曾和罗飞有过激烈的交锋,他的杀人手段虽然被罗飞识破,但因为韩灏的死亡,罗飞无法获得足以给阿华定罪的证据。所以此案一直还悬而未决,两人之间留着不小的梁子。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